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從 tonal 之島上「悄悄地溜走」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4/03/22 09:26AM (my office)

 

2008/04/05 Sat., sunny/cloudy, indoor 21.6°C  《九乘次第論集》:「明空不二」

 

奇蹟課程

第九十六課

救恩來自我那完整的自性

我不要摘了,連「雖然你是個自性」(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66)這種翻譯話都出來了!總之說的是非對立,真正存在的只有一個。當然這裡說的對立是指心靈與靈性的分立,屬「靈」的需要整合為一。

 

繼續摘一點劉立千所寫〈寧瑪派的教法〉。如同談錫永所說,寧瑪派了義大中觀有「三句義」來說如來藏,這三句即:體性本淨、自相任運、大悲周遍(《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179),此涵括體、相、用三方面。這裡劉先生特別指出「自相任運」(他譯作「自性圓成」,但我覺得相比較好,因為在談錫永版本裡稱性、相、用,性當然說的就是「體性」(p. 119)。)的「相」本具光明,這是今天的重點發現。劉立千解釋說:「萬有的形象均能在自心中明現(明),而自心又能靈知不昧(覺),這是心性的作用。妄心是由根、境、識和合所引起,是剎那生滅的。」(《九乘次第論集p. 251

 

以上「明現(明)」還說不清楚,先從「體」說起。「心體無相,不能得見,求悟心人亦應從『用』上著手,才能覺照。」(p. 257)意思是體性是看不見的,「真心本來空寂、無形無相,不是任何色相所成,但它的妙用,能造作種種,現種種色相。」(p. 256)這裡不僅是包括物質界所見的種種,也包括天堂、地獄,醒夢所見,甚至,「若迷,則隨染緣,變現為眾生界之輪迴;若悟,則隨淨緣,示現為佛界之涅槃。」(p. 256)換言之,全賴聚合點(心)的配合放射(隨緣)聚合(變現、示現)。所以「用」就是顯相境,「妙用化現之源,則為覺性的明顯分(相),明現於外,則為化現不滅分(用)(《實相藏論釋》29頁)」(p. 256),請注意這裡有兩個層次:一個為「覺性的相」、一個為「化現的用」(至於那個「明顯分」跟「不滅分」我看不懂)。

 

因為「相」跟「用」我有點混淆不清,前段「化現的用」瞭解了,再來,「覺性的相」。「客觀事物的形象能反映到主觀上來,這是心的本性——明,能現出這些事物形象的,是心的妙用——用。所以,心既有明分(部分),也有現分(部分)。」(p. 256)我的理解是心既有「放射」也有「聚合」,放射是本然,聚合是詮釋。以上是唐望認知體系理解法。「故一切染淨境界之分,不在心體上(剛說過心體無相),均在隨緣(配合放射)之用(聚合詮釋)上。」因此佛法所要強調的是「眾生之心是真如體,與佛無異」(p. 256),因為「體性本淨」之故。網路一篇德威仁波切弟子實修心得

原無任何期待,只專注在向上師祈禱,但這股從天而降的加持力,好似有無比力量,穿透了身心,引領自己進入了以往從未經驗到的難思議禪定境界。好像契合了上師曾開示的「空樂大手印」-身持續經驗樂受,但凡心並無起心動念,並且靈知不眛,覺而不隨;離念赤裸的清明週遍覺性,自然持續如無雲晴空般開顯,這是何等奇妙的覺受!能覺知外境,但第一剎那的樂受並未牽出起心動念,覺受的當下同時融入清明赤裸但離念的覺性,如上師曾開示「如送大樂之雲,入空性之虛空」、「隨妄本淨」,真正明白了何謂「明空不二」,「樂空不二」。(周聯強/上師相應感應紀實

因此我的資深佛友回覆我那位聯強周兄的明空不二覺受說:「這也算是有了好的覺受,但是是否『真正明白了何謂「明空不二」,「樂空不二」』,不能輕易下結論。看看上師對此怎樣說吧。」好,「明空不二」說的是什麼?劉立千寫道:「所以悟心既要悟到心的空分(體性本空),也要見到心的明分(就是光明,放射纖維,隨後再補述)。眾生由於無明,使明空分離,悟心人必須明空雙運,使之結合為一,才能徹見自心本性。」(p. 255

 

還記得前面我亂截寫成「覺性的相」,「內五光為覺性之明顯分(明分)」、「光明具有五光」、「光明能現境相」(p. 254),這裡要來到結論了:「《壇經》的說法與大圓滿所說基本上是一致的。提到明空本淨的自心實相,只是未提出『光明』而已。」禪師們的「慧日自現」、「靈光獨耀」、「心珠獨朗」、「孤明歷歷」,「這些說法與大圓滿說『明空妙覺』、『心性光明、明分不滅』是完全一致的,不過大圓滿說的『光明』要具體一點。」(《九乘次第論集pp. 258-259)大家說的都是「心」,至於「心靈與靈性」的合一,是否同於「明(相)空(體)合一」,自己去研究囉。

 


2008/04/06 Sun., sunny, indoor 26.6°C  唐望巫士的本尊修法;做夢體只是能量幻影

 

不大專心地想到好像跟隨唐望走的女 Nagual 也並非指卡蘿提格,這我忘了,我記得我有考察過。其實「唐望故事裡」也是有些地方有矛盾,因為在 Being in Dreaming 中小佛琳達說老佛琳達跟奈莉達不走,因為在情感上她們比較心向前一位 Nagual 艾利亞,但卡氏書上寫走了十六個,還說佛琳達說等卡氏自我完整了她會再回來教他。

 

還有一個似是而非的觀念我現在需要釐清一下,昨天講到明點、明相、明,資深佛友最常稱明點,他說可理解為本質——心的體性,因此明點不是一個可見物,而是它的明的部分(明分)可見為「光明」。另前篇說到「明體幻化為本尊」,有沒有跟下面這段描述可以有所連結?唐望解釋「做夢體有時候被稱為『替身』(分身)或『另一個自己』(the other),因為它是做夢者身體的完美複製。基本上它(做夢體)是明晰生物的能量,一種白色的虛幻放射,由第二注意力的定著所造成的立體影像。唐望解釋說做夢體不是一個幽靈幻影,而是像世界上其他事物一樣真實。」接下來是重點,他說:

第二注意力會不可避免地被吸引集中到我們的能量上,而把這股能量轉變成其他東西。最容易的做法當然是變成我們身體的影像,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早就用第一注意力完全熟悉了我們的身體。把我們的能量轉變成任何可能的事物,這種力量被稱為意願。唐望無法界定這種可能性,只能說在明晰生物的層次中,意願的可能性是如此廣闊,界定是沒有用的。因此,明晰生物的能量可以經由意願轉變為任何事物。(《老鷹的贈予》p.39

