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7/12/16 04:21PM

 

2007/12/17 Mon., sunny, indoor 23.0°C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內外密;基道果   

 

好,重點在基、道、果這三個字,我們要開始摘《心經內義與究竟義》,今早讀了 25 頁,還可以懂,整理如下:

基:外義;為成就此道之教;資糧道(知義、知法)與加行道(隨法);已能了知,且能安住;須修止觀以現證。

道:內義;為現證一切智種之道;見道(初見真如)與修道(數觀真如);初地(菩薩)之觸證,餘九地(菩薩)證智。

果:密義;為佛所證一切智種;無學道之無間道。大圓滿直指教授,佛現證大平等性。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印度四大論師釋心經》pp. 21-25

因此《心經》有三種釋本,分別對應於外、內、密義三次第,即以唐朝玄奘為主的漢土傳統釋外義,無垢友釋內義、吉祥獅子則釋究竟義;後兩者於釋論《心經》時,另為文說明,分別是無垢友〈般若波羅蜜多與彌勒瑜伽行〉,吉祥獅子〈般若波羅蜜多與大圓滿見〉,如此亦可以基道果來分別之。佛家五道可以理解為五個等級,五道結合基道果三階段來修學現證,因此談錫永這裡說「不如將此三者貫串於五道」(p. 21),是這意思。

 

上次說不清楚的「大中觀」,書裡也有了說明。按上三層義理,談錫永說:「中觀應成派為『外中觀』,即以應成見為基」;瑜伽行即內義,即道之修習教授」;大圓滿亦可視為中觀,即「果大中觀」,「為瑜伽行中觀之直指教授」。「行者依此次第圓滿成就五道」。(p. 24

依藏傳佛教寧瑪派傳規,經與續皆有內、外、密三義。外義據名相作釋,或兼明釋者自宗之見地,今所傳漢土諸釋,即屬於此類。

內義則為經續所涉之修習與修證,有時此亦更分外、內、密三層次,如《入楞伽經》,外依唯識、內依法相、密依如來藏。彌勒瑜伽行所言修習與修證,皆不離此三義。

至於密義,則為經續之究竟義,此即行者所需現證之究竟決定見,亦即諸佛密意。在修證上寧瑪派稱之為「直指教授」。(《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印度四大論師釋心經p. 17

所以彌勒我們知道了,他的教授是屬於三四級生(見道與修道)的,而龍樹之教授則是針對一二級生(資糧道與加行道),何以故?版本的原因啦,高階版本可以涵蓋低階的。我覺得下面這段比宗薩仁波切講解得更得清楚:

凡言般若外義,不出二途,一為龍樹,一為彌勒。龍樹說緣起,由緣生而說無自性,無自性即是空性;彌勒則以一切有法(現象)皆由虛妄分別而建立,是即為於空性中作建立,由是說一切法(現象)無有。此二者即分別據自性與現象說般若波羅蜜多體性。

由此之故,世俗說空即有二義,一說空為無自性,一說空為無有本體。若粗視之,似乎二者合轍,但若細究,即知此實為分流,終不相合。

龍樹說緣起,若落於「緣生性空」則為邊見,蓋此只能說落於緣起的輪迴界,而不能說超越緣起之涅槃界。彌勒說為無有,則可涵蓋輪迴涅槃二界。有此分別,如何合流。

解《心經》者,多據「緣生性空」義而說,於是便落於邊見,實不能說「究竟涅槃」,以其不能說輪迴涅槃二界平等,即不能說佛現證大平等性。(《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印度四大論師釋心經p. 25


2007/12/25 Tue., cloudy, indoor 21.3°C   停止內在對話、進入完全的沈靜(寂、止=奢摩他)    

 

其實聖誕節不是過 25 號的,內行人都知道 Christmas Eve 才是重點,雖然中午台北中山北路聖多福教堂前仍有許多菲律賓人徘徊不去,昨晚的彌撒必定人山人海。我參加過連續七晚的聖誕特別彌撒,最後一晚達到高潮,每一次在教堂彌撒祈禱我都可以感受能量氛圍,多福教堂確實是有聖靈在場的,這也是它神祕靈驗(香火鼎盛)的原因。

 

