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請勿於開車時入根本定。」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5/02/24 10:36AM

 

03/23 Sun., sunny, indoor 20.9°C 如是我聞;心經三版本  

 

秋竹仁波切今晚在台北市全德藝文中心講授《心經》(一),只講到「如是,我聞」,就是「聽說」的意思,沒了歡迎下次再來。秋竹仁波切說,因為弟子都想聽聽高級的佛法,而《心經》算是高級佛法之一,但是低級的都聽不懂,他不認為高級的聽了有何益處今年既然有此「因緣」,他也很樂意來講講《心經》。接著口傳《心經》,要我們回去唸熟了下次來才開始正式講,今天就只講些基本的。你不要以為他心情好就放過弟子,當他講到失去功德有四個因,第一個生氣,第二個不迴向,第三個(向人)獻寶,第四個秋竹仁波切想不起來

「後悔。」我聽見右後面有人答

「你比我還會,比我還懂,」秋竹仁波切說:「自己有做到嗎?啊?有沒有?」

「有。」

 「站起來!」秋竹仁波切說:「再承認哪。要小心一點喔,這樣對我沒什麼好處。看你要不要改變,不改變,就真的救不了了。一輩子做了一大堆的罪業,(死時)喔想一下師父,師父就把你帶走,那釋迦牟尼佛傳了八萬四千法,那沒什麼意義啦。因果是非常公正、公道的,所以不可以這樣,聽懂嗎?」

秋竹仁波切講到要成為受法清淨器,就是趕緊除障懺悔,普賢行願品也是可以清淨業障生起智慧,如此才能聽聞佛法。特別舉了密勒日巴的例子說明,密勒日巴被馬爾巴上師折磨,其實都是在清除障礙,最後傳他法也要不了一個下午,兩個小時灌個頂法就傳完了,而密勒日巴就開悟了。意思是要接受法教只是瞬間的事,前面的辛苦都是在調伏自己而已。

 

秋竹仁波切要傳講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版本,是玄奘版:

般若波羅多心經

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盡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
多故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三世諸佛   依般若波羅
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
  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 是無上咒  是無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
多咒   即說咒曰  揭諦揭諦   波羅揭諦 波羅僧揭諦   菩提薩婆訶

這倒是好問題,為什麼秋竹仁波切要講玄奘的漢譯版而非藏譯版?以下是無垢友版前段

(序分)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

(處所)

住王舍城鷲峰山,與大比丘眾及諸菩薩摩訶薩俱

(緣由)

爾時,薄伽梵入名為甚深觀照之法異門三摩地。復於爾時,觀聖自在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行時

(發問)

觀察照見五蘊悉皆自性空,時具壽舍利子承佛威力,白聖觀自在菩薩磨訶薩曰:善男子,若有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者,復當云何修學,作是語已

(十一答)

觀自在菩薩摩訶薩,答具壽舍利子言:善男子或善女人,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此應如是——應如是觀,須正觀五蘊體性皆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如是受想行識亦復皆空。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9

看到差異沒,正確順序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玄奘剛好顛倒過來。我們來看看達賴喇嘛的藏文版前段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城靈鷲山中,與大比丘眾及大菩薩眾俱。爾時薄伽梵入觀照深妙品三昧。是時複有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觀照般若波羅蜜多深妙行,照見五蘊皆自性空。

爾時尊者舍利子承佛神力,白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善女人若有欲修般若波羅蜜多深妙行者,作何修習?」

時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尊者舍利子言:「善男子、善女人若有欲修般若波羅蜜多深妙行者,作何修習?」

時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尊者舍利子言:「若善男子、善女人樂修般若波羅蜜多深妙行者,應作是觀:應以五蘊亦從自性空真實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受、想、行、識,亦複如是。(《達賴喇嘛談心經pp. 63-64 

其實我喜歡達賴喇嘛的版本。今天秋竹仁波切說的全部重點就是聽話,先要會聽話,才能聽法,話都不會聽還聽什麼法?一點用都沒有,浪費。

 


2008/03/25 Tue., cloudy, indoor 22.4°C  「三輪體空就叫智慧資糧」  

 

看了幾頁《秋瘋晨曦》,一開頭正好講心識與本覺:

問:無心如何修本覺?

