New Journal: 男人從食色性也起修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7/05/01 06:26PM

 

2007/04/30 Mon., cloudy/raining, indoor 26.5°C 男人從食色性也起修

 

談談這則新聞:

暴力作文   美華裔生被捕

美國伊利諾州凱利葛洛芙高中華裔學生李亞倫(Allen Lee,音譯)因在英文作文課撰寫內容涉及暴力的文章,校方報警處理後,日前在上學途中被捕。伊州麥克亨利郡助理檢察官卡洛廿六及廿七日以兩項「行為不檢」罪名控訴李亞倫。

根據芝加哥論壇報報導,李亞倫的英文老師在廿三日的創意寫作課中,以「自由寫作」為題,鼓勵學生盡情發揮,「寫下你們心裡想的,不要停筆,不要修改」,李亞倫文章中的暴力內容包括:

鮮血性愛和酒。毒品毒品毒品很有趣。刺,刺,刺,刺,戮。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進入一棟建築物,拿出兩挺 P90(按:輕機槍)向每個人掃射然後與屍體性交。哦,不是真的,不過如果這樣做會很有趣。」

嗯,耶,有什麼好寫的我要加入陸戰隊,我真的不在乎他媽的學業,因此為什麼唯一完全的狗屎課,偏偏是唯一必修課……

2007/04/29 聯合報】

雖然李亞倫申明,「鮮血性愛和酒」是一首歌名,特別是「昨晚我做了一個夢……」這部分加了引號表示非個人陳述,但卻是遭逮捕的主因。我將這篇報導寄給朋友,J 說燒巫婆的時代又來臨了;R 說:「跟屍體性交,醒來不會不舒服嗎?這人真是怪怪的。」我反問他:「那你跟女鬼性交,強吻不明女子,醒來不會不舒服嗎?」他聲稱:「跟女鬼的那次是我也認為自己是個鬼,所以是同類;至於不明女子她們都很熱烈回應啊!」

 

首先海寧格說「尊重你的夢,否則你的夢將不會幫助你」,這句話我一直謹記在心。大家將意淫、夢交的細節大辣辣地披在個人部落格,除了自我重要感我看不出有任何省思與良性示範,因為我們不知道讀者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文字也是一種媒體污染。這從我經常使用關鍵字搜尋網頁可見一斑(特別是電影影評),找到的都是像這樣:「聽說還不錯,但我一直都沒去看,嗯,懶懶的。」不然就是一堆毫無內容的應答庫存頁面,增加我篩選的時間。所以我是很不高興人家稱我的官方網站(4000 兩銀子一年)是「部落格」或是「博客」(blog,大陸用詞)。

 

佛家稱色受想行識為五蘊,業障就是這些東西累積出來的;難道睡夢是業障死角、輪迴假期?「反正一切世俗理教都沒了,可以隨心所欲想怎樣就怎樣」?夢境絕對是個人的一面鏡子,藉以看清真實的自己,而大部分人都是人格分裂者、披著獸衣的偽君子。就算夢中犯行鞭長莫及,難道我們醒時不幹壞事,善良百姓一輩子也能榮頒獎章嗎?此時,詹杜固仁波切要說教了:

我們全部人,包括我,即使是呆在家堣偵繷ㄓㄟ窗A也在積累微細的惡業,因為它強化了我執的心念。那就是為什麼佛陀會說「你得到這個色身的那一分鐘,苦難就開始了」的原因。那不是消極,是讓你意識到要振作,做點什麼,鞭策自己,不要在愚癡的支配下,認為自己沒有做任何壞事,事實上你在做壞事。對於房間堛漱@些人,這些佛教教義將直接走進他們的心堙A另一些人則不會;有些人能夠在一個很高的層面上理解這些教義,有些人在中等層面上理解,還有一些人則根本不理解。讓我來告訴你們為什麼會這樣:大家所做的淨業修行的量不同。

少數幾個能夠理解教義的人,卻不能夠將他付之實踐,或者讓它發揮效用,因為他們自身的業障很大非常大,那麼,承受業報、隨遇而安是一回事,修持淨業修行,直接滅除惡業要好得多,這是兩碼事。所以,不要以為你坐著什麼也不幹,就不會積聚惡業,別那樣想,坐著什麼也不幹,就是在浪費你寶貴的人身。如果你只是吃飯、找樂、看電影,洗洗涮涮、上班、領工資、做愛,那就是你做的全部事情,你就是在浪費你寶貴的人身。 (〈蛇雞豬(中)〉開示影片)