早上重讀《做夢的藝術》第八章「做夢的第三道關口,唐望講到第三關主要的訓練是「使夢中的現實與日常世界的現實融合為一,這個練習被巫士稱為能量體的完全」(p. 163),後面又提到當時卡斯塔尼達做夢只使用到部份的能量體,唐望說「整個能量體都必須被用到,才能做到第三關的練習」(p. 165),特別注意的是,唐望強調「必須收斂理性」:

在第三關時,理性是我們的能量體堅持執迷於表面的細節上,因此在第三關時,我們需要非理性的流暢,非理性的放縱,來抵銷那種堅持。(《做夢的藝術p. 165

不知道這是否等同佛法說觀空的意思,至少我的細部觀察執著已經少了不少,這種執迷是指「想要投入細節的誘惑」(p. 164),唐望說應以「非常謹慎與好 奇地觀察事物」為之,基本上依然是一種不涉入純觀察的方式,所以和進去插話或久留都是不對的,而要「不被任何特定事物所困住」(p. 164)。

 

我也不知道所謂能量體的完整是否意味成就報身,還是僅僅觸及阿賴耶識(阿賴耶是境界、瓶身,阿賴耶識是染污、內容物),因為這裡唐望帶卡斯塔尼達到一間博物館,卡氏依指示進入「完全的沈靜」中(寂止,奢摩他)——「處於一種特別的意識狀態」,因而那些古物展品可以對他顯示不可思議的資訊:卡氏「實際目擊到製作那些古物的人的生活情況」(p. 166)(集體阿賴耶識)。

 

當然換成唐望巫士術語來講,唐望說「聚合點的位置就像一個巫士儲存記錄的倉庫(阿賴耶)」、「能量體的知識無限龐大(阿賴耶識)」(p. 166),因此進入寂止狀態時我們「會以超乎尋常的方式來觀看及知覺事物」(p. 167)。唐望解釋說:

巫士能夠把他們的發現確實地記錄在聚合點的位置上。當我們想要吸收文字記錄的精華時,我們必須使用我們的想像力才能進入書中的經驗;但在巫士的世界中,並沒有文字的記錄,完整的記錄是被儲存在集合點的位置上,只能被重新經驗,不能被閱讀。(做夢的藝術p. 167

所以所謂的上師直指或者稱為「直指教授」,就是指在定境中的教授,因為那樣的教授同樣無法訴諸語言文字,「只能被經驗、不能被閱讀」,上師將他的經驗必須以這樣的方式傳給弟子,唐望也談到,「巫士只有當門徒的聚合點不在原來位置(指日常意識)上時才教導他們第二注意力。如此一來,集合點的位置變成了課程的記錄,為了能重新溫習課程,門徒必須把聚合點移回到學習時的位置上。」(p. 167

 

所以停止內在對話、進入完全的沈靜(寂、止=奢摩他)太重要了。也怪不得書上說要經常憶念得灌當時或跟上師心意相通那刻的經驗,以唐望術語來講就是回到那個聚合點的位置。

 


 2007/12/22 04:03PM

 

2007/12/29 Sat., cloudy, indoor 20.4C  夢瑜伽「自性光明修持法」     

 

關於夢修,如果僅就唐望巫士傳承《做夢的藝術》,我認為在傳承已斷的情況下,就書裡能自力達到的階段,我都已經練習得差不多了。對絕大多數夢境已少有歡喜、無有怖畏,也不執著,「夢瑜伽」提及的入夢、觀夢、憶夢、淨夢、變夢,有關變夢特別是明知是幻,還要我一變多、變成對立物等等,這我在《做夢的藝術》第三關早就練過了(唐望說:「經由改變夢境,做夢者發現斥侯。跟隨著斥侯,他們進入另一個真實的宇宙。」p. 127),已提不起興趣。

 

唯一剩下的就是南開諾布《夢瑜伽》中的「自性光明修持法」(進入夢境之前做),或稱睡夢光明修法,即是將「睡夢轉為光明」,當然目標就是「夢將消除」。近來是想按《西藏生死導引書(上)揭開生與死的真相》修持「睡夢光明法」:右側獅子臥,頭朝北,稍微「持氣」,眼睛輕微地向上,觀想心間有白色的光點,將心很清楚地安住在光點上。(pp. 252-253)」。其實跟秋竹仁波切說的也差不多:

睡前向西方三頂禮,發願往生彌陀淨土,目前你們對阿彌陀佛的信心比對上師強,所以先觀想阿彌陀佛,等到對上師有信心後,再轉為上師, 漸次入眠前,觀上師入於心中,放光周身、盈室、遍區域、滿世界、照大千,如是而眠。(《秋瘋師說》)