答:有了心識才有輪迴,沒有心識即本覺裸露。若以心識修行可以成佛,那就是水造提防擋水否?(《秋瘋晨曦》p. 248

這裡說到煩惱障與所知障的新講法:

無當成有,如是的著相叫煩惱障。其果、用是輪迴因。「我」跟兔角無別。

有法當有的著相,如是著相叫所知障。其果、用是解脫障。五蘊,是有法。五蘊與兔角有別。

問:眾生為何迷?

答:要想解脫,如何當眾生很重要,要去探討怎麼迷的,知道以後,解脫有希望。現在的人不去探討怎麼迷的,反而去探討怎麼解脫。

 

問:有人說仁波切的翻譯很不中文。

答:是中文的文法就不用翻了,這是那些人看不懂的藉口。

 

基位真俗二諦本即雙融,世俗不離勝義、勝義不離世俗,雙融。如日不離光,光不離熱。

道位順根器而修,最起碼是聽話,對師父百分之百的聽話。

果位基果無別,雲下之日與無雲之日絲毫無別。(《秋瘋晨曦》pp. 250, 253

以上問者都是台灣活佛黃英傑。多看一些書,慢慢也理出頭緒了,秋竹仁波切說得最簡要:

本無——自空派(斷見的危險)

本淨——他空派(常見的危險)

如來藏——出纏與在纏如來絲毫無別。

立斷——本淨真空。

頓超——本有妙有。

大圓滿——(所得本來究竟)(《秋瘋晨曦》p. 253

關於這個,著實困擾我一陣子:「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這裡「盡」是什麼意思?「其盡亦為無有」(《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88),好像是盡頭的意思;師父書中:「中:離戲:舊譯派:本盡」(《秋瘋晨曦》p. 161),這裡「盡」又是什麼意思?究竟。中文是不是蠻困擾人的?

 

今天還讀到秋竹仁波切寫〈入菩薩行論第九品般若品之開示〉:「為了要得到正等正覺的果位,要發菩提心,並且需聽聞佛法。」(p. 255秋竹仁波切扼要說「釋迦佛在娑婆世界成佛以來曾三轉法輪,三轉法輪所說的通稱為八萬四千法門」。「其中為調伏貪而講『律』」;「為調伏瞋而講『經』」;「為調伏痴而講『論』」;「為調伏三毒均分而講『密』」(p. 255)。像瞋較大——比較容易動怒、發飆——的人,所以要多讀經,是這意思嗎?貪欲重的多律是沒錯,笨的人多看論?看得懂嗎?也不是比較笨,比較固執,固執及死腦筋的人多看論述。所以經律論主要為調伏瞋貪痴。

「此前諸要目,佛為智慧說,故欲息苦者,當啟空性慧」在第九品(般若品)之前所講的菩提心利益、懺悔罪業、安忍、精進、靜慮等等,都是為了般若品而說的。

為何是為般若品而說的呢?總而言之,所有的中觀,基是二諦雙融,道是二資糧雙融,果是二身雙融。二諦就是世俗諦與勝義諦,二資糧就是福德資糧與智慧資糧,二身就是色身(報身和化身)和法身。(《秋瘋晨曦》pp. 257-258

秋竹仁波切解釋一切法、一切相、一切能起相者就是世俗諦。「著相的角度來看叫世俗諦,不著相的角度來看叫勝義諦,這是最簡易的分法。」(p. 258)換言之,有諸相時是世俗、離諸相時是勝義。同理,有施者、施物與受者三者時叫福德資糧;「三輪體空就叫智慧資糧」(p. 258)。結論,「故欲息苦者,當啟空性慧」,秋竹仁波切說:「沒有空性智慧的話,就沒有辦法消除痛苦,為什麼呢?因為三輪的著相還存在,還是會有痛苦,正因如此,所以一定要三輪體空。」(p. 260

 

這個三輪體空我也夢過,不過我夢成三圓體空南懷瑾的「自勉信條」也是三輪體空之意:

南懷瑾先生的《自勉信條》 

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行為,學著如何去做人處事。

 

