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喚起初心;「心為物擾,由是苦生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7/07/15 06:35PM

 

2007/07/15 Sun., cloudy/raining/sunny 「圓覺經」完結篇

 

我去聽鋼琴玩家可森的演奏會可是十分投入的,我會大叫「安可」;但去到國家音樂廳聽有希臘女謬司之稱的 Eleni Karaindrou NSO 合奏,同樣大叫「安可」,卻被前排女生回過頭來「噓!」塞,她還真有氣質。

 

南懷璟說到讀書人最假,他年輕時有次跟同儕一同去到寺裡,想拜佛又覺得有失顏面,都趁友人閃遠了才馬上伏下身來拜。詹杜固仁波切也說,你並不是為了那些同修來學佛的;你不喜歡某某,所以就不來了,那你是為了他修行的嗎?你關心他人眼光、蜚短流長,那你是為了他人活的嗎?以前也許我在乎,現在不了,但我盡量不會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他若想不開我也沒辦法。

 

《圓覺經略說》早上已經全部閱畢,《楞伽大義今釋》已經重新拿出來遞補(之前只讀一半)。「楞伽經」聽說是佛經中難讀、難懂的;而「圓覺經」則號稱是佛經中的佛經,佛法三藏十二部最重要的部分,其中第十一章則是精華中的精華。書上說佛在世聽佛說即可,佛逝世以後,就要設置道場及佛像。詹杜固仁波切也說,上師還在,聆聽上師說法開示即等同修行。有心想修行的人怎麼修呢?

設置佛像並不是崇拜偶像,而是「因他立我」,便用佛像使自己起恭敬心、謙卑心、慈悲心。「心存日想」,心中作日輪觀,在心窩與肚臍之間觀想一個太陽,在日輪中加上一尊坐姿或立姿之佛也可以。「生正憶念」,就是時時刻刻心中有佛,心中想著一個佛。「還同如來常住之日」,如同中國儒家所謂的「敬神如神在」,一念至誠,自他相應。

「懸諸幡花」,香、花、燈、水、果、茶、食、寶、珠、衣十種供養,樣樣俱全。「求哀懺悔」,誠誠懇懇地懺悔以前的一切罪過,洗淨自己以前所造的污垢,淨化自己的心靈,持續二十一天。「遇善境界,得心輕安」,如此身心自然起反應,並與諸佛菩薩感應,頭頂發生清涼,百病消除,而且覺得有光自頂上灌過來。再過二十一天,收攝身心,修行止觀法門。(《圓覺經略說pp. 415-416

以上說的是淨障,靈氣修習者在一階點化後也有二十一天的自我清理期,南懷璟說:「學佛的重心是淨諸業障,能夠徹底淨諸業障就是佛。如果以這個觀點來看,一切佛法的修持,無論大小乘,都是淨諸業障。」(p. 344)接下來按止、觀、禪那修持:

道場佈置好了,跪在佛前,告訴佛說,我某某某。然後就是發願,發什麼願?這是上乘禪的修法,這也是無上密的修法,假如願力到了,功夫也到了,初發心即成正覺。(p. 422

修「奢摩他」,就是「修止」。所以佛說「先取至靜」,靜還不能說是止。(p. 425

「靜極便覺」,靜到了極點,智慧開了。「楞嚴經」上說:「淨極光通達」,這句話不是比喻,是實際上的功夫,此光不是有相之光,而是自性之光,智慧之光。「如是初靜」,到達這個境界,還是初靜,再進一步,「從於一身至一世界,亦復如是」。由自己身心清淨,再擴大到整個宇宙世界,你的心與整個宇宙融合在一起。(p. 426

修到這種程度,「夜裡靜坐,靜到了極點,方圓十里外的聲音都聽得清清楚楚」(p. 427),便是 Akhaldan 所寫:我一位在青海駐山的上師曾對弟子言:『當你們在睡覺時,也能覺察到40米外的落葉,那時再說是我的弟子。』」 還沒完,接下來要修觀:

修觀,「先當憶想」,注意這個「憶」字,憶就是回憶、記住的意思,隨時掛念著。釋迦牟尼佛並沒有指定要念哪個佛,你看看哪尊佛的願力與你有緣,就憶念那尊佛。重點在憶想兩個字。還要發願,若不廣發大願,觀想不會成就。(pp. 428-429

觀想的道理在「自熏成種」。觀想是利用第六意識來觀,例如觀想四臂觀音,先在意識上有個模模糊糊的影像就可以,慢慢地讓他越來越清楚,如同真的菩薩在前面,再進一步,把自己觀想成四臂觀音,四臂觀音就是我,無二無別。利用第六意識觀想來慢慢熏習第八阿賴耶識,這就是觀想自熏成種的道理,利用第六意識的現行,形成阿賴耶識的種性。(p. 430

觀想是屬於以幻制幻的修法,因為「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簡言之,修止是不去想像;修觀則是去想像,同時止在觀想境界上。接下來是禪那:

禪那是正思惟修,與所謂的禪定有所不同。禪那的最高境界就是寂滅清淨,清淨圓明。

修習禪那如何修呢?「先取數門」,這裡講的不是天台宗的數息法,而是觀心法門。觀什麼心呢?觀後天妄想心,在靜中反觀自己的起心動念。每一個思想,每一個念頭,一個一個都很清楚,心中了知「生住滅念」。修觀心法門,記憶力一定會好起來,越放鬆,影像越容易留;越空越容易裝東西。(pp. 431-432

這說的是「無心於事,無事於心。」南懷瑾解釋說:「心中不求什麼事,所有事不裝到心裡頭,過了就算,發脾氣,要發就發,我發起脾氣比誰都大,一邊發脾氣一邊心裡還在笑。」(p. 432)我沒這麼厲害,不過是發完脾氣心裡還在笑。有些人明明在發脾氣,還說我沒有生氣啊,氣就光明正大的氣嘛,氣完我們還是好朋友。「圓覺經」完。

 


  2007/07/17 07:11PM

 

2007/07/17 Tue., sunny 喚起初心與恢復真識

 

楞伽經「問題的開始」,看起來就像是古早版的《與神對話》,大慧大士提出來一百零八個問題,佛來解答。第一句即是:世間離生滅,猶如虛空華。智不得有無,而興大悲心。

萬有世間的一切諸法(現象),都是生滅滅生地不停輪轉,猶如虛空中的幻華相似,倏有還無。如果離了生滅的作用,便如虛空,一無所得。

智者了知一切諸法,既不是決定的「有」,也不是絕對的「無」,因此悲憫世間的愚迷,生起大慈大悲的心願,而來教化濟度世間。

南懷璟,楞伽大義今釋pp. 3, 4

大慧大士跟尼爾唐納渥許一樣問題很多,其實這幾部佛經,包括金剛經、圓覺經、楞嚴經、楞伽經,都是菩薩們與佛的問答錄。我畫線的問題包括:為什麼這世間的邊緣會住著許多會幻化的神仙呢?(p. 27)為什麼一方面認為法界本無眾生,而另一方面又說眾生都有我相呢?(p. 34)為什麼在欲界中不能證得菩提正覺,而要昇華到色究竟界中才能成為正等正覺呢?(p. 35

 

很早前摘過席慕蓉的〈契丹玫瑰〉:「我依舊相信/有些什麼在詩中/一旦喚起初心/那些曾經屬於我們的/美麗與幽微的本質   也許/就會重新甦醒」。初心是什麼呢?

人們面對世間一切事物,最先的接觸——不是第一觀念——還沒有意識分別的生起,這個時候,就是現識的現量境的作用。不過現識和分別意識的交變過程,其間是不容毫髮的,剎那之間,立刻就會生起意識分別的作用,所以不能把握現量境,也就無法認清現識的面目。如果能認清了現識的作用,就可體驗到所說的唯心唯識的究竟道理了。有人把直覺當作現識,那是不對的。直覺只是意識的率爾而起的分別心。(p. 45

如何恢復真識

佛說:「如果要恢復本來真識的自相(如來藏識的真相),只要先消除能接受習氣熏染的虛妄分別事識的作用,那一切身心的根識自然消除,這樣就是滅了識相。」

故知要不著相,首先須滅掉思維分別的意識。分別意識滅了,才能見得到如來藏包含宇宙萬有之機的真面目。(《楞伽大義今釋pp. 46-47


  2007/07/18 07:13PM

 

2007/07/18 Wed., sunny  心為物擾,由是苦生。

訊號:心為物擾,由是苦生。

魔羅的使者聞香鬼說:「由於人心常受物質牽引,因此他們的追求永無了期,痛苦即由是而生。」

學佛的人,若心為物轉,即為聞香鬼所笑,必須以心轉物,然後才能作萬象的主人。故曰:「一切唯心造。」

是故必須通達緣起性空,然後才能以心轉物,有所期求亦如是耳。知空性的人,不會患得患失,因此便不為苦惱所苦。來占問者,亦須如是體會業力因緣。

一般意義為:「虛空不實,有如夢幻。」故應反省所求(問)是否實際。

(《西藏密宗占卜法pp. 111-112, 116

楞伽大義今釋》上說到「意識所生的內外一切現象,都是自心現識所顯的幻境」(p. 53),當然相信什麼就會經驗什麼,心中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麼說來澳洲毛利人看不到大輪船也是應該,沒什麼不對。

真如自性是隨緣常住不變的。(p. 54

所謂意識,也就是和前五識同時俱生,因為它有識別各種事物的作用,就名為意識。(p. 62

在禪定三昧之中,真如藏識固自不滅,只是境界轉時,珠識沒有執著攝取外境的因緣,所以好像覺得是意識等完全滅了似的。(p. 63

我們講過醒夢一切都是阿賴耶識的變現,這個阿賴耶識也就是如來藏識。YrLeu 說:「我認為阿賴耶識與我現在在看的賽斯書《未知的實相》所提到的 CU (Consciousness Unit),有異曲同工之妙!」真的是這樣嗎?