由此可知「做夢體」不是一直存在的某物,而是由明晰能量經注意力集中所「幻化的影像」,唐望一族之所以沒有本尊修法,只不過是他們沒有將注意力集中在幻化成「藏密本尊的形象」,但是他們可以將此能量轉變成任何事物,甚至變身為動物,也能生起真的是那動物的所有感知,如果他們本尊是動物,譬如唐望是隻黑色烏鴉,卡氏則是一隻劍齒虎,或也可以稱他們有「本尊修法」啊。

 

依藏密說法:生起本尊形象後,亦會生起佛慢(佛的傲慢)——「慢:傲慢,是一種不好的態度。這裡指的是佛慢,就是眾生敢於承當自己作佛之慢,不但不是狂妄越分,而是密乘人應有的一種氣概,這是一種好的態度,可以克服凡俗的自卑之感。」(《九乘次第論集p. 246)所以唐望轉為烏鴉後生起「鴉慢」、卡氏轉為劍齒虎後生起「虎慢」……Oops! 那個卡斯塔尼達沒有圓滿本尊修法,也就是沒有達到圓滿次第,拉葛達批他:「當那隻劍齒虎教你如何呼吸時(親見本尊),但是你從未在做夢中變成一隻老虎,所以你無法在醒時正確地重複。」(《老鷹的贈予p. 169

 

唐望的「鴉慢」一時找不到,以下是卡斯塔尼達做夢時親見「本尊虎」前來教授虎式呼吸法,所以也可以說是卡氏學習當「本尊虎」的過程——生起次第:

當我的「做夢」方向開始轉變時,我看見一個茂盛的峽谷,在我旁邊是一個岩石平臺,八到十尺高。一隻巨大的劍齒虎坐在上面。我嚇呆了。我們彼此凝視了許久。那隻野獸的體型驚人,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牠的毛皮顏色。看起來不像是虎豹的毛,也不像狼的毛,或熊的毛。而是我前所未見的東西。

從那時起,看見那頭老虎成為我的例行公事。我時常會在峽谷中看見其他的劍齒虎。我可以聽見它們獨特的尖銳吼聲這個聲音使我感到噁心。我們相距十至十二尺,凝視著對方。但是我能夠知道它要什麼。它在教導我一種特殊的呼吸方式。後來在我的「做夢」中,我能夠模仿那老虎的呼吸到完美的地步,讓我覺得我也開始變成一隻老虎。我告訴門徒們,我的「做夢」帶來一個具體的結果是,我的身體變得更有肌肉。(《老鷹的贈予pp. 71-72

 皆下來又是重點(本尊),幽靈夢中的幽靈所指為何?唐望巫士們夢到的是幽靈,藏密行者夢到的幽靈可以稱為到報身佛或護法神:

聽完了我的報告後,班尼諾很緩慢謹慎地說,「你(本尊)一定曾經是隻老虎,你也一定會再變成一隻。那就是發生在 Nagual 身上的事,他(本尊)曾經是隻烏鴉,而在這一生中,他又變成了一隻烏鴉。」「問題是,那種老虎已經不存在了,」奈士特說,「我們都沒聽過這種情況會是如何。」

「我知道會如何,」拉葛達說,「我記得 Nagual 望•馬特斯稱此為幽靈夢。他說凡是做這種夢的人,命運註定要有幽靈幫手和同盟。」(《老鷹的贈予p. 72

其實我議我們回過頭來再將《力量的傳奇》第二部  tonal(理性世界)與 nagual (直觀世界)重溫一遍,魯宓序文裡也說翻譯成理性及直觀也不頂恰當,只算是輔助瞭解,我的看法是乾脆轉譯成「世俗世界」與「勝義世界」來審視,就會發現所謂的 nagual 說的不外乎就是「空性」(虛空)。而唐望及唐哲納羅所教導的所謂「完整的自我」便是你的「內在知覺(本覺),因為它可以讓我們觸及事物的「根本」——「能夠『知道』事物,沒有思想,只有確定」,而這部分包含了兩種根本不相同觀點:一種觀點是 nagual、另一種是 tonal。(《力量的傳奇》pp. 254, 260)說穿了做夢練習就是一項知覺(本覺)練習。唐望說:「當知覺擴展時,沒有任何事是真實的,也沒有任何事是想像的,只有知覺。」(英文本The Sorcerers' Crossing, p. 132

「使理性感到安全是老師的責任,」唐望說,「我誘使你的理性相信 tonal 是可說明及可預料的。唐哲那羅和我費心使你覺得,只有 nagual 是超過解釋的範圍。這個計策顯然很成功,因為現在你相信,即使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你仍然有個核心可以依靠——你的理性。但這只是一個幻象。你的寶貴理性只是聚合的一個中心,一個反映外在事物的鏡子而已。昨晚你不僅目擊了無可描述的nagual,同時也目擊了無可描述的 tonal。」

我提起西方科學對人類大腦活動的研究也許會有可能解釋那種秩序。他指出,所有的科學研究只能證明是有某種東西在起作用。

「巫師用他們的意願做同樣的事,」他說;「巫師說通過意願,他們能目擊 nagual 的效果。我現在可以補充說,通過理性,不管我們怎麼做,我們都只能目擊 tonal 的效果。這兩種做法都是同樣不可能瞭解或解釋我們到底目擊的是什麼。

「昨晚你首次用你的知覺之翼飛翔,你還很膽小,只是在人類的知覺範圍內活動。巫師能用那對翅膀觸碰其他的知覺方式例如烏鴉的、土狼的、蟋蟀的,或者在那無限太空中其他世界的。」

「你是說其他的星球嗎,唐望?」

「當然,知覺之翼能帶我們到 nagual 最深奧莫測的角落,或 tonal 最不可思議的世界中。」

「巫師能上月球嗎,譬如說?」

「當然可以,」他回答,「但他將不能帶回什麼石頭。」

我們都笑了,但是他的語氣是極為嚴肅的。

「我們抵達了巫師解釋的最後部分了。」他說,「昨晚唐哲那羅和我向你顯示了造成完整自我的八個點中的最後兩個點,tonal nagual 我曾告訴你這兩個點是在我們之外,但又不是如此。這是明晰生物的矛盾。我們的 tonal 只是那充滿秩序而無法描述的未知的一種反映,我們的 nagual 只是那包含一切而無可描述的虛空的一種反映。」

「現在你應該坐在唐哲那羅偏愛的地點上,一直到天亮;那時候你應該能把巫師的解釋想清楚。而現在你坐在這堮氶A你所擁有的只是那把感覺聚合在一起的生命力量而已。」(《力量的傳奇pp. 334-336

這八個點就是理性、言語、意願、感覺、做夢、看見、toanlnagul。唐望說明「這個圖案有兩個中心,一個是他稱的理性,另一個稱為意願理性那一點與另一點言語直接相連,透過言語理性不直接地連接其他三點:感覺做夢看見。另一個中心意願則直接與感覺做夢看見相連,但卻是不直接地與理性言語相連。」(p. 123)加上 tonal nagual 兩點,唐望稱「這些是在明晰生物纖維上的八個點」,「每個人都與生俱來八個點」,「但只有在巫士的世界中,一個人才能充分認識做夢看見意願。最後在巫士世界的邊緣,他會遇到最後兩個點。這八個點造成他的完整自我。」(p. 124)。

Don Juan also said that among the many errors of judgment the old seers had committed, one of the most grievous 嚴重 was moving their assemblage points to the immeasurable area below, which made them experts at adopting animal forms. They chose different animals as their point of reference and called those animals their nagual. They believed that by moving their assemblage points to specific spots they would acquir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animal of their choice, its strength or wisdom or cunning or agility or ferocity.

