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通靈階段的黑武士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2/12/14 02:16PM

 

2008/12/12 Fri., cloudy, indoor 22.1°C  《水晶與光道》:密宗四派都有大圓滿 

 

就今日所讀的《水晶與光道》英文版內容,釐清兩點:其一是藏密佛教文化之所以如此繁複;其二,大圓滿不限密宗寧瑪派傳承。當然講到寧瑪派就一定要提到蓮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因為正是他在西元世紀將佛教引入西藏。

 

南開諾布解釋,蓮花生大士出生於烏諦雅那國(Urgyan)(註:因為南開諾布主要在義大利弘法,所以我猜想他使用的英文是拉丁文,所以本書所列專有名詞,與真正通用的或有差異),西藏當時的本土宗教為崇尚地方神靈的苯教(Bon);南開諾布說蓮花生大士直接從噶拉多傑(Garab Dorje 極喜金剛,人間第一位大圓滿祖師)處獲得 visionary transmission of Dzogchen,同樣從噶拉多傑的傳承弟子(指的是師利星哈)處獲得口傳(oral transmission );隨後蓮花生大士行至印度,吸收與掌握了密續教法(tantric trachings),成為無上瑜伽行者(siddha)。後來蓮花生大士利用神通力降伏西藏地方神靈成為護法(Guardians),他不認為有必要否決西藏地方傳統價值,因此融合而成獨特的藏傳佛教特色。(pp. 36-40

 

我之前所質疑佛教有提到護法神這件事的原委,就是來自藏傳佛教扎根於地方宗教——苯教——所形成的樣貌,是藏傳佛教有祭祀護法神的習慣,倒不見得其他南傳或北傳佛教都祭拜護法。第二個,不是只有寧瑪派有大圓滿教法:

One must be careful to avoid the mistake, however, of thinking that the Dzogchen teachings are a school or sect 教派, in themselves, or that they belong to any school or sect. What is meant by 'Dzogchen' is always the primordial 原初的 state. And although a lineage of transmission of this state from master to disciple does indeed exist, members of that lineage, all equally practitioners of Dzogchen, could be and still can be found in all the schools of Tibetan Buddhism, or among the practitioners of Bon, or belonging to no school or sect at all.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40)

南開諾布這裡強調大圓滿是一種狀態,而非學派或教派。藏傳佛很早前便教吸收了大圓滿的教法延續至今,因此易被貼上(前弘期舊譯派)寧瑪派的標籤,但大圓滿並非僅屬於寧瑪派。寧瑪派大圓滿傑出代表人包括龍欽饒絳巴(Lonqen Rabjemba, 1303-63)、吉美林巴(Jimmed Linba, 1729-98);南開諾布這裡提到第三世噶瑪巴,其整合了大手印教法與大圓滿阿底瑜伽傳統,成立獨立的傳承體系噶舉派;再來是薩迦派,遵循來自 India Mahasiddha 傳統,也有修行大圓滿傑出的例子;最後是格魯派,亦包含許多大圓滿導師,第五世達賴喇嘛(1617-82)就是其一。(p. 41

 

當翻譯官好辛苦啊,費時半天只寫了這麼一點。結論:

So it should, in general, be remembered that masters with principal allegiance to the one school, whilst fully maintaining that commitment, nevertheless freely received transmission form other traditions, and this in fact brought about a great cross fertilization in Tibetan spiritual life and culture.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p. 43-44)


2008/12/13 Sat., cloudy, indoor 21.8°C  《水晶與光道》:西藏導師們四種生活形態;且卻

 

凌晨看完英文版《水晶與光道》第五章,主要在講南開諾布兩位叔叔的故事。我覺得資深佛友批評我寫札記的方式,卻忽略掉很重要一點,現今很多藏密上師都在中國以外地區出書,在台灣仁波切們的書滿坑滿谷,是很活絡的出版地,大陸地區弄了很多台灣繁體書的簡體電子版在網路流通,想必大陸人對台灣佛書趨之若鶩,我滿足了許多買不到台灣書的大陸讀友,稍微看看摘要也是不錯的。

 

回過頭來講南開諾布的兩個叔叔,這我直接中文轉述就可以了。南開諾布說西藏的導師們主要過著四種生活形態:(1)住在寺廟的僧侶;(2)與家庭一起住在鄉間過著凡俗的生活;(3)像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帶著弟子隨同家畜住於洞穴的上師;(4)住於洞穴的瑜伽士。而南開諾布要講的兩個舅舅都是住於洞穴的後兩者。

 

第一個叔叔 Toden(圖丹),由於跟南開諾布的上師強秋多傑一樣不是受過很多教育,但卻是位大圓滿行者。本來他父母要培養他成為一名金匠,但 Toden 重病,被一位大圓滿導師治癒,同時也開始實修。Toden 畢生都住於高山上的洞穴,起因是他無法了解任何群體式的教導且深感困擾,他的上師讓一名資深弟子便帶他去山洞獨自閉關修行,事實上他開始練習的便是且卻。

The Practice of Chod

This is a practice in which one works to overcome attachment and ego-clinging by making a mentally visualized offering of one's own physical body. The practice was developed by a great Tibetan lady practitioner, Majig Labdron (1055-1149), who came from a Bonbo 苯教 shamanic traditions with teachings of the Prajnaparamita Sutra and Dzogchen traditions.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47)

照文後描述就是瑪吉拉準的施身法,我們摘過嗎?如果這斷法說的就是力斷,我想起 10/09 高雄師兄召集晚上去墳場,說要斷除自我,可能就是在實修 力斷。《普賢上師言教》說:「為了斷除對身體的愛執,供施身體比供施其他物質更殊勝、功德更大。瑪姬拉准也說:『無貪施身體,未知成二資,珍愛蘊身體,佛母前懺悔。』」(p. 240)網路上一則瑪吉拉準施身法開示:

瑪吉拉準的施身法開示

Expose your hidden faults. 揭露你隱藏的錯處,

Overcome hesitation. 克服猶豫不決,
Carry what you dare not.
扛起那些不敢做的事物。
Cut your fetters.
把你的腳鐐手銬切斷,

Give up attachments. 放棄執著愛取,
Keep to haunted places.
待在鬧鬼不安之處,
Knows that beings are as vast as the sky.
瞭解眾生如虛空般的廣大。
In haunted places, seek the buddha within yourself.
在鬧鬼的地方,尋找你內在的佛陀。

今天只能講到一個叔叔的故事,下一個伏藏師叔叔明天再續。

斷法的含義

斷法的含義︰斷法所要降伏的妖魔鬼怪並不在外界而在於內心。外境迷現為鬼神的形象,也都是由未根除我執傲慢魔產生的。瑪吉空行母說︰「有礙無礙魔,喜樂傲慢魔,其根為慢魔。」所謂的魔即是指我執傲慢魔。又說︰「眾魔為意識,凶魔乃我執,野魔即分別,斷彼稱斷者。」密勒日巴尊者也曾對岩羅剎女說︰「比你更厲之魔是我執,比你更多之魔是意識,比你更縱之魔是分別。」

此外,斷法分類有三種,瑪吉空行母說︰「漫遊險山外斷法,棄身施食內斷法,唯一根除義斷法,具此三斷乃瑜伽。」所以一切斷法行者徹底根除了所有無明迷現稱為唯一根除義斷法。因此未斷除我執之前,外境迷現之魔殺也殺不了,打也打不倒,壓也壓不住,趕也趕不走。譬如,火未熄之前煙無法滅盡。同樣未根除內心傲慢魔之前,其功用所產生的外境迷現之鬼神不可能消失。如岩羅剎女對密勒日巴尊者所說︰「若未證悟自心空,似我之魔不可數,你雖勸逐吾不去。」至尊密勒日巴也說︰「執魔為魔遭損害,知魔為心獲解脫,證魔為空即斷法。此魔羅剎男女相,未證之時乃為魔,製造障礙作損害,若證魔本亦天尊,一切悉地從汝生。」所說的斷法是指徹底根除內心執魔的分別念,而不是指殘殺、毆打、驅逐、鎮壓、消滅外魔,因此我們應當了知所斷之魔不在外界而在內心。(索達吉堪布《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


2008/12/14 Sun., cloudy, indoor 20.8°C  《水晶與光道》:明點 Tigle

 

先補一下斷法(力斷)的內容:

We have an instinct for self-protection, trying to defend at self-protection ultimately causes us more suffering, because it binds us into the narrow dualistic vision of self and other. By summoning 召喚 up what is most dreaded, and openly offering what we usually most want to protect, the Chod works to cut us out of the double bind of the ego and attachment to the body. In fact the name 'Chod' means 'to cut'; but it is the attachment, not the body itself that is the problem to be cut through. The human body is regarded as a precious vehicle for the attainment of realization.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49)

南開諾布的另一個叔叔也是長期在洞穴閉關,除了行者外也以伏藏師(德童 derdon)聞名。當南開諾布相當年輕時也待在叔叔洞穴下方,他有一個神奇經驗:

While there, I had a dream one night, in which a Dakini 空行母 appeared to me and gave me a small scroll of paper on which there was written a sacred text. She explained that the text was very important, and that on waking I should give it to my uncle. By this time my practice had already developed to the extent that I could maintain awareness throughout my sleep and dreams, and in this dream I knew that I was dreaming. I remember closing one of my fists around the scroll, and then closing the other fist tightly around the first.

The rest of the night passed uneventfully, and when I awoke at dawn, I found that my fists were still tightly clenched one around the other. When I opened my hands, I found that there really was a small scroll in the palm of one hand.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51)

後來諾布跟他叔叔說這件神奇的事,他叔叔看著小捲軸片刻,十分平靜地說:「Thank you. I was expecting this.」(p. 52)這位伏藏師叔叔還有一次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在二、三十人協力及見證下,取出了一件白色球形伏藏,小心翼翼地放在木盒裡並上了封蠟,數月後封蠟還原封不動的情況下,白球卻消失了,他叔叔未顯驚訝,只說因為伏藏發現與揭露的時機未成熟,空行母取回去了。

 

南開諾布同樣舉了密勒日巴的例子,說沒有比密勒日巴接受教法前所付出的辛勞困難更甚的了,馬爾巴讓他建了五座塔然後又讓他拆了,之前馬爾巴沒有給予密勒日巴任何教導。

To understand why these people were prepared to endure all this hardship, we need to remember how fragile our lives are, and that death can come for any of us at any time. Knowing how we continue to suffer in life after life without understanding why we are suffering or how we can bring this suffering to an end, the enormous value of a master and his or her teaching becomes urgently clear.

It is not unusual for people to make great efforts and sacrifices to receive the teachings. But there is a tendency to want things made easy that is particularly common today.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54)

這段呼應這期新札記寫到的「史上最強颱風去聽聞佛法」,師父也是這麼說。接下來南開諾布以寧瑪派常講的基道果來說明大圓滿教法的架構。我覺得很有興趣的是他提到 Tigle 明點這個詞,我為什麼知道 Tigle 說的是明點,因為最近剛好翻到《一味》後面的〈名詞中英對照〉,「具明點印 Tigle Gyachen」(這裡提出勘誤,書裡誤植為「名」點)。南開諾布說大圓滿 Dzogchen 對西藏人而言用的是另一個名字:Tigle Qenbo Great Tigle。南開諾布怎麼說明點:

A tigle is a spherical drop-like form, with no dividing lines or angles, like 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circular mirror, made of five precious metals that is a particular symbol of the Dzogchen teachings and of the unity of the primordial state. So, although the teachings are divided into groups for the purposed of clear explanation, their fundamental unity, like the perfect sphere of the tigle, must not be forgotten.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55)