立身不求無患,身無患則貪欲易生。

學問以勤學為入門,孝養以竭力為真情。

處世不求無難,世無難則驕奢必起。

處世以立德為事業,心無障則所學躐等。

精進以律己為第一,長幼以慈和為進德。

行道不求無魔,道無魔則誓願不堅。

行持以觀心為穩當,因果以明白為無過。

謀事不求易成,事易成則志存輕慢。

治事以精嚴為切實,老死以無常為警策。

交情不求益吾,交益吾則虧損道義。

居眾以謙恭為有禮,語言以減少為直截。

於人不求順適,人順適則心必自矜。

待人以至誠為供養,長老以耆舊為莊嚴。

施德不求望報,德望報則意有所圖。

濟物以慈悲為本,疾病以減食為湯藥。

見利不求沾分,利沾分則癡心亦動。

凡事以預立為不勞,遇險以不亂為定力。

被抑不求急明,抑急明則怨恨滋生。

是非以不辯為解脫,煩惱以忍辱為菩提。

 


  2005/03/10 03:13PM

 

2008/03/26 Wed., sunny, indoor 22.9°C 處於根本定無法意識到世俗特性  

 

書都跳換著看。比較有趣的是今天分別讀到心識跟本覺的分別。中午讀書時間讀到《九乘次第論集》中,無畏洲尊者(吉美林巴)於《龍青(欽)心髓》比較「傳說中的」和尚摩訶衍之見地與大圓滿見:

據汝所言摩訶衍之見地中,其教授無從分別「境心分別」與「直捷無外境」。果如是,則墮入不能了別心識境地中一切憶念、思維及覺受皆斷。與本覺之境地。此極度無明之境地,於悶絕或熟睡,於此大圓滿中,無外境根本智不緣「境心分別」,一切分別皆已隱沒於內覺微細如水晶之憶念境界中。」(九乘次第論集pp. 178-179

雖然後文說明和尚摩訶衍所謂的「無思、無念、無尋伺」主要在講離戲論,「而非對吾等只具凡夫心識、生活、見地及情緒之人而說」,是故不宜援用至「悶絕或熟睡」之「極度無明」的情況,摩訶衍之教授「只於體證此等成就之行人應機」而說,若就此點,對那些已「體證法性究竟義」的行者,「應無念而住」,「如此則與大圓滿教授無忤」(沒有忤逆的意思)(p. 183)。為什麼這點必須提出,因為有個故事說,曾經有一僧人仰氏(赤松德贊侍從),「精勤修習,能住於深定中,日以繼夜,無須飲食,進而獲得神通」。他十分自傲,並請無垢友評定其觀修成就,不料無垢友卻說:「噫!汝之觀修只能往生龍族,且汝將歷無量劫沈睡不醒。此終非菩提之因。」(pp. 179-180)這什麼原因呢,因為他住於頑空,來世墮入畜生。

 

因此對於空性的了悟,達賴喇嘛提醒我們「必須辨認『空性』——即實相的究竟本質,以及『以空性為本質者』兩者之間的差異」(《當光亮照破黑暗p. 201)。達賴喇嘛說:

舉例來說,事物與事件等世俗現象,不可以稱為「空性」,但卻是「以空性為本質者」,因為是無實有。

註:這裡的重點是「空性」和「無實有」不能劃上等號。例如,我們會說一切世俗現象都是「無實有」,但不會說一切世俗現象都是「空性」。從範圍來說,「空性」只是「無實有」的一部分。(當光亮照破黑暗p. 201

因為我們沒有入定經驗,也很難理解「能住於深定中」的仰氏是頑空,已「體證法性究竟義」的行者「無念而住」則是「根本定」。書上這裡只「說明大圓滿與此等觀修之分別,並指出若不修正定及圓滿體證,則縱使行者能入甚深禪定,及有奇妙之體驗,亦非菩提,只屬虛幻而已」(《九乘次第論集p. 179)。什麼叫「菩提」(bodhi)?達賴喇嘛解釋是「覺悟」的意思。

藏譯的「菩薩」一詞,是由兩個詞所組成: jangchub 」(梵語 bodhi),意思是覺悟; sempa」(梵語 sattva),意即「英雄」或是「有情」。因此「jangchub sempa」合起來意指「覺悟的英雄」。 jangchub」(覺悟)一詞的第一個字「jang」,意思是淨除煩惱、所知二障;第二個字「chub」,則表示了知全部的知識。「菩薩」一詞的第二個部分「sempa」(英雄)——意指菩薩的大悲心。因此,菩薩即是具有強烈的悲心,而又從未舍離眾生的有情;他們痡`關心所有眾生的福祉,並且全心奉獻去獲得這種幸福。因此,菩薩指的是透過智慧,無畏地悲憫一切眾生而證得覺悟。菩薩表達了這種「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特質。(《達賴喇嘛談心經p. 82