(重點節錄)唐望說,在古代看見者所犯的許多錯誤中,他們選擇偏愛的不同動物,然後稱這些動物是他們的 nagual(本尊) 。他們能得到特定動物(本尊)的特性,也許是力量或智慧,機警靈敏或勇猛雄壯。 

He told me then that he had put me to the test by moving my assemblage point to a position below, while I wa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 power plant. He then guided my assemblage point until I could isolate the crows' band of emanations, which resulted in my changing into a crow.

然後他說他曾經把我的聚合點移動到內部的位置,當時我服用了力量植物,結果是使我變成了一隻烏鴉(詳見《唐望的教誨》)。 

I again asked don Juan the question I had asked him dozens of times. I wanted to know whether I had physically turned into a crow or had merely thought and felt like one. He explained that a shift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to the area below always results in a total transformation. He added that if the assemblage point moves beyond a crucial threshold, the world vanishes; it ceases to be what it is to us at man's level.

我想知道我是否肉體上變成一隻烏鴉,或只是以為自己變成一隻(烏鴉)。他的解釋是,聚合點往下的移動總是會造成完全的變身。他又說,若是聚合點移動超過某個關鍵程度,整個世界會消失不見,世界對於人類知覺層次的意義不再存在。(《內在的火焰pp. 164-165

其實還沒講到我要講的,我要說的是明晰球體(人體的本來樣子)並不是我們所理解的「做夢體=能量體=明晰球體」,因為既然做夢體如前第一段所述是明晰生物的能量幻化而成。(將虛幻放射能量定型成的影像)。剛剛搜尋關鍵字「能量體」、「分身」,我大概可以暫時下個簡單的結論,不摘了(因為太多了),用我自己的話來講:

 

有一個基本能量容器,或稱明晰球體,唐望說,「它是同時在身體堶情A也在身體外面。為了能控制它,它在身體外面自由飄浮的那部份必須與身體內部的能量相連結。」(《巫士的穿越》)如果將意識連接到分身上,我們就不受到物理世界定律所影響。做夢訓練無疑是把我們的意識從肉體轉移到流暢的空靈能量那部分,所以說做夢體也稱能量體,但是有一點極為關鍵,初學者的做夢體並未用到全部的明晰能量,也就是說做夢體不等同明晰球體(能量容器)。

 

克萊拉曾說:「儲存性能量是通往空靈能量體的第一步。這是通往意識與完全自由的旅程。」(《巫士的穿越》)唐望也一再說「達到能量體」(reach the energy body),而做夢練習的目的在於使「能量體完整」,其意味使能量體成為一個獨立知覺單位。

做夢的藝術》(pp. 46-47):

"What exactly is the energy body?"

「能量體倒底是什麼?」

"It's the counterpart of the physical body. A ghostlike configuration made of pure energy."

「它是相對於肉體的部分,一種像幻影般由純能量構成的結構。」

"But isn't the physical body also made out of energy?"  

「但肉體不也是由能量構成的嗎?」

 "Of course it is. The difference is that the energy body has only appearance but no mass. Since it's pure energy, it can perform acts that are beyond the possibilities of the physical body.

「當然。其中的差別是能量體只有外表兒沒有實質,由於它是純能量,它能做到超出肉體可能做的事情。

"Such as transporting itself in one instant to the ends of the universe. And dreaming is the art of tempering the energy body, of making it supple and coherent by gradually exercising it.

 "Through dreaming we condense the energy body until it's a unit capable of perceiving. Its perception, although affected by our normal way of perceiving the daily world, is an independent perception. It has its own sphere."

「做夢是調整能量體的藝術,靠著漸進的練習使它變得柔軟連貫。藉著做夢,使能量體濃縮成一個能夠知覺的單位。」

 

巫士的穿越》:

「分身是什麼?」我在還沒睡著前問。

"What is the double?"

「這是個好問題。」他說,「這表示部份的你仍然警醒傾聽著。」

我感覺他做了一個深呼吸,膨脹了他的胸部。「可以這麼說,肉體是一種掩護,一種容器,」他慢慢吐氣後說,「專注於你的呼吸上,你可以使固體的肉體溶解,只剩下柔軟而空靈的部份。」

"The physical body is a covering, a container, if you will, by concentrating on your breathing, you can make the solid dissolve so that the soft, ethereal part is left."

他更正自己說,其實不是肉體溶解,而是我們所執著的意識發生改變,我們開始明白根本就沒有什麼固體。這種暸悟與我們的成長過程剛好相反。當我們是嬰兒時,我們都能知覺到我們的分身;當我們長大時,我們越來越強調肉體的部份,忽略空靈的部份。結果成人都完全無法覺察另一邊柔軟的部份存在。

He corrected himself, saying that it is not that the physical body dissolves, but that it was never solid in the first place. This realization is the exact reversal of what took place as we matured.

「柔軟的部份是一團能量,」他解釋,「我們只能覺察到它的堅硬外殼。如果我們把我們的意願轉移回到上面,我們就能夠覺察到空靈的一邊,」

"The soft body is a mass of energy," he explained. "We are aware only of its hard, outer casing. We become aware of our ethereal side by allowing our intent to shift back to it."

他強調說,我們的肉體與空靈的部份是不可分離地連接著,但是這種連接被我們的思想與感覺所遮蔽了。我們的注意力只集中在肉體上。為了把我們的意識從堅硬的外表轉移到流暢的另一部份,我們首先必須溶解分隔這兩部份的界線。

我想要問他,要怎樣才能這麼做,但是我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生命回顧能夠溶解我們預設的概念,」他說,回答了我的問題。「但是需要技巧與專注,才能達到分身(reach the double)。現在你多少能夠使用你的空靈部份。你是半睡半醒的,某部份的你很清醒警覺。它可以聽到我的聲音,感覺我的存在。」

The Sorcerers' Crossing, pp. 132-133

今天差不多巫士到這裡,練習中的做夢體只是一部分能量體的能量,怪不得都記不起前世(沒觸及阿賴耶識),因為「做夢者有一套方法,如果他的能量體已經完整,當他注視任何日常世界的事物時,他會看見能量。」(《做夢的藝術p. 186)(Dreamers have a rule of thumb, If their energy body is complete, they see energy every time they gaze at an item in the daily world.