秋竹仁波切也說到:「九乘、經律論、八萬四千法,全部精華都濃縮起來,只是一個上師相應法。除了這以外,為了一種次第的原則,一個叫力斷(且卻)、一個叫頓超(妥噶), 力斷的部分也有止修、觀修,我認為這些都只是為眾生的要求而排個課程而已。」(2008/10/29 台北中心開示)我還沒有翻到肯恩寫「具明點印」的內容,不過頂果親哲法王的《如意寶:上師相應法》說到:

上師相應法就是與上師的本性合而為一。這是所有修行的基礎,其中有許多不同的修行方式。上師相應法分為外、內、秘密,以及最秘密的修行方法。法本上所敘述的外在修行方式,簡而言之,就是觀想上師在我們頭頂之上,然後用最大的虔誠,全心的向他祈請。

內在修行方法,就是經過練習而領悟到自己的身語意與上師的智慧身語意無二無別。在龍欽寧體中,這種內在修行的方法叫做「持明總集」,是蓮花生大士所傳下來的修行儀軌。

上師相應法的秘密修行方法,就是以上師報身也就是殊勝受用身來觀想。在龍欽寧體中,就是觀想蓮花生大士為觀世音菩薩的形象而修行,叫做「苦之自我解脫」。

最秘密的修行方法是直指我們覺性最自然的境界,方法則是觀想龍欽巴尊者,在他的心中是原始佛。這最秘密的儀軌叫做「具明點印」。


  2002/12/03 09:09AM

 

2008/12/15 Mon., cloudy/sunny, indoor 19.1°C  《一味》:通靈階段的黑武士

 

早上跟八點時斷斷續續翻了一下肯恩的《一味》,按照他的階序,他把無味——不是啦,「一味」放在最頂,而自己開口閉口稱一味,彷彿說的是自己已經證悟到最高點,別說佛教說有十地可證、寧瑪則說十六地,他的簡易劃分好像說的是幾地菩薩不知道等同最高境界一樣。有關他的十大進階,前面動物、迷信、理性我們就略過不提,從心靈修練開始有四階(好簡單啊)(《一味》pp. 185, 208, 213, 215):

 

7. 通靈階段(Psychic)(薩滿或瑜伽士境界):超個人或屬靈次元。新時代都在這兒,很不幸的,肯恩他把卡斯塔尼達也擺在這裡,不幸的還有瑜伽士(所以我們最好查一下原文是印度瑜伽士還是密宗瑜伽士)。

 

8. 精微光明階段(Subtle)(聖人境界):本尊瑜伽。肯恩稱此次元是「神的居所」——佛教的報身,也很不幸的,「本尊神祕境界」跟夢境都在這裡。

 

9. 自性階段(Casual)(智者境界):內觀法門。肯恩稱無相的自性、涅槃,如此奇蹟課程「你是個自性」,跟佛教徒追求的涅槃,都在這裡。達到這境界的智者包括誰呢?克里西納(印度教)、耶穌(基督教)、釋迦牟尼佛(佛教)、老子(道教),他們都證入純粹無相境界。

 

10. 不二境界(Nondual)(無上瑜伽行者):大圓滿、大手印、禪等等。肯恩心中所有階段的最高目標,永遠的當下、真空妙有合一、神性與現象世界合一、輪涅合一,又稱「一味」。超越輪涅,誰證得這個境界呢?東方的龍樹,西方的蘿蔔丁——不是啦,柏羅丁。

 

有關龍樹反而比四教開教教主列在更高境界,我想肯恩是從「推動人類心靈的偉大運動」角度說的(p. 215),或者肯恩佛書沒有研究到其他佛教聖尊,因為他們沒有著作被翻譯到美國的關係。我們也沒資格談論高階,摘一段肯恩關於通靈階段的描述:

通靈階段的調子,幾乎永遠是對存在的一份敬畏感;人類和自我都不再那麼重要了。

另一種通靈經驗,亦即薩滿和瑜伽士的修行途徑,換句話說就是拙火的覺醒。這股能量處於情緒慾力階段的乙太體,通常要發展到第七層通靈階段,你才能意識到這股能量的存在,它會一直持續到精微光明階段。這類的通靈經驗時常是通往下一個精微光明階段的關口;練習拙火瑜伽的人就是要運用這股肉體的能量進入能量中樞的源頭——頂輪——神性之光存在於此——還有超越頂輪之外的境界。

這個階段的調子一開始是非常虔誠的(因為這股神聖的能量被視為一種外在的神力),但虔誠的調子逐漸變成了權力和權柄(因為這股神聖的能量其實是人類身心之內的能流)。傳統的觀點認為,意識發展到這個階段,權力或神通力很容易被濫用,有點類似星際大戰的黑武士或是撰寫唐望故事的卡羅斯卡斯塔尼達的某些行為。(《一味》pp. 248-249

我同意肯恩說的大部分是實情,在《內在的火焰》當中,唐望將自己的傳承與古代的做出區隔,他並不把自己視為巫士,他說:「我不是(巫士),我是一個能看見的戰士。事實上我們全部都是 Los Nuevos Videntes——新看見者。古代的看見者才是巫士。」他還說:「成為巫士就像是走進一條死巷。」(p. 23 

他解釋,所有看見者的傳承都開始於相同的時代,相同的方式。在十六世紀末,所有的 Nagual 都刻意隔離自己的團體與其他看見者做明顯的接觸。那時期嚴厲迫害的結果,是形成了單獨發展的傳承系列。我們的系列曾經有過十四個 Nagual 及一百二十六個看見者。在這十四個 Nagual 中,有的只有七個看見者,有的是十一個,有的曾經有十五個。

