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夢瑜珈》:Clarity Dream 不是 Lucid Dream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做夢論壇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9/05/04 06:25PM

 

2009/05/14 Thur, sunny, outdoor 30-26°C, 《夢瑜珈》:clarity dream 不是 lucid dream

 

讀了一點英文的 Dream Yoga,發現繁體中文版真的譯錯了,他把 dreams of clarity 直接翻成清明夢。對照了一下簡體《夢瑜珈》,真是很糟糕,譯者的確把 clarity dreamsdreams of clarity 都譯成「清明夢境」,真正講到清明夢的「清明意識」(to dream lucidly)時反而用「清明覺知」 。族繁不及備載僅舉幾例如下:

英文:In fact, one may develop these practices more easily and speedily within the Dream State if one has the capacity to dream lucidly.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p. 48-49)

 

中文:事實上,假如我們在夢中常識讓這顆心保持更佳的清明覺知,那麼想要在夢中培育這些修持方法,將會因此變得更為簡單、更為迅速。(簡體《夢瑜珈》p. 85

 

石譯:(不知道為何 Dream State 要大寫?)事實上,假如我們有能力夢中清明(指作清明夢的能力),在此作夢狀態中發展這些練習將更為容易且快速。

 

英文:For some individuals, these types of clarity dreams arise through the clarity of their minds even without their applying secondary methods to relax the body or control the energy. When a practitioner has matured or developed, there is a diminution of the obstacles that obscure the natural clarity of mind. ……

When all conditions are correct and the body, speech, and mind are relaxed due to a developed practice, then there appear many kinds of clarity dreams, some of which may anticipate a future event.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 47)

 

中文:就某些人而言,他們的清明夢境則來自於自心清清楚楚的覺照能力,他們即使不使用次要發法來放鬆身體或控制能量,也依然能夠擁有清明夢境。……當修行方向正確時,身口意會因為高度的修行而放鬆,緊接著就會有許多清明夢境出現,而其常會有某些清明夢境是可以預見未來的(簡體《夢瑜珈》pp. 83-84

 

石譯:對某些人而言,此類明性之夢由其「心的明性」所生起,即便他們並未從事一些「次要」的方法(書裡並未言明何為「主要」方法,我想是輔助方法的意思,對應於書中其他部分則是洗熱水澡等等幫助放鬆方式)來放鬆身體並控制能量。當一位行者獲致成熟或進階,此也意味著障蔽住本然心之明性之障礙已然減少。……當所有狀況都正確且身語意都因進階修持(練習)而放鬆,這時許多種類的明性之夢便應運而生,其中不乏預知未來事件的夢。

絕對地,清明夢(lucid dream)不等同明夢(clarity dream),因為在同章前面南開諾布所做的夢分類,大致分為兩類:業力型的夢,明性之夢。中譯說是:「業力牽引所形成的,另一種夢的成因則來自於清清楚楚的本覺自性」(簡體《夢瑜珈》,p. 79);用英文來講則是:「the more common types of dreams arising from karmic traces and other types of dreams arising due to the clarity of mind.」(Dream Yoga, p. 44)這裡並沒有以意識程度來分類,而且依書中所附南開諾布幾個明性之夢,並沒有清楚認知自己身在夢中,事實上按照我的經驗,夢中清明後夢戲也唱不下去了,所以有什麼機會預知未來?按唐望說法,做夢者在夢中認出斥候,夢就粉碎了,只剩下能量實體,根本沒有夢了!

 

心的自性有兩個面向:空分及明分,也就是空性及顯現,明分特別指顯現的能力。通常書裡講「明分」或「明」用的英文是 clarity,如果行者有看見能量的能力,那麼明分將會看見成純能量,因此也有說「光明」的,這也是心的自性的一個面向:自性光明,通常是指我們個人的子光明。我認為中文版沒有將關鍵字眼翻譯正確是很遺憾的一件事。

 

整本《夢瑜珈》並沒有特別強調夢中知夢這部分,因為這本書叫《夢瑜珈與自性光明修持法》,可見明性 clarity 轉為內在光明 inner radiance,也就是睡眠淨光 clear light,所以內容並非指清明夢中的修持,而是發展讓夢顯現的本覺的這個明性本身。不過第二章夜晚的修持的確有提到夢中認知是夢這部分。

 


2009/05/14 Thur, sunny, outdoor 30-26°C, indoor 27.3°C 《生起與圓滿次第》:夢瑜伽屬圓滿次第

 

的確第二章夜晚的修持有提到認知夢,也就是屬於清明的定義與範疇。若是如此 dream of clarity awareness within the Dream State,便是兩碼子事,雖然有些明夢也可以是清明夢,但從這句話來看:「我們自性清明度顯現的夢,……例如在接近清晨時,可能會出現一些你從未想到過的有趣夢境一些與你的思想及過去軌跡無關的夢境,反而是清明度較有關係的夢境會出現」,便可以明顯看出來是跟「明性」較有關而非跟「清明度」較有關的夢了。這段話的英文是:

As mentioned above, we normally have two types of dreams. The karmic type comes from the traces of our difficulties, problems, memories, and preoccupation. Then there is the type of dream in which our natural clarity manifests. For example, towards morning, interesting dreams of things you have never thought about may occur, things that have no relationship to the traces of your thought and past but are more linked to your clarity.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p. 58-59)

啊關鍵句來了,譯文都沒有按照原文區分段落害我很難找。所謂自性明光修持,簡言之就是睡前(也包括醒後)的阿字觀想。譯者不能 claritylucid 都翻清明度啊!