男人食色性也,修行就從這裡開始。

包卓立:有位印度上師,有一次,他打坐的時候,他的生殖器突然很有力量的勃起,結果把褲子都弄破了。他太不好意思了,甚至想自殺。

懷師:男性靜坐好的人,元氣發動了,生殖器就會硬起來,有時後甚至七天都下不去。這種情況下,如果不配上欲念,沒有男女性交的心理,如果能靜下來,配合這個生命的功能,回轉來就可以刺激腦,就可以打開腦的氣脈了。

女性坐得好的話下面也會衝動,兩個乳房會漲。女性性欲最開始敏感的地方是乳房,不是下面。這個時候,如果不配上性欲,下面的陰部縮小,變成處女一樣,那麼(氣脈)就打通了。這是第一關,道家叫這種情形「降龍伏虎」。這位老師連降虎的本事都沒有,其他都是空談的。

包卓立:這位老師每次靜坐的時候,紅光一出現,就有一個女的會來,她會把衣服都脫光了,然後他的生殖器就會硬起來。

懷師:這是外面的感應,真會有阿修羅、魔障來引誘他的。

密勒日巴祖師也有一段很有意思的經歷。修道到最後的時候,境界中出現很多女性生殖器,大小都有,把他包圍起來。當然他一點都不動心,但是,任他怎麼念經、念咒、觀想都降服不了。忽然,他悟了,他把自己觀想成大大小小的男性生殖器,每一個都插進去,然後,這些東西都消失了。

南懷瑾,《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美國西藏的密宗修行經驗(上集)pp. 76-77, 79.


2007/05/01 Tue., sunny/cloudy, indoor 26.0°C 白天和夢分不開

 

把南懷瑾《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美國西藏的密宗修行經驗(上集)》摘完好還書:

懷師:密宗分兩部分,一是夢成就,一是幻觀成就。白天和夢分不開,白天做事就好像作夢一樣。到了夢中,則好像白天一樣,很清醒。如果能做到像白天那麼清醒,就不得了了。然後可以自己改變夢境。慢慢這樣修,修到夢中亦不動念頭。然後獨影境界起來,能夠前知、能夠後知,過去的事知道,未來的事也知道,一切都知道。白天的一切物質人生,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個大夢,要空掉就空掉,要有就有。這是夢成就。

夢也是幻,幻也是夢,但嚴格講起來,夢與幻有差別。比如你看著前面,眼睛不動,時間久了,眼睛疲勞了,前面就變虛晃了,這是幻。真到了幻觀的境界,一切物質都變成軟的了,一切東西都是影子,慢慢看到一切都是空的。幻觀成就修成了,山河大地也是幻的,要穿過去就穿過去了。這是幻觀成就。

這時,沒有時間空間感了,但還可以走路。這時走路是阿賴耶識引發身識的現量作用。所謂現量,就是進入幻境界去了,用到哪一識,哪一識就呈現,(譬如)用到眼識,眼識就呈現。(pp. 139-140

許多人都把我所做的久而久之 took it for granted,倒不是我要什麼回應,只是隻手難鳴。傍晚看幾頁竹清嘉措仁波切寫的《仁波切,我有問題!》(Two Truths)(他寫過《空,大自在的微笑》),覺得 藏傳佛教好複雜,二真理、三乘、四勝諦、五蘊、六塵、七支供、八齋戒、九住心,然後又不准談論,就算問他人經驗,他也不會告訴你。蒙頭看書、亂修一通。所以你能了解每當 J 來找我(她辦公室就在附近而已),每每都談得欲罷不能。問王靜蓉?別傻了,她是不回答問題的,要是她教過的學生每個都有問題要問,她就整天陷在裡面了。

 


 2007/05/02 06:23PM

 

2007/05/05 Fri., raining, indoor 26.8°C 量子的因果

 