離心意識的修行重實證

須知世間種種色相,都是由如來藏識一體的變相。當它們形成為萬物之後,不能說與心識的作用是無異的。譬如海水既然變成為波浪,波浪的形式與作用,和整個海水便不同了;可是波浪的根本,還是由海水所轉變而來的。萬類的分齊差別(分化和歸類),也都是從此一體所化生。

由心所生七識的作用,也都是由如來藏識所出發而和合俱生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六意識,它會生起思維的作用,分別各個識的現象和道理。

當由波浪變成海水的時候,只是現象和作用的平息,也並無另有一個所歸還之處。一切識的作用產生,仍然不離於心。所謂心識,也僅是體用上的不同,根本就沒有什麼差別可說。(《楞伽大義今釋pp. 67-69

網路上沒有「賽斯/CU 」的現成資料可用,都查到我自己。讓我來貢獻一下:

現在我們將稱基本的意識單位為「CU」 ——consciousness unitsEE (註一)單位是由它們形成的,而且是被送入具體物質世界的第一個根。

當意識在被明確化時,意識的所有細節及所有現象性的外表發生在當意識的基本單位——CU's——會合成 EE 單位,而由之進入你們所謂的「確實性」次元。未知的實相pp. 89, 103

現在你知道我寧可讀佛經了吧,不知道在講什麼。整本講到 CU 的章節我幾乎都沒有折頁,唯一相關的就是這句:「能量永不會失去,這些 CU's 真的是不可摧毀的。它們能採取任何形式以任何一種時間行為組織它們自己,而彷彿形成一個完全依賴其明顯的形式與結構的實相。」《未知的實相p. 137)個人覺得王季慶所譯的賽斯書應該全部請人重譯。

 


註一EE = electromagnetic energy 電磁能量;EE 單位,把能量轉換為物體、物質。(《靈界的訊息》p. 347)


  2007/07/19 06:56PM

 

2007/07/19 Thur., sunny 雲彩基於天空

 

寧瑪派次第禪》看快半本,蠻難摘的。看到目前為止,主要在建立關於明相(也就是所見一切)是幻的「見地」上(佛學修行者或大陸人很喜歡用見地二字,簡單來說就是一種自己所信解——相信並了解——的看法與意見)。個人覺得夢有點無辜,相較於醒時世界,言前者夢、後者幻,本是半斤八兩,況且真要分別,夢境還更為真實些,因為意識單位 CU's 在滑入物質世界與夢世界而變得「顯明」時(即可目睹),就已經遭心識「染污」(佛教詞彙,也就是主觀知見,憑藉的當然就是前七識)了。
 
可目睹的現象是:任一事件,用到眼、耳、鼻、舌、身、意,但最終是由第六意識決定前五識的績效與闡釋,或者也該倒過來說,是意識決定前五識的接受資訊與判讀。末那識的「我執」再進來攪和,等同用法律既往案例做一個總結判決書:「有罪」。 以上說的都不是 《寧瑪派次第禪》,而是「楞伽經」。我懶得翻書了,因為這是我目前的見地。就跟本尊護法觀想練習一樣,從十秒鐘的專注慢慢加長到一分鐘、十分鐘。對於惡習,事件引發時,由五年了悟、一月了悟,要逐漸減至三天了悟、一天了悟,終有一天瞬間了悟,這叫當下解脫。 香港密乘佛學會出版的寧瑪派次第禪》差不多都在講「空」見:
•明了輪迴與涅槃為無上空性,由是而證悟實相。(p. 17
•初、欲於見地得決定,殊勝要訣在於觀「無有」、「唯一」、「周遍」、「任運」等四義而得究竟見。(pp. 17-18
•我者:指執著著於「自我」之存在——不論於清醒時、夢境時、中有(中陰)時或來生時。於第一執著於當下,潛意識即緣此執著而建立「我」,此名之為「後續識」或「分別心」。若越加清晰,則此我執亦越加牢固。(p. 18
•因者,即本始基(如來藏藏識),澄明且能容受一切生起。緣者,乃執「我」之識。由此二者(因緣)之和合,一切明相(講過了)皆如幻而顯現。(p. 26
這裡說到所謂空是一切萬象生起之基,好比雲彩基於天空,月影基於平湖,基礎拿掉,則無所立。(p. 29)所以空有依存、互為表裡,是這意思,所以說:「欲知真實義,但視虛空際。」對於人恐怕得“欲知真情意,裸裎相見時”,所以創巴仁波切在開示法會要求眾弟子扒去衣物,這樣我執即無所立。看過猶太人集中營集體沖水淨身一幕,你能分辨誰是誰嗎?
 