英文:If you have practiced the natural light, dreams of natural clarity will manifest more frequently. If you persevere in this practice of recognizing the state of natural light, it will progressively become easier to repeat the lucid recognition that you are dreaming. There will arise a steady awareness within the dream, and you will know that you are dreaming.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59)

 

中文:假如你曾做過自性光明的修持,自性清明夢境出現的頻率將會增加。倘若你堅忍修持認識自性光明的境界,日起有功之故,你會變得較易在夢中認證清明度。在夢中你將會生起穩定的覺知,同時你也會知道自己正身處夢中。(簡體《夢瑜珈》p. 102

 

石譯:如果你曾練習自性明光 阿字觀想),自然明性(或自性明分)所顯的夢將會更頻繁出現。如果你堅持不懈地練習認證自性明光狀態下去,逐漸也會變得容易在夢中重複地認知自己正在作清明夢(指夢中不斷確認是夢,好像我們出體意識快要下降時反覆回來看手一樣,不然出體夢或清明夢就變成普通夢)。如此就會在夢中生起穩定的覺知,而你會知道自己正在作夢。

最後一句 you will know that you are dreaming,其實這個知道的狀態也正是唐望「做夢的藝術」,「做夢」原文叫 dreaming,那個就是知夢的狀態。女門徒們把不是夢的同樣狀態稱為 dreaming-awake,唐望曾說這個詞很蠢,美國人之女門徒後來接受採訪統一發言都稱做夢與潛獵進入的強化意識狀態稱為 dreaming-awake,講起來是如夢般清醒,不是魯宓翻的(《戰士旅行者》p. 206)「清醒做夢」,那很呆嘛!(按:Florinda Donner-Grau 的著作裡是 dreaming-awake,一般採訪稿都誤作 dreaming awake,加了一個dash 意義是不一樣的。)

 

《夢瑜珈》我們還是來看原文的比較好。就我記夢四年的練習(自 2005/07/08 開始記普通夢)以來,可以發現業力軌跡的夢真的不多。以目前每月所抄的近三百個夢來看,正常而言如果一天八個夢,大概一兩個是屬於現實的軌跡夢。

 

為什麼先提明夢呢?其實明這個字有明瞭覺知的意思。Natural clarity of mind,指的是心性中立即能知道的明白、明瞭,那不是經過思維分析而知道的,所以屬於本覺(Rigpa)。藏密修持特別是大圓滿要達到本覺或將本覺顯露出來,本覺的運作有兩個方面,一個是顯現、一個是明白,夢境中透過本覺所顯的夢即為 dreams of clarity,特別在這類夢中,夢者身在跟幾無關的夢境中或者只是旁觀,譬如說看到一間房子裡一男一女,夢者立即知道他們的關係與故事的背景,這些細節並沒有演出來,而夢者「就是知道」。「就是知道」也就是「明」,明白的意思;夢中顯現的夢境也是「明」,這部分叫顯現或顯象,特別是自顯現。有點像賽斯描述的作夢者拾起面前能量闡釋成一個夢;或者如唐望做夢者觀看一系列的夢選擇一個投入,但看成什麼還是跟自己的習性有關(譬如分派誰去演、或場景如何顯現)。

 

自顯現是如何運作的?這我到目前尚未明,因為我也很無辜啊,每個月被迫抄錄 240 個夢,我看 200 都跟己無涉或關係不大的夢,真正有點給我自己訊息的可能五分之一都不到。由明而覺,便是覺知的延伸:醒覺,在夢中保持覺性當然就是指意識程度在清明夢以上的夢境。保持夢中覺知就是練習夢瑜伽的平台,如此才能在夢中展開修持。而這本書正確翻法是《夢瑜珈與自性光明修持法》,是兩樣修持主題,前者(夢瑜伽)在夢中做,後者(自性光明修持法)在睡前醒後做。

 

以上是對今天主題的一點補述。譬如我看到《生起與圓滿次第》寫到「正面禪定的工具就是觀照(mindfulness,正念)」(p. 38),我想起我一個抽象夢:2009/02/13 12:15PM.With the mindfulness and carefulness.」請問你,我去哪裡業力軌跡生出這一句出來?這句話意思就是小心謹慎地維持正念嗎?或者保持覺知狀態,be present。這是明夢的一個例子,抽象夢。

 

另一點值得我們再加強的概念是,《生起與圓滿次第》導言中,Sarah Harding 寫道:

(圓滿次第)這個詞彙的另一個用法,是用來敘述不同系列的禪修,其更常見的稱呼為「瑜伽」(yogas,相應法),它們牽涉到修習「心色身」的脈、輪、明點、氣。這些包括極為知名的拙火、遷識和睡夢瑜伽,以及能開展並運用性能量技巧的雙運修阿,這些全都稱為「圓滿次第」的修持。由於它們涉及到相當大量的技巧,包括詳盡的觀想等,因此它們與無相、不造作地領悟自然狀態之間的關連性,無法讓人立即明白;而在本尊修持中,此狀態也稱為「圓滿次第」。無論如何,它們是相關的。(《生起與圓滿次第》p. 39

頗哇法又名遷識法,因此我也很有興趣學習,再來就是拙火瑜伽,但這屬於噶舉那洛六法,寧瑪派應該沒有拙火閉關的項目。我所要強調的是,為什麼說譬如夢瑜伽也稱圓滿次第且與本尊修法的圓滿次第相關呢?因為我們修的不是肉身而是為微細身,成就本尊法也是在修微細身,所以兩者相關。

