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三句擊要」之寂靜知識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我試著將佛法知識與我們所知的其他知識相結合來說,一則是這樣切入比較容易了解, 

二則是佛法的世俗印象使得翻身不大容易,特別是知識份子崇洋心態,月亮是外國圓, 

所以總要拿印第安的月亮來比擬。月亮就是月亮,我怎麼說也無礙其本質。 

 

講解與理解的方式只是一種方便道而已。而我現在發覺怎麼說讓人懂比較重要。

我曾看談錫永講阿賴耶跟阿賴耶識,前一本不知在講什麼,後一本換個比喻就讓人懂了。 

 

舉個例子,慈悲是什麼?同體大悲,同理心、真誠心、愛心,都不大完全

2007/11/23 Journal. 早上讀《大圓滿之門:秋吉林巴新巖藏法》,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現在的宗薩蔣揚欽哲是第三世)解釋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的確讓我比較了解,他說:「發展無緣大慈,將你的快樂給予別人;發展悲心,使他人離苦;發展喜心,但願眾生常住妙樂;發展捨心,怨親平等。」(p. 31

簡單講,慈悲就是給予快樂、使人離苦。使人離苦主要在幫助他拔除痛苦根源,可不是給他快樂丸吃。

 

石曉蔚,2007/11/25

 

新閱讀札記


 2007/10/19 04:20PM

 

2007/10/12 Fri., cloudy/raining,  確定想像的僅此無他

 

Chuck 昨天寫給我:

之前自己似乎也有問到,看待眼前事物應該有的正確的態度。
知道說「這是夢」但始終沒有心理的感覺。要去見得實相首先又得這樣去相信,很矛盾。
反覆閱讀覺得很有用,發現自己有聞有點修,但是沒有思。
這種像邏輯推理也像喇嘛們的辯論,真的有助釐清也更能知道這是夢的道理。

我發覺夢修真的是捷徑,夢做好了,現實就會改變。譬如說夢中能觀察到更多細節,抓住抽象,清醒時也能夠加強注意力、增強記憶能力,領略書中旨趣。至少我對「空」的見解,都是來自夢或者出體,因為相對而言那比較容易。平日打坐持咒跟出體凌空持咒,還是出體成效快些

 

大圓滿》中引述「上座禪定和休息時的禪定兩者是沒有區別的。在『無禪定之偉大禪定』中,在此本有遍滿之智慧續流瑜伽內,沒有絲毫可以做為禪定的,也沒有剎那的散亂。」(p. 80)甚至講到一種名為「淨相」(pure vision)的狀態(譬如成就者見諸佛菩薩或取出心意伏藏)也包含三種:「在禪定體驗中生起的淨相、心的想像,以及在個人的感官意識上直接生起的淨相」(p. 53)。心的想像,空間就大了;在個人感官意識上,清明夢中或出體時的感官意識就屬於此類,不過我夢修所見的種種,截至目前都算是種不淨相,還不乏「身見」、不脫「凡夫心」,以致於霧裡看花,不離所緣境。

如果一個人的根器是適合大圓滿的獨特教法,就像教法所指的「頓悟」一類的弟子,在聽聞教法的當下即解脫。但是對那些不是那麼幸運的人而言,他們仍然受制於妄念,因此必須在「漸修」中尋得穩固。

當一切使禪定穩固的有利條件都完整時,真實的禪定體驗才會發生。在繁忙和散亂的情況中,不論你禪定多久時間,真實的禪定體驗都不會生起。

也許你的修行令你很有信心,透過上座修行的幾個時段,你可以保持住此一禪定的境界。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將修行融入禪定之後的活動,然後持續地保持住此一禪定境界,那麼當困難生起時,當一些妄念令你分心,你即刻會陷入十分平凡世俗的事。(大圓滿pp. 80-81

三句擊要第二要義「斷然確定僅此無他」,就是確認所有的念頭都是在法身中生起,最後也將消融其中,「各式各樣的現象和覺受,就如同我們在夢境中所見的影響一般生起」(p. 82)。一切都是法身的續流,確定一切皆善、一切都是「無始無終的心」。確定心的想像就是真實,僅此無他。

 


2007/10/13 Sat., cloudy,  「三句擊要」之寂靜知識

當你對某一個所欲望的對象生起燃燒般的執著,或是對某一個憎惡的對象生起了暴力的憤怒,或者是對有利的狀況、物質的擁有感到喜悅,又或者你對不利的情況以及像病痛等悲傷感到困擾,不論是哪一種情境,那一刻都是在對你淨覺力量的測試,因此認知到智慧就是解脫的基礎這一點十分重要。因此:是時貪嗔喜憂。(《大圓滿p. 84