他告訴我,他的老師,或他所慣稱的恩人,是 Nagual 胡里安(Julian),在胡里安之前的是 Nagual 艾利亞(Elias)。我問他是否知道所有十四個 Nagual 的名字。他一個一個數給我聽,讓我知道他們是誰。他自己認識他恩人團體中的十五個看見者,也認識他的恩人的老師 Nagual 艾利亞,以及艾利亞團體中的十一個看見者。

唐望承認我們這一系列的傳承算是十分特別,因 1723 年發生一次劇烈的變化,從此之後,有一種外來的影響降臨到我們這系列的身上,無可避免地改變了我們的方向。當時他不願意談論那件事,但他說那件事算是一個新的開始,這傳承系列之後的八個 Nagual,在本質上與之前的六個 Nagual 有著顯著的不同。(《內在的火焰》pp. 27-28

為什麼要跟其他古代巫士做區隔?因為他們真的具備黑武士的特質,唐望故事中散落不少那些古典巫士的狗屁倒灶事,《老鷹的贈予》有部分描述:

Nagual 說第二注意力的定著有兩面。第一面是最容易的邪惡面。當「做夢者」用他們的「做夢」來集中第二注意力於這個世界上的事物,如金錢與權力,就會發生這種執迷。另一面的定著是最困難的,只有當「做夢者」把第二注意力集中於不屬於這個世界上的事物時,如進入未知的旅程時,才會發生。戰士需要無盡的完美無缺才能達到這一面。」

唐望強調,在墨西哥的所有考古遺跡,尤其是金字塔,都對現代人有害。他認為金字塔是異端思想與行動的表現。他說在金字塔內的所有物品,所有設計,都是刻意用來記錄我們完全陌生的注意力。對唐望而言,不僅是只有古代的遺跡具有危險的性質,所有執迷的對象都具有危險的可能性。(《老鷹的贈予》pp. 35-36


2008/12/16 Tue., sunny, indoor 19.8°C  《一味》:肯恩的「一味」只是「無味無念」而已

 

早上我又抽空翻了肯恩的一味,總算給我翻到寫「俱明點印」的段落了,肯恩寫道:

雖然我已經練了二十五年的靜坐,也嘗試過過不的靈修練習,然而目前我所進行的只剩貝諾法王傳授的「龍欽心要」(龍欽心髓),仁波切(貝諾法王)是現今藏密寧瑪派的領袖。這些心要包括了俱明點印與文武百尊觀想(包括 力斷和頓超這兩種藏密大圓滿的精密修行方法)。其中有一些方法是由恰都仁波切(Chadgud Tulku Rinpoche)灌頂傳授的,他是第一位教授我大圓滿法的老師。(《一味》p. 448

我實在不知道肯恩是如何接受大圓滿法的,我臥底一年多,到現在一點大圓滿邊都沒摸到。《一味》書中提到這些佛家的修練方法都可以在《恩寵與勇氣》裡讀到,好吧,那我們就移師《恩寵與勇氣》:

我們(肯恩、崔雅夫婦)回到博爾德和每日例行的苦行中(照顧癌症的崔雅)。在這之前,我已經深深地投入大圓滿的修行,我的指導上師是貝諾法王。大圓滿法的精髓是極為簡單的,與世界其他的最高智慧傳統是一致的,特別是印度教的吠壇多哲學與佛教的禪。簡而言之:

你當下的覺知既不需要修正,也不需要調整,它本來就是完整、圓滿地被神性所充滿的。大圓滿的觀點,你和神性根本是一體的,圓滿的覺性就是當下這一刻,你的每一個覺知的活動就是神性的展現。

因此大圓滿的核心教誨並非冥想,因為冥想著重在意識狀態的改變,但解脫並不是意識狀態的改變,而是對任何現存狀態的自然認知。實際上,大圓滿有許多教誨都說明了為什麼冥想無法產生功效,解脫是無法獲取的,因為它已經存在當下了。大圓滿的第一個原則是:想要擁有根本的覺知,你記不能做什麼,也不能不做什麼,因為它已經本自俱足。(《恩寵與勇氣》pp. 434-435

我先要來駁斥昨天肯恩將卡斯塔尼達的「某些行為」歸類於第七的通靈階段,甚至只剛到精微光明階段的關口而已。如果照以上描述神性的觀念,唐望傳承的新看見者,難道不用神性這個字眼就只能待在「對存在的一份敬畏感」,而與「自性階段」的成為「智者」絕緣嗎?

藉由唐望所不願使用的宗教詞彙,然而弔詭的正是我們所稱呼的造物主、無上存有、唯一之力、神靈,而使你自己鉤上「意願」——「意願」一直在那兒。每一個文化都知之甚詳,此即是唐望所說:你無須乞求它,開口要便是。然而為了能夠討得到它,你需要能量;原因在於你不僅需要能量使自己鉤上「意願」,而處在鉤上狀態同樣也需要能量。

我們不關注這個「我」,而是要成為目擊者,也就是目睹。因為在我們的社會凡事無不經由「我」來過濾,然而透過這個「我」,我們總是把自己當成主角而無法僅是目睹事件。唐望強調的是捨棄主角心態而讓事件揭露其自身,以便含攝無限之豐富,靜待結果開顯時所帶來之驚奇。

Being-in-Dreaming: Florinda Donner in Conversation with Alexander Blair-Ewart, Dimensions, February 1992.