 


2009/05/15 Fri, sunny, outdoor 32-30°C, 《生起與圓滿次第》:氣入中脈引發了悟

依照金剛乘的教導,心與身體中生命能量(風息)或「氣的活動關係密切。當究竟了悟真正自性時,在「心色身」的層次,會發生氣入中脈的現象,中脈就是身體能量活動的主要管道從另一方面來說,行者或許會選擇從另一面來下工夫,即透過各式各樣的身體技巧,刻意地培養這些能量,讓氣入中脈,而自動地引發了悟。(《生起與圓滿次第》pp. 39-40 

所以你看氣入中脈是很重要的關鍵,男女雙修,最主要的目的也是在此。有兩種方法可以達到,第一種是解脫道像大圓滿及大手印,是認清心性的直接途徑,但很難;第二種叫方便道,那洛六法與雙修都是方便道。「續部方便的其中一門,就是先從身體的生理能量下工夫,因為如此一來,心將會依隨。」(p. 40)密勒日巴就是此種修持道的典範。下面引了居美•策旺•秋竹的解釋: 

將能量/氣、心和念頭融合而進入中脈,並直接實證樂與空的根本智,此即是圓滿次第的精髓。……有關脈、能量和明妃的修習階段,以及有關修伴侶(mudra,明妃、手印母)的(修習運用)階段 ,能引發能量進入、安住並融入中脈,但這並非真正的圓滿次第,然而,由於它們能導引行者成就圓滿次第,因此也稱為「圓滿次第」。(《生起與圓滿次第》p. 40 

這部分我不知道。南開諾布上師對弟子蠻嚴格的,初入門就要練習短坐跟一大堆修法,這是初學者喔。跟詹杜固一樣,他要求中心每位弟子都會搖金剛鈴跟杵。每個老師都要他自己的一套教法。創巴仁波切也重視禪坐,我覺得這要教。

 

唐望故事講意識轉化,但這裡說「續部修持並非一種僅僅用來達成意識轉化的特別技巧,它試圖徹底改變我們的感知模式,而重新發現自己。」如同南開師今天說的 be aware mindfully,「在每一剎那我們都必須潛心於覺知之中」,還有講到業的成立倚賴三條件:企圖、行動、完成(行動),其中以企圖最為重要,「行動時也決不能捨離誠實正直與對業因、業果的覺知」,接下來這結語,秋竹仁波切著作裡也說過類似的話:「見地比天空還高,因果取捨比麵粉還細。」秋竹師說的大意是見地由高下,修行由低行。 

    


2009/05/18 Mon, cloudy, outdoor 23-27-23°C, indoor 27.0°C, 《生起與圓滿》:了悟「無作」便是自性

 

今天我們來少少摘點蔣貢康楚的本論,今天有講到一個重要人物還有秘密名 secret name,不知道是不是指蓮花生大士,大圓滿傳承由本初佛普賢王如來傳給報身佛金剛薩埵,再傳給噶拉多傑,再傳給極喜金剛,再傳給蓮花生大士,依序移喜措嘉、龍欽巴、吉美林巴;右邊支線是師利星哈等三人;左邊是毗盧遮那三人(三人最後一個是藏王赤松德贊),以上是我們龍欽巴大圓滿傳承的皈依境。上回跟同梯師姊一起我才背中間一行,E 就忙著鼓掌,H 我看她一個都不認識,還把堪布阿瓊當成貝諾法王。當然對於完全門外漢,例如本公司同仁,我問他:「你知道蓮花生大士是誰嗎?」他還天真地說:「是不是觀世音菩薩?」

 

這位蔣貢康楚一世當初也是因為很傑出,但因為戰亂怕被徵召入中央當公務人員,所以噶舉派的法王泰錫度讓他頂了一個已過世的喇嘛說他是他的轉世,變成祖古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在寺廟留下來。蔣貢康楚本來在寧瑪派受過戒,但變成噶舉祖古後噶舉不承認他受的戒,要他重新受戒,因此書裡寫到「他對自己與寧瑪派傳承間所錯失的因緣感到遺憾」(《生起與圓滿》p. 44)。無論如何教派不重要,能得到上師的直接指導才是最重要的。書籍都是僅供參考。

本論

即使你不為其他眾生的福祉,至少也要為自身而修持。否則,到了那難以預料的臨終時刻,除了佛法以外,沒有任何東西能幫得上忙。(p. 81

 

修持的唯一基石是出離心。修持的唯一入門是信心。修持的唯一法門是慈悲。

修持的一個根本重點,即是三根本合而為一。而所有的寂靜與憤怒壇城乃依上師示現而生起——這一件事便已足夠。(《生起與圓滿》p. 83

所謂三根本指上師、本尊、空行護法,大圓滿則講身語意,今天南開師也有講到壇城都是上師所示現。我還不知道壇城是什麼東西。更不知要如何觀想。

若你摒棄令自己分心的事物並持續用功,那麼,首先從聽聞佛法所得到的般若智慧,能讓你理解輪迴與出世間的普遍特質。

其次,思惟能消滅對虛幻表象較粗顯的執取,禪修則可開展自心決定性的直接經驗。而懷疑是唯一的最大障礙。(《生起與圓滿》p. 85

像南開師這種網路上課一連五天到十天,要維持全勤就更不容易了。而秋竹師一個月才講一次課及《心經》一次,有時 H 不去都說我太累 」,今天講到 I have and I am,就是我能跟我所, 「我太累」跟「我太忙」要如何修學佛法?一個月才一次上課還可以安排,南開師一連上五到十天天,我想一般要正常上班的人都沒辦法聽課。

