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到底要不要「玩遊戲」?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8/09/22 06:16PM

 

2008/09/23 Tue., sunny, outdoor 34-30°C  《大圓滿前行引導文》:靠上師加持力生起證悟

 

智慧明光:心經》解說「無垢、無離垢」,漢文本叫「不垢、不淨」。這個「垢」是指輪迴裡的一切充滿煩惱與不善,但反正總歸就只有一句話:「無自性」,所以說是「無垢」;既然無垢,也自然就沒有離垢這件事,說的也是沒有所謂「遠離一切煩惱的解脫與善法功德」,「這些都只是在名相上、世俗諦上所安立」(p. 142)。

彌勒菩薩在《寶性論》中開示道:「無有纖微之可除,無有毫髮之可立,真實洞見實相已,即是解脫諸相時。「於彼,無一為垢,無一為淨。」「彼」是指勝義諦。

密勒日巴在《正中觀》裡開示空性時說:「於勝義諦上,無佛身、佛智。」但就名言上、就世俗的顯相上來講,卻有佛的莊嚴身相、佛的智慧,甚至因果輪迴中的一切境相。實相是指勝義諦,顯相是指世俗諦。(《智慧明光:心經pp. 142-143

因為明天要上「上師相應法」——也就是「上師瑜伽」,是故預習一下《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巴珠仁波切說書中說到「修上師瑜伽比觀修一切生圓次第更為殊勝」,更提到寧提金剛乘自性大圓滿的觀點,即「何人俱胝劫」(按:胝是一種數量單位),修十萬本尊,不如一剎那,憶念上師勝。」(p. 249)雖然上師瑜伽是六個不共前行之一,「實際上它是一切正行道的究竟要訣」(p. 251),為什麼?書上說證悟空性,必須要靠上師的加持無法獨立辦到,「以堅定不移的誠信恭敬之心猛厲祈禱,使自己的凡夫心與上師的智慧成為無二無別,以上師的加持力使自己相續中生起證悟。」(p. 250

 

先岔一個題。由於上師相應法要觀想上師的形象是蓮花生大士,自己的本體是移喜措嘉、形象是金剛瑜伽母(身紅色、一面二臂三眼),塞,真的男弟子也要如是自觀,如果還要進一步觀想雙運,我想女弟子也沒有什麼好覺得委屈的啦。繼續前面講到證悟空性要依賴上師的加持,這裡有一個那洛巴的故事:

那洛巴尊者雖然是精通三乘的班智達,能辯勝一切外道,但在不札瑪希寺任守北門的班智達時(我聽說好像是越有學問的都會派去守門,學生要出門就要辯贏守門人),智慧空行母告訴他:「你僅精通詞句而未通達意義,所以仍然需要依止上師。」於是尊者便遵照空行母授記以百般苦行依止帝洛巴尊者。後來上師對他說:「這般宣講開示還不了達。」說罷便用鞋底猛擊他的額頭,結果那洛巴尊者的相續中頓時生起了實相之證悟,與上師密意成為無二無別。另外,據說阿闍梨聖者龍樹丟了一把鼻涕,其弟子龍菩提全部拾起而享用,從而獲得了殊勝成就。(《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pp. 250-251


2008/09/26 Fri., sunny/cloudy, outdoor 34-28°C  《忠言心之明點》:於善知識巧方便勿見過失

 

我們節錄一點寧瑪派喇榮佛學院前院長,文殊菩薩化身,晉美彭措法王寫的《忠言心之明點》,意即教言之甚深竅訣。

薩迦法王曾親見文殊師得,文殊菩薩教誡說:「貪著今生非佛徒,耽奢輪回非出離。耽著自利非菩提,耽著實執非正見。」

如《入行論》雲:「王侯亦難享,知足閒居歡。」有知足之心閒居的安樂,即便是帝釋天、國王、大臣等也是得不到的。(《忠言心之明點》)

我感覺都在替 C 讀,因為她開口閉口都是「我貪戀人世的種種」,既然知道貪戀還可以理直氣壯說人家不對,對朋友定義有問題。不知道我僅僅只是告誡她,「善知識與善道友是趣入聖道的真實引導者,所以應當恭敬依止。」(《忠言心之明點》)法王晉美彭措強調:「求善知識勿生疲懈,見善知識勿生厭足,於善知識所有教誨皆應隨順,於善知識巧方便勿見過失。」弟子可以做哪些事也有寫:

作上師侍者,給上師鋪設坐墊,打掃房間,往來傳遞資訊,縫補衣服,做泥水工,甚至搬運物品,只要依教奉行,凡今生所願求之事都成辦,後世往往清淨刹土,究竟證得正等覺佛果。

對上師善知識稍微供養一點衣食也有無量功德。(《忠言心之明點》)

所以去掃廁所、買飲料、煮飯燒菜都是弟子應該做的。

三種供養:上等為修行供養,通過苦行精進的方式修行上師所傳的法要;中等為侍奉供養,以身語承侍上師,為上師服務;下等為財物供養,慷慨供養飲食財物等。

下等之財物供養,並不是上師貪著財物,而是弟子為消除自己的業障,積累福德資糧,對上師沒有吝嗇心進行供養,因為上師是積累資糧最殊勝的福田。

中等之侍奉供養,以身、口侍奉上師,聽從上師的派遣去辦事,跟隨上師作侍者,鋪設坐墊、清掃上師要走的道路,以香花迎請上師,給上師做飯、洗衣服、挑水、洗澡、擦拭身體、做工等等。