為什麼說「一切世俗現象都是無實有」呢?《心經》說「爾時薄伽梵入觀照深妙品三昧。是時複有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觀照般若波羅蜜多深妙行,照見五蘊皆自性空。」這個「「入觀照深妙」,「『深妙』意指空性,或是『真如』、『實相』」(p. 74),即入定觀照空性實相。達賴喇嘛解釋:

處於「根本定」的聖者,由於沒有看到及沒有意識到這些世俗特性,因此我們說他現觀空性。然而,這並不意味著現象的世俗特性是要否定的,也不意味著這些特性不存在於世俗世界中。他們只是沒有被處在根本定的禪修者意識到而已,禪修者的心完全地、專注地、直接地融入空性的瞭解中。然而,這些特性的確以世俗的方式與生俱來底存在於緣起現象中。

從現觀空性並完全融入那種瞭解的根本定的觀點來看,世俗現象並不存在,因為處於根本定中的行者無法意識到。(《當光亮照破黑暗pp. 201-202

由此可知處於「根本定」、「入觀照深妙品三昧」或「入名為甚深觀照之法異門三摩地」(法異門指同等語),總之甚深禪定的覺者(還不能是俗人),才能照見五蘊皆空,因為那時沒有心識在運作,因此世俗現象根本無法意識到而「直接融入空性的瞭解中」;換成俗人,雖然也能入深定,但同樣因為心識沒有在運作,若是跟「悶絕或熟睡」差別不大,那又是如何獲得神通的啊?所以純粹因為沒有「菩提/覺悟」?那到底是沒有覺、還是沒有悟?這裡很值得好好研究,不然沒有「心識」的深定,「本覺」不出來主持正義,就下輩子龍族見囉。

 


2008/03/29 Sat., sunny, indoor 24.5°C 「消融一切的分別戲論之後,世俗現象的真實無法維持」  

 

回覆昨天的留言,留言者引述某段評論

「至於上主、聖靈的說法,跟耶穌是同一回事,這三個傢伙都是同樣的虛幻不實,只是象徵而已。天堂並沒有一個名叫 God 的神,至於耶穌了解我們的夢中甘苦或是上主創造聖靈,也都是比喻的說法。你若用奇蹟課程裡面虛幻的文字象徵來證明幻境的真實性,甚至用來探討實相,你就走偏了。」

首先,「上主、聖靈、耶穌只是象徵而已」,建議將耶穌替換成「聖子」,英文是 the Father, the Son and the Holly Spirit,不是 Father, Jesus Christ and Holly Spirit。《奇蹟課程》一再強調每人皆是聖子,耶穌的存在跟佛陀的存在一樣,就跨越三時(過去現在未來)而言,祂早已「回到上主身邊」或成佛(覺悟的意思),但祂「自願」(乘願而來)由人類母胎出生,小時候也跟一般人沒兩樣,因為胎迷的關係記不得自己的身分,慢慢透過修練而證悟究竟。〔關於此點要請 J 兄下次通靈口述時增補一下自己悟道的經程,以滿足補特迦羅(輪迴眾生)的好奇,也更能說明小我心識如何回歸大我本覺的情況。〕耶穌及佛陀即作為一個示範(不是象徵),讓補特迦羅能夠跟進,進而了悟幻相、回歸圓滿。

 

上主、聖靈、聖子排序要對,因對這代表一種階序,對應於佛法的法、報、化三身,因為迷障有許多層次,要往上一層層穿透上去,當然頓悟的禪宗講究爆破法可能一次到位,漸修的行者或者最終也能一次成就三身,能到達法身的層次就可以瞭解所謂幻相,並非說的是不存在,只是一種在境域的相對存在與相對適用,狹隘受限的意思,這是相對於上主的全知、覺悟佛的全智而說。假設未覺悟、稍覺悟、已覺悟、完全覺悟的靈魂就像層層放大的同心圓,每一層環圈的靈魂(這裡不能管是不是人,人所佔所有生靈比例甚少),可以完全了知內圈但只能跟略微感知外圈,所以作為聖子的我們,聖靈的存在就屬可能且必要。

 