一切佛法法門的根本要點,可歸結為一種降伏自心的法門。要進入初始的心性修持,其入門必然是「出離」,沒有它就不可能入門。若能生起真正的出離心,難以克制的活動將會很少;當活動很少,便已接近「無作」(non-action)的含意了。當了悟「無作」時,它便是真正的自性。除此之外,便再無其他的佛。(《生起與圓滿》p. 87

這一段相當精華,昨天跟今天都講到「企圖行動成功」三步驟造成業,action 啟動業力連鎖反應。「無作」如能得見本質則十分接近唐望的「不做」,這我們明天再摘。

 


 2009/05/21 06:16PM

 

2009/05/20 Wed, cloudy, outdoor 32-25°C, indoor 28.0°C  宗薩仁波切講《心經》2004 新加坡 

這個主題——智慧,使一切複雜化。但如果您真正地追求智慧之道,這也是簡化一切的關鍵。偉大的龍樹說:「對那些能接受空性的人而言,一切皆是可接受的。」(宗薩仁波切講《心經》2004 新加坡)

如果了悟空性的人而言,沒有什麼可拒絕與接受的,他不會去問: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我又哪裡做錯了什麼嗎?智慧可以使一切簡化回到原點,起點就是終點這資深佛友說的。

首先,讓我們從什麼是智慧談起。用英文「wisdom」這個字,作為梵文「Prajna」的翻譯並非十分精確。看梵文「Prajna"字,「Jna」是「心」,「能知的東西」,而「Pra」這個字讓它變為「殊勝」的意思。「Excellent mind」「殊勝的心」或「excellent cognition」「殊勝的知」,我們甚至沒有談及…… 

首先,我們來談論「心」。在佛教,特別是在大乘佛教,心是最重要的。因此我們有訓練心的所有這些方法。畢竟,是我們的心投射出事物來的。是我們的心有著各式各樣的感受與投射的,是我們的心產生投射和具有各式各樣想像的。

當我們的心被憤怒染汙並以這憤怒看著別人時,你投射出的現象叫做「敵人」,或你所厭惡的人。因此訓練心智十分重要。但這塈畯怳ㄥ是談論心,我們還要談「殊勝的心」,不僅是「殊勝的心」,我們談論的是「般若波羅密多」——是比殊勝更卓越的心。我們姑且將「般若波羅密多」翻譯為「卓越的智慧」。(宗薩仁波切講《心經》2004 新加坡)

今天看到 Diana 的第二個小孩是蔣貢康楚的轉世,這段很重要,1976 年頂果欽哲法王拜訪創巴仁波切:

一天早上我從房間出來時,看見他和侍者盤腿坐在兩個臥房之間狹窄走廊的地板上。他示意我在他對面坐下來。一會兒過後,他透過翻譯跟我說:「很抱歉,我得告訴妳一件事,妳聽了可能會很難接受。」我問:「什麼事?」他說:「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妳的兒子格薩爾是雪謙似蔣貢康楚的轉世。我知道妳可能很難相信,但這就是我的夢,我們要立刻讓他坐床。」(《作為上師的妻子》p. 227

蔣貢康楚大約 1960 年死在西藏的監牢裡,1973 年才投胎當創巴仁波切兒子,創巴人波切聽了消息後「倒是不怎麼吃驚,但非常欣喜,興奮不已」(p. 227),頂果欽哲法王說明「歷代康楚和創巴祖古的關係,他們每一世都非常親近,並且互為對方下一轉世的上師」(p. 230)。所以,不知道貝諾法王是否會當選擇師父的兒子,不過師母已經年過四十,機會渺茫。

從聖者的觀點來看,大家都是不正常的,全都需要看精神科。但是你我這些在儒家社會長大的人,我想就連只是想到去看精神科醫生,都是非常、非常丟臉的,難道不是嗎?我聽說中國人發瘋的時候,是不會去看精神科醫生的。所以現在我們隱約地知道智慧是什麼了。智慧是你不再有煩惱的參考點,沒有煩惱,沒有二元分別煩惱的狀況。那就是不被希望或恐懼染汙的心。

現在我們開始認為智慧是一種抽象的東西,是幾乎無法被使用的概念。這樣的智慧,我們能達到嗎?我們能實現嗎?我們能體會嗎?我們有潛力嗎?我們夠資格去擁有它嗎?智慧,特別在大乘佛教中是很偉大的。他們說:「實際上,根本上,心的本質就是智慧。」因此你甚至不必去商店買。沒人可以給你而且你永遠也不會失去它。你一直保有它,只是你必須去發現它。 

那麼我們要如何發現智慧呢?只要什麼都不做就可以了。通過「什麼都不做」,你就可以得到智慧。但這「什麼都不做」卻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實際上,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悟之後〔仁波切以藏義讀誦〕,他說他己發現了道,能引導到完全解脫境界的真理,但如果他說出來,沒有人會瞭解。這指的是什麼?他的意思是,真正的教法就是「不做任何事」。切記!什麼都不做。但是沒有人會瞭解。即或今天當我對你這麼說的時候,你們之中有些人還是會感到困惑。「他在這婸〞漪O什麼?」因為你也許會認為,「喔!那很容易。我只要懶惰就好了,那就是什麼事情也不做啦。」然而並非如此,因為懶惰所做的事可多了,它會讓你心生罪惡感以及變胖等等。  