 

中英文雙語教學過癮嗎?

 


 2007/04/09 07:40AM

 

2008/04/06 Sun., sunny, indoor 26.3°C  《九乘次第論集》:且卻修空;妥噶修光

 

繼續昨天的「明空不二」。大圓滿有心部、界部、口訣部,心部修心的空分——空性,界部修心的明分——光明。也就是界部「專講境界,講光明」(《九乘次第論集》),要轉譯過來理解的話,就是「專講『看見』(能量的)境界,講明晰放射纖維。

本具光明何以凡夫不見?凡夫因有煩惱垢障不能得見。不但凡夫不見,即使修止觀人用觀察方法,亦不能見到。只有修無上瑜伽氣脈法,將左右脈流動之風心,納入中脈,始可得見。眾生要見到自現光明,除非在臨終時,脫離蘊處界蔭蔽的一剎那方能見到。粗四大色塵與心分離時,始現本有光明。修大圓滿光明瑜伽,通過特殊方便,亦可現見光明。(九乘次第論集pp. 260-261

劉立千這裡說到,「心部只求悟心體空無有相,不專修光明,界部則特重修習光明,但也要在物心的基礎上始能進行,因為明空必須雙運。」(p. 261)別說成佛了,光成為看見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我覺得光是用來修的嗎?「光明既是本具」(p. 261)何須修?至於求悟心體空無有相,就是回歸能量本質,若能悟到這層看見應該指日可期,有何以能說專修空性或專修光明,兩者是共存的不是嗎?我想藏密修光說來說去來還是不離修幻身,也就是唐望的「達到能量體」或「達到分身」,法身不可見,屬於光明(明晰能量)的是報身,當然肉身也是能量聚合(投射定型),所以說「二種色身修成與否,必須依靠光明。光明為氣所化,要把粗氣,即身內的氣脈化為自然智慧的微細光明,始能成就二種色身。」(p. 261

 

劉立千接著說到「氣化光明則可成虹體身」(p. 262)。我想可能是佛法千年傳承修行者眾,因此把原本簡單而實際的事情用了大量分門別類並以定向定性詞語加以闡釋,致使後世佛子實有心有難窺理義,簡言之,就像職場裡各種專業分工愈細,如果全部職業只分白領跟藍領,就好像唐望巫士傳承只分做夢者與潛獵者,當然這裡還細分為東南西北四種類型,就結案了。光佛教就分了九乘,密教六乘,外密三、內密三,第九乘還分三部,你想累死考生嗎?就跟寂忿本尊文武百尊,五花八門,別說選類組、選系我看都很難。因為唐望巫士不論修做夢還是修潛獵,最終都要「看見」,達到能量體(做夢體成肉體/化身,肉體成做夢體/報身)——成就二身。

 

回到上面所述,劉立千這裡說明,求悟心體本淨的修法稱且卻,求見光明心相的修法叫妥噶(p. 263),之前搞不清巫士死法是屬於且卻(虹光)還是妥噶(虹光身)的,到此似乎比較明確了,唐望巫士修法等同妥噶成就。「妥噶是以光明為道。光明為一切有情所具備。光明若結合空見,明空雙運,即可在光明中獲得解脫。」「修觀光到第四地步不僅是把粗重三業在最細精微身中淨化,而是達到法性究竟邊際,智者則在虹身中獲得成就。」(p. 264

 

我們大可不必礙於佛啊智等佛學字眼,至少對我的理解而言不成障礙,如果一切均大平等,為什麼還專為區別凡人跟覺悟者另定識跟智來做區隔,然後說轉識成智,去看英文版的佛書就會發現已經篩減調掉一些不必要的文學字眼而直指本意,What does it really mean? 如果講覺知就純粹講覺知,噢我那天還看到釋論說:「般若者是說由聞思修三種般若,如實了知真實性,故名般若。波羅蜜多者謂由般若不見所有法故,無相、超過二邊及超出生死故,即名波羅蜜多。」你不覺得很囉唆嗎?

 


2008/04/07 Mon., sunny, indoor 27.9°C  tonal 之島上「悄悄地溜走」  

 

剛教兒子「照樣寫短句」和造句,來「悄悄地溜走」、「發揮最大的價值」、「妥善地運用時間」照樣寫短句,會嗎?我實在不知道什麼叫「照樣寫短句」,不然同義改寫總可以吧:「靜靜地閃人」、「展現最高的產值」、「適當地掌控進度」。說真的我快沒東西寫了,不寫對我一點影響都沒有,不用去擔心這件事,從此少寫或不寫書摘一點都不重要。

 

奇蹟課程:

第九十七課

我是靈性

第九十八課

我接受自己在上主救恩計畫中的那份任務

昨天《巫士的穿越》才複習到,錯誤的二分法即:「我們人類的確是處於分裂的狀態,但是我們的分裂不是心靈與肉體,而是在肉體(body)與分身(double)之間;肉體容納著心靈與自我,分身則是我們基本能量的容器」。「如果我們死亡時沒有抹去我們錯誤的肉體與心靈雙重性,我們就會死於平常的死亡」。唐望故事裡沒有提及「靈性」這個字眼,使用「心靈」比較接近藏密所用的「心」;奇蹟課程這裡講的靈性所指為何?是「心性」嗎?

 

本課說:「今天的觀念幫你與你的自性任同。不再接受分裂的自我認同。」這裡說明靈性使用的是排比法:「你是靈性,滿被天父的聖愛、平安與喜樂。你是靈性,是天父的圓滿,分享造物主的天職。」(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69)在《力量的傳奇》中,唐望說明 tonal 是一切萬物,說的正是藏密的一切萬法(現象事件),他以島來比喻 tonal,以島外的虛空來比喻 nagual,而靈性、心靈在哪裡?島上。其實此說很符合大圓滿最後說心的本質也是空性,如此心就是屬於島上的事物。而唯識據心(識)為真實(因為他們老說萬法唯心),基本上是不究竟的見解。