再來是最高階段的一味或無二,肯恩最喜歡用「目睹」一言以蔽之,他說:

「你一旦突破了自性次元的無相境界——純然目睹的居所——目睹的本身就會融入於他所目睹的一切事物,包括白天、夢境與深睡三種階段。吠壇多稱之為自然無念,它的意思是涅槃與輪迴的自然結合;藏密稱之為一味,因為所有的事物在所有的情境中都是神聖的;道家稱之為自然或完全的自發。」(《一味》p. 382

無論是唐望的目擊與肯恩的目睹、吠壇多的「自然無念」,唐望的「讓事件揭露其自身」與道家「完全的自發」,我看不出來兩者有兩個階序的差異(前者被肯恩歸屬於通靈、後者屬不二境界)。再者,秋竹仁波切否定了大圓滿境界僅僅是「自然無念」:

上師相應的上師瑜伽底沒有打好,再力斷、頓超都沒有用,這些多了不起?只是一個無念的狀態,而無念非究竟。大圓滿裡面最後講的時候,好像過去、現在、未來,過去不追究、未來不迎接、現在不散亂的情況下,沒有上師臨床經驗的口訣,沒有指導的話,只到無念而已。只是到無念的話,就是到阿賴耶識中,沒法究竟,但是這個之間相似得太相似了,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所以一併上師的智慧的光明、弟子無雜念的心中相應的時候,也不墮入空、也不墮入無念、也不墮入雜念,〔才〕有上師的智慧的光明,這個彼此之間,是沒有辦法用講的來講得清楚的。(2008/10/29 秋竹仁波切台北中心開示)

我是不知道肯恩威爾伯上師相應法修得如何,不過他倒是很會為美國人包括他自己找藉口。他說:

我個人認為如果上師相應法處理得當,它會是最強有力的瑜伽。然而在現今的世界裡,幾乎不可能處理得當,理由至少有兩個。第一,上師相應法是封建農業時代的產物,在那個時代你要把金錢、財物和身心靈交託給上師,是可以被接受的事。時至今日的民主社會裡,這種臣服的態度卻是令人擔憂的,甚至是一種病態。第二,在現代平等主義的文化裡,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深度是應該超過其他人的,因此大家一想到「上師」這個字眼都會皺眉頭。

因為這些理由,在美國推行上師相應法可能不是個好點子。正因為上師相應法這麼強而有力,所以也可能造成巨大的傷害。受到剝削的人為數眾多。因此,從正面或反向的理由來看,我都不相信上師相應法會在美國盛行。(《一味》pp. 358-359

首先不能將上師視為一般人,既然「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深度是應該超過其他人的」那我們還要老師幹嘛?綜合以上肯恩所說,我確定他的「一味」只是達到「無味無念」而已。且我一直很納悶,僅僅做到醒、夢、睡的覺知,或是腦波無論何時以德塔波為主,就表示就證到最高境界了嗎?前些時候摘《大成就者之歌》還提到那些大成就者不免於將入睡時有極短時間的無意識,肯恩這點都沒有計秒。

對上師祈禱之時,並非在對一般人的心祈禱,上師不是他所看起來的那個樣子,上師是那本初的心、慈悲的心與法身金剛總持多傑羌,這就是我們祈禱的方向。既然上師是法身加持的持有者,他便成為不可避免的進入點,這是為什麼我們說,上師就像一道門,他讓我們進入加持之中、進入傳承之中,借著對上師祈禱,這道門便能打開,以此來瞭解上師,才不會把他視為只是一個人。向血肉之軀一般的心祈禱,只能帶給我們一般的領悟,這不是我們的目標。相反地,對上師祈禱時,要能將他視為諸佛的具體顯現、諸佛的慈悲心與智慧心。以這種層次對上師祈禱,才能借著上師的加持,達到我們要的結果。(喇嘛給頓仁波切開示〈對上師的祈禱〉)


  2002/12/24 12:45PM

 

2008/12/17 Thur., sunny, indoor 20.1°C  《一味》:「智者」(man of knowledge

 

剩下半小時,前天我有話還沒說完,講到為何稱肯恩的境界並非一味,而是無味無念呢?他自己說的:

一味乃圓滿成就者之道,傳統通常採用一或兩種方式來形容箇中的滋味,不幸這兩種方式都令人感到混淆。

第一種對此境界的形容是徹底的乏味,成就者「看見」整個世界時只打個一個大大的哈欠,因為「一味」即是萬事萬物的滋味,一旦嚐到這種滋味,你就嚐到了所有的滋味,因此佛法的大圓滿把這種成就者形容為一個意興闌珊的人,一個感覺一切都無聊透頂的人。

第二種的形容則是無禮、狡猾的討厭鬼和大不敬的人。當梁武帝問菩提達摩實相的本質時,他只說了一句:「廓然無聖。」換句話說,沒有一樣事是不可以拿來開玩笑的。如果萬事萬物都具有同等的神性,也就沒有空間可以容納神聖感了。(《一味》p. 253

肯恩說處於不二境界的圓滿證悟者示現的是無窮的幽默感,以輕鬆的態度對待所有的事物。這句話也不是絕對如此,如果是這樣,唐望巫士不是馬上從通靈境界的薩滿直接跳級到不二境界了?其實這都是肯恩自己歸類的一己之見,譬如說精微光明境界的聖人散發祥和的光輝、自性境界的智者示現如如不同的平等心,我們也不用拿來當做判準使用。另個可以質疑的部分是,肯恩指出「覺醒不是全知而是不知」:

人們以為覺醒意謂通曉萬事,其實剛好相反,你什麼都不懂,一切都是奧秘難解的。解脫不是全知,而是不知——也就是從知識的束縛中徹底解放,因為知識永遠屬於有形世界,而真理卻是無形的,它不是一團知識之雲,而是一團疑雲。它不是神聖的全知,而是神聖的無知。「觀者」無法被觀;知者無法被知;目睹本身無法被目睹。(《一味》p. 241

我沒參加過辯論社,但我現在有滿腔要辯駁的。第一個,有關階序中依序是神通、聖者、智者、不二者,後者應該包含前者,因為越後面象限越大的緣故。唐望用「知識」來代表巫術,用「智者」(man of knowledge)來代表巫士。瞧瞧唐望怎麼說「智者」: 