「是時貪瞋喜憂」,何故要覺得瞋憂呢?達賴喇嘛引述說:「除倘若你的修行欠缺了『生起即解脫』這個重點,任何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你心內的微細念頭,都將累積更多輪迴的業力。 」(p. 85)怪可怕的,我看我們還是不要管別人領不領情這件事。

因此不論任何的念頭生起,不要讓它們茲生成混亂的微細煩惱,同時也不採用某些狹隘心意的專注方法。你所要做的就是保持在一種自然真實的醒覺中,不論生起的念頭是什麼都要認知到它的自性,同時保任著生起即解脫,不留下任何痕跡,就像在水面上寫字一般。因此:了知中無餘痕。(大圓滿p. 85

耶!(引述部分)用貼的超快的,打到八十五頁才發現我有文字檔,真是太「無明」了。當然還有一個「消融」重點:「 在這時候,如果生起的念頭沒有被淨化,沒有在自我解脫中消融,僅只是認識念頭,將無法切斷煩惱永續的業力鎖鏈。 」(p. 87)意思是說,知道自己在不高興是不夠的,也不是用那種不聽不見不看或轉移注意力故意讓自己忙別的事,要徹底讓那樣不高興的狀態或想法化為烏有、不受制於它,倒也不是唸幾個咒語、灑一點符水來力求淨化。

心中的念頭,也就是無明的迷惑覺受,在法身的遼闊中是純淨,這是淨覺的智慧,因此在不間斷的澄明廣闊中,不論生起和激起的念頭是什麼,它們的本性都是空。

當你能夠長時間地將念頭融入修行之道,念頭生起如禪定,動與靜之間不再有界限,結果是,沒有任何的生起會傷害或干擾你在淨覺中安住:現象生起與昔或相同。(《大圓滿p. 87

因此像一般人常說的悲與喜、失去與得到,甚至每人都有的希望與恐懼,「 對於一般普通人而言,他們會頑強的壓抑或放縱這些體驗,然後累積業力,同時沉淪於執著和侵略性」;但「 對大圓滿的瑜伽行者而言,念頭在生起的那一刻即解脫」。因此巴楚仁波切說的三種「自解脫」,分別是開始、中間與結尾時:

……在開始時,生起的念頭在被確認時即解脫,就像老友相遇;

……在中間時,念頭自己解脫,就像捲曲的蛇自己將結打開一樣;

……在結尾時,生起的念頭無利無害自我解脫,就像竊賊入空屋一般。(《大圓滿p. 88

達賴喇嘛說最好的是第三類,因為「念頭無法造成傷害,它們生起但也自我解脫」(p. 88)。巴楚仁波切也說最後一項是最深奧的,他說明知道如何解脫更甚於天道禪定:

意思是說,那些深信禪定,但是又不掌握解脫方法重點的人,只是在某一種精神寂靜的狀態中,這只會讓他們岔入到較高道的禪定境界中。那些宣稱只要能夠認識動與靜就足夠的人,事實上和具有妄念的凡夫沒有差別。而對那些只會貼像是「空性」和「法身」標籤的人而言,當他們在面對不幸和困難時卻無法把持,這時就會暴露出他們方法的基本瑕疵。所以:無此禪定即為迷惑道。(《大圓滿p. 89

這一棒,把修奧修的(動態靜心)跟修靜坐的(枯禪)都打到了。不管小到念頭的解脫,擴及自我的解脫,甚至大到輪迴的解脫,巴楚仁波切說如果你了解解脫的重點,「任何負面的情緒和念頭生起即單純地轉入法身;任何妄念即被淨化為智慧;任何有害的情境生起如朋友,所有負面的情緒都成為道路。輪迴在其自然而然的狀態中淨化,毋須出離,你從輪迴或是涅槃的鎖鏈中解脫出來」( pp. 89-90)。「解脫」英文就是「自由」的意思。

如果你對此解脫的方法沒有信心,就算你稱自己的見解很高以及禪定很深,它們都無法對你的心有幫助,也無法對治你負面的情緒。因此,這不是真實的方法。另一方面,如果你掌握了「自生和自解脫」的重點,就算不具有任何「高見解」,或「甚深禪定」的名相,要你的心不從二元執著的束縛中解脫也不可能。(《大圓滿p. 90