上等之修行供養,指對於善知識的教授尊行無違。如《本生論》雲:「報恩供養者,謂依教奉行。」也就是說,上師給我們傳授教言,我們依教奉行,這是殊勝無上供養。(《忠言心之明點》)

所以三種供養都做當然是更好。所以秋竹仁波切說最基本的要聽話,師父說怎樣就怎樣,師父怎們做,對錯不管,就是信他,這就是清淨信。

密勒日巴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折磨、就是學習聽話,〔直到〕最後聽話的時候,馬爾巴也沒有講兩句,他(密勒日巴)就開悟了。打個比方,要學開車的話,學順一點要才能上路,連手腳都不聽話要怎麼開車上路,這是一樣的道理,所以第一個階段就是要聽話,懂不懂?什麼是聽話,就是師父講的話,自己認為對與錯不管,還是要聽師父的。有這種的決心、這種的信心具足,才能聽話。2008/03/23 秋竹仁波切,心經講授(一)


2008/09/27 Sat., raining, indoor 26.8°C  《忠言心之明點》:感受痛苦即可消業

 

對於像 C 這種貪愛人世種種的人,法王說:「特別貪著著今生的人沒有修學佛法的緣分,追求五欲享受的人只會無休止地增長貪心。」因此想要開始修行,第一步就是法王所說的:「修道者首先必須了知修行的違緣並加以遣除,否則,心相續中無法產生正道修行的功德。」《忠言心之明點》說到違緣,有句講到「或唯夢中亦能清淨」,我們研究一下:

我們於無量劫中造罪業,當流轉惡趣,如果被善知識攝受,得上師加持,於今生中感受一些痛苦饑渴等,即可消除前所造罪業。《地藏經》雲:「彼攝受者,應經無量俱胝劫中,流轉惡趣所有諸業,然於現法因疾疫等,或饑饉等,損惱身心而能消除,下至呵責,或唯夢中亦能清淨。」

按照上師教誡如理修持的有緣弟子,猶如大海般無量護法神遣除他的違緣,消除對他損害。(《忠言心之明點》)

感受飢渴,可能就像去八關齋戒禁食禁水;而感受痛苦,以不合理的痛苦最能消業吧,因為秋竹仁波切說:「沒道理的打才能磨到心,所以要找兇的老師。」哪天無端被罵,沒什麼道理,「沒道理的罵才能磨到心」啊!

初學者尋求解脫的正道,剛開始入解脫道,中間學道中遣除魔障,增長功德,最後獲得無上菩提果,一切初善、中善、後善的功德,唯一依靠善知識產生。因此,學修菩提道根本的順緣,就是依止善知識,瞭解此義極為重要。

蓮花生大士說:「不察上師如飲毒,不察弟子如跳崖。」也就是說上師與弟子沒有接上法緣之前都必須詳細觀察,這很重要,不然的話是很危險的。(《忠言心之明點》)

接著法王引了很多《現觀莊嚴論》上對於上師的供養,「凡夫眾生有很深重的煩惱業障,不斷感受輪迴的痛苦,為了消除業障,遠離輪迴的痛苦,以三喜依止具有法相的善知識是十分必要的。三喜就是弟子令上師歡喜的三種供養方式,即財物供養、侍奉供養、修行供養。」《忠言心之明點》這部分我們昨天摘過了,其他需要注意的是:

弟子在吃飯的時候,應當觀想飲食中的精華供養上師;在睡覺的時代,自己的頭朝向上理由的方向;在走路的時候,應走在上師的左後方。不可背朝上師而坐,見到上師應以溫和的言語說話,不可顯露憤怒等。在上師面前不可妄語;對上師的金剛語不能說錯誤,否則,比誹謗佛的法語過失還嚴重。

不能對上師的眷屬、弟子、施主等懷有害心,也不能認為上師的行為不如法,更不能認為上師的語言不合理或前後矛盾。應該想自己沒有神通,沒有智慧,不能明瞭上師的密意,因為上師隨順各種眾生的根器,會有不同顯現。(《忠言心之明點》)

週三晚開示,某師兄要上師講解上次說太簡短的施身法,反被上師海削一頓,最後說:「我們兩沒有喬好是你錯還是我錯?」師兄馬上說:「是我的錯。」上師嫌他的認錯太廉價,沒什麼「擔當」,認錯需要勇氣,認了錯下次就不可以再犯,不然空口白話說自己錯也是沒有什麼意義。若說弟子想要聽上師的講解,也應該學金剛經還是哪個經裡每個菩薩起身繞三圈叉手跪地,為眾生而問哪,那就是一種祈請,而不是認為上師上回講得不夠多,「應該」再補述。