睡前看了一會兒《心與科學的交會:達賴喇嘛與物理學家的對話》。札記寫過「非局域性」(nonlocality)的觀念 (註一),其實翻「非定域性」比較恰當,亞瑟札烱克(Arthur Zajonc)博士解釋「所謂的糾結,或非定域性,也就是由同一來源射出的兩個光子,具有不尋常的非定域性質。」這裡說的是可觀察到的同步性巧合,此並非一個光子將訊息遠距傳遞給另一個,而是「兩個糾結著的物體是受制於一個量子力,因此,當你移動其中一個時,它會牽動另一個。那是量子的因果,而不是一個訊號從宇宙的某處傳達至另一處。」(p. 64

 

今天在找唐望喜歡 You Only Live Twice 這段的 email 時,重溫到這段話:「A warrior could not possibly leave anything to chance. He actually affects the outcome of events by the force of his awareness and his unbending intent.」(The Wheel of Time, p. 162)對應於 Y 的的抉擇,他最後還是說著同樣的話:「只有時間能告訴我了∼∼這需要另一個 Sign。」〔然後他說要學智者「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我說前提必須是一位智者,不然 only folly, not yet controlled. 〕剛巧,書中達賴喇嘛也說到:「想像有一個人他處於兩種道德行為可加以選擇的情況,如果他選擇其中一種,會帶來某些業果。如果他選擇另一種,會帶給他不同的業果。佛陀會知道這些可能性,但是真正最後會有怎樣的結果,要看哪些因與緣加入到情況中。佛陀對一切可能性一目了然,而你卻必須等著看真正發生什麼事。」(p. 72

 

Let me tell you why. 對於古典物理來說,似乎有一個「決定論是對世界的正確陳述」,而新興物理學「只好去接受量子論的混合性質:一部分是決定論的,而一部分是非決定論的」(p. 71)。拿非決定論這部分來講,不然也不會有可能性存在了(包括可能實相)。這裡有個關鍵在於「真正最後的結果,要看哪些因與緣加入到情況中」,所以由於這諸多因緣的不具足,真正能如願的極少。而唐望巫士戰士所做的也就是憑藉 unbending intent 而行動(撒下的種子),再使用意願連接(相應的),此兩者結合成因緣之力,直接影響事件的結果。

 

一直沒機會介紹巫士唐望的 favorite song,是六○年代的 007 James Bond 主題曲:

"There's a song that Don Juan thought was beautiful---he said the lyricist nearly got it right.

 Don Juan substituted one word to make it perfect. He put it freedom where the songwriter had written love." Carol Tiggs said.

You only live twice or so it seems
One life for yourself and one for your dreams
You drift through the years and life seems tame
Till one dream appears and Freedom is its name

And Freedom's a stranger who'll beckon you on
Don't think of the danger or the stranger is gone

This dream is for you, so pay the price
Make one dream come true, you only live twice.

*From "You Only Live Twice" by John Barry and Leslie Bricusse

You Only Live Twice: An Interview with Carlos Castaneda, Details magazine, March 1994.


註一:「非局域性」、非定域性(nonlocality)參閱

•石曉蔚「閱讀札記」2006/06/22:掌控自己的人生:使「潑灑的牛奶回返瓶中」

在量子的層次上證明非局域性的原理,是近來科學上的一大突破,然而治療者卻老早知曉,相對遙遠的事件是如何彼此相關連的。對大部分的人而言,與此最近似的經驗就是祈禱:有人發現,祈禱也能使綠豆抽長新芽的速度變快。

•石曉蔚「閱讀札記」2006/08/20:重返物質世界——顯化意願(2

顯然病人都因為時間非局域性(nonlocality)的特質,而接受到祈禱所帶來的好處。祈禱所發生的時間,事實上與疾病發生的時間是相同的,因為在「時間之外的現在」(Timeless Now)每一件事都是同時發生的。


  2007/05/08 07:56AM

 

2007/05/09 Wed., sunny, indoor 26.6°C 每天發一次,我們就是好朋友

 

詹杜固仁波切的這本演講集《貪得無厭》(馬來西亞出版),這個貪說的是「我們對很多事物都貪得無厭。,我們貪求食物、金錢、名利、地位,對於累積功德,更加要貪得無厭。功德可以帶來快樂,功德是幸福的泉源。」(p. 117

業力的可怕在於它每天都在加倍增長,更可怕的是,業力會循環到我們身上。因此,我們對他人的所作所為,又或者那只是當時的一種幻想——這一切都會消逝。當事過境遷,我們把一切拋在腦後,不幸的是,當時的行動還在。行動存在因為你不斷的重複你的行動。