以下講到阿賴耶變現(阿賴耶識就是遭染污的如來藏識,一體兩面):
•於睡眠時,情器世間及顯現為五妙欲外境之一切明相,皆攝入於阿賴耶之猝然空性虛空中,猶如幻象之工巧入於基界中。最後,由業力微細風息之神變所轉,遂顯現「我」及色身之明相。由此顯現,夢中境界乃得開展——器世間及其中諸(現象),與一切根識之覺受。於專注攀緣於此種種生起,故便有迷亂(指認同夢境)。最後,種種顯現皆攝入於阿賴耶之猝然空性中,猶如彩虹於天空中隱沒,而清醒識之明相復開展如前。(p. 33
其實清醒世界也沒有脫離阿賴耶的變現,且我們對於這個清醒時的「我」及色身之執著更加穩固。所以只好先相信,再慢慢印證。也就是秋竹仁波切說的:「要慢慢才會相信是幻,要慢慢去除習氣,才能證得是幻。」(《隨師行記》p. 27
 

  2007/07/20 07:16PM

 

2007/07/20 Fri., sunny 一切苦樂如夢展於心

 
我燒了片《真愛永恆》給 Joyce。《寧瑪派次第禪》有一段剛好呼應在法界中的「高階靈體」男主角,回憶起前世片段時,即刻轉進與轉出那些「境」:
此夢中影像之處所,及汝可能往之餘處所,究在何方何隅?汝視其與清醒時所顯現之情器世間為同一,抑或不同?若云為同一,則睡眠有否設定其疆界?若有,則非醒時所知;若否,則其非夢像。此外,若執此同一之明相為實有,視之為具「上下」「內外」等分別,亦不應理。(p. 35
意思是說,若我們認同醒睡皆幻夢、醒夢無分,那麼又從何說一為外、一為內在實相?一為表意識、一為下意識?這是說不通的,好極了,賽斯跟榮格都「不應理」。怪不得榮格沒有成道,賽斯則不知道。
無始之生命相續中,實無所謂自一境轉至另一境,或處於某一境之真實覺受。此與夢中之影像差可比擬。(p. 35
汝或謂夢像之世間極成,與醒時所顯者不同。然則試細思自汝出生至此刻之一切夢中覺受與醒時覺受,行為與職業、整治與作息、籌謀與計畫等等,試觀此一切是否平等。若將覺受加以微細分別,不計其為短暫為長時,重複次數為多為少,則汝必得醒夢覺受皆為同一之決定。(p. 36
這我同意,有些夢永遠不會忘,意識越清晰的夢境,就跟真的沒兩樣。Yrleu 說是不是反正以一切是幻為前提,我說你不能以實驗結果倒推來做實驗。

Yrleu我在出體時喊著「我的指導靈,你在哪裡?」上次走進到一個花園,今天早上這次到了一個有方桌的房間,發現與上次在花園看到的2人相同,而且其中一個劈頭就說:「沒事找鬼聊,對你沒好處!」我嚇了一跳回說:「我只是想問一些關於我的未來的簡單問題。」後來他們了說一些,但我不是很贊同。後來2個指導靈說著說著意見不和吵了起來,我因為插不上話,只能用手支著頭無奈,並且頻頻看手補充能量。後來就回體了。這真的是指導靈嗎?還是假冒的無機生物?請指點迷津。

 

S.W.:在出體世界裡要非常謹慎自己的想法及概念,就跟測不準原理一樣,你想證明什麼,就會觀察到什麼結果。奧修很早就講過這一類的小故事,A 懷疑 B 偷了斧頭,於是 B 的行為觀察起來,就像是一個偷了斧頭的人,直到 A 後來自己找到斧頭。 

若你參考《簡易靈魂出體》找指導靈那段,請專注在一個重點,他所講都是直接出體;我一直強調夢中出體的第一現場,或不離開繼續和下去,只是一個夢的無限延伸,更有甚者,由於你過於認同夢境,就被「故事」帶著走。於是聽見自己與自己心意相違的答案:或者這只代表內在衝突的聲音。南懷瑾說修行到最後,神來佛來都一樣(你沒讀懂我的札記)。你喜歡指導靈這一套、新時代這一套,我沒法攔著你,不然你去讀《奇蹟課程》,你會發現我們是走在正道上(戰士勇士之道),旁門左道雖也是途徑,但君子行不由徑。

希望你懂我的意思。講白一點,夢中出體若不換景,就沒有進步,也沒有領悟。你還沒有到察覺無機生物的階段。

 

Yrleu那請問換景的標準是什麼?是必須可以用自己的意識決定要去的地方嗎?我的出體時,經過一道門或是窗、或是飛過一段無偽裝地帶後到達一個新的場景,這樣還不算是換景嗎?

在上次出體中,我是經由一道門,從東區街景進入到歐式花園場景。在今天早上這次,我是出體在另一個場景,後來飛過一段無偽裝地帶後,才進入到這個有方桌的房間。是不是因為我都是被動地改變場景,所以還達不到換景標準?