所以「什麼都不做」的概念是很難明白、很難理解的。你今天晚上回去,你的非佛教徒朋友問你:「這位佛教老師說了些什麼?」你回答:「喔!他教我們什麼都不做。」這位朋友會認為你真是浪費自己時間了。所以「什麼都不做」是很困難的。另外還有一件事也是很困難、很難加以執行的,那就是做一切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因此在佛教中真正重要的是,智慧超越一切。佈施、慈悲、持戒,這一切都是次要的。事實上,慈悲、精進、佈施等概念,如果沒有了智慧在,就變成是痛苦的折磨。你可以嚴守一個戒律,但如果你沒有智慧,那這樣的持戒就只會膨脹你的自我。這並不是我所杜撰的,我要引述寂天菩薩的一段話。

我有沒有走到痛苦的折磨還不知道,但是做阿字觀想略略觸及那個空白地帶,想到心間阿融入空的那個狀態,大概也著了點空相。法王們對夢可以這麼斬金截鐵,我的夢呢?恐怕也是心境的反映。今天沒有精進,我看到哪裡說晚課時,一開始有勁後面疲累,那你是精進過度;如果一開始怠惰後面起勁,那你是不夠精進。我是前者。

有件非常有趣的事,雖然《心經》被認為是佛的開示,但實際上這部經並非由佛親口宣說的,而是他兩位元弟子之間的對話錄。舍利弗感到好奇,他有股衝動急著想要發問,真的很想問,真的很好奇。

這是一種非常普通的講法。他很心急,出自於真正的好奇而發問。但從一個更深的層次上來說,那好奇心實際上是佛的加持,當時佛就坐在那堣J甚深光明的深妙禪定。這堣S是一則非常重大的訊息。記得嗎?我們剛才提到的:「不做任何事,甚至『不說話』」。誰在「不說話」?佛本身。他坐著,處於禪定,無言無語。  

但如果他完全不說話,那麼我們就不會聽見任何教法,也不會有《心經》了。所以還是有一點談話,這是由觀世音菩薩和舍利弗進行的。後來,只有在最後,佛陀才從禪定中起來,說道:「善哉!善哉!如是,如是。」  

因為我們無法借由做某件事而證得空性,也無法使用言語文字去傳授空性。因此佛的「靜默無言」就是我們在大乘中認為的「大哉說」。(宗薩仁波切講《心經》2004 新加坡)

今天剛好看了宗薩仁波切這篇,應該是上集,還有後兩天的課,不過我只收到這篇轉寄郵件。  

 


2009/05/21 Thur, cloudy/raining, outdoor 32-25°C, indoor 28.0°C  《生起與圓滿》:「吽、阿、嗡」,所有呼吸都如這般

  

《生起與圓滿》我全部看完了,只剩一點註釋。今天看到關於上次我問到呼氣先吐氣後,但金剛呼吸又是嗡阿吽(吸停吐)的問題嗎?創古仁波切在本書第三部分釋論這裡,講到是吽阿嗡(吐停吸)這樣的循環。這其實是關於氣入中脈的事,

問:在〈本論〉第60頁,論釋討論呼吸「吽、阿、嗡」,它們是在呼氣,屏氣或吸氣時持誦?

仁波切:在這部釋論中談到,當你呼氣時是「吽」,呼氣與下個吸氣之間的是「阿」。因此,實際是呼氣而非吸氣時屏氣。然後,當你再度吸氣時是「嗡」。在其他教導中,有時會有不同的次序。(p. 257 

在〈本論〉第60頁指的是:早晨你一起身,在清理停滯的呼吸後,就將「吽、阿、嗡」運用於呼氣、屏氣與吸氣,計數二十一或一百次,想像你在白天時的所有呼吸都如這般。(p. 163

創古仁波切說流動於左右脈的的是業風,流動於中脈的是智風,透過氣入中脈,可以將業風轉成智風,這就是氣入中脈。業風就是我們的呼吸,一般呼吸中也混含有一點智,透過禪修技巧可以讓業風變為智風,且通常在屏氣時,因為有些成就者進入止境會有一段時間不需要呼吸。(p. 257)我有兩個疑問,第一個,這樣講來潛水伕是不是比較有智風?第二個,如果是呼完氣才屏氣,氣都呼光了,哪裡有業風中混和的智風,或將業風轉為智風?連氣都不剩了嘛?

 

我所閱讀的書上,拿寶瓶氣來講,是要吸一口氣同時嚥口水將氣往下壓並收縮肛門,將氣持在臍下四指處,這裡有閘道上通往左右脈跟中脈,金剛呼吸怎麼剛好倒過來?關於金剛誦,是嗡阿吽還是吽阿嗡,目前前者說法居多,所以上班時嗡阿吽,下班時吽阿嗡,這樣損失比較小,兩邊都不得罪。本論接著說生起次第是有戲論,圓滿次第是無戲論(p. 89)。這次頗哇閉關收穫很多,特別是釋迦仁波切每節課十分鐘的開示。他說對金剛乘來說,從出生到死亡這段時間都是生起次第,死亡以後是圓滿次第。所以死亡時絕對是一個很重要的時機。

在咒乘的法門中,以它諸多的方便與少有的苦行,具有利根與高度才智的人,能在所有活動中積聚兩種資量,而絕不會做出任何絲毫無意義的事。就妄念而言,世俗諦(相對真理)為真;就真正的自性而言,勝義諦(絕對真理)為真。二諦就如水中月般無二無別。(p. 91


 2009/06/04 01:41PM

 

2009/05/26 Tue, cloudy/raing, outdoor 20°C, indoor 26.6°C 新版《夢瑜伽》:五大融攝五光經驗

 

八點多我在床上看兩本《夢瑜伽》,我覺得 S 在講笑話,書裡說首先 you get fainted,然後才能經驗光境,也就是五大分解融攝的過程,她不用昏過去就能看到各色光,這樣幾乎成覺了。我覺得一般修學的行者很容易犯了概念上的錯誤。這段我們研究一下:

There is a correspondence between the states of sleep and dreams and our experiences when we die. When a person dies, first of all, the senses vanish. At this moment, the person has the many sensations of the disappearing, or withdrawing, of the senses.