「你能說 nagual 是心靈嗎?」

「不是,心靈是桌上的一樣物品,心靈是 tonal 的一部分。我們可以說心靈是辣醬。」他拿起一瓶辣醬,放在我面前。

nagual 是靈魂嗎?」

「不是,靈魂也在桌上,我們可以說靈魂是煙灰缸。」

「它是人的思想嗎?」

「不是,思想也在桌上,思想是餐具。」他拿起一根叉子,放在辣醬與煙灰缸旁邊。

「它是一種聖靈附身嗎?還是天堂呢?」

「也不是。不管那是什麼,它也是 tonal 的一部分,不妨說是餐巾。」

我繼續試著提供可能的描述:純粹的智性、超能力、能量、生命力、不朽、生命的原則,對我提出的每一個名稱,他都在桌上找到相應的事物,最後,桌上所有的東西都堆成一堆。唐望似乎充分享受這一切。他咯咯笑著,搓著手等待我提出另一種可能性。

nagual 是那至高的主宰,全能的上帝嗎?」我問。

「不是,上帝也在桌上。我們可以說,上帝是桌布。」他開玩笑地作勢要抽起桌布,好堆到其他東西上。

「但是,你是說上帝並不存在嗎?」

「不,那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說 nagual 不是上帝,因為上帝是我們個人 tonal 與時代 tonal 上的項目。如我所說的,tonal 是我們以為的世界,這當然包括了上帝。上帝並不比其他 tonal 的項目更為重要。」

「據我的瞭解,唐望,上帝就是一切。我們說的是同一件事嗎?」

「不是,上帝只是你能想到的一切。正確地說,它只是島上的另一樣事物。上帝無法隨意被目擊,祂只能被談論。而相對的,nagual 聽候戰士的差遣,它可以被目擊,但無法被談論。」

「如果nagual不是我所提起的任何事物,」我說,「也許你可以告訴我它的位置,它在哪裡?」

唐望手一揮,指著桌子上方的空間,他的手仿佛在擦拭桌子上方一個想像的平面。

nagual 在這堙A」他說,「這堙A環繞著 tonal 島,nagual 在這堙A力量盤旋之處。」(《力量的傳奇pp. 160-163

關於救恩任務我沒有什麼話要講。我補充一下昨晚沒寫完的。「大圓滿講本淨心體具有三個雙融無別智(覺空無別、明空無別、現空無別)。無別就是不二。由於眾生執妄,使雙融分離,起惑造業,遂輪流生死。故提出覺空、明空、現空三個雙運,來達到三個無別,使對立統一,還它法性本然,如此方能獲得究竟解脫。」(《九乘次第論集p. 265)我不太清楚覺空跟明空,覺跟明是否也是 tonal 島上的東西?但以現(現象)空(空性)而言,唐望說他命名 tonal nagnual 是為了使它們成為真正的配對,目的不是為了雙運或雙融(或者這只是說法的不同而已),而是為了有一天戰士能從 tonal 之島上「悄悄地溜走」:

「作為一個正常的 tonal,他的整個人都必須屬於 tonal 之島。若缺乏了整體性翻為「單邊全屬性」比較好),人就會發瘋。但是一個巫士必須打破這個整體性(單邊全屬性),又不危害到自身的存在。巫士慎思遠慮,他絕不會冒不必要的危險,因此他花費多年的時間清理他的島,直到有一天他能夠——可以這麼說從島上溜走。把人分裂為二(意指回歸正確的配對: tonal nagual正是逃遁的一個門路。」(《力量的傳奇p. 244

所以這完全是一種方便性說法,因為倒底奇蹟課程講的完整跟唐望巫士講真正「完整的自我」是不同的,後者可以悠遊於 toanl nagual,而奇蹟課程所說的自性或靈性都還只是 tonal 島上的事物,至少截至目前我的閱讀瞭解,還只有談論概念,概念仍在島上不在空中。因此唐望說:「不朽的生物有永恆的時間來懷疑、困惑及恐懼。而另一方面,戰士不能執著於 tonal 所建立的意義上,因為他知道一個事實,他的完整自我在這世界上只有些許時間罷了。」(《力量的傳奇》p. 247)所謂雙融境界,寧瑪派說明如下:

(寧瑪派)他們認為一切諸法皆空無有體,體中不妨有妙有,妙有中不妨有體空,空有二者必須雙融才是中道,不單強調空性。大圓滿主張圓悟一心,既要能從有(tonal)到空(nagual),還歸法性,又要從空(nagual)到有(tonal),大用流行,如此才能融萬有成一味,獲得自在解脫。(《九乘次第論集p. 267

看起來唐望這批巫士有智慧沒知識,只是沒寫出像佛法這樣博大精深的學說罷了,而這些文字概念也是 tonal。我掰得還可以吧?

 


2008/04/08 Tue., sunny/cloudy, indoor 28.1°C  多項分支戒律,依六度分列

 

剛讀到《龍欽心髓妙道前行》有段,秋竹仁波切開示說到,密勒日巴問上師自己什麼時候可以開班授徒,馬爾巴說:「當你把老子看到佛的時候。」聳又有力,這書的香港上師則是這麼說的:「有一天當你對自心本性具備清晰明確的觀點,遠離一切疑慮。那時候,你會覺得我——你的上師老父,是一位真正的佛;你自然對眾生感到愛和悲。那就是你開始教導的時候。」(p. 147)依馬爾巴灌頂都用丟鞋子的方式,折磨密勒日巴不成人形,你覺得馬爾巴會這樣仁慈講話?!

 

略略速讀了《龍欽心髓妙道前行》,這是香港寧瑪派金剛上師卓格多傑寫的,是我看的他所寫的第三本。比較有趣的是講到密乘修行者所要守持的教戒,首先有十八項菩薩守的根本墮,我畫線的有:

3. 不接受他人的道歉。

11. 向未具根器者講說空性。(我犯的,跟 C 說一切都是幻相。)

15. 以世俗的知識概念談論甚深空性。(我沒有,我根本還不知道什麼叫「甚深」。)

p. 109

其他關於多項分支戒律,依六度分列:

一、障礙圓滿布施的分支墮:

1. 每天向三寶獻供。(?)

4. 不回答他人。

5. 不接受邀請。

6. 不接受禮物。

 

二、障礙圓滿戒律的分支墮: 

4. 不相信菩薩的大悲。(我沒有啊。)

9. 不幫助別人離開惡行。Y 沈溺於催眠我有勸告他,他不聽我有什麼辦法?)

 

三、障礙忍辱圓滿的分支墮:

1. 為報復而作傷別人的事。

2. 有機會也不道歉。

3. 不接受他人道歉。

四、障礙精進圓滿的分支墮:

2. 不試圖克服懈怠。(很多人都這樣。)

3. 出於執著而沈溺於無意思的談話。(我有沈溺但不是無意思的談話,我在討論佛法,況且是打字。)

 

五、障礙圓滿禪定圓滿的分支墮:

1. 忽略了禪定訓練。(嘿,總要有人教吧,不教而戰謂之賊。)

 

六、障礙智慧圓滿的分支墮:

8. 寧願倚賴書本亦不倚仗自己的上師。(我跟他還不熟嘛。)

 

七、障礙饒益有情的分支墮:

11. 在恰當調伏的時候不現憤怒行為。(噢,這個交給我,我今天就現忿怒相了啊。)

12. 不運用神通力來無畏布施。(看不懂耶。)

龍欽心髓妙道前行pp. 109-114

以上的戒律,這樣懂了嗎?不接受人家一直邀請,不回答人家的話,不僅不禮貌還犯戒咧。不過前提是一般人又不是金剛乘行者,嗯,我會看情形原諒他們的,但是「在恰當調伏的時候要現憤怒行為」,小心囉。

 


2008/04/09 Wed., sunny, indoor 28.8-28.4°C  不壞明點即聚合點?