  

S.W.:初學者的換景只是從一個夢跳到另一個夢。所以唐望才說要盡可能的多換景,才能濾掉夢的雜質。換了一個景並不代表比較「真實」,真不真實涉及做夢者心智的訓練及能量的感知,不是夢中對白。漸漸不再役於夢境、不投射意念,而能心靈澄淨(你應該重讀《做夢的藝術》)。

什麼都不要相信,什麼都存疑,是我給你的建議。我說過你相信什麼就會經驗什麼,一般人瀕死經驗體驗白光天使接引,卡斯塔尼達跟拉葛達也不能免俗地將人類原型誤以為是上帝。我也召喚指導靈,如果你知道所謂護法、守護靈的定義,除非他們已證悟,否則向他們尋求智慧開導。

  

Yrleu好的,我會重讀《做夢的藝術》。關於「換景」這關,我應該是要經歷到什麼、看到什麼,或是換景次數多到什麼程度,才算是通過?看手這關要通過有很具體的標準,那換景關有沒有?

 

S.W.:看來你很不服氣。直到你了解夢是虛幻的。形隨心轉、相隨欲定。

 

Yrleu還是妳的意思就是不要去管什麼具體的換景標準,反正就一切都是虛幻,那都不是重點?

  

S.W.:唐望第二關,從一個夢跳到一個夢,是必經步驟,還是按老師父說的。一個夢到另一個夢,心無所住,吸引地停留一下,馬上就要走人,一定要節制,哪有時間脫褲子玩弟弟、還擦指甲油啊。

反正就一切都是虛幻

一切都是虛幻一定要你自己去領悟。領悟不到就不是你的心得,而是聽人家說的。你不能從結果倒修回來。物理實驗也不能這樣從結論倒做回來啊!

跟 Joyce 略提我出體深刻體驗一切是幻的了悟,就是有次夢中經歷某事件,好高興又好惶恐,然後我左思右想,考慮要不要告訴當時最好的朋友 Carrie 這件天大的好消息,直到我突然「醒」了,轉為一個清明夢,明白這一切都是假的、不曾發生的,我心好痛啊,我這樣絞盡腦汁、費心思量,然後這件事是「沒有發生」的白忙一場!我在夢裡呆立在雨中嚎啕大哭(我本來可以馬上轉進無偽裝的,意識已經到位了)。這真是經典之夢啊!要由這樣的經驗才能真正了悟夢幻的本質。

2005/05/10 Dreaming.

……我在夢裡完全清醒了,明白前面這一切只是個夢,而我的感受與思緒如此的真實,等同我真的經歷過它們,但是所有的情節、情緒都是徒然的,都是一場空!……我在夢裡的雨中,呆立良久後才真正從床上醒來。

跟 Joyce 解釋到這一點,法界不是什麼很遙遠高深的地方,一切萬物現象皆不出法界,勉強可以解釋成隱含秩序層加上顯明秩序層的總和。因為能量不滅,所有曾存在的都永遠存在,這包括粗重的行為話語、微細的所思所想、以及更微細的集體潛意識,古往今來、六道三界,一切遍在,所以夢中彼此滲漏,因此能被夢者感知書上提到 「妙觀察智

妙觀察智也者,指由伺察而知,得一切顯現皆空之決定。無我觀察智也者,指於得輪涅皆無上空性之決定後而具之無間類智(看不懂)。關鍵即為於心相續中修證此二分般若,生起證悟,繼而成一己之覺受,最終則得深信之成就。(寧瑪派次第禪p. 38

書上講到不論是修行當中經歷大難而證空性,或(像奧修大學時躺在宿舍床上啥事不做)無絲毫困難而證空性,二者毫無差別。恐怕我們沒有那種本錢(指前世宿緣——奧修前世七日閉關,即將開悟,第六天於定中被人殺死,當然這一世只剩一天需要努力),大部分人就是得經歷大難而了悟夢幻,但了悟空性若還要經歷大難,恐怕也得認了。什麼是空性?

何者為「障」?障與無明,即指不覺知本始基(如來藏藏識)之空性。何者為「習氣」?此即無明之憑藉。唯若以妙觀察智於法性得決定,則罪障自然消除。(p. 40

妙觀察智還能消障,值得努力研發。本段結論:

一切苦樂,皆為明相之體驗,如夢展現於心,依基而生,設施為「利」或「害」之法,無一為本尊或磨障所生。

若謂魔障能生損害,則思維僅一「魔障」之名相設施如何能生損害,蓋此名相非為色、聲、香、味、觸等外境。汝不見任何實有,唯見空性及非實有。(p. 42

知一切法皆虛妄故。(p. 43


2007/07/21 Sat., sunny 「彼等實亦只如夢像之展現而已」

 