After that comes a state like unconsciousness; it is similar to a faint. Then begins what is called the arising of four lights. Various tantras explain this with some slight differences. Some divide it into four lights; some refer to five lights. The truth is that it is as if you had fainted and with the arising of lights. slowly, slowly consciousness is beginning to reawaken.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 52

到目前為止我只覺得 Sean 觀察入睡前的情況是比較對的,他說:「如果碰到這種頓時進不了夢裡的狀況,耳邊就像從鐵工廠可以殺死人的尖銳噪音中,瞬間走進隔音牆另一端一樣,突然變得很安靜。」剛好 J 也問起上回我在王靜蓉那做靈氣閱讀的經驗。當時我也不好意思睡著,只是躺著聽屋外的鳥聲和零星的摩托車聲。王靜蓉靈氣屋在木柵社區,還算安靜,突然間萬籟俱寂,我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片黑漆漆的廣袤中,周圍浩瀚而無邊無際,當我意識到這點時——主要是發現周遭的聲音不見了,馬上就回到現實層面。能量閱讀治療完後我沒有告訴王靜蓉我的經驗,我只說我感到幸福,感到幸福是因為後來玩塔羅,抽到不錯的牌吧,她喜歡這種詞我隨順用用而已。

 

沈浮於出體前也是一樣的情況,聲音有時來自現實有時來自另一層面,偶爾這樣交替著,就好像游泳時頭伸出水面跟沈進去的差別,當我們選擇沈進去,就會從另一個層面冒出來。

 

能夠經驗光境已經代表相當程度的對自性或本初智慧的認證,當然這是在上師直指心性之後,特別是能夠經驗最後階段所出現的第五種光「Lhundrub」(圓滿自證),一般唐望做夢者能從白光守到紅光已經不錯了,全部經驗五色,我想我們都沒有這種能耐,S 不要鬧了。

In the Dzogchen teachings, the last of these phases, the fifth light, is spoken of as lhundrub, the state of self-perfectedness. In that moment you have a reawakening of consciousness. It is possible for you to recognize that which has been transmitted to you through direct introduction by the teacher. The experience of that transmission is what we call the experience of wisdom.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 53)


2009/06/01 Mon, cloudy, outdoor 32-28°C, indoor 27.9°C 「頗哇法集錦」摘錄

 

這凌晨找出的「頗哇法集錦」檔案是蠻早前資深佛友轉寄給我的,不知道說到什麼他說要我去練頗哇法,還說沒什麼難的。

頗哇法

達賴喇嘛的讀物許多屬於普及,對要點或有發揮,但仍然很注重保密。頗瓦有法身、報身、化身三種成就境界:法身的修法是粉碎阿賴耶識這個幻覺、直接把自身的法性光明和法界的法性光明融為一體,空有不二、明空不二,這樣就當下證悟了、無所謂內外淨與不淨;報身的修法是在神識出體時修成淨觀,認取並自成佛或佛母,真的安住在一切都是淨土和勇父空行的境界,樂空不二;化身的修法,表現上就是從垢入淨,有極樂淨土可去、住,有阿彌陀佛為師。頗瓦修成了,生死的權利仍掌握在你手上,除非你自己不想回來了。(2007/01

這份文件 27 頁,下午只看了一頁。週日上《心經》課時司儀說明頗哇閉關時上師會為弟子開梵穴,然後插根吉祥草,我見書上說就是頭頂開個小縫,插草的用意是確定有縫。我在想這不是很物質層面在想事情嗎?事實上我頭頂沒洞我也照樣能出體啊?況且最後離開的神識是「極微細氣心」,那根本不是物質化的東西,能不能從頂輪出來就跟有洞沒洞沒差別,我想開梵穴的的實質意義不是頭殼頂開縫或洞,而是開啟頂輪,上次我們摘過脈輪屬於微細身,根本不在肉體組織上。
 
J
聽到頭頂要開個縫,我說書上說會流白白的或流血,她就在擔心貧血的問題,那都是雪漠寫的,他以為他修得好跟佛陀一樣長出肉髻,還確定是成就的徵兆呢!麻煩我肉髻可不可以長後面一點,因為我覺得我頭有點扁,嬰兒時媽媽沒給我趴著睡。這份資深佛友之前寄的「頗哇法集錦」閉關出發前我只看了一半,剛把剩下的看完。

 

繼續摘點「頗哇法集錦」,接下來是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的節錄。

「把意識射入本覺的虛空中」,指的是頗瓦法,這是最常為臨終者修的法門,這個特別開示和臨終中陰有關。頗瓦法是幾世紀來幫助臨終者和為死亡而做準備的相應法和禪定法。它的原則是在死亡的那一刻,修行者要把他的意識射出,與佛的智慧心相結合,進入蓮花生大士所謂「本覺的虛空中」。最普遍的頗瓦法,稱為「三認證的頗瓦法」:認證我們的中脈是道路;認識我們的意識是旅行者;認證佛土是目的地。(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