唐望在這門徒生涯的第二階段的主要興趣是教導我看見。在他的知識系統中,顯然存在著一種可能性,能把看見seeing)與「觀望」(looking)區分為兩種截然不同的知覺方式。「觀望」是指我們所習於知覺世界的正常方式,而「看見」則是一種非常複雜的過程,智者據說能藉此知覺到世界萬物的「本質」。 (《解離的真實》p. 27

 

「例如說,我們需要用眼睛觀望才會歡笑,」他說,「因為只有當我們觀望事物時,才能捕捉到這世界滑稽的一面。另一方面,當我們的眼睛看見時,萬物都是平等的,於是就沒有事物是滑稽的。」

「你是說,唐望,一個看見的人無法再歡笑?」他沈默了一會兒。

「也許是有智者永遠不笑,」他說,「但我沒有見過這種人。我所知道的智者會看見也會觀望,所以他們會歡笑。」

「智者也會哭嗎?」

「我想會吧。我們的眼睛觀望,我們才能歡笑,或哭泣,或快樂,或悲哀。我個人不喜歡悲哀,所以當我目擊了一些本來會使我悲哀的事時,我只需要轉移觀點,用看見而不是觀望。但當我碰上有趣的事時,我便觀望而歡笑。」 。(《解離的真實》pp. 76-77

 


2008/12/19 Fri., sunny, indoor 20.8°C  意願能量團;達賴喇嘛與唐望談「智者」征服四魔(1

 

昨天講到哪?想必肯恩漏掉兩種觀點:世俗與勝義。但我今天不想接續談論此,或者我們聊聊「大悲藏」:

智悲結合以為修。

這樣,認識了本覺並且串習獲得嫻熟以後,妙力——由修所生的智慧將得以增長。對有法之顯相與法性之實相如實了知之智慧界將如夏日湖、海之水不斷高漲。並且,生起空性中所藏有的大悲藏,從而對未悟之友情無勤而產生慈悲心。這樣,盡妙之空性或原始大空性界與大慈悲心二者雙運,於此二者結合而修持的狀態中進行護持即為「修」。(簡體《金剛密乘大圓滿》p. 231

我曾分別跟 JoyceSherry 提及,若以前人大成就者、菩薩們所投射且能量不滅下於宇宙中恆常存在的巨大能量團,當然這是就超個人心理學與物理學兩方面來看的,行者一旦觸及或連結上此意願能量團,可以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悲心。那種悲是非常巨大的,像是悲憫無以計量的眾生仍然於輪迴中沈淪。後來我自己補述,這跟連結上天主教意願能量團的氛圍又大不同,後者比較有受到聖靈充滿、受到祝福,那種眷戀到自己小我身上感動的感覺。什麼叫意願能量團?

巫士還發現另一團龐大無比的能量纖維,巫士很喜愛它的波動,把它稱之為「意願」,而巫士集中注意力到這團能量上的做法,也稱為「意願」。他們「看見」整個宇宙是「意願」的宇宙,對他們而言,「意願」相等於智性。因此宇宙對他們而言,是具有最高的智性。他們的結論成為他們「認知系統」的一部分:這團波動的能量能夠察覺自己,具有最高的智性。他們發現宇宙中的「意願」聚合決定著宇宙中所有可能發生的異動與變化,不是由於盲目而專斷的外在情況所致,而是這團波動能量本身的「意願」所致。(p. 11

 

追尋「最終旅程」:「完全自由」

他們從直接「看見」能量在宇宙中的流動來得到效率。如果能量以特定的方式流動,那麼跟隨能量的流動,就是效率。因此,當巫士面對他們「認知系統」中的「能量事實」時,效率是他們所使用的共同要素。根據唐望的說法,巫士追尋的最高點,也是最終極的「能量事實」,不僅適用於巫士,也適用於世上所有人;他稱之為「最終的旅程」。

 

「最終的旅程」是指個別的意識,經過巫士的「認知系統」加強到極限後,能夠超越生物個體聚合能力的終點,亦即,能夠超越死亡。古代墨西哥巫士的瞭解是,這種超越意識是指人類意識能夠超越已知的一切,抵達宇宙流動能量的層次。到最後,像唐望這樣的巫士對於這種追尋的定義是,去成為一種「無機生物」,也就是意味著能量覺察自身,變成有聚合的單位,但不是有機體。他們把這種認知稱為「完全的自由」,在這種狀態中,意識仍然存在著,自由於社會制度與言語系統的束縛之外。

(《巫士唐望的教誨》/三十週年序文,pp.  14-15

而大悲確實是我接觸到諸佛菩薩意願能量團的滋味,而不是受什麼世俗事件所牽動的悲傷或感動。相較起來,天主教能量團的氛圍則遠較至樂、聖寵,可能也是一種加持,就跟《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描述得差不多。達賴喇嘛提到:

經文說:「爾時薄伽梵入觀照深妙品三昧。」本經在此處稱佛為薄伽梵,梵文的薄伽梵,意謂一個人已經征服四種魔:煩惱魔、五蘊魔、死魔和欲魔。

薄伽梵已經完全超越了四種魔,不受其影響及限制,證得諸法實相。我們說超越四魔,而不說有所得,是因為智慧自然能夠瞭解。一旦超越四魔,智慧便能朗然全現、全體大用,這就是一切智智。事實上,佛一切智智的主要特質為:對一件事能同時通達世俗和勝義二諦。然而,尚未完全開悟的眾生也會瞥見勝義、世俗二諦,但是他們無法雙照。

《心經》接著說:「薄伽梵入觀照深妙品三昧。」「深妙」意指空性,或是「真如」、「實相」。空性被稱為「深妙」,是因為想要瞭解空性必須深觀。這極難為凡夫所了知。(《達賴喇嘛談心經》pp. 73-74

唐望也說智者必須挑戰並打敗他的四個天然敵人(《巫士唐望的教誨》p. 115):(1)恐懼;(2)明晰;(3)力量;(4)衰老。這部分太長,我們明天再摘。

 