基督教派《奇蹟課程》仍然視聖靈所在層面為一真實的圓滿實相,其餘皆是「小我」妄自造作出來的,但寧瑪派不這樣認為:

不論名言如何設施(這裡是動詞),「視如來為恆常故立之為實有」之見地,實無能勝於「人我實有」之見地。此等外境一經建立,則心識之微細分別思維生起,由是遂有對色之近取,此即名為「眼能取」及「心」。此能所二取名之為「心」,而一切具「心」者則名為「有情」。

近取識之所緣而思維分別,則成心識,即識之能取,如前所述:凡具心識者皆名為「有情」。(《寧瑪派次第禪p. 46

南懷瑾也講,這個心字,因為字不夠用,放在文句裡,有時分指兩件事情:如上所述指造作分別的心識、不止息的心念;或者指「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心,兩者南轅北轍。《隨師行記》中,秋竹仁波切與第子也有段關於心的問答:

(71) 阿賴耶與造物主

某日
徒問: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那阿賴耶生萬法與造物主有何差別?
師答:簡單的說,講到上帝指的是上面,講到賴耶指的是往內是心。

  

(108) 找心之二

後來師父曾說:找心只是學習的過程之一,也不是每天很努力的去找, 也不能太認真.
師父說:以前師父會在適當的時候,給他們一對一的教授, 若弟子說:心像光明. 師父就會說:這是你聽誰說的?還是在哪一本書裡看到的? 或是你找心的時候燈亮著? 總之,一位明眼的上師是不會被弟子欺騙的。
(後來秋竹仁波切也曾給我們一個星期的時間,讓我們把心得跟他說。)
後來,師父也曾令二位出家眾找心,
他們說:找不到……。
師父說:你們是找到太多了,真的是找不到那就好了。

既然找不到心,還發什麼心(發菩提心也屬意願之力),恐怕此心非比心。心只是一個概念,非實之物,所以不要執意為有,如同以幻制幻的道理相同。本段小結:

身之明相,此即前生心識所作之餘業。若與余等同一境地之有情,可僅因手足受傷而致命,或可因受冬日寒風而喪命,則何以一旦生於地獄,即可歷受寒暑,縱火燒水燙,此身亦可不死?同理,若余等可因數月甚或數日之飢餓而殞命,則餓鬼道有情,何以能歷無數劫之飢餓而不死?

是故,一切六道有情集中有,皆因執明相為實有而致迷亂,然彼等實亦只如夢像之展現而已,除顯現、空性及非實有外,無可建立。(《寧瑪派次第禪p. 47


  2007/07/16 06:29PM

 

2007/07/22 Sun., cloudy 「幻身成就」永斷輪迴

 

前天在路上救的那位鄰居伯伯,救護車送到醫院後,今天過世了。他此刻正在中陰(也稱中有),如果尚未出現投生因緣,每七天便有一小死的轉換過程,這個過程只能發生六次,也就是七七四十九天,遲不轉生便成鬼魂。中陰身也是化生的。翻譯《西藏慾經》的傑佛瑞霍普金斯,另譯有拉諦仁波切《穿越生死:藏傳佛教中的死亡、中陰與轉世》,或者我們可以來摘讀這本書。

 

我很喜歡研究死亡後的中陰階段,就我所了解,死亡分解的過程比做夢還要聳動萬倍,因為地水火風四大是永不回頭的收攝與分解,最後融於空,於焉有個中陰身。前面講到每七天一小死,且不超過六次,每一次對於「自我」(這個死前叫某某的)的認知更減弱稀釋一些,連同中陰身的形貌也是如此,特別是轉換成尋找投胎的意生身,約五、六歲大,甚至多半也沒有前世記憶了,只留習氣。這是唐望一脈傳承巫士化為虹光消逝,所謂要「永久保留意識」的原因,所要保留的當然是我是某某,這不是「自我」,合格的巫士是沒有「自我」的,比方起來就像藏密成佛的那些聖賢,永遠留個名號在。

 

達賴喇嘛為《穿越生死:藏傳佛教中的死亡、中陰與轉世》寫的序文也說到,「中陰身會貪愛執著著來世投胎之處,縱使連地獄也一樣。」(p. 23)這個貪愛執著,像作夢一樣,使色慾重者見人性交而搶進,屠夫見羊衝去殺宰,恐懼者遇恐懼,結果瞬間中陰身消失,墮入人間、餓鬼、地獄。他說:「當無明消除了,由貪愛執著強化之先前業力所形成的習氣將不再運作,此後,不可控制之不斷投胎轉世的輪迴就結束了。」(p. 25

 

在另一本達賴喇嘛的訪談集《生命之不可思議:揭開輪迴之謎》,採訪者大谷幸三問到「殉情男女是否有來世同生的可能」,答案是不一定的。達賴喇嘛說:

我的真意是說:這兩人縱然積有充分的再生為人或動物的善業,在殉情的瞬間,還得繼續孕育保持兩人之間強烈的愛情與一體感,否則殉情就毫無意義。這樣,相愛的男女,來世同生的希望才有實現的可能。

輪迴轉生的因素很多。忽視了種種因素,光憑單純的意志力,這對此世不能結合的男女,想要來世同生,是不能如願以償的。(pp. 48-49

還有「不可以與壞的感情一起死」。這種壞感情,「諸如憎恨某人之類的感情,如於臨終時,在自己心中萌芽、勃發出來的話,前此所集積的業,會在一瞬間失去平衡」(p. 47)。怨偶上輩子死時有懷抱對對方的壞感情嗎?好可怕噢或者愛侶死前還是「繼續保持兩人之間強烈的愛情與一體感」,所以今生又見面了

 

有關轉生各道時,死時的神識出口也不一樣:

一個要投胎到地獄中的人,神識會從肛門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餓鬼道中的人,意識會從嘴巴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畜牲道中的人,意識會從尿道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人道中的人,意識會從眼睛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欲界天道中的人,意識會從肚臍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夜叉道中的人,意識會從鼻子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幻化成就的神道或「人非人」的人,意識會從耳朵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色界天道中的人,意識會從雙眉中間離開身體;

要投胎到無色界中的人,意識會從頭頂離開身體。

(《穿越生死:藏傳佛教中的死亡、中陰與轉世p. 92

我有興趣的不是離開部位,而是這裡出現「人非人」,也就是西藏地區許多護法,原來是屬於「神道」的眾生。「夜叉」是餓鬼,非人是阿修羅,推論無機生物包括具法力的阿修羅及陰森森的「夜叉」,後者怎麼看都很名符其實。而天道也分欲界、色界;上次說到頗哇法就是讓神識由頭頂離開,即往生佛國淨土,也就是無色界,似乎是最高級的投生選項。

 

摘完了。有一段跟「幻身成就即生成佛」有關:

圓滿次第被分為如下的六個階段:

1. 身遠離

2. 語遠離

3. 意遠離

4. 幻身

5. 明光

6. 雙運

 

真正停止投胎、死亡和中陰的根源,其實是完成意遠離時所顯現的比喻明光。比喻明光是幻身生起的直接因,經由明光的力量停止死亡,依序中陰也停止了,投胎轉世也停止了。當從比喻明光成就幻身時,中陰狀態就永遠停止消失了,因為會變成中陰身的最細氣已經成為幻身了。

一旦中陰狀態被完全停止了,因有漏業和煩惱力量而投胎就不再能成立。因此,不論是誰成就了幻身,就必然在同一生中成佛。

穿越生死:藏傳佛教中的死亡、中陰與轉世pp. 121, 124.

不懂的詞跟閱讀英文一樣,直接跳過,不會妨礙了解。

 


2007/07/23 Mon., sunny 佛法色彩學與巫士「看見」

 

繼續摘《》。在藏密體系,說的都是一體兩面,轉而為用(經過轉化就可以拿來用),譬如我們講過阿賴耶識跟如來藏識就是銅板兩面,所以這裡也說「佛與眾生,兩境差別,只在明與無明而已。」有關法身、報身、化身,我還搞不清楚,目前所理解的似乎是,真正悟到如來藏識就已是法身,加一點光明智慧成就報身,化身還搞不清楚。一份網路文章:

叫「心」的,胡思亂想的這個,現在何來、何去、何住、何樣、何色、多大、多小,不能只做一次觀察而要多次觀察,只有這樣才能知道並非真實,而是虛幻假相。名叫「我」的執著心本來沒有,因人們執著為有,所以應該明白我執是錯誤的。你特別感興趣的那個「我」多次找也找不到,把「我」丟了,這就使無始離根的法身面目呈現出來;然而也不是空無所有,而是有明智存在,他永遠不會間斷,這就是報身;他顯現種種好壞的遊戲,不要有得失,應置於本性空中,這就是無作化身的遊戲。以上是法、報、化三身的介紹。

不知道佛法為什麼這麼強調三身,又老說不清,賽斯的形體一、形體二、形體三不是很容易了解嗎?再說這三身說的都是成佛者,跟咱們這些「假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假人」既未察無始之始,也無明智放光明,也不會幻化成三十二個頭——佛是三十二相——的妖怪(基本上三十二是無意義的,這南懷璟說過了,就是很多的意思),anyway,都在說佛的意思是要凡夫見賢思齊,往高點看,不要老想著前世的愛妃。《寧瑪派次第禪》如此說三身及五智,還有我六月夢過兩次抽象夢的「法界體性智」:

本始基,即本始怙主普賢王如來,具四身及五智(是四沒錯,以前也讀到又加了一身)。其體性為空性,此即法身;其自相為光明,此即報身;其悲為自解脫,此即化身;圓滿周遍於輪迴及涅槃,即自性身。