 

先摘奇蹟課程

第一百課

我的任務乃是上主救恩計畫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第一百零一課

上主願我活得圓滿幸福

基督教與佛教差別在於,那些佛菩薩是用來作榜樣的,希望佛子也能達到他們的悟境,除了發願所有眾生離苦得樂,得樂的意思是達到涅槃與成就佛果;基督教說來說去都在今生今世裡打轉,活得圓滿幸福的前提是要活著,離苦得樂的前提是解脫,然後上主有個計畫讓信祂者得到圓滿幸福;而佛法說的是效法諸佛菩薩證悟圓滿,幸福算是哪門子修行志願?所以才說「大德,捨棄此生、捨棄此生!」

 

證悟的行者活在世間如同遊戲一般,如同唐望巫士的智者的愚行,活得圓滿幸福把修行層次都拉低了,或者也是一種悟境,「上主願我活得圓滿幸福。這是真理,因罪不存在。」(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79)我現在發覺基督教也需要現代化,罪不存在講的是染污或障蔽太陽的烏雲,如此才能談到自性(佛性)圓滿。

 

前陣子買了本簡體《圖解藏密修持法》,封面小標:以現代手法詮釋實用藏密修持法門,作者多吉桑布,沒有任何介紹。但我發覺說得也蠻清楚,至少不用繞口令。剛看到 64 頁,說到很多之前打結的 keypoints。譬如寧瑪派九乘之頂阿底瑜伽,要點在「求明心見性之體用,界覺雙運,重在光明。」(p. 25)這個界,好像談錫永提到過。另講到薩迦派的修習次第(p. 28),我覺得十分提綱挈領:

畏三惡趣之苦——下士道——修善去惡——去非福——得人天福報——下機——中陰解脫 

厭輪迴苦——中士道——修戒定慧三學與下士道各法門——破我執——出解脫輪迴——中機——臨終解脫 

不忍見眾生受苦——上士道——六度及四攝法門,及一切中士道及下士道修行法門——破一切——斷無明煩惱——上機——即身成就

這樣真是一目瞭然,怎麼看「圓滿幸福」都是在下士道的「得人天福報」範疇。至於格魯派的修習次第,後兩大項:

瑜伽部——內修三摩地

1. 有相瑜伽——觀想

2. 無相瑜伽——顯相成空、唯觀空性

 

無上瑜伽部——內瑜伽最勝三摩地

1. 生起次第——自觀天身、打破耽著、斷生死輪迴

2. 圓滿次第

a. 父續——幻身光明

b. 母續——樂空雙運

簡體《圖解藏密修持法》p. 29

跳看到講「明點」,終於解答了長久以來的猜測,「明點=本質=佛性」這種解釋法有點模糊而讓我不知所云,瞧瞧這裡怎麼說的:「明點是人體生命能量的凝聚點,它存在於人體的脈絡中,是氣的聚集,氣攜帶著明點的能量運行於全身」;「是產生生命精神和功能的精華」。(p. 82)這裡說到有三種明點,名詞有點可笑:離戲明點、錯亂明點、物明點,這裡需要加上一點佛法基礎知識來理解,我猜按慣例,佛智稱智慧、人智稱心識,離戲明點果然是智慧明點,證悟後才會出現;錯亂明點是即聚合成錯亂的輪迴妄境,凡夫俗子加上各類眾生有情都有聚合點,也就是錯亂明點;物明點分濁與淨,先講濁的,除了精液與經血,還有汗、涕、淚、尿、屎垢等身體排泄物。

 

這裡僅討論有可能是唐望巫士所說的聚合點的部分。

錯亂明點:

1)不壞明點:來自於父母精血,終生不滅。來自父親的稱為白菩提心,主要位於頂輪;來自母親的稱為紅菩提心,主要位於心輪。這個明點常隨著人心理活動的變化在中脈內上下移動。人熟睡時,位於心輪;做夢時位於喉輪;醒覺有思慮時位於頂輪;性慾熾盛時,降至臍輪及臍輪以下。

2)咒明點:配合誦咒,在脈輪內所觀想的明點。

3)風明點:修行者修氣,屬主觀憶念有為地修成。

 

物明點:指有形的水液,分淨濁二分。

1)淨分指秉自父寫的白菩提與秉自母血的紅菩提,合稱「紅白菩提」,主要位於心間。(簡體《圖解藏密修持法》p. 82

以唐望聚合點的移動理論來看,最接近的描述應屬「不壞明點」,「是人體生命之本,終生不滅,不增不減,故曰不壞。」而脈絡是人體中氣與明點運行的軌道,這就有點像唐望所描述的中央移動帶。

 


  2004/03/17 12:58PM (阿里山櫻花,photo by Julia)

 

2008/04/10 Thur., raining/cloudy, indoor 25.6°C  到底有沒有極樂世界

 

今天沒有讀書,所以可能也沒什麼好寫的。收到 E 來信,提到:「我想這是上天刻意的安排。」什麼叫做「上天」?上天意指「上主」、「天父」嗎?好像所以事情都是祂幹的、與己無涉似的。不好意思,我們這些研究學者派的很喜歡挑 人家語病,不過,我當真希望她能幸福

 

哈,今明兩天的奇蹟課程說的都差不多:

第一百零二課

我與上主一樣願自己幸福

第一百零三課

上主既是愛,故也是幸福

佛法裡沒有類似說法,唐望巫士更沒有,「我今天尋求的就是幸福。我不可能失敗,因為我尋求的是真理。」(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81)勉強轉譯過去,可能 J 兄想說的是尋求了義的真理,而證悟的成就可以獲致大樂,bliss。今天我不打算針對奇蹟課程深入研究,勉強搭上一句是秋竹仁波切於《隨師行記》說到:「本尊加持願吉祥,喜樂集密賜吉祥。」是故,上主既是愛也是幸福。

(8) 到底有沒有極樂世界

某日
有一佛學教授問仁波切說: 到底有沒有極樂世界?
師答:你不是教佛學的嗎?怎會不知道?
教授再問一遍同樣的問題。
師答:如果你認為沒有,它絕對有;
    如果你認為有,它是任何實執都不存。

不過我沒聽過佛法說到幸福過。

 


2008/04/13 Sun., cloudy, indoor 24.8-23.8°C  《九乘次第論集》:四部宗義要略

 

奇蹟課程

第一百零五課

上主的平安與喜樂是屬於我的

奇怪為什麼不說上主的全知/一切智智是屬於我的,或上主的法身/法性是屬於我的?一家信摩門教的我哥家,晚餐談起捕老鼠,還有一隻半夜掉進馬桶一直哀嚎,「死了嗎?」「一定死了。」「是妳弄的嗎?」我問大姪女,她否認,還好那就算牠倒楣了。二姪女則打電話問他爸捕鼠秘方,我跟媽說:「怎麼到現在還沒醒悟?他小時候殺了多少老鼠?」媽說他還養小狗、養兔子、養鴿子,都養死了,死了兩隻鴿子剩最後一隻,媽想想便把牠煮來吃,因為我哥開刀正好給他進補,「啊,妳殺生!還不好好懺悔。」基督教難道沒有尊重其他生物的平安與喜樂嗎?