2008/12/20 Sat., sunny, indoor 21.4°C  《一味》:油炸的慈悲

 

講到肯恩油炸的慈悲,他說「一般人都以為慈悲和批判是二元對立的」(《一味》p. 157——不要什麼都扯二元好吧,對立就對立,說相對也可以。「真正的慈悲是包含智慧的」,因此肯恩認為,只因為他需要、你也想行善,而送一箱威士忌給嚴重酗酒噁是一種愚蠢的慈悲(p. 158)。

禪把這兩者區分為「祖母禪」(老婆禪)與「正宗禪」(祖師禪)。為了從輪迴之夢醒來,自我必須被好好地修理一番;然而「祖母禪」會如你所願,「正宗禪」則會對你大聲吼叫,辱罵你,令你十分不悅。如果你沒有準備好接受這種火煉,那麼你就去新時代的圈子裡找一位輕鬆而又和藹,永遠面帶微笑,總是輕聲細語的老師,然後學著運用充滿靈性的辭藻,替自己的自我加上新的標籤。我的朋友,你千萬別靠近那些真正慈悲的人,因為他們會讓你嚐到油炸屁股的滋味。大部分人所說的「慈悲」其實是:請對我的自我好一點。然而你的自我就是你最大的敵人,善待你的自我其實是不慈悲的。(《一味》pp. 158-159

肯恩隨後解釋他所定義的相對菩提心與勝義菩提心,他認為「無揀擇的覺察指的就是所謂的『畢竟空』或『絕對的菩提心』;批判指的則是相對的菩提心——這裡指的是真正的慈悲心。真正的慈悲心是從智慧中產生批判」(p. 160)。我覺得以上講法都把相對跟絕對拉得太遠了,好像從相對的世界跳到絕對的境界就換了一顆腦袋似的,什麼相對菩提是批判、絕對菩提不揀擇,事實上沒有先修世間法再修出世間法的,也沒辦法先修世俗諦再修勝義諦,肯恩自己在譚崔那篇結語中講「不離空性的至樂就是慈悲」(p. 171),我覺得南開諾布講得比較格局大點:

The Base is the term used to denote the fundamental ground of existence, both at the universal level, and at the level of the individual, the two being essentially the same; to realize the one is to realize the other. If you realize yourself you realize 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e. We have previously referred to the primordial state, experienced in non-dual contemplation, and it is in this state that individual regains the experience of identity with the Base.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57)


2008/12/21 Sun., sunny, indoor 21.4°C  《巫士唐望的教誨》:唐望談「智者」征服四魔(2

 

今天我們把唐望四魔摘完。

A man has four natural enemies: fear, clarity, power, and age. Fear, clarity, and power can be overcome, but not old age. It's effect can be postponed, but it can never be overcome. (Quotations from The Teachings of Don Juan, The Wheel of Time, p. 21)

這四個敵人就是恐懼、明晰、力量與衰老。

當一個人開始學習時,他的動機不正確,他的意圖模糊,期望也永遠不會實現,因為他對學習的艱辛一無所知。他慢慢開始學習,他學到的絕不是他事先所料到或想像得到的,因此他開始害怕,於是,他碰上他的第一個天然敵人:恐懼!他會十分恐懼,但是不得停止,這是規矩!第一個敵人撤退的時刻終究會來到,那時他開始對自己有把握,他的意願會變得更強,學習將不再是件可怕的事了。

看來我是正在通過第一個敵人的考驗,期望也似乎永遠不會實現。接著第二個敵人上場:

一旦一個人克服了恐懼,一輩子就不會再恐懼了,因為他得到明晰——一種明晰的心靈,可以消除恐懼,到那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欲望,也知道如何滿足這些欲望。接著他會碰到第二個敵人:明晰!

他非常勇敢,因為明晰;他絕不會半途而廢,因為明晰。但這一切都是個錯誤,就像是件還沒有完成的事物。如果這個人順服了這種佯裝的力量,就是屈服於第二個敵人,當他該積極的時候,他反而變得有耐心起來,而該有耐心時,他會變得急躁。他的學習會出現失誤,直到再無法學習為止。

他必須像對付恐懼那樣:反抗他的明晰,只用它來看,在採取新的步驟之前,要耐心地等待,小心地衡量一切;最重要的是,他必須想到他的明晰幾乎是一種錯誤。而有一天他會瞭解,他的明晰只是眼前的一個小點而已。如此他才會克服第二個敵人,達到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傷害他的地步。不會是個錯誤,不會只是眼前的一個點而已,這將是真正的力量。

看起來我也正通過第二個敵人的考驗,我很勇敢也不會半途而廢,但我不知道合時該積極何時該有耐心,或許我對修法應該有耐心,但事實總是倒過來。嗯我還沒有力量,這是確定的。

力量是所有敵人中最強大的一個,因此最容易做的事自然是馴服它;畢竟,這個人已是無法傷害的了。他君臨天下,以算計過的冒險為開始,立下規矩為結束,因為他是個主宰。達到這種地步的人,很難發覺他的第三個敵人正朝他接近。突然間,毫不知情地,他就會落敗。他的敵人會讓他變成一個殘忍、反復無常的人。

他必須瞭解,他似乎已征服的力量事實上並不是他的。他必須時時克制自己,謹慎而忠實地運用所學習到的一切。如果他能瞭解:不能控制自己,明晰和力量要不錯誤還要糟糕,那麼他就能達到不輕舉妄動、觀照一切的地步,知道何時及如何使用他的力量。如此他便擊敗了他的第三個敵人。