因此佛法分解脫及證悟兩種,解脫是脫離輪迴,證悟是證得本覺全智(一切智智)。佛法中的護法神祇有些也未完全證悟,已證悟者則是示現為報身形象來幫助內圈(輪迴界)眾生,因為前段說過內圈僅能接觸到緊鄰外圈,因此我們無法直接受益於上主或如來佛,才有菩薩神祇及聖靈的存在;向祂們祈請也可以獲得上主或佛的祝福與加持,因為在覺悟的層級上無一而異,若行者能證至法身,法身像個無邊無量的量子湯,就無法說這是上主的法身還是本初如來的法身、佛陀的法身,這個全知的一切智已經超越分別、欲念了,祂需不需要去知道小小某位先生的人世夢的苦樂感受,好像也沒有什麼意義。

 

根據我手上的 Gospel-Meditated Rosaryp. 3):

I believe in God, the Father Almighty, Creator of heaven and earth; and the Jesus Christ, His only Son, Our lord, Who was conceived by the Holy Spirit, born of the Virgin Mary, suffered under Pontius Pilate, was crucified, died and was buried. He descended into hell; the third day He arose again from the dead; He ascended into heaven, sits at the right hand of God the Father Almighty; from thence He shall come to judge the living and the dead. I believe in the Holy Spirit, the holy Catholic Church, the Communion of Saints, the forgiveness of sins, the resurrection of the body, and the life everlasting. Amen.

其次,關於創造。其實真正象徵的是上主是「Creator of heaven and earth」,寂天菩薩說:

「如果認為自在天是一切有情的最初因,你現在必須為我們定義它的本質。」;

「他(自在天)希望創造的是什麼?他(自在天)製造了「我」與一切元素嗎?事實上,我們知道識是從對境中產生的。」

「痛苦和快樂總是來自於業,因此請告訴我這位神產生了什麼?而且,假如創造的因是「不生」(恆常)的,這個因怎麼會是結果的一部分?」

「假如自在天依賴因緣,當這些(因緣)具備時,他不得不創造;當這些(因緣)不存在時,他也豪無能力創造。」

「假如自在天是在「不想要」行動(創造)的情況下行動(創造),換句話說是被強迫的話,那麼他理應受到某種事物的控制。即使自在天是在「想要」行動的情況下行動,那麼他仍然受到欲望的制約。」

(《入菩薩行論〈智慧品〉第 118121124126 偈》/《當光亮照破黑暗pp. 222-223, 228-229

因此,個人淺見認為上主創造天堂與地球是個象徵說法,「上主」用來象徵佛法所說的「無始的有情覺知」,演化過程中因「業力進入」而形成物質即所謂「創造」,並非直接等同於印度教說創造這世界的自在天(Ishvara)或佛教所稱的大梵天王,因為大梵天王所在的天界(天堂)也還在六道輪迴中。

 

第三,耶穌受孕於聖靈(conceived by the Holy Spirit)、處女所生。這種說法就好像蓮花生大士出生於蓮花,說明「這位偉大的上師並非修道上的凡夫,或僅是登地菩薩的聖者,而是阿彌陀佛與釋迦佛尼佛的共同化身,他的化現是為了調伏凡夫與難纏的鬼神。」(《空行法教p. 15)法身不是一個人或東西,而是「本淨無始解脫根性的圓滿正覺」(p. 15)的「體性」,因此我們也可以理解成:報身佛授孕而示現為人類——度眾的化身,「但因眾生的不同根器和秉賦而有不同的認知」(p. 16)。

 

以上回答完了。倒是達賴喇嘛前後說法不一,先是在《大圓滿》說空性要綁大悲才能除所知障,換一本《當光亮照破黑暗》就說空性的瞭解跟悲心同時生起,一個空性了悟就可以去除二障;還沒完,《達賴喇嘛談心經》說開悟者可以「雙」勝義世俗二諦(我假設這裡有雙重視覺),《當光亮照破黑暗》卻說「消融一切的分別戲論之後,世俗現象的真實無法維持。」(這是引述寧瑪派的滾悲堪布所說。)(p. 208-209

 