所有的一切都會消失,一切不會重來,它的因緣已經消失。

假如我們有一段好的感情,但是我們將它結束,然後我們投入另一段感情中,也結束了;久而久之我們會養成一種斷絕感情或排斥感情的習慣,結果是,當業果成熟了,別人也會同樣對待我們,那時候我們將無法承受。我們會陷入困境,採取傷害或報復等等行動,我們會做很多傻事。由此可見,即使是好的感情經驗,也會有不好的結果,因為它重複著不是真實的東西。(p. 13

詹杜固仁波切提醒我們,「要知道,當別人端給你一杯茶,而這正是你所期待的,那麼你將聚集業果而養成自私的心態。」他說期望別人的服務、等待別人付出,只會對我們自己造成傷害。(p. 56

持咒就像發簡訊給佛陀。如果每天持咒十五分鐘、半小時或一小時是非常棒、非常了不起的,因為持咒給我們力量。持咒就像打電話或發短訊給佛陀的一種聯繫方式。我看發短訊比較好,電話比較貴。如果每天都發一則短訊給佛陀,就像我們發短訊給朋友那樣可以保持聯繫。假如你一年只發一次,他會以為你有什麼企圖,每天發一次,我們就是好朋友。(《貪得無厭》pp. 90-91


  2007/05/08 06:22PM

 

2007/05/10 Thur., sunny, indoor 27.0°C 「噢,千萬不要這樣做,太惡劣了!」

 

這一個月其實很忙的,明天要去台南,晚上不知還有沒有體力收看詹杜固仁波切的現場直播開示。有人問他為什麼他拍賣的東西(高僧用過的念珠用具等)都那麼貴,他說馬來西亞不是台灣,台灣大筆大筆捐款湧來,這裡的人只想被加持,他要如何能夠應付開銷還能推動發展,唯一方法就是去搜刮大喇嘛閉關修行的念珠。所幸他們對於物品毫無執著,因此他每次去拜訪他們時總帶去新的念珠交換他們在閉關中念了十五年的老舊念珠,想想這些念珠的加持力,絕對可以賣個好價錢。還有他親自去尼伯爾等地物色優美佛像來賣,同樣也是加了一些東西在空心佛像內部,使得那些佛像的「效能」加倍。這些都是他用來增加收入、利益更多人的手段。他說:

比如說,德蕾莎修女、達賴喇嘛或台灣的證嚴法師等偉大人物,他們肯定在過去世做了許多祈願,並把大量的功德迴向給這一世,因此他們擁有很多財富與很高的地位,他們利用這些財富及地位來利益他人,使得他們的善業日益成長壯大。為什麼偉大人物如達賴喇嘛、證嚴法師和德蕾莎修女只要一句話,就可籌得千萬捐款?而當我開口,如果能得到一個兩塊錢紅包已經算是幸運了。明顯的,我在過去世做得不夠,因此這一世我決心要改變它,我要盡最大力量去做更多的好事。( 《貪得無厭》p. 127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跟佛教有任何淵源,我不過是小時候住在台中市寶覺寺後面罷了;說起來這八年來還與天主教堂為鄰,不過只能怪當時神父說他沒空替我受洗。就跟南懷僅批那些一身佛油味說得一嘴佛話的佛教徒般令人不耐,瞧瞧 已解脫的新人類詹杜固仁波切的霹靂佛法開示:

你知道嗎?有一些人我實在不想幫助他們,但我不敢,因為護法神會用異樣的眼光盯著我。他們有三隻眼睛你知道嗎。他們給我一種「邪惡」的眼神要我去幫助他們。外表我說:「噢,可憐啊你!」在內心我說活該!內心我說活該,外表我說「嗡嘛呢叭咪吽,可憐的人,要對他們慈悲。」

我沒有告訴你我是佛。有一些人實在讓我受不了,我想,假如能有一個星期沒有業力的約束該多好——放假一星期,沒有業力的約束,你可以隨心所欲做任何事情。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打劫銀行,這樣我就可以很快地興建我的禪修中心,當果報成熟時,我有一個新的中心來抵償嘛!就在隔壁,比現在更大!我到樓下去,我問他們一個月賺多少錢,然後我用雙倍的價錢把他們的店買過來,我可以得到同樣的功德。然後我在上樓,如此這般的說同樣的話。