是否能證悟勝義實相本性義,關鍵在於對上師是否能生起真佛想,因此,誠心誠意地祈禱上師十分重要。如經雲:「舍利子,勝義諦是依靠信心而證悟的。

如果有強烈的信心祈禱上師,修上師瑜伽就可以開悟成就。大法王無垢光尊者也曾在《虛幻休息》中說:「依靠觀修生圓次第等各個道本體不能得解脫,因為它們還需要依靠行為與增相,唯以此上師瑜伽自道之本體才能使自相續生起實相之證悟,獲得解脫。所以說,一切聖道中上師瑜伽最為甚深。」正如大家都熟悉的那諾巴尊者的傳記所說,有強烈的信心依止上師,就能得到成就。 (《忠言心之明點》)

無垢光尊者就是龍欽巴,我們龍欽寧提傳承的祖師爺。法王強調:「如果對上師沒有信心,就沒有辦法證悟實相,獲得解脫。」《忠言心之明點》他舉了一個不信佛的弟子善星比丘來說明:

往昔,世尊的兄弟善星比丘,於二十四年中作世尊的侍者。他精通三藏,並能不參閱經文進行講解。然而,他看世尊的一切行為都是欺誑的,他想:除了有沒有一尋光的差別外,我們二人完全相同。生起這種分別念後說:「二十四年為汝僕。除身具有一尋光,芝麻許德吾未可,知法我勝莫為僕。」說完就離開了。當時阿難問世尊:「善星比丘將來轉生何處?」世尊回答說:「善星比丘現在只有七天的壽命,死後將於花園中轉生為一餓鬼。」阿難到善星比丘面前告訴世尊所說的那些話,善星比丘想:有時他的妄語也可能是真的,所以這七天中慶謹慎行事,七天過後我再羞辱他。於是七天中未進飲食,到了第七天的早晨,口乾舌燥,他喝了一口水,沒想到水未消化而死去。死後於花園中轉生為一具有九種醜相的餓鬼。(《忠言心之明點》)

「凡夫眾生都有煩惱,最根本的煩惱就是貪嗔癡,雖然如此,如果對上師有信心,依教奉行,就能夠對治煩惱。」法王舉的例子是佛陀的弟弟難陀,「他特別貪著自己的妻子,一刹那也不肯遠離,晝夜如此。後來佛陀使用方便讓他出家,由於佛的威力,他不敢不聽。剛出家時,也是晝夜思念自己的妻子,無法安心行持善法,世尊就通過神通帶他到地獄等處,難陀觀察了知輪迴中沒有真實的安樂,輪迴的本性是痛苦的,真是可怕極了,於是對輪迴生起了無比的厭離心,從此逐漸斷除了貪心,即生獲得阿羅漢的果位。」《忠言心之明點》

倘若對自己的上師所作的種種事業產生邪見,應當立即懺悔,乃至在夢中生起邪見,醒時也應馬上懺悔。《菩提輪游舞續》雲:「倘若於夢中,見上師過失,醒時當懺悔,倘若未懺悔,亦墮無間獄。」

凡是依止上師後,無論上師是否有功德,都需要對上師恭敬。不但要尊敬上師令師歡喜,而且對上師的眷屬、弟子也要團結、愛惜,猶如愛護自己的親屬一樣,需以正知正念思維守護。(《忠言心之明點》)

所以不能說其他弟子的壞話啊,嘴巴上爽,後果不爽,那可就糟了。史上最強颱風,明天已經停止上班上課,我們還要冒風雨求學,有什麼辦法?上師老闆是獅子座的。「風大雨也大」的薔蜜颱風中趕去上《心經》肯定很痛苦,「如果被善知識攝受(收為弟子),於今生中感受一些痛苦等,即可消除前所造罪業」,所以打死也要去啊,況且「我又不是這樣死的」(註:《大智若魚》經典台詞)。

 

2008/09/28 Sun., raining/typhoon, indoor 26.6°C  颱風天聽聞佛法

 

大颱風時速九十公里開在高速公路上的感覺很奇特,我想電影特效都很難辦到,柏油路上那一波波朝我湧來的白色迷霧像極了妖魔鬼怪,車子被風吹得左右搖晃,每當一波白色迷霧襲上來,我就失去視覺一陣子(一片白茫茫),我是不害怕。秋竹仁波切說說由此可見我們對於佛法放在何等的地位。他說如果因為要聽佛法而死掉的話,那佛會親自下去地獄跟閻羅王說「ㄟ這是我的人」,會幫我們說情,有事他負責就對了。

火災、水災、風災、冰災,都要跳過,那要求佛法,吹了風就不來聽課、不來求佛法,那這個信心就打折扣。看這些聽法的人有沒有信心,這樣就看出來了。今天是確實為了聽佛法,出門死掉了,那應該佛會負責,百分之百負責,下地獄佛會下去給你講情,對不對?最起碼有這種的信心,我今天是為了聽佛法出門,被外面不小心掛了,那佛就下去給你講情:是為我的、是我的人,閻王要給你放。連這種都沒有信心的話,那怎麼來聽佛法?要聽佛法是要有信心,冒著生命危險聽佛法,那聽就聽得懂佛法;沒有這種信心來聽佛法是沒有用的,吃飽飯無聊聽聽佛法,這佛法是聽不進去的。