雖然試到目前還未見成效,因為多半睡前也累了,所以很快就睡著。閱讀對目前的幫助有限,如同我跟 J 解釋,如詹杜固仁波切所說陀羅尼及儀軌是一脈從佛陀這樣的覺悟者傳承下來,如果他們靠這可以邁向覺悟,我們照樣做好,就等同進了保證班。學佛友人去年寫給我:

在藏傳佛教堙A如果一個法的傳承不能證實是來自於佛陀(究竟覺者)、沒有經過大班智達們的邏輯辯證考驗、沒有經過大瑜珈士實踐考驗、不能保證傳承中沒有摻雜不純淨的成分、甚至傳承中不能保證一個中間環節的人已證得該法的話,這個法是不許留存和流傳下去的。找到可靠的究竟的唯一皈依處,是必要和明智的。

唐望也對卡斯塔尼達說:

世界像個洋蔥,有許多層皮,我們所知的只是其中的一層。有時候我們會跨過界線進入另一層皮,另一個世界,很像我們這一個,但不一樣。在巫士的觀點中,宇宙是有許多層的,而能量體可以跨過這些層次。你知不知道古代的巫士今天在什麼地方?在其他的層次中。(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印度四大論師釋心經p. 193

快速瀏覽《新譯無量壽經》,大半篇幅都在描述所謂淨土的細節,也是「很像我們這一個,但不一樣」。我們也可以反問,古代覺悟者今天在什麼地方?根據史料所載,此劫將有千佛出世,至今才不過四位出現,還有 996 位,別說佛了,那些菩薩們今天在什麼地方?我猜就是淨土吧。

 


2007/12/29 Sun., cloudy, indoor 18.9C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空性中自顯現」  

 

心經的修習,除了內義是照無垢友的釋論版本,這裡有個修習次第:

行者修習,依次第而心識改變,其初觀一切法為遍計(按:前書寫相續之意,我覺得有到處都是的意思)自性,於入唯識時,觀一切法為依他自性,至能住真唯識,則觀一切法為圓成自性。依此三次第觀一切法,行者於是次第證三無性,即相無自性、生無自性、勝義無自性。

以此說《心經》,不能泛言一切法為虛妄分別,必須依三無性說三性,始能於「空中」說一切法無有。

於是於勝義上,龍樹與彌勒二大車即可合流,以離四邊即是圓成一切法故。(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印度四大論師釋心經p. 28

以上所說,意思是不能立即推到一切皆空,思維程序上非得先觀察每樣事物現象(一切法)好像都有自性(某種永恆的定性),然後得出一切均識所顯(眼耳鼻舌身意),可以說是唯心意識所顯現,這個「唯」字,當然獨尊意識,就好像唐望巫士所強調的意識、覺識。然而即便是「識」也是無自性存在的,因為依於外境並非獨立存在,因此 談錫永這裡說:「說依他起,未能平等,故離緣起而說,其觀點即為『圓成』,由此觀點而認知之事物,即為『圓成自性』。」(p. 27)所謂勝義推到究竟也是無自性(不獨立存在,秋竹仁波切說:世俗相外,勝義無有),由此才能確立一切法無有的「畢竟空」。

畢竟空者,即是離四邊,必離四邊然後始能離時間與方分,如是超越時空而說一切法空,始得平等性義理。

所謂「圓成」,即之於離四邊空性中建立一切法。依寧瑪派道名言,此說為「空性中自顯現」,而證空性則實為現證「現空」。(心經內義與究竟義:印度四大論師釋心經pp. 28-29

既然是自顯現,就沒有什麼唯一上主的意志,這倒有點隱含秩序的意味,所以隱含是未顯,說秩序是當顯現時自有理。這就好比書上說惡業與善業不一定誰先來誰後到,端賴哪個果報先成熟而定,若惡業先成熟,就先畜生 走一趟,待惡業償清了,於是相對剩下較多的善業就佔優勢,直接升為天人——這 裡只是舉例。自顯現說的是這個,也像是混沌理論,所謂亂中有序。但是切記一切事物現象(法)空性的本質,至此沒什麼好說有或沒有之類的排列組合,這叫離四邊,一切都只是顯現。

 

以上我自己掰的,這本書同樣也不好摘,意思到了就好。

 


 

 註: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