接著,我拿出那張名單,裡面盡是我討厭的人。我穿上忍者服,夜裡到他們家裡去把他們統統都殺了,不會有業報的。至於那些欺騙我的人,我打電話給我的官員朋友,請他們為我解決。

沒有業力週,你相信嗎?佛陀宣布放假一週,我們可以為所欲為、為非作歹。只是想,幻想一下……你看每個人多麼開心,每個人都在笑。噢,千萬不要這樣做,太惡劣了!( 《貪得無厭》pp. 133-134


2007/05/11 Fri., sunny, indoor 27.9°C 問問題會改變被訊問的對象

 

等到快九點詹杜固仁波切才出現。今天(現場開示直播)講到檢查自我(test myself)的修行是屬於膚淺層次還是真正的實修。我不是為了比較,但與 JSF 的對話也很容易看得出來,J 進步得最快,S 仍有潛在面求好的壓力,F 一年後還停在原處。

J:謝謝你撥空上我的部落格留言。雖然放了幾張照片而已,還是會產生自我重要感,每天就會上去看看有沒有人上去看。但是真正想要說的東西還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我所經驗到的不只是無法說出我的想法,而且好像是我重新活過了某些遺忘許久的事物:不了解我的感覺是因為自己當時尚未學會說話,因此缺乏了把感覺轉變為思想的工具。

「思考與表達你所想的,需要無可估計的能量。」唐望說,看破了我的感覺。(《寂靜的知識》p.110

想起那天我在述說一階靈氣後的經驗,提到有個朋友跟我說這 21 天很重要,要天天自我療癒,這時王靜蓉笑著問我是你說的對不對。中間休息時,她說好久沒看到你了。雖然她沒說什麼,我感覺他有點關心你的樣子。

S.W.無法說出想法,就跟凌晨的抽象夢,能量好的時候可以解碼出一堆句子,能量差的時候,腦裡糊成一團,無法抽絲剝繭。 因此早期我寫摘記純抄寫,評論一點點;後來寫週記、自己的心得一半一半;現在寫札記,已經養成習慣,可以侃侃而談了。想法轉成說法,同樣需要訓練,才能成為精準的描述。

J:過去的我曾經在媒體做業務、到大陸開發原料市場,是個能言善道、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我曾一度得意我可以在短時間內讓無論男女老少都能迅速卸下心防,是超級會溝通的人。然而,之後呢?我是空的、虛的。從前年自己住之後,開始靜下來,發現好多以前不假思索就蹦出來的聽似美麗的話語,再也不想說出口了。浮誇不實、炫耀、用計、打屁的那些話再也不想說了,現在練習回到心中的感受,練習話從心出,我想練習先把心中最精確的感受用貼切的話說出是我現在的階段,好像有些牙牙學語的感覺。你看我的部落格,有些只有一句話,多一個字也說不出了。跟夢修一樣,我知道這也要訓練的。

 

S.W.早上夢到你覺得交報告是「鬼打架」之類的。而且變得好瘦。我說身體不好可以要求我做遠距靈氣治療,現在 J 也可以加入服務。

 

S本週的物質世界生活,可算是你夢的現實事件,體重掉了快 3 kg, 出差回來後在床上躺了兩天,靠止痛藥解除渾身不適。雖然明白應該不役於物質世界現況,人際關係倒不至於困擾我,大概向來就雲淡風清,與人大都保持清淡的遠觀距離,極少親近的友朋。卻常被壓力擊垮,沮喪而厭倦這樣的生活模式。生理反映心理,撐不住時兵敗如山倒,只得掛病號了。

 

S.W.其實我昨天也想到你說的自我成長卡到的問題。J 接觸瑜珈兩年多,逐步有不少的清明夢,爾後開始出體。上個月去上了王靜蓉的靈氣課一二階,目前整個人據稱已改變轉化。夢的工作是很嚴肅的自我面對,當初覺得你加入的動機模糊,致使即便在清明夢為數甚多的情況下,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協助你。沒有疑問、沒有目標,看起來只是記夢交報告而已。做夢者班成員差不多有一定共識,你若願意重新審視你的夢境,並以醒於塵世為大方向,仍然可以重返做夢成員,大夥互相提攜。 

 