我心中浮現的疑問是,第一,舍利子與觀自在菩薩都是開悟者應可以雙照,已達十地的觀自在菩薩,承佛威力的舍利子,「佛陀安住等持王妙三摩地引發了觀自在菩薩與舍利子的對話」(p. 84),兩位也入三摩地,見五蘊皆空,「因而產生《心經》的教法」。若滾悲堪布所述屬實,「消融一切的分別戲論之後,世俗現象的真實無法維持」,那難道還會有個舍利子跟觀自在菩薩的形象嗎?若無,那又是如何對話的?若還能對話,對話的就必定不是舍利子跟觀自在菩薩的形象而是心識,所以是兩個心識在對話?書裡的註釋不知是誰寫的,我吃過《喜樂與空無》烏龍註釋(藏文寫成梵文)的虧了,這裡註釋寫:

現觀空性的根本定智能看到瓶之上的空性,卻看不到存在於世俗當中的瓶,因為在現觀空性的狀態中,世俗的顯現均會消失的緣故。(當光亮照破黑暗p. 202

其實也不難理解,達賴喇嘛曾說,靈鷲山根本容納不下經文宣稱的那麼多人,因此聽法的會眾根本不是在日常意識下到場,當然觀自在菩薩跟舍利子也不是以人類身分出現。

佛陀入滅後,法由幾位大弟子結集而成。事實上,共有三次結集。可以肯定的是,大乘經典並不屬於巴利經典三次結集的一部分。此外,當我們檢視大乘經典時,我們發現經文在某些地方似乎有些可疑。例如,《般若經》宣稱這是佛陀在王舍城靈鷲山對一大群弟子所做的開示。但是,如果你參加過今日的王舍城,你可以很明顯的知道山頂只能容納少數的人。所以,我們必須從超越世俗時空觀的層面來瞭解這些描述。(《達賴喇嘛談心經pp. 50-51

談錫永先生在《四重緣起深般若》「心經」章「佛與菩薩的三摩地」節說到:

在這裡必須要說明,入三摩地並非如一般人所認識那樣,要盤腿打坐。菩薩入二地後,所重者為行持而非修持,因此在行持中便已能入定境,是即入三摩地。此時菩薩已無須作跏趺座相,如常生活,只心識活動已不同常人,唯有菩薩自知。(《四重緣起深般若p. 29

達賴喇嘛說「根據《心經》所言,佛陀實際上並未開示此殊勝教法;理由是佛陀仍舊『入觀照深妙品三昧』。」(《達賴喇嘛談心經pp. 83-84)談錫永也說明:

觀自在菩薩所行持的,名為「深般若波羅蜜多行」。若依行持的境界來說,跟世尊入的三摩地一樣,都以「無分別」為證境,但其本質卻不一樣,世尊已無「法異門」的分別,而觀自在菩薩卻還持著這是「「深般若波羅蜜多行」,是即仍未能離法門的分別。

在如是行持中,觀自在菩薩觀照五蘊悉皆自性空。這即是其行持的證境。(《四重緣起深般若p. 29

觀自在菩薩的三摩地這部分可以理解,舍利子的三摩地承佛威力又是怎麼回事?達賴說明「舍利子是佛陀兩大聲聞弟子之一,也是佛陀弟子中對空性智慧證悟最高的一位。然而,舍利子在此不僅僅是一位聲聞弟子,也被視為已達很高果位的菩薩。」(《達賴喇嘛談心經p. 83)無垢友尊者《聖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廣釋》說明「承佛威力」:「此說由佛之加持與佛力。及謂敢向聖觀自在發問之勇氣,實為薄伽梵所賜,否則即非舍利弗之所堪問。」(《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76)(以上段落玄奘版都沒有,我想秋竹仁波切也不會講,可是這很關鍵不是嗎?)

  


  2005/04/15 01:44PM

 

2008/03/29 Sat., sunny, indoor 24.5°C 請勿於開車時入根本定

 

我要先講一個笑話。昨天從辦公室離開前,因為來不及了,便跟 D 說:「你看起來比較虔誠,幫我佛壇換水。」J 說:「我也可以。」「你這個天主教的。」「老師,我已經很久沒去教會了。」「好啦、好啦,勉強啦。七分滿就好。」結果 D J 這兩位同班同學搶著要替我的佛壇供水。我請爸爸道教廟的 R 換過一次水,以為他很上道,結果只給我添一分滿,乾脆不要倒算了。

 