以上就是「三句擊要」第三要義:信心穩固於念起即解脫。關於「本來清淨」及「自然現前」,達賴喇嘛說明兩者分屬佛陀中期及後期的教法:本來清淨在某些情況下指的是淨覺;自然現前則跟究竟覺醒願望相關(p. 92)。綜合起來就像唐望講的完美無缺與意願力量的現身。唐望說的「巫士通往完美的通行證必須要包裹在知覺之中 」(《寂靜的知識p. 217),就如同本來清淨的明覺(rigpa),至於意願力量的自然現前,「唐望故事」最後一本《寂靜的知識》最後一句,唐望跟卡斯塔尼達說:

「回家去思索巫術故事的基本核心。」唐望的聲調中帶著一種結束的意味,「或者,不要去思索它們,但使你的聚合點移動到寂靜的知識的位置。聚合點的移動便是一切。但如果不是清醒、控制下的移動,便什麼都不是。所以,關上自我反映之門,完美無缺地行動,你便會有足夠的能量抵達寂靜知識之處。」(寂靜的知識p. 283

巴楚仁波切(註一)說到三句擊要法本是「從甚深智慧界取出寶藏的法身伏藏師」(《大圓滿p. 94),指的就是巴楚仁波切他自己,他說:

對於文字背後的實際含義,我並沒有任何修行智慧的體驗。但是從殊勝上師處聽聞了正確的法教,我以聽聞的智慧掃除了一切疑慮,經曲思慮的智慧達到確定性的瞭解,然後寫下了這一切。因此于智慧界中取藏。

這與一切平凡的世間寶藏不同,世間的寶藏只能帶給我們暫時的富裕。迥異土石之精華。

見解的三要義,也就是「三句擊要」,是化身極喜金剛入涅槃之前,在虛空中、雲光媔З僭隊j上師文殊友。經由這些要義指示,他們二個的證量無二無別。此乃極喜金剛遺囑之法教。(《大圓滿p. 94


2007/10/14 Sun., cloudy,  達賴喇嘛的祈禱文

 

為別人辛苦做的事,壓根沒幾心懷感謝,這就是人性。就跟詹師說的,當你告訴別人要為自己負責,他們不願聽,反而認為你干擾他們的平靜。後面這句是我加的。詹師說只有 educated 的人才能接受別人指出自己的缺點,然後努力克服它。書上也說,絕對不要給人忠告,除非他主動徵詢。一篇名為〈達賴喇嘛的祈禱文〉中,第一段這麼寫的:

人生就像讀一本書一樣,也是有盡頭的, 光陰飛逝,一晃眼,我們就會面臨這一天。
我,丹增嘉措(達賴喇嘛的姓名), 恐怕再過不了五十年,就只是大家的一個記憶。
而諸位讀者,一百年後,想必也是一樣吧。 時光流逝,擋它不住。
當犯錯時,我們不可能要時鐘倒退,重新來過。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握現在。

 

人,當走到人生盡頭時,回顧以往, 如果是活得充實、有貢獻、有意義的話,至少我們會感到些許安慰。
如果不是,可能就會非常沮喪。 要得到哪一種結果,就看當下的我們如何選擇。
想在走到人生盡頭時,不至於悔恨交加, 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當下學會對自己負責、對別人有同情心
事實上,這樣做,倒不全是為了在未來獲得什麼好處,而是為自己好。
就像我們看到的,同情心讓我們生活變得有意義, 可以帶來永久的快樂與喜悅。
而且同情心是善心的基礎,因為先有同情心, 才會有善心的行動去幫助他人。
只要透過仁慈、愛心、誠實、真理, 以及公正去對待他人,我們就能從中獲益。

至少我在札記網頁上的付出會有無名的人受益,不必是我認識的,不必是朋友。這篇祈禱文就是:

如果可能,試著不要認為你比最卑微的乞丐還優越。
當你在墓中,你會發現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在結束前,我要和各位分享一篇祈禱文,
這篇祈禱文在我追求助人中,
給我極大的啟示:

願我生生世世,從現在到永遠
都是無所依靠者的保護人
迷路人的嚮導
    汪洋渡海人的船舶
過河人的橋
    險者的庇護殿堂
黑暗中人的明燈
    流浪著的收容所
以及所有求助者隨侍在側的僕人


 2007/10/19 05:10PM

 

2007/10/15 Mon.,  沒有可放下的東西時,明體就顯現

 

彼此關係甚深的人都在夢中相助因為睡夢就是一途徑,而非僅一項發洩管道。《大圓滿》第三部分是達賴喇嘛 1988 年於赫爾辛基的「大圓滿」開示,由於他是藏密四派的共主,因此他必須學習各派最精深的教法並領受灌頂。