F:老實說,我對出體的動機確實不明確,我不知道要在出體的當時做些啥事啦!所以,並沒有以出體為進一步的目標。我看其他成員很有夢(中)工作內容,我做的只是持續的自我觀照。還是會留意清明夢的狀態變化。

2-3 周自我覺察到:1. 在清明夢時有嗅覺及痛覺;2. 白天醒時腦中會突然蹦出一兩個場景畫面,但不是在有意識 想事情的狀態,爾後的幾天會在現實生活發生那個出現的畫面;3.專注的心念會起作用,感覺敏感度比較強(超覺感知)事後的人、事,驗證對照有準確性(人的部份:有機會與當事人談話,內容驗證自己當時的心念);4. 前陣子,開車時擔心精神不集中,所以專注在呼吸上,發現眼睛雖然是睜開在開車,眼前看到的卻是一片白光亮,可是意識卻跑到其他的畫面中,「醒」過來赫然察覺,我竟是在開車,倒是覺得危險。 

現在做的事,是啃食書籍,很慢,因為看不懂得很多,同時也一邊對照自己的經驗和做夢者班及留言版上的討論,所以也還不知道要往哪裡走。做的比較多的還是身體軀殼的照顧及自我觀照。

 

S.W.沒有老師帶,自己摸索真的很慢。看得出來一年來似乎沒什麼變化哩。

清明夢的變化有什麼好觀察的?都清明夢了還陷在夢裡做啥?清明夢有嗅覺、痛覺,不是 U 都坦承夢中縱慾了嗎?如果沒有這些感官知覺還叫清明夢嗎?不知道她清明夢有沒有把自己一層皮扒掉好「自我觀照」?夢境是內心的反映,觀照夢境就可以了。

 

「測不準原理」(註一)提出觀察者影響觀察結果,「根據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我們擾動了它而給了它能量。」(《心與科學的交會p. 101);科學家還說問問題會改變我們所訊問的對象,「其終極原因皆在於提問會改變系統的事實」(p. 93)。每日閱讀我的札記亦然,即便沒有對談,也很難不受影響(基本上不存在這種超穩定現象)。我夢到 Sean 瘦了、狀況不佳,他真的如此,(週三一早夢到 Ray 辦公桌椅又沒了,果然當天他腳痛風無法走路請假沒來),我也不會認為是超感知覺「進步」了,不然夢是什麼呢?

 


註一: 「測不準原理」:

石曉蔚閱讀摘記:《正是那朵玫瑰》

因為只要一判斷,就失準了。量子力學有「測不準原理」:「事實」永遠跟隨觀測者,當觀測者不在,一切就只是「存在」。我好像在兜一個文字圈子——文字是個迷障,如果我們能以心會心,文字,將是多餘的。( 2004/02/26 11:13AM)


  2007/05/06 06:35PM

 

2007/05/13 Sun., cloudy/sunny, indoor 26.5°C 宇宙是有限抑無限?

 

我在去台南的飛機上繼續上次,閱讀《心與科學的交會》,第四章談到佛教的時空觀非常的當代。達賴喇嘛認為:「如果你將任何東西——空間、時間、物質,甚至心智本身,找尋它獨立於其他現象的真正性質。之後,你同意它是空無自性的存在,而你試著找出那空無的特性,空無本身也是無跡可尋的。因此空無本身也非絕對地存在。」這裡科學家指出將空無(emptiness)翻譯成虛空(void)很容易誤導,暗示確有東西會被找到(p. 127);而「空」即量子時空——是有條件限制的空間,「所有其他的東西確是量子時空元素的各式各樣的結構形式」(p. 128)。達賴喇嘛說明佛教對空及其衍生的元素,純屬物質的描述。(p. 129

宇宙是有限抑無限?