最致命的是人的壽命有限,體力總有耗盡的一天,那就是衰老。

這時候,這個人抵達學習之旅的終點,幾乎毫無警覺地,他會碰上最後一個敵人:衰老!這是最殘忍的一個敵人,一個他無法完全打敗、只能打退的敵人。

這是當一個人不再有恐懼,不再有急躁的明晰心靈的時候;在這個時候,他所有的力量都聽候他的控制,這也是他非常想要休息的時候。如果他完全順服了,他會想躺下來休息,忘卻一切的欲望,如果他在疲倦中開始放鬆自己,就會輸掉他的最後一回合,他的敵人會把他打倒,讓他變成一個年老力衰的老頭子,想要撤退的欲望會壓過他所有的明晰、力量及知識。但是如果這個人拋去他的疲乏,繼續完成他的命運,他就可以被稱為一個智者,他成功地打退了最後那無可征服的敵人,即使只有短暫的片刻,而那片刻的明晰、力量及知識也就足夠了。(《巫士唐望的教誨》pp. 117-122

我還沒讀到佛書有關行者征服煩惱魔、五蘊魔、死魔和欲魔四種魔的故事,前天睡前翻到秋竹仁波切書上提到前一世貝諾法王的片段……

仁欽巴千杜巴(上一世貝諾法王)與師弟堪布雅嘎的對話。

法王:吾身內的五臟六腑都溶化了,想回淨土去。

堪布:哪個淨土?

法王:當然是回銅彩遍吉山。靈魂御風的口訣精通,六字大明咒一億多,八大赫魯嘎一億多,面見蓮師無數次。唯獨對光明心要傳的少了一點,要請你多弘揚。

堪布:再回來嗎?

法王:不了。

堪布:請您一定要再回來啊……

(幾年後,貝諾法王再轉世回來了。)

(《秋瘋塵念紋》pp. 392-393


2008/12/22 Mon., raining, indoor 17.4°C  《水晶與光道》:不用先四加行

 

不會禪定什麼都沒搞頭。無論是認知心性還是認知光明(心性的明分),都要花行者一輩子的努力,這好像跟唐望巫士說巫士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練習自主性移動聚合點一樣。我是這樣說的:「大圓滿從心性直指開始,沒有直指也就沒有大圓滿。我不知道大圓滿上師到底教不教這個,可能光上師相應就夠了。

 

繼續上所摘,一般學佛者引到在大圓滿傳承中四加行還是比照四教派辦理,顯然象雄大圓滿有不同看法,提到四加行,南開諾布說:

Four Foundation practice/NondroTheir purpose is to develop the capacity of the individual where it is lacking, and it is absolutely correct and traditional that they are a required prerequisite for certain levels of tantric 密續 practice.

But Dzogchen approaches the situation in another way; its principle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tantras. Garab Dorje (大圓滿第一位人間祖師噶拉多傑或稱極喜金剛)didn't say: 'First teach the Nondro.' He said that the first thing to be done was for the master to give a Direct Introduction 直指; and that the disciple should try to enter into the primordial 本初 state, discovering how it is for him or herself, so as to no longer be in any doubt about it; and that then the disciple should try to continue in that state.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83)

正如我們讀中文版的南開諾布文章所言,他認為弟子於此發生障礙而又無法克服時,再回過頭去做加行去彌補他所欠缺的能力(capacity)。南開諾布說:「One can see that the priciple of Dzogchen relies on the awareness of the practitioner in deciding what must be done, rather than on a rule compulsority applied to one and all. This is how it must be in Dzogchen.」(p. 83)他稱四加行為 compulsory,就像我們的國民義務教育一樣,但直指為何非要等完成四加行義務教育呢?

 

索甲仁波切說明大圓滿的見:

我現在要嘗試說明「見」到底像什麼,以及本覺直接顯現時的感覺,縱使一切的語言文字和概念名詞都無法真正描述它。
  敦珠仁波切說:「當時就像脫掉你的頭蓋一般。多麼無邊無際和輕鬆自在啊!這是至高無上的見:見到從前所未見。」當你「見到從前所未見」時,一切都開放、舒展,變得清爽、清晰、活潑、新奇、鮮明。這就好像你心中的屋頂飛掉了,或一群鳥突然從黑暗的巢中飛走。一切限制都溶化和消失,就 好像西藏人所說的,封蓋被打開了。
  想像你住在世界第一高峰頂上的屋子堙A突然間,擋住你視線的整棟房子倒塌了,你可以看到悹堨~外的一切。但都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看到;當時所發射點,不能夠用任何平常的經驗來比喻;它是全然、完整、前所未有、完美無缺的看見。
  敦珠仁波切說:「你最可怕的敵人,也就是自從無始以來到目前為止,讓你生生世世輪迴不已的敵人,就是執著和被執著的物件。」當上師介紹心性,你也認證心性時,「這兩者都被燒掉了,就 好像羽毛在火焰中化為灰燼,了無痕跡。」執著和被執著,,被執著的物件和執著的人,都從它們的基礎中完全解脫出來。無明和痛苦的根整個被切斷。一切事物像鏡中的影子,透明、閃耀、虛幻、如夢般的呈現。
  當你在「見」的啟發下,自然達到這個禪定境界時,你就可以長時間維持在那兒,不會分心,也不必太費力。然後,沒有所謂「禪定」來保護或維繫,因為你已在本覺的自然之流中。當時,你就可以體悟到它過去和現在都如是。當本覺照射出來時,完全不會有任何懷疑,一種深刻完整的智慧就自然而直接地生起。
  一切我所說明的影像和嘗試使用的譬喻,你將發現會溶化在廣大的真理經驗中。恭敬心在這個狀態中,慈悲心在這個狀態中,一切智慧、喜悅、清明和無思無慮全都融合和連結在一味中。這個時刻是覺醒的時刻。深刻的幽默感從心中湧起,你會啞然失笑,你過去有關心性的概念和想法錯得多麼離譜啊!
  從這個經驗中將產生越來越不可動搖的肯定和信心,知道「這就是它」:再也沒有什麼好尋找的,再也沒有什麼可以企求的。這種對於「見」的確認,必須透過反覆瞥見心性來加深,並透過繼續禪修來穩定。(《西藏生死書》)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