因一切法(現象)之開展,故有法界體性智;因其為光明及離垢,故有大圓鏡智;因輪涅皆為平等清淨之展現,故有平等性智;因無間通達諸法自性及其別相,故有妙觀察智;因一切法皆以解脫及清淨以成就之,故有成所作智。( 《寧瑪派次第禪p. 52

我們常掛在嘴邊的「好好吃、好好睡」也是修行之道,「總而言之,現在集三身於一體的明智要掌握好,吃、睡、行、坐都永久不要離此境界。此外,不需任何觀想。當分別心出現時,馬上就安住於明空赤裸中,分別心自然會消逝。這就叫『顯現與解脫同時』,是大圓滿竅訣最機密的辭彙。五大種性:地、水、火、風、空,感覺起來有點像五行:金、木、水、火、土。這裡講到「當妙觀察智為無明所障而隱沒為內光華,其外顯光明顯現為紅光,此即火大之精華」。意思是說每個人都具有這五智,但皆為無明所障,才顯現為五大種性,黃(地)、白(水)、紅(火)、綠(風)、藍光(空),也就是所有的顯現——「顯現明相之環境」,所謂「外境」( 《寧瑪派次第禪p. 56)。

佛道根基之本來面目,即清淨境界,且於本始基中得自在。當其為無明所障,則由一切身與智所成之本始基自性光華,遂隱沒為內光華,其外顯光明則因五色之放射而有五大之展現。( 《寧瑪派次第禪p. 54

照明學的色光加法,只是原色光的定義(光加法),要符合色彩學補色(光減法)稱呼,做了一些調整。真正的三原色是不存在的,佛法這裡說五色。唐望做夢「看見」,也有一些類似說法,以下是卡斯塔尼達的發現:

我發現我們的世界的能量是如波浪般地運動,而且會放出光芒。我們世界中的一切事物都有一種內在的光芒(內光華)。唐望解釋說我們世界的能量是由許多層的光華所構成,頭一層是白色(水),其次一層是黃綠色(風),較深的另一層是琥珀色的(紅黃,火地) 。白色的光芒是看見任何產生能量物體的初次印象。

「只有三種不同的光華嗎?」我問唐望。(三原色變成白綠黃紅了。)

「有無限種。」他回答,「但在剛開始時,你只要注意這三種,以後你可以隨你想要地分辨出幾十種色彩,只要你有能力。」

做夢的藝術p. 198. (括弧內為筆者所註)

所以很難說唐望巫士訓練的目的之一不是為看見「本來面目」,多少還是有的。「由無明而另本始基被障者,殆為阿賴耶無疑。」

 


2007/07/27 Fri., sunny 修法的體驗和感應 

 

Edward 說明為什麼要拜財神,財神也是護法,主要是要掃除行者財務上的障礙,有好的收入以便專心修法。不然一早起床去批貨、鎮天叫賣,搞到半夜三更、精疲力盡才得休息,請問這樣有什麼機會修行?所以說案子一樣來,照樣輕鬆工作,一點班都不會加。Edward 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是這樣沒錯,這就是護法神的工作。但是你不發修行的大願,他們是不會幫助你滿足私欲的。」所謂的大願當然是修證之後廣利眾生,這就叫發菩提心,簡稱「發心」。

 

一篇林鈺堂博士的〈修護法的體驗和感應〉,這些親身感應實例不外兩種,一種是夢境,直接夢到或閉關感應到護法、神佛本人示意或加持: 

1. 有一次閉關時,感覺到韋馱菩薩站在關房通浴室的門那邊,和門一樣大,接下來的一、二天便接到家堭H來的款項。

2. 夢堶惘酗@隻大龍,從底下前方伸起頭來,咬住我的鬍子往下拉。鬍子代表長壽,往下拉就是加持我長壽的意思。

3. 觀世音菩薩出現在夢堙C我感覺到加持的力量傳來。她知道我的力量還不夠,所以就給我補充力量。 

第二種是日常世界巧合。這些都不太是我以為的身體上的能量感知或特異感受。

廣義來說,護法的意義是保護正法,保護佛法,所以上師也是護法,佛、菩薩也是護法,因為他們沒有不護持佛法的,只有依靠佛法才可以救度眾生。在密宗堙A法本要放在佛像上面,佛像不能放在法本上面,因為能成佛是要依法修行才行的。法是代表真理的意思,所以以真理為先。因此首先要瞭解,在佛法堙A所有的都是護法,因為法太重要了。在密宗堙A有些聖眾的工作是幫助佛法去降伏邪魔,或者給予經濟、人事上的支援。顯教也是有的,比如韋馱菩薩和關公,他們可以讓你有安定的環境,順緣俱足,使佛法的教化容易開展,對修行的人有相當的護持使他們能夠專心去做修行的事情。

林鈺堂博士說:「一個人修法久了就會有感應是因為你變成清淨的,沒有整天想世間的事,不計較肉眼可以看到的東西,他們就會出現給你看。」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