釋迦仁波切開示說中脈為道路,明點是靈魂騎在風上,目的地是淨土,這條路只通往淨土,因為其他投生六道的門都被種子字「啥」(音「是」Hri)封閉了。

頗瓦法常常被稱為不必一生修禪定就能證得覺悟的方法。祈請的中心是阿彌陀佛,即無量光佛。阿彌陀佛的信仰在中國、日本、西藏和喜馬拉雅山都非常普遍。他是蓮花部的本初佛,而蓮花部就是人類所屬的佛族;阿彌陀佛代表我們清淨的本性,像徵欲望——人類最主要的情緒的轉化。深入一點來說,阿彌陀佛是我們無限、光明的心性。人死後,在地光明(子光明)發出的那一刻,心的真性就會顯現出來,但並不是我們所有人都熟悉得可以認證它。(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

在人死的時候,騎在「氣」上而需要一個孔離開肉體的意識,可以經由九孔之中的任何一孔離開。它所採取的途徑,完全決定了死者即將轉生到哪一道。如果它是由頂輪離開,他就會往生淨土,在那兒可漸漸修到覺悟。

要想修成頗瓦法,不需要太多的知識或深度的證悟,只需要恭敬心、慈悲心、專一的觀想,和深深的感覺阿彌陀佛示現。修持一直到成就的徵像出現為止。這些徵像包括頭頂發癢、頭痛、出現明澈的液體,頭頂周圍有發脹或柔軟的感覺,或甚至頭頂打開一個小洞,傳統上可以用一根草(吉祥草)插入小洞堙A以測驗或衡量修行的成功程度。(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

我無法確定第二天的頭暈及第四天的頭痛是否跟頗哇修成徵兆有關,也許有也許不是。J 提到上課觀想時自己頭有發脹的感覺;至於 E 則說看到空行聖眾出現在大殿半空中,還叫我不要告訴別人。

有關頗哇法對於身心的影響,日本科學家元山博博士(Dr.HiroshiMotoyama)發現,在修頗哇法時,神經系統、代謝系統和經絡系統都會產生生理變化。其中一項發現是:氣在頗瓦法上師身上經絡流動的模式,很類似具有強大第六感能力的人。這些發現顯示頗瓦法會刺激下視丘,並停止一般的意識活動,以便經驗到深度的禪定狀態。

有時候,透過頗哇法的加持,一般人也可以有強大的視覺經驗。他們會瞥見佛土的安詳和光,也會看到阿彌陀佛,這些都是類似瀕死經驗的情形。(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 

索甲仁波切結論:頗哇法是每一個人都可以修的法門。不過需要具格上師指導才比較沒有風險,我也覺得觀想需要一些講解,不是照書或文章寫的就可以自己練。

透過這種修習,把你的心投入佛或覺者的智慧心中,這有如把你的靈魂溶入神堶情C頂果欽哲仁波切說,這就像把一粒小石頭投進湖中;想像它沉入水堙A越來越深。想像透過加持,你的心被轉化進入這位覺者化身的智慧心中。(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 

接下來是根讓仁波切解釋的頗哇法,講到些實際的需要注意的事項。

人死的時候,心(神識)就離開身體。有的從嘴巴出去,有的從耳朵、鼻子或眼睛出去,就仍在輪回中,沒有辦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切眾生沒有修過頗哇法的,在頭頂(髮際起八指處)有一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洞。我們就是通過修頗哇法來開這個頂,那就很容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修頗哇法本來要用七天才可以開頂,可我們沒有這麼多的時間,所以請求上師三寶的加持,三天也有辦法開頂的。特別是接受頗哇法時,一定不能說話,一進門就不要說話。修頗哇法到一定程度時開了頂,你亂說話,開頂的地方又很容易封閉了。

你們接受了頗哇法,不用每天都修。如果不加修長壽法的話,那你的壽命就會越來越短。就是每個月修一次,獨自在家堶袨N可以了。(根讓仁波切〈最殊勝的往生淨土法門——頗哇法〉)

釋迦仁波切駁斥說,有人說修頗哇會短壽是不正確的說法,因為在修法後面要觀想無量光佛注入長壽甘露,所以事實上也是在修延壽。不過共通的說法以後還是要每個月修一次,如此串習,真正死亡時才會記得這個往生法門。哦,亂說話開頂的洞會又封起來?這裡還說抽煙也會封起來。

身體的中間有條中脈,中脈從頭頂到肚臍,粗細像竹箭,像彩虹一樣。堶惇O空的,充滿著大圓滿的氣。中脈有一些結,打通一個結就證到一地菩薩位。中脈下面是緊閉著的,一定要閉起來,才不會墮入惡道。中脈上面是頭頂,開了一個洞,開口很大,像一個喇叭口。心輪上有一個風和氣做的明點,淡藍色的,明點上是自心的代表,是一個「啥」(音「是」)的梵字。

當我們說「啥、啥、啥」的時候,就觀想自己的心——「啥」(梵字)從心輪升起,到喉間,慢慢上,就到了頭頂這個洞口。「嘿」的時候,自己的心就跳到頭上阿彌陀佛的心輪堙C(根讓仁波切〈最殊勝的往生淨土法門——頗哇法〉)

其實我們教的是打到阿彌陀佛的腳大拇指再彈回來,有時我觀想時無聊,就觀想明點射出打到他的缽,E 比我還無聊,她不僅觀想打到缽,還聽到「ㄎㄧㄤ」一聲,呵呵。她說她好幾次忘了喊「嘎」降回來心間,怎麼都沒死咧?