你們不怕風災、水災、火災,都嘛不管,今天萬一有這種動機的心、聽佛法的發心去死了,那值得死嘛,對不對?總是早晚〔會〕死吧,〔一般〕都是沒有一個好動機心死的,總之一個沈重的怨氣死的嘛。釋迦牟尼佛聽一句佛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聽這四句法,挖了身上一千個洞,挖洞放油,燈芯下去點燈,完了以後老師講一兩句、一兩句;或是常啼菩薩為了聽一句佛,天天哭、天天哭,哭到東方去了。這種的人聽得到佛法。要聽佛法是信心,再怎麼遠都去,再怎麼困難都是想辦法克服,就是要來聽佛法。(2008/09/28 秋竹仁波切台北中心開示


  2008/10/07 07:43AM

 

2008/09/30 Tue., raining/cloudy, indoor 25.4°C  卡盧仁波切《法》:天人的死法

 

我們來摘一點尊貴且嚴謹的卡盧仁波切的《法》(The Dharma),這本書是 1982 年在美國各地的講稿。卡盧在第一篇「四諦——初轉法輪」中由中陰生開始講十二因緣,十二因緣之首就是無明,因一切都只是心之所現,連「無明」亦非實質,他說:「我們只能說『無明』只是我們為某一階段的中陰經驗所加的標籤。」

在中陰時期,我們具有某種異常的洞察力,雖極粗淺,也非真由意識操縱,但不失為一種知悉他人所思的能力。同時,我們對心力也有了新的認識,雖此心力亦非受意識或智能的控制。而且,其間還產生多種經驗——幻覺。這些經驗,對具有向善之業的人來說,可能是非常愉快和舒適的;對具有向惡之業的人來說,則可能是極其可怕的。(卡盧仁波切,《法》p. 7

秋竹仁波切週日講到密宗四派裡,只有大圓滿和大手印(他說應該叫大持印)需要對上師清淨的信心,也就是要完完全全倚賴上師。可能講的是格魯跟薩迦比較顯密合一吧,所以飽讀經論就花了很多時間,不必跟上師花這麼多時間「培養感情」。你知道大圓滿修的是智慧道,大手印當然也是智慧道,但噶舉傳承的那洛六法卻是方便,我若此生精通一門夢瑜伽及幻身瑜伽也就可以了,但對上師的有信心絕對有事半功倍之效

西藏有一習俗,即在人死後的四十九天當中盡量設法幫助死者。死者家屬也許會請一位喇嘛作法以利死者,因為在七週之中,喇嘛的加持和死者的功德時時都可能令死者獲得有利的轉變。是故,我們有一種特別儀式,在儀式中把死者的姓名和肖像呈給上師,上師用其禪定之力吸引死者(仍繫於前生)之識,試圖以灌頂、說法和祈禱來超渡它;簡言之,上師盡一切努力以使使者能轉生善道(指上三道,天、阿修羅、人)。(卡盧仁波切,《法》p. 8

這是我第一次聽這種說法,是有其可能,所以灌頂還是有其功效。今天《忠言心之明點》也看到灌頂,但剩下的時間不多,我們先把天人怎麼死的摘一下,蠻慘的:

從天神死前七天開始,即有衰相出現,預示其死亡及墮落。首先,天神聽到一種聲音宣稱死亡迫近。接著他們就像枯萎之花:頭上花萎,失其香味;身體首次出汗發臭。他們的同伴,原與他們共享天道之樂的天神天女,對他們的衰相都深感厭惡而跑開,除了往背後散花和誠心祝福他們善用來生,再回天道相聚之外,沒有給予任何援助或鼓勵。而且,這些同伴根本不理將死的天神,而只讓他們獨自度過最後一週,以他們有限的預知能力沈思他們的來世。將死的天神深感悲痛,因為他們的來世必不如今。此外,這七天之長,相當於人世七百年,是故天神所受之壞苦,為期甚久。(卡盧仁波切,《法》p. 19


2008/10/06 Mon., cloudy/raining, indoor 25.9°C  《大圓滿禪定休息(一)》:「妄念客塵無聚散」

 

正在快速瀏覽朋友寄來的連結,有一段跟夢有關:

弟子問:我做夢後,經常是第二天會基本驗證,還有常常對有些事產生那種直覺,晚上睡不著時會有一個念頭生出一種直覺。請問上師,這種事是不是容易形成修法上的一種障礙,是否不要理它就算了?

上師答:不要去理它。反正你們在修行的過程中,會很精彩的。——從你們起修開始的時候,如果念不下去、或者走不進來,沒有辦法安靜來修的時候,還不會有。當開始靜下來,開始修出一點味道,可以體會到修行樂趣的時候,禪定中有一點點舒服開始出現的時候,那其實你的心就開始慢慢安靜下來了。當你的心安靜下來的時候,每一個人都會有這個潛能,你們都會有那個能力可以去察覺、很敏感地去感覺一些事情,或者預知某些事情。它只是你的心——因為心的安定而產生的一個能力、功能而已。在這個之後,它還會隨著你的心,隨著你的妄念,隨著你的信仰,隨著你接受的興趣,而會產生很大的波動。然後通過我們大腦媄銂漱@種隱讀意識,把自己所接觸到的任何一個事情,從心理投射到大腦媕Y,反映在我們的腦海堙A由此,晚上的夢就出現了。所以,你們在修行的時候,不會很寂寞,反而很精彩。可是,千萬不要對這些東西執著,只把它當成一種樂趣享受就可以了。  

 

弟子問:對於藏傳佛教修法來講,大體所有的方法,似乎都是在生的情況下,通過種種手段逼出中陰的情景,從而對此有所準備,進而能逃脫生死輪回。我想問上師的是:假設能通過某種技術手段,比方說所謂的虛擬實境和影像技術,模擬出中陰的過程,包括其中的聲音、圖像乃至感觸等等,並使應用者戴上各種沉浸儀器營造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的話,會不會起到與修持等同的結果?