在無上瑜伽密續中,方法與智慧的合一不是發生在心的粗糙面上,而是在意識極微細的層面

在我們的經驗中,我們如何舉例證明意識的不同層次呢?當感官的深受像是看、聽等作用時,我們是在心意頗為粗糙的層面。與此相比,夢境意識被認為微細得多了。更細微的意識狀態,像是昏倒或進入無意識狀態。最微細的意識層次是在死亡的時刻。在無上瑜伽密續中的法門,就是應用意識最微細的層面做為領悟空性的智慧。這是快速而甚深之道。(《大圓滿p. 116

先岔回來講出體夢或夢境,既然那些人事物的顯現是由於與我甚深因緣之故,我想到一次出體看到 D(我沒見過他)要替一位女的做檢查,事後核對的確女的在跟他講電話時的穿著跟我看到的情況一樣,事件時間在我出體之後沒幾天;我想到出體遇到的某些人,也確實跟我有聯繫的,我是出體意識(=日常意識),可以清楚證明此點。

 

「供養最重要是放下,最後心裡沒有可放下的東西時,明體就顯現。」多麼簡單的道理。達賴喇嘛說明:「大圓滿的基礎就是本有的佛性,也就是如來藏。在中觀哲學學派中,此一佛性主要被描述為心的本性。它的體性是空性,而同時有著單一意識的持續,清晰而覺知,一直都在而最終會到達佛境。」(p. 119)似乎說的是同一旨趣,也就是烏雲散盡的無雲晴空,晴空是空的——一種純淨無染著的狀態。

 

達賴喇嘛建議「三種不動」的禪定修行:

第一個是身不動,這是身體的姿勢,身體要直,雙手在膝上結禪定印或是輕輕放在雙膝膝蓋上。身體要保持直,但是不能太僵硬,要自然而放鬆。

第二個是屬於感官的不動,主要是眼睛。不要全閉,也不要張太開,自然的注視著自己的前方。

第三個不動指的是心本身。在此心是不活躍的,你不招呼任何的念頭,不憶起過去或想著未來。單純地在當下這一刻的覺性中安歇,清晰而無造作。沒有任何的檢驗或分析,心在無概念的狀態中寧靜及祥和地安住著。(《大圓滿p. 120

達賴喇嘛解釋說:「我們的本性,淨覺的本智是完全自然、本來就在、無需重新建立。它是我們早已擁有的意識本性,只要有意識在,它的本性就是洞澈一切的淨覺。」(p. 121)接下來第四部分是達賴喇嘛 1989 年於聖荷西的「大圓滿」開示。若要對大圓滿有徹底的了解,達賴喇嘛強調研讀關鍵著述的重要性(p. 128)。《法界藏》將大圓滿分為心部、界部、口訣部,「這個著述就是大圓滿的鑰匙」(p. 129)。同樣基礎在於清淨的動機:

這就是這什麼在法會一開始,我們需要為了利益一切眾生而皈依三寶以及發菩提心願。在我們皈依三寶時候,了知到皈依的究竟意義是十分重要。它的究竟意義是來自我們對自己的擁有的潛能或種子,也就是記憶體的「佛性」之瞭解。這一個潛能可以讓我們經由心靈的訓練過程而達到全然覺醒的境界。當我們能使此一潛藏的內在種子活躍起來,然後讓它發展到極致,我們也就達到了最究竟的皈依。 

這一潛能在我們心意的續流中是與生就存在的,有時候被稱為本來佛,藏文中稱為普賢王,意思就是「一切善」。每一個眾生都擁有此一自生的潛能,最終也能達到本來佛的境界。因此在皈依三寶之後,我們應該培養善願,為了利益一切有情生命而證入最高聽覺醒,如此可以引領一切眾生,也就是引領每一位有情生命,到達普賢王的圓滿境界。(《大圓滿p. 133

達賴喇嘛說寧瑪派將教法分為九乘,「其中的八乘是依著凡夫意識的哲學系統,也就是說它們採用的是凡夫心」,在第九乘大圓滿或稱阿底瑜伽中,「道是由智慧所產生的,這超越所有凡夫心或意識。凡夫心所創造的道和經同智慧所產生的道有著巨大的區別」(p. 135),看起來不是凡人修的,至少得覺察到意識的最微細層面才行。

 


 

註一: 巴楚仁波切簡介:

十九世紀偉大上師巴楚仁波切著名且廣受歡迎的《三句擊要》開示,論述了大圓滿修行的核心。(《大圓滿》)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