安東•柴林傑:有些物理學家包括我自己在內,相信空間與宇宙是一起出現的。如果宇宙有一天崩潰,空間也將隨之消失。

達賴喇嘛:在佛教架構之內,你有一個振盪的宇宙,這與多次大霹靂的觀念不謀而合。但是你需要一些東西,大霹靂才得以從它們發生。空間粒子是宇宙形成的基礎,而由業所觸發。佛教斷言一個確實無限的宇宙。當佛教談論到類似於大霹靂的振盪宇宙:先是發展,再來是一次大崩潰,之後回歸於虛空,然後整個循環再次重覆,這並非針對某個宇宙而言。這不是指所有的一切,而是指一個小世界。或許,相對應的概念是,星系或星系團只是宇宙中的一個區域。所以即便一個小世界正在消滅,另一個世系同時正在宇宙的另一處出現。這類生滅,無休止地繼續下去,其間並沒有同步性。

一個小世界是有一個太陽的世界。在佛教金剛裡,他們不只說到大千世界,還說有十億大千世界。

空間粒子也可視為先前星系所殘留之物。當佛教徒用到宇宙一詞,意思是「經歷變化與轉換者」或「會遭瓦解的實相」。(pp. 132-135

 

有情生命存在於宇宙的別處嗎?

達賴喇嘛:根據印度教與佛教共通的東方思想,有形體的生命活在所謂的欲界,此外,還有一系列的有情眾生活在幽微的色界,大體上,他們並非物質的。他們出生、活著、死去,但他們沒有明顯的身體。之外,還有無色界,同樣有無色界的有情眾生,他們也出生、活著、死去,但卻完全沒有身體。此外,這些不同的界還互相有所貫通。即使在這裡這物質世界的行星地球上,據說也有色界的眾生,很可能也有無色界的眾生。

當然,典型的對外太空生命的迷惑,以佛教的觀點來看,瞭解到有情眾生生存於各界,甚至也同在我們這個小世界中,則許多原本被認為是神祕的現象,可以有更多理由加以解釋。(pp. 136-138

聽起來真有唐望洋蔥千層皮的世界觀的味道。

Don Juan contended that our world, which we believe to be unique and absolute, is only one in a cluster of consecutive worlds, arranged like the layers of an onion. He asserted that even though we have been energetically conditioned to perceive solely our world, we still have the capability of entering into those other realms, which are as real, unique, absolute, and engulfing as our own world is. (The Art of Dreaming, p. viii)

 

唐望說我們所認為獨一無二的世界其實只是一連串世界中的一個,就像洋蔥千層皮中的一層。他說雖然我們被強力制約成只能知覺目前這個世界,但是我們仍有能力進入其他的世界,那是與我們自己的世界同意真實、獨特、絕對,而且是吸引人的世界。(《做夢的藝術》p. 11

 


2007/05/17 Thur., cloudy, indoor 27.1°C 「應所知量,尋業發現」

 

我的夢有一大部分都是不認識的人地事物,據稱是觸及集體阿賴耶識(註一)的變現。所謂法性或「如法性界」,南懷瑾解釋:「法界是佛學名稱,比宇宙還廣大,普遍充滿一切時空,此法界超越了我們觀念中的時間、大小。隨眾生之心量大小而大小。看你的智慧到達什麼境界,隨你的業力而發現。」即《楞嚴經》上所說:「清淨本然,周遍法界,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尋業發現。」(《圓覺經略說p. 58)是故夢者夢中所見端賴其智慧境界而各異其趣。

 

U 的夢與現實相違案例說明,之前 U 有一次自己的前世冥想,表面上似乎一切蠻好蠻順的,但為何現實與夢境差距如此之大?「應所知量,尋業發現。」問題在於他的過於執取——只依自己所好解釋,在其中欠缺對方的向度。夢境失真的確是蠻難堪的一件事,我的夢呢——特別是「一相情願式解夢法」同樣也是「應所知量,尋業發現」。

「保任為是法身之自性」這一句的意思是,雖然各式各樣的念頭能夠生起,而且引發各種愉快或是不愉快的經驗,但這所有的念頭都不是在自生淨覺的廣大遼闊之外。它們在法身的遼闊中生起,最後也將消融在其中。同時,各式各樣的現象和覺受,就如同我們在夢境中所見的影像一般生起。

——達賴喇嘛(p. 82)

從某一方面來說,我們醒著的時候對己心的體驗,跟我們在夢中的經驗非常相似。就像有些夢很豐富、有意義,有一些卻沒有;同樣地,我們在醒時所思考的某一些事情有用,能夠開花結果,而有些只不過是浪費時間。

——紐修堪布蔣揚多傑,〈給世界的禮物〉(p. 227)

Dalai lama, Dzogchen: The Heart Essence of the Great Perfection,《大圓滿》)


2007/05/18 Fri., cloudy/raining, indoor 26.6°C 「生起即解脫」

 