上師答:基本上,對你心的修持有幫助,因為這些只是在幫助你厭離輪回。可是真正的中陰情景,只有以睡夢瑜伽方可身臨其境,中陰教授的目的,其究竟亦是消除累世所積之業。還未到此境界之前,多修百字明,會比較理想。(〈大恩上師解惑答疑集錦〉)

我們來摘點「大圓滿禪定休息」瞧瞧。

大圓滿法,可以說是一種心性休息法門;講起來也就是禪宗的明心見性法門,可以當下開悟、得到清淨。

中國禪宗在六祖惠能之前,都是以《楞伽經》來印心,寧瑪派也是以《楞伽經》作為「大中觀」見地的根本經典。寧瑪派的「大中觀見」這部分,就是根據《楞伽經》編列出來的。大圓滿法的修持必須具備見、修二部分。「見」的部分是在解釋「大中觀見」,也就是解釋「如來藏思想」的意義。至於「修」的部分,有很多識寧瑪派歷代祖師的論著及諸巖傳法要。

大圓滿法有三種休息心性休息、禪定休息、虛幻休息。

其中的「心性休息」是在說明寧瑪派「九乘次第」的修習。「禪定修習」是講「生起」和「圓滿」二次第,也就是經由氣脈、明點修習,而達到大樂、光明和無念。「虛幻休息」只修空性的「八幻喻觀」,專門對治修空樂、空明、無念定時產生的執著。這三休息是相輔相成的。「禪定休息」是為了破對「有」的執著,而見空性;「虛幻休息」是為了破對「空」的執著,認清空也非實有;「心性休息」是為了避免落入「空」、「有」二邊的執著,而進入離戲的中觀正見,產生自然的智慧。(《大圓滿禪定休息(一)前行分》pp. 3-4, 6

講授者釋慧門法師說:「只要把心性擴大,敞開心胸,就什麼都可以不用修了,『三休息』的三樣都可以休息了。就是因為我們的心沒有擴大開來,沒有敞開,不具廣大,才要再修。」(p. 14)這話十分像我夢到的,某女所說:「如果在同一系列裡面,就是『緣生緣』,這樣就可以完全敞開,完全敞開的話,某種功力就注入了。」 2008/08/02 10:20AM Dream)這裡有一段我認為「休息」之意,跟唐望巫士所說聚合點停止聚合有點雷同,一旦停止聚合,就是「本來面目」,也就是「看見」。

「禪定」這裡的解釋是「於法性之境中。無分別智定一而不散亂也。」禪定達到這種境界,自然就是「休息」,就是心與法爾境相都能夠相合了。當我們心與法、法爾、境相,都融成一體時,那就「妄念客塵無聚散」。沒有它們的聚散產生,我們的心性本來就住於「大法性盡」,而得到「休息」和「止息」。(《大圓滿禪定休息(一)前行分》p. 15


2008/10/07 Tue., raining, indoor 25.6°C  《大圓滿禪定休息(一)》:到底要不要玩遊戲

 

我今天中午看書也才明白秋竹仁波切口中的玩遊戲是負面說詞,我還把它當成「智者的愚行」(註一),原來只是愚行沒有智者。怎麼說咧?慧法師有段話是我今天讀書的重點摘要:

大圓滿法跟禪宗一樣,是直指人心的方法。大圓滿法與禪宗一樣,是不立文字的,它是要讓我們喚醒真心,喚醒本覺。

修習大圓滿法,是要讓我們活生生地回到本來的面目,認識自己的心性。就像虛空讓所有一切都顯現,飛機在虛空中飛、鳥在虛空中飛、我們也在虛空中走過,虛空通過不留痕跡。所以,要任運,就要修到像虛空一樣,鳥飛過天空,虛空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離戲論是很重要的。假定妄念生起了,我們用很多對治方法對治它,這就落入玩遊戲裡。玩什麼遊戲?玩空、有、非空、非有、即空、即有,在種種境界裡變來變去,變個不停,有些人在修行時,非常喜歡完這種遊戲,這樣怎麼能夠離戲呢?不能離戲,怎麼能了解自性本寂的空?當然不可能。最好不要玩遊戲,不要掉入戲論。(《大圓滿禪定休息(一)pp. 56-59

秋竹仁波切提到「玩遊戲」的段落:

你能夠用儀軌,儀軌就是佛的真言,儀軌真言唸下去,什麼水、米粒弄下去,再來就是觀空觀下去,加持的咒語唸下去,它自然而然就有這個磁場、有這個法力,以這個法力分給他們,他們也覺得滿足。人去看時覺得是玩遊戲的樣子,對無形的眾生來講這只是宴客而已。蒙山也是宴客,淨供也是點一枝香,唸:「十方諸佛、所有鬼神、所有冤親債主,全部都來拿。我欠你的錢太晚還債,今天就還你、還你。」」每天還、每天還,有天還完了你就諸事順利了。這個都是可以做的,不用怕什麼鬼的,沒什麼好怕的。(2007/12/05 秋竹仁波切台北中心開示 

 

我們眾生、我們這個人,為什麼今天有這個怨家?就是有這個親家才有冤家,但是呢大部分都是,眾生都對親家的愛護、對冤家的瞋恨是自然的一個反應,有這種自然的分別我們去對〔待〕,這樣去玩遊戲,這個是不公平的一個對待。〔2008/04/20 秋竹仁波切心經講授(二)〕

 

真真假假,中間要取得了平衡,就是這樣。有時候根本是假的時候,把它當作真;有時候真的太多的時候,又把它想成假。就這樣真真假假裡面玩遊戲。沒有說什麼都是真,也沒有說什麼都是假,一半是真、一半是假,才會取得了平衡。。〔2008/07/27 秋竹仁波切心經講授)〕

嗯?越搞越糊塗了,那到底要不要「玩遊戲」?可能秋竹仁波切說的是知道在玩遊戲就是智者的愚行,不知道自己在玩遊戲就是戲論。後者就像慧明法師說的:「有些人……,花樣越便越多,他以為這是在對治散亂心,其實都是在玩遊戲,而自己卻不知道,這樣怎麼能夠離開戲論?」(p. 59

離戲,依字面之意為不符真理之言論。然語言者,來自分別的概念,語言即是依概念所成立之聽覺符號(發音)與視覺符號(文字)。因此,戲論之深層意義,實指眾生分別的概念而言。離諸戲論,即一般所謂的之離分別心,證入無分別法性之意。(《發現雪山的全知法王:貢欽•龍欽繞絳巴全傳p. 61


2008/10/13 Mon., cloudy, indoor 25.9°C   《發現雪山的全知法王》:關關難過,關關過

 

慧明法師解釋什麼是休息,「休息是心與法爾相合時,妄念客塵無聚散,於本住大法性盡,或止息之義。」啊,算了啦不摘了,剩十二分鐘,寫也寫不好我們隨便聊聊。今天的夢我個人覺得重點在窗外的景像,第一幕是雪山,嗯,居然跟龍欽巴傳記封面右上角一模一樣。雪山對西藏人可能很有意義。第二幕雲破日出,剛好中午看到一段有相呼應:

「洞然」就是要打開一個洞,讓我們能頓悟。洞然以後又是什麼狀態?洞然就是擴大此心境,擴大到比虛空還大,這時就能廣大透徹,沒有執著、障礙,這個境界就叫「洞然透徹」。(大圓滿禪定休息(一)p. 61

我沒這麼厲害,只是看到「洞然」還沒嚐到。秋竹仁波切 2008/10/10 開示甲時說到,「我們的寧瑪巴的大圓滿的傳承榜樣,大界周遍——龍欽巴尊者,他修行的時候,冬天在西藏零下好幾度的時候,只有一個袋子,睡袋,白天就是當披肩,晚上當睡褲,什麼都沒有,就這樣子認真過來,過關了。什麼都難過關,最後還是要過關,它這個就是修行的一種考驗。」大界周遍也就是寧瑪派的祖師爺龍欽巴,真的今天剛好讀到這段:

貢欽•龍欽繞絳巴曾以三升糌粑和二十一顆水銀煉製丸,充作兩個月的食糧,發憤苦修。

有一段日子,他沒有臥具,只有一條裝糧食用的袋子,這只袋子既是衣服也是墊子,下雪的時候,他就鑽在袋子裡。(《發現雪山的全知法王:貢欽•龍欽繞絳巴全傳p. 47

剛好今天也看到一段話,

仁增•吉美林巴說:「住得舒適,吃的甘美,耳朵裡儘是好聽的話,事事都等施主來安排,……法沒修成,恐怕魔已先成了。」因此,即便一心要修行正法,但對日常生活起居,衣、食、聲名等世間法,斤斤計較,那麼要成為釋迦牟尼佛和密勒日巴那樣的聖者,也只能是一句空話。(《發現雪山的全知法王:貢欽•龍欽繞絳巴全傳pp. 47-48


  2008/10/16 07:47AM

 

2008/10/19 Sun., sunny, indoor 28.4°C  《遇見巴楚仁波切》:不要太快對朋友表達不悅

 

我們來摘一點《遇見巴楚仁波切 ,如詩般的語言。這裡有說到巴楚仁波切圓寂前的情況:

十七日當天,他吃了點食物,並念誦懺悔續(Confessdion Tantra)。然後做了些大禮拜、五支瑜伽(fivefold yogic exercise)和運動來打開心脈。翌日清晨,他吃了一些酸奶,喝了一些茶。當陽光開始普照時,他脫掉衣服,身體坐直,盤腿金剛坐,雙手置於膝上。當我替他披上衣服時,他沒有說什麼。一段時間後,他兩眼直視虛空,雙手手指輕扣在衣服下結定印,然後進入廣大光明的內在本淨虛空中(inner space of primordial purity),圓寂的無上圓滿境界。(遇見巴楚仁波切p. 14

書中說巴楚仁波切在西藏東部是關鍵人物,因為他把《入菩薩行論》變成僧人使用手冊,把《幻網續》(秘密藏續)變成寧瑪傳承基石,把大圓滿教法變成活生生的修持,把六字大明咒變成恆久的呼息(p. 17)。我們來摘幾段他給路上遇到輕蔑的年輕人的忠告:

除了我或像我的人之外,人們去評斷他人是不恰當的。

Except by me or one like me, it is not proper for men to be judged by men.