 

當然此課所提的平安與喜樂的體性,是要我們這些聖子了解,「使祂圓滿的,必會同樣易圓滿祂的聖子。」(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84

 

今天來隨便摘摘敦珠法王的〈四部宗義要略〉。雖然我們摘過噶舉派大堪布所寫的四派空性見,由於他是屬於他空見,當然把他空視為最究竟的見地,敦珠法王屬寧瑪派,所持為了義大中觀,來看看他怎麼批四派空性見,雖然一時我也沒看懂。

 

一、唯識宗,依末轉法輪佛陀所教,定一切法依遍計(我不確定好像哪裡看過「遍計」是「分別」的意思)、依他、圓成三性安立,秋竹仁波切開示時說「遍計執實、依他起性、圓成實性」,文後說分別對照於凡夫、聖者與佛陀,「聖者證依他性,佛陀則證圓成性」(pp. 306-107),凡夫當然是依心識分別念而執實有。這個唯識宗認為一切法唯心所顯現,是故心為實有不空(「本覺諦實有」),因此假立了阿賴耶識,以便使業力的種子有安立處所,談錫永這裡釋論說:「然而若僅將阿賴耶識當成業種子的倉庫,則仍未免落於常邊(就是有永恆常駐這件事),是故便為阿賴耶識另立一作用,稱為薰習。……由是說不常不斷(斷是虛無主義的意思),立中道義。」(九乘次第論集pp. 286-287)基本上這些說法是唯識創造出來的名相,而非像唐望巫士看見者看見所得。

 

二、中觀宗,分外宗與內宗,外宗又分中觀自續派、中觀應成派,內中為了義大中觀。外為粗品,內為細品,當然這是寧瑪派的看法,宗喀巴大師一定不認同。(為什麼要摘這些?因為看到秋竹仁波切一篇駁其他宗派見解,我看不懂,要先來研究。)

 

1. 自續派:此派也建立了兩個名言(名相),正世俗與倒世俗,「凡所顯現皆具因果力用」者為正世俗,譬如雲、玻璃、月亮,「凡所顯現皆不具因果力用」者為倒世俗,譬如雲形狀像狗的狗、玻璃上的反光、湖面的映月。「自續派許一切法於世俗顯現中為有,即於顛倒心之覺受中為有,而於勝義離顛倒之覺心中則為無。」(p. 292)簡言之,建立「世俗有、勝義無」,依寧瑪派的談錫永所批,有無相對「仍落相對法,凡相對法皆屬邊見,故非了義(最終義)」(p. 293)。次此派還建立一個叫「無生自性」的。

 

此派說「世俗諦定義,為能被考察智所破,故經不起考察;勝義諦定義,不為考察智所破,故能經受考察」(p. 293)。其實能考察的僅有「有為法」,「無為法」也是無法考察的,譬如說「上帝」,觀察不到,但唐望說他也是 tonal 之島上的事物。談錫永釋論:「能為考察智所破者,如瓶,一經考察即知其無自存的實體;若無為法,以離緣起故,即不為考察智所破。」(p. 294)這裡怎樣說也沒唐望說得清楚。

 

2. 應成派:以顛倒心及無顛倒心來界定二諦(p. 296)。「顛倒心中之各種顯現,雖於執二取之顛倒境中許為真實,然於聖者及佛陀之等至(三摩地)中,則非為所緣,以顛倒既滅,顛倒顯現亦不起。」(p. 299)所以這裡說「依他起自性,僅屬世俗真實」,「凡緣起法皆屬世俗,非絕對真實」;「勝義諦可定義為遠離能所二取戲論之體性,無對外之攀緣」(九乘次第論集p. 300)。

 

應成派以下各宗,先建立世俗諦,然後離世俗而建立勝義;然而應成派之二諦,認為世俗本屬虛幻只是方便建立一個名詞,而離一切世俗即為勝義,所以叫「雖建立世俗而不壞勝義」(p. 303)。

 

這樣瞭解嗎?好無聊對不對?真的不如「給我解脫,其餘免談」!明天再摘寧瑪大中觀,好大啊。

 


2008/04/15 Tue., sunny, indoor 25.6°C  了義大中觀;什麼東西堪不堪觀察?

 

剛剛 S 打電話來要捐,我跟她說除了有人捐五十元,還有捐一百元寫了至少四個家庭的迴向需求,這一百元真的假好康(台語),這是今天才翻到的,我跟同事說起秋竹仁波切也講同樣的事,他說你們拜財神,每天一根香本錢才多少,卻要求大富大貴,簡直是無本生意嘛。啊我今天看到一個網路開店成功的案例:網路蛋糕店周正捷的「主廚烘焙坊」,創業資本六萬,每月營收二十萬元,月賣 2000 個,目前流行商品是岩燒千層派,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J 略聊了一下,她還是受不了那些藏密儀式,我說我去基督教會做禮拜兩學期,也是要唱讚美詩然後牧師講道啊?九個月天主教彌撒就更複雜了,神父一下叫我們跪呀跪的,唱完歌講聖經還要領聖餐,不過她說他信的這個基督教什麼儀式都沒有,難道是基督教空性派?寧瑪派大中觀我們待會再寫。

 

今天的奇蹟課程

第一百零六課

願我靜下來聆聽真理

總算有句不錯的。什麼真理?「我要靜下來聆聽真理。施與受的意義何在?」電話中 S 也提到布施難,「今天我們所學的給予,不是按照你所了解的方式,而是照它的真相」;「我要把自己領受的一切分施於人」(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87)。Sherry 說還會幫我做第二階段募款業績(到 04/27 前是第一階段先結算),他以為是我在主募,哪是?主募者是秋幢,今天連手機都不接。

 

內宗——大中觀:

「他空大中觀」實依瑜伽行自續派而建立,以其視一切輪迴法自性空,而涅槃法則本體不空,由是「無生自性」以外一切法空,是即「他空」。應成派則為「自空」。不但不執外境,抑且不執內識,由是離能取所取,住於真實,此即無「無生自性」可執,由是輪迴涅槃法皆自性空。