U 寫來說:「我真的有那麼愚哦?」其實反映到人生大道理,就是:

一切凡夫之所以不能解脫,首先就是因為被色蘊困在那裡。不要說佛法,要跳出三界外,就連你自己身體色蘊的三界你都跳不出來。比如說男女性衝動的問題,就與色蘊有關。不是說性衝動完全就是色蘊的關係,而是說色蘊得很厲害,引動你的心理起作用。拿我們身體來講,從腳到橫隔膜這一段屬於欲界,男女性關係都是從這裡引動的;從橫隔膜到眼睛屬於色界;從眼睛到虛空則是無色界。(南懷瑾《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下集):學佛修行與五蘊解脫》p. 22

U 倒也說到了重點,他說利空出盡開始收拾殘局,事件的作用已功成身退,使他真正開始步上靈修的道途。佛學中也有「生起即解脫」的說法:

當你對某一個所慾望的物件生起燃燒般的執著,或是對某一個憎惡的物件生起了暴力的憤怒,或者是對有利的狀況、物質的擁有感到喜悅,又或者你對不利的情況以及像病痛等悲傷感到困擾,不論是哪一種情境,那一刻都是在對你淨覺力量的測試,因此認知到智慧就是解脫的基礎這一點十分重要。

除此之外,倘若你的修行欠缺了「生起即解脫」這個重點,任何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你心內的微細念頭,都將累積更多輪迴的業力。重點是,不論念頭是粗糙或是微細,當它生起的同時即解脫,不留下任何痕跡。在這時候,如果生起的念頭沒有被淨化,沒有在自我解脫中消融,僅只是認識念頭,將無法切斷煩惱永續的業力鎖鏈。(達賴喇嘛大圓滿pp. 84-85

什麼叫業力?南懷璟說:「就是那個最初的第一因的功能,宗教家無以名之,只好稱這個力量為神、上帝、佛菩薩。對一般凡夫,也可以叫它『業力』。它可以自在的變化出所有東西。」(《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下集)p. 35)由於每個人業報不同,所以每個人身體這個「色」也不同。除了眼耳鼻舌身意造成物質世界的「表色」之外,還有一個無法表達的叫「無表色」(p. 34):「此無表色,是所造性,亦名業,亦名種子。」進入定境也會生出色,這都是我們多生累世所累積的業力造出來的,這個業也叫種子。南懷璟解釋說:

我們定中所生的色,是無表色,只有自己定境裡知道,它是我們過去、現在那個業力種子的發現。有一次,我的老師袁先生閉關打坐,看見有莽蛇從座底鑽出,他難過得都要掉眼淚了,因為那說明他的那個瞋心的根根還沒斷掉。(pp. 50-51


註一: 八識包括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有關夢與阿賴耶識的內容參閱:

1. 石曉蔚閱讀札記2006/01/30:八識與夢;「難行之道」

《藏密睡夢瑜珈》裡說「受到經驗的影響,夢象牽連過去經驗而成夢,或經歷過的事情在夢中重溫;可見夢境很少超越自己的知識、經歷、經驗所留下的印象。只有兩種例外,一種是前世今生的經歷留在八識心田中,而在夢中重現;另一種是於睡夢中進入超覺狀態,接收到多種事物的資訊而以夢的形象重現,但這已經不是一般所說的夢了。」p. 131.

2. 石曉蔚做夢者班:第十八會期夢工作報告

「夢境是阿賴耶識種子現行而顯現的,也是因緣和合而出現的。總之,凡夫大部分所認為的無因無緣,其實還是有因緣的,只不過我們沒有足夠的智慧故無法了達。夢境中顯現是如此,白天也不例外,萬法(一切現象)皆仗因緣而生。」

3. 石曉蔚做夢者班:第二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夢幻:當六識收攝融入到第八阿賴耶識之後,這個六識又會生起各種作用,包括六識本身之外還有它周圍的各種心所產生的各種作用,就稱為作夢。當六識融入到第八阿賴耶識當時,會有一種習氣,(習氣,就是色受想行識的「行」的部分,行代表是一種利用、一種力量的顯現、啟用,就代表說這個時候我們的第六識還有它周圍的意識會有各種的習氣的一種行的作用,一種力量顯現的作用。)因此產生了各種的夢境。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