 

那不是他人的過失,而是自己的過失——就如同鏡面所現出的反影。

It is not the faults of others. But one's own faults-

Like reflections rising in the surface of a mirror.遇見巴楚仁波切p. 38-41

巴楚仁波切說:「即使當人們認為某些事物是不淨的,也應該生起淨觀和虔敬心。不要讓自己墮落,如此,他的過失將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在修行倫常和世俗倫常之中,沒有比找出他人的過失並加以毀謗、中傷更為嚴重的過患了。」註解中說:「淨觀:是超越了世俗、二元概念的限制,能直觀到現象本性、空性的修行成就。」(p. 40)剛好我在讀到這裡的時候,老是浮現對師兄姊飲酒的過失,這裡說:

不要去想他人的過失,而去想你自己的過失;不要去挖掘任何人的惡行,而去挖掘你自己的惡行。

Do not think of other's faults but of your own;

Do not dig up anyone's misdeeds but your own.遇見巴楚仁波切pp. 42-43

巴楚仁波切說,我們讚揚一個人可以把他捧上天,批評一個人則可以把他打入地底,這是心胸狹窄的過失。所以:

不要太快讚美一個陌生人;不要太快對朋友表達快樂或不悅。

Do not praise an unknown person too soon;

Do not express happiness or unhappiness to a friend too soon.遇見巴楚仁波切pp. 58-59

巴楚仁波切提醒:「即使是優秀的喇嘛和首領,也會有一些不善的品質。」(p. 58)他建議我們直接或間接地檢視人們:

如果你知道如何檢視所發生的一切,這個經驗將讓你感到快樂;如果你知道如何檢視自己所學的一切,這種熟稔將讓你感到快樂。

If you know how to examine whatever happens, this experience will make you happy;

If you know how to examine whatever you learn, this experience will make you happy.pp. 60-61

 

不知道怎麼說話,最好默不作聲。無法完成的工作,最好不要開始。無法達成的英勇行為,最好不要承擔。

If you don't know how to speak, it's better to keep quiet.

Work that you cannot accomplish is better not started.

Brave deeds that you cannot accomplish are better not undertaken.遇見巴楚仁波切pp. 70-71

巴楚仁波切規勸我們結交善友、遠離惡友,他引的詩說:「獅子和狗過度交誼,獅子將受到狗的襲擊。」(p. 74)還說:「」如果這個善友跟你意見相左,與之結交。一個邪惡的朋友比毒藥更糟糕,即使他站在你這邊,也最好拋棄。」(p. 76

 


2008/10/20 Mon., sunny, indoor 27.9°C  二十二

 

我們先摘一下下午速讀的幾個跟作夢相關的段落,非常精要:

尤其是龍欽寧提心髓的殊勝是在什麼呢?是在於:即使你不能今生一生成佛,你也可以二世成佛——二世成佛的意思就是說,今生算一生,當你死後進入了中陰,就是第二世了,你還可以在中陰成佛。

 

當時,我也跟各位一樣,從六加行開始學,從百字明、懺悔,最後進入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去修行。但到了大圓滿次第,就沒有人教我了——人間沒有上師教我,教我的統統來自於法界,統統是在睡夢瑜伽媄銂滷訇癒C我在法界所學的法,包括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諸佛親自降臨所傳的。 

關於下三道的可怕景象,等到將來有機會,在修頗瓦法的時候,我就會讓你們去看一看、去見識見識。怎麼見識呢?修頗瓦法時,需要幾個灌頂,灌頂之後就會給你們幾根吉祥草,讓你們睡在枕頭底下,然後我就可以引你們到下三道、或者你們想到十八地獄去參觀,就讓你們去看看,讓你們去親身經歷一下。(吉美袞桑滇貞仁波切 2002/12 上師講解密法基本概念和皈依密意〉)

 

上師答:即身成佛,不是不可能,但條件是越年輕越好。而且需要大圓滿已開悟之上師依次深入指點,所以極難修。另者,心部只可即生成佛,也就是中陰成佛;即身——是不經中陰直接化虹走了。兩者差別在此。(吉美袞桑滇貞仁波切〈大恩上師解惑答疑集錦〉)

這位吉美袞桑滇貞仁波切,就是寫《大圓滿傳承源流:藍寶石》的紐修堪仁波切蔣揚多傑的弟子。中陰第二世成佛是我第一志願啦,所以才要夢修。這個由不清淨的第七意識修到清淨的第八意識(阿賴耶識如來藏),換個方式講,就像下面這段:

阿賴耶是一個名詞,今天用科學的角度來解說有點像我們人體的腦細胞、記憶體,它儲存了非常多的東西。用科學來說,我們頭腦是有幾百億個腦細胞,我們一生中能用到的不到10%,還差很多沒用到。阿賴耶有點類似這樣一個東西,它像電腦記憶軟體,像倉庫一樣,累積儲存了累世的,幾百、幾千、幾萬年的所有記憶,一件也不少。今天我們沒能找到它,那是我們的心被無明沾染了,有一天你的心寂靜了、清靜了,你的記憶體就會慢慢開發出來,重新往前推,修的越好就推的越久,甚至一千、兩千年前的事都會記憶起來。由於阿賴耶產生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就是虛妄的分別心,從虛妄的分別堶惜~會產生愛憎取捨,有了愛憎取捨你才會累積業力,這是簡單的一個說法,也是六道輪回的一個根本。

 

資糧道、加行道真正圓滿之後才叫見道。見道的條件第一個就是法性現量,也就等同證悟空性,證悟空性者等同阿羅漢的果位,非常殊勝,但能夠證悟空性者在當世其實並不多。到此境界才是所謂的見道,道在如來藏。之前所修的一切,到你們證悟空性的那一天,你們修學的全部都是在清淨阿賴耶,根本沒有觸到如來藏。所以你們要去理解一切都是在修阿賴耶。阿賴耶空了以後,才可以把原始如來藏開發出來。。(吉美袞桑滇貞仁波切〈上師開示甯瑪巴佛法概要〉)

吉美袞桑滇貞仁波切說:「資糧道、加行道都只是為了幫助你來見道,看到如來藏的光明跟功德即叫見道。」

 


2008/10/21 Tue., sunny, indoor 27.9°C 《遇見巴楚仁波切》:糾正自己的本性,留在正道之上

藉由福德的力量所實現的目標,將如陽光般不倚賴任何事物。藉由努力所實現的目標,將如油燈的光亮般要仰賴眾多事物。

The purpose that are fulfilled by the strength of merit

Will not depend on anything, like the light of the sun.

The purpose that are fulfilled by the strength of efferts

Will depend on many things, like the light of a butter lamp. 遇見巴楚仁波切pp. 82-83

巴楚仁波切說:「如果你以前沒有積聚善業,你無法僅僅透過努力就致富。」(p. 82

財富無法透過儲蓄取得,要透過累積功德取得。人們不會因為疾病而死亡,是因為大限到來而離開。

Wealth cannot be acquired by mere accumulation, but by accumulation of merit.

People do not die from illness, they die when the time comes.pp. 84-85

巴楚仁波切說:「一般而言,即使你的心是柔和的,你也不應該失去自持。」(遇見巴楚仁波切p. 86

說你心裡想到的每一件事情是瘋狂的。吃你所看到的每一樣東西是由如豬狗的。做你想到的每一件工作是沒大腦的。

To say anything comes into your mind is crazy.

To eat whatever you see is to be a dog or a pig.

To do whatever work you think of is brainless.遇見巴楚仁波切pp. 86-87

巴楚仁波切說:「不要將他人所說的一切信以為真。不要把傷害你的人視為敵人,甚至不要對與你關係良好的人訴說秘密。」(p. 90)他還說:「如果你想要在今生來世享受安樂,就不要一直談論他人的品質,而要觀察自己,檢視自己的心。糾正自己的本性,留在正道之上。這是達成修行和世俗成就的方法。喔,聰明的孩子,你明白嗎?」(p. 118

瞋怒是投生地獄之因,披上忍辱的盔甲。

Anger is the cause of taking rebirth in hell,

Put on the armor of patience.遇見巴楚仁波切pp. 118-119

原來忍辱叫做 patience 啊!《遇見巴楚仁波切》全書摘畢。

 


智者的愚行」

石曉蔚閱讀摘記: 解離的真實與巫士唐望的對話(1)

智者的愚行,就像《奧修禪卡》裡的「傻瓜」牌:. 「你的行為如果用理性的頭腦來分析或許會讓別人或甚至於你自己都會覺得很愚蠢。 但是傻瓜是以信任和天真來作為引導, ...
 

石曉蔚新閱讀札記2007/07/07:愚行與戲論;寂靜的知識

「控制下的愚行」說的是智者,當然也就是悟了道的菩薩,而不是我們這一群 idiots 愚者的行為,隨隨便便拿來自我解嘲。佛法中有一個名詞很接近唐望愚行的說法,叫做「戲 ...
 

石曉蔚新閱讀札記2007/04/30:男人從食色性也起修

〔然後他說要學智者「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我說前提必須是一位智者, 不然 only folly, not yet controlled. 〕剛巧,書中達賴喇嘛也說到:「想像有一 ...
 

石曉蔚新閱讀札記2008/04/05:從tonal 之島上「悄悄地溜走」

證悟的行者活在世間如同遊戲一般,如同唐望巫士的智者的愚行,活得圓滿幸福把修行層次都拉低了,或者也是一種悟境,「上主願我活得圓滿幸福。這是真理,因罪不存在。 ...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