看完《當光亮照破黑暗》,上次摘到中觀所要否定的是現象的「自性存在」(實有),因為現象不是實有而是幻有。我覺得他們吵半天都是因為沒有把話講清楚,誰懂什麼叫「無自性存在」?乾脆直接跳成「無存在=不存在」,然後就會問我明明活蹦亂跳的,你卻要說我不存在、大家都不存在、上帝耶穌聖靈三位也不存在只是象徵。會說中文的秋竹仁波切就說得很明白,一點問題都沒有:

總而言之,輪涅二者,皆是幻有,恆時斷除亦未有。

倘「幻有」僅指「空」爾,則其所執為空性;倘「幻有」即無,如兔角等等,此亦非是空性的定義。若言世俗假法裡一切是「無」。尤似言兔角角空般,如此的形容,其義是表「未曾有」。

夫空性者,即世俗假法裡已存諸法的法性,此言無謬。然如前所表並非空之真正定義,因其所表之義,是輪涅法中任一未能有。若「空」非「幻有」,並非如兔角角空一般,故空性即是世俗諸有法之體性本義的根本。不是以世俗裡不存在的東西,來解釋空性的定義。(《秋瘋晨曦》p. 239

「不是以世俗裡不存在的東西,來解釋空性的定義」,但為什麼「消融一切的分別戲論之後,世俗現象的真實無法維持」,是不是就是說勝義裡世俗存在的東西變成不存在?「真實無法維持」好像也不是不存在,倒有點像是出體做夢或清明夢中物體無法固定形貌,總是會變來變去,因此唐望巫士要練習第二注意力使影像固定下來而成為一種解離的真實。而我現在發覺做夢者訓練專注力使周遭做夢影像固定下來是否就真的確立了一個實相(實境),或者確是一個現場但充其量是夢者看起來那樣而已。因為對境涉及認知,本質為空性,以空性為本質的事物或現象可以依觀察者的認知而有不同對境,也就是在同一現場中,唐望所見與卡氏所見的表象可以是不同的。

 

我只是很無聊地想一個例子,某人駕車以時速超過一百五馳騁在高速公路上,某個剎那他入「根本定」中,只能看到前方路面的空性,卻看不到存在於世俗當中的路面,「因為在現觀空性的狀態中,世俗的顯現均會消失的緣故」(《當光亮照破黑暗p. 202),那他入定的這段時間他在哪裡?路面上還有沒有這輛車?如果有車,那還有沒有這個人?如果有這個人體,那他還有沒有凡夫(平常)心識?如果沒有凡夫(平常)心識,他是不是會撞死?如果他撞死了,或者稱肉體毀損,入定的心識出定要從哪裡出?如果沒有肉體可以落腳,是不是直接進入中陰生?因此我們最好要如同《靈魂出體》Robert A. Monroe 作者的雙腦同步產品加註警語「Do not listen while driving.」一樣,「請勿於開車時入根本定。」

 

說完「非自性存在=非實存」、「非實存=幻有」,還有一個「二元戲論=執實有」。達賴喇嘛說:

要如何實現這樣的涅槃或解脫呢?答案是,必須止息跟跟這個問題有關的四個因素,亦即業、煩惱、概念分別的過程和二元戲論。業由煩惱所產生,煩惱由概念分別的過程所產生,二元戲論則供應概念分別過程所需的燃料,這裡的二元戲論就是指「執著一切現象為實有的無明的心」。因此,讓有情在輪迴中受生的因是業和煩惱,唯有藉由產生空性的洞見才能斷除實有執。因此,唯有產透徹空性本質的覺知,才能斷除執著一切現象為實有的二元戲論。(《當光亮照破黑暗pp. 202-203

回來根本定。達賴喇嘛說從根本定的觀點來看世俗現象並不存在,因為處在根本定的行者無法意識到世俗現象(p. 202)。前幾篇我們問過什麼叫「甚深觀照」,或「入觀照深妙品三昧」?無垢友解釋「『甚深』即空性等等」,「由自至他,次第觀察,由是顯露,如是即為『甚深觀照』」(《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70)。好像甚深觀照也不是根本定。

註:此所釋經文,法成譯為「等入甚深明了三摩地法之異門」,貢噶法師子譯為「入觀照深妙品三昧」,依藏譯,此句可譯為「入名為甚深觀照之法異門三摩地」,由是即無垢友尊者所釋義。(《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70)。 

甚深晚安。呵呵。

 


註一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