開頂就是準備死時往生用的。比如,你尚未修成就,今晚突然示現無常,就用頗哇法。沒有很多時間念儀軌和觀想,也不用。走的時候,就觀想明點和「啥」字在自己的頭頂,「嘿」的一聲就可以了,「嘿」一次到三次都可以的。就甩到阿彌陀佛的心堙C

千萬注意,不能抽煙和喝酒。如果抽煙,頂穴就會閉起來。我現在不是在傳戒,抽煙是業障很深的。

頗哇法不能每天都修,那是很快就會往生極樂世界的。一個月修一次,不超過半個小時,念一遍就可以了。這樣,不管死時多痛苦都能想到頗哇法。(根讓仁波切〈最殊勝的往生淨土法門——頗哇法〉)

秋竹師父說真的死亡時,譬如說意外發生時措手不及,馬上喊「嘿——————」好像火箭發射啟動三截推進器,就往生了。後來我有點懊悔問問題時走太快,忘記問師父真要自主死亡但是又還沒有死亡徵兆(外氣斷、五感模糊時),要怎麼死法?晚上我們在寢室聊上一世秋竹仁波切被中共解放軍關進大牢,隔天批鬥弟子請他圓寂,所以當晚他連同十五個弟子唸〈普賢行願品〉,唸到 2/3 他就掛了,其他弟子也死了。釋迦仁波切開示〈普賢行願品〉就是頗哇法。

梵天穴開了,並不表示不會封回去,兩三天不修,又會封起來。修頗哇法之前,先要有傳承上的口授,口授後再念一遍法本予以口傳,如果沒有親自聽過口傳和指導,自己去修行,是密法的忌諱,不是不能修,是怕修偏差了!接受口傳後就可以修行了,為了慎重密法,我們這些傳承都有連接,不曾間斷,從上面成就者得到的傳承,口傳下來,所有傳承上師們成就的加持力,會融入我們心中,修行就比較容易了!(〈往生淨土的捷徑——頗哇法〉)

祈請後,收緊跏趺而坐的足趾,使腓腸肌收縮,雙手握成金剛拳,屈頸,舌抵上齶,雙目上視,收腹挺胸,將風、緣、心三者關注於上方。

每座可觀修自心光點上下一百多次。然後觀想自己的頂輪變為一個十字金剛杵,將頂門擋住,這樣自己的靈魂就不會逃出了。(其他文章綜合)

全部摘完了。

 


2009/06/01 Tue, cloudy/raining, outdoor 31-23°C, indoor 27.9°C  秋英多傑仁波切《我的修行經驗:嗡部內傳》

 

今天看完秋英多傑仁波切《我的修行經驗:嗡部內傳》。一般在密乘中將成就者的傳記分為外傳、內傳跟密傳:外傳講述社會經歷和人生事蹟;內傳主要著墨在個人修證過程也涉及修行竅訣;密傳則重點放在成就者的覺受和證量,故密傳不隨便公開。堪布雅嘎自傳應該屬於內傳,另一位丹增嘉措活佛譯的就是密傳。這本內傳我在閉關某天看了一點,然後這兩天中午就看完了,沒劃什麼線,所以只分享一點點。

 

書裡引了「古人云」:「上師可拜一百位,根本上師只一人。」(p. 44)這位秋英多傑仁波切還多了一種「經典上師」,凡能從書中獲益的都算他的上師。有一段講到修證過程(因為文本是 pdf,我只好打字):

通過不斷的保任(保持任運的意思),在心性上自然安住,就會生起三摩地,同時也會自然產生煙、彩虹、明點和光明等顯相。這些顯相,是修行者眼睛能看得到的,獲釋自心能夠體驗得到的。

業氣融入中脈,因而業氣清淨,妙有現前,所以,具備了「明空不二的無上的無上菩提之道」。

總之,身依於脈,脈依於氣,氣依於心,由於心氣無別的緣故,持住心時,氣脈逐漸轉化,自身蘊界的不淨氣脈完全轉為清淨。(p. 70

縱然修行者沒有具足輪涅無二的修證,但如果能稍稍了悟這自生自明的本體,即便是這樣,也能消除多劫以來的罪障,能在中陰身的時候,親見自己的本來面目,這是佛陀和帝洛巴等大師們的開示。(pp. 70-71

英秋多傑是大圓滿大手印的成就者,提到許多夢中見到如慈父般的上師——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英秋多傑經歷中共文革時期的磨難,怎麼可能上師是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還不止夢他一次,這就是經典上師也算上師的地方。這樣算的話,我上師可多了,四派都有。

總之,我們這幻化的身蘊,是由淨與不淨的氣脈明點所構成的,而不淨的氣脈明點遮蓋了原本清淨無染的氣脈明點,使得我們本來清淨之體不能顯現。(p. 81

透過打嗝和上吐下瀉的方式,不斷地排除了氣脈的不淨污垢。而氣脈的淨化,也使得整個自身蘊界產生淨化的界聚現象。產生淨垢分離的界聚現象,是由於我修持了無有造作任運安住的道果印圓的心性法,親證了自性本體,也是由於持住了喉輪之氣的緣故。

這時,凡是向內吸氣,皆成嗡字;氣到體內,皆成阿字;而向外呼氣,皆成吽字。這樣,就自然成就了金剛誦。

不淨的自身蘊界一旦得到淨化,怎麼可能不顯現清淨的明相呢?(p. 83

 


註一: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