了義大中觀,即瑜伽行中觀,即所謂「大圓滿」法門,此即遮遣一切相對法,而赤裸直證絕對。由是「他空」、「自空」皆相對法,僅絕對始為「不二」(相對為二),故此即不二法門,亦名不可思議法門。(《九乘次第論集pp. 304-305

這裡談錫永釋論到,唯識所說的三自性:遍計、依他、圓成,其實只是佛陀末轉法輪所說的一小部分而已,寧瑪派認為「末轉法輪實說「瑜伽行中觀」(了義大中觀)」、「了義大中觀以末轉法輪所說為了義經」(p. 305)。

 

秋竹仁波切寫的〈堪布貝瑪謝拉開示〉:

講一切法無自性的學派有二,一是中觀應成派,二是中觀自續派。

無自性(即)非如實的有,乃是無實有的自性,應如此理解才正確。

法(一切現象事件)無自性為二諦之實義,即諦之定義,而此無自性並非事實的存在。

˙世俗的性相(理)是不堪觀察的,用正量來不堪觀察,一觀察就出問題。此理初學難懂。世俗雖不堪觀察,但勝義堪觀察。一切法如夢,悟此則一切法無自性。

宗喀巴言:一切法不堪觀察,勝義堪觀察,此點仍有爭議。(?)

一般言不堪觀察,但能有作用,指的是世俗諦。不堪觀察,又無能(作用)者,乃是第二月、兔角、蛇影。

何為二諦之別呢?其理在於堪不堪觀察(堪觀察:堪破)。

「有生」若實有,一直觀察下去,可推得無自性,則「有生」被破了,如此的「有生」堪觀察,「無生」則不堪觀察,不堪觀察為無生,變成世俗諦。(?)

一般而言二諦:世俗諦(1)有生即世俗,堪觀察。(2)無生亦世俗,不堪觀察。勝義諦:離諸相,離一切戲論。(《秋瘋晨曦》pp. 330-334

這位貝瑪謝拉開示看不懂了吧?三個不懂:正量、有生、無生。明天再討論。

 


2008/04/16 Wed., cloudy/raining, indoor 27.0°C  「四依止」詮釋系統;正量與非量  

 

奇蹟課程

第一百零七課

真理會修正我內心的一切錯誤

這裡真理說的是「我的自性」。今天我在辦公室問天主教的 Jelly 耶和華是誰?他竟然說不知道,他們沒這個稱號,我說你連你的友教(基督教及其支系)稱的耶和華都不知道!反而道教的 Rey 搶答說是上帝,Jelly 說他們稱「天上的父」、「天父」。查維基百科是舊約裡上帝說:「耶和華是我的名。」以上不是重點,我的意思是如果真有所謂「真理」,譬如同屬長青哲學的基督教、佛教、印度教,他們各自的開悟的眾生(enlightened beings)得到全知、一切智智後,所了知的真理必定有共通之處,不會是基督教的真理只適合基督徒、佛教的真理只適合佛教徒,因為那些人透過開悟、達到究竟成就所見理應相去不遠,不會像我們這些俗人的心識才有這麼多說法與論述。

 

「真理」在奇蹟課程等於「我的自性」,也等於上主,至於這個「我的自性」或「上主」有何功用特性,一言以蔽之就是平安喜樂,噢對還會發光,因為我是「光明」。我猜啦,就基督教而言,他們的世俗諦就是平安喜樂,勝義諦就是光明,截至目前為止沒有更多的說明了。繼續昨天的〈堪布貝瑪謝拉開示〉秋竹仁波切寫道:

應成中觀之遍廣,龍樹父子所言之中觀勝義道理中所言之一切法皆無自性,如夢幻泡影,但一直想著無自性也不會悟到哪裡去。

沒有所破的人我(可說人我不存在,人我破不了,因實不能破,故不堪觀察),那應成專破人我不就沒有意義了嗎?人我不存在,但悟「人無我」為其利益,因其雖無,然眾生不知,如今始知,此乃其利益。(《秋瘋晨曦》pp. 334-335

先拉回到真理,對於佛教,真理除了兩種真理(世俗與勝義)外,「了義大中觀」的了義說的也是真理。達賴喇嘛簡易說明大乘佛教中的「四依止」詮釋系統: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

第一個依止提到「我們不應該信賴人,而應該信賴他的作品」(依法不依人);

第二,關於作品,「我們不應該信賴語詞,而應該信賴意義」(依義不依語);

第三,關於意義,「我們不應該信賴暫定的意義,而應該信賴確定的意義」(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第四,關於確定的意義,「我們不應該只信賴理智的知識,而應該信賴經驗的瞭解」(依智不依識)。

結論是,違反論理和有效經驗的任何敘述或主張不會被支持。(《當光亮照破黑暗p. 215

但是達賴喇嘛這裡強調:「判定『沒有觀察到某事物』和『觀察到該事物的不存在』之間的差別是很重要的。『推翻某事物』和『無法證明某事物』完全是兩回事。」(p. 215)所以佛法講究實證、現證,好像不像基督教想了就是、就算。但是達賴這裡也能瞭解到凡夫的限度,她說現象分明顯、稍隱蔽和極隱蔽(顯明、稍隱含、極隱含秩序層),「瞭解明顯的現象不需要論理,瞭解稍隱蔽的現象則有賴於推論,而極隱蔽的現象唯有靠『權威經典』為基礎才得充分瞭解。」(p. 315

 

因此秋竹仁波切書上也說:「勝義諦分二種來觀察,(1)瑜伽行者的證量,(2)勝義所言,經典所說,此乃非量。」(《秋瘋晨曦》p. 334)所以我們才要辛苦地想讀懂二諦的兩種真理,以及四派怎麼解釋二種真理,當然還要看是哪派來說四派。前封講到「正量」,這裡又多一個「非量」,秋竹仁波切說:「量分為正量、非量兩種,正量成不成立端賴於覺察事物的智力。」(p. 335)不過補充說明此智力應該是「依智不依識」的「智」,援用上述白話「四依止」也就是「經驗的瞭解」,是否親身實證而轉為智慧的意思。

 

嗯?寫寫時間又到了,佛法真是浩瀚啊!博客來網路書店都沒有關於「入中論」、「中觀」的書,我不想看大乘和尚寫的,宗喀巴寫的如果翻譯的人不好也是枉然,我們還是暫時來 K 薩迦的宗薩仁波切所寫。我覺得很奇怪也,像這些重要轉世大活佛差不多都一起上課,老師也就是那幾位,為什麼活佛學生的思維都自動校正成譬如薩迦、寧瑪標準見解呢?像薩迦是通吃型,連小乘修法也說好,所以宗薩仁波切寫的《近乎佛教徒》跟《佛教的見地與修道》都在講小乘的四聖諦,而寧瑪大圓滿傳程的秋竹仁波切所有四派都批,一副九乘之顛的氣派,很怪喔。

 


註一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