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頭頂的能量線條與分身出口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6/02/10 Fri., cloudy, indoor 16.8°C

不知是不是因為睡前練習「紅白明點法」,我的夢清晰的比例越來越高。另外,常常當我做
靈氣 (Reikei) 時或即便只是靜靜躺著或坐著,我可以清晰感覺到頭頂跳動的波動。最早這情況開始於三年前跟菲傭 Josie 一起唸天主教玫瑰經的時候,起初以為是某靈觸摸我的頭髮,Josie 常說她感覺到 Holly Spirit 的在場, 其實這是一種能量波的觸手”或“天線”。唐望書上說,一旦與「無限」連接上,看見者可以看到人頭頂伸出像能量線條之類的東西。

克萊拉說說一道隱形的能量從頭頂直接向上射入非存在的領域。或者可以從非存在的領域往下射入我們之內,透過頭頂中央的一道開口。「如果你喜歡,你可以稱之為生命的連線,把我們與更偉大的意識連接在一起,」她說。

唐望說,「分身(能量體) 不是由我們的理智所控制,而是由我們的意願。沒有辦法思索它,或在理智上瞭解它。分身必須被感覺,因為它連接宇宙中的明晰能量線條。」他碰碰他的頭,朝上指。「例如說,一條能量的線條從頭頂往上延伸,給予分身目標與方向。這條能量線條能夠拉扯或停頓分身,不管任何方向。」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s' Crossing, 《巫士的穿越》

靈魂出體」出離的是肉體,上面所說的分身就是我們靈魂出體後用的容器也就是能量體」;靈魂又稱為「『神識』,我們的神識跟能量體結合在一起時就可稱「體」,「體」是具有知覺能力的——這是我自創的解釋法。《藏密睡夢瑜珈》裡有一段:「藏密所講的『魂遊大法』可以達到元神出竅的妙處。有些人平時睡覺,全身會突然震抖一下,同時有由高處跌落的感覺,這就是元神正要離開身體時,被肉體掄回體內。經常有這種現象的人,修習此法最易成功。」pp. 168-170, 174. 這種剛剛入睡一腳踏空或全身不自主抖動的情況我從小便常發生,才知道原來是這種原因。

「如果你能夠把你的意識移動到身體之外,你就會瞭解你的周圍是一片黑暗。你打開了黑暗中的一道裂縫,於是你的分身滑到了左邊,穿過了裂縫。」我還沒有發問,艾密力圖就說。

「我的確感覺到一股力量把我拉起來,」我承認,「我也看到了強烈的光。」

「那股力量就是你的分身跑出來,」他說,彷彿很清楚我所說的。「而那光亮是分身的眼睛。由於你已經生命回顧了一年多,在生命回顧的同時,你也拋出了你的能量線條,現在它們開始自己動了起來。但是因為你仍然依賴談話與思考,那些能量線條還沒有發展成它們應有的靈活與完整。」

我一點也不懂他說我在生命回顧時拋出能量線條是什麼意思。我請他解釋。

「還有什麼要解釋的?」他說,「那是一種能量的情況:你從生命回顧中喚回越多的能量,那些能量就越容易用來滋養你的分身。把能量傳送給分身,就是我們所謂拋灑你的能量線條。能夠看見能量的人,會把它們看成從身體堮g出來的線條。」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s' Crossing, 《巫士的穿越》

2006/02/05 Dreaming. 「我在夢中聽著音樂。突然間我感受到很強的白色的光,同時感覺自己浮了起來,那浮起來的感覺是這麼的強。隨後我以為這幻象消退了,可是又再度進入那個光,它又把我拱起來了。完了之後,它把我帶走,我感覺我腳踩在一股力量上。」(見 2006/2/6 Journal ) 啊哈,原來神聖白光就是我自己的能量,所以那天是我的分身能量先跑出來 ,繼而把我拉了出來,還拉了兩次,最後帶著我跑了,而我還在昏睡,不像往常出體般靈活。

這個自頭頂伸出的能量線條,不知道與第三眼的能量收受有無關聯,然而至今尚未有任何前額兩眼間的能量感應。或許待我練成了「他心通」就可以了。

瑜伽行者知道從眉心間投射出去的意志力是思想的廣播器。當感覺平靜地集中在內心時,可用來做為精神上的收音機,接收他人遠近的訊息。心電感應是人類心中細微振動的思想經由靈體乙太微妙的振動傳送出去,再經過較為濃密的地球乙太產生電波,接著在其他人的心娷鄐え鬥銩Q的波動。

Swami Rama, Living With the Himalayan Masters《大師在喜馬拉雅山》

 


2006/02/15 09:45AM (recorded 4'29")

 

早上一個短夢後,我似乎隱約搆到了腦門上那條能量線條,往上一鉤,我就出來了。四週一片黑,真的是全黑,突然聽見 Sean 天前才送我十七世大寶法王音樂專輯中第二首歌「願望之歌」,驚奇中懸浮於無邊無相地帶悄然聆聽。聽了蠻久之後,想到這首歌是千禧年夜大寶法王從西藏逃出時聽到的「天女在唱歌」,不知我是如何接到該頻道的,其實我熟悉的是第一首「堅心」,而我竟然也聽到了天樂。在聽的當兒沒事幹,所以就順便來唸「他心通」咒語。兩腳相對、手合十來唸,而我也不是很專心在唸,因為一邊還忙著聽“天樂”,所以這次沒有什麼合聲,只有我的聲音,我的聲音有一些回聲。

 

唸了一陣子後,我動念想要去他處,就開始有好強的風,彷彿一想到移動,風就來了──也就是出現某種移動的速度感。飛吹得很強,可是後來為什麼哪裡都沒有去?我在這片黑中待了很久,便再來唸「他心通」咒語。開始搞 Sean 說的「六字大明咒」手印,還是不知道大拇指要放哪裡,實在很浪費我的時間。在唸的時候,我的回音好大,又唸了一陣子:「嗡、姿姿嘛嘛、梭哈」,覺得意識被傳回身體,然後好像回到床上來。我有醒來,但意志不堅,旋即掉入普通夢,夢中要拿錄音筆口述前面這一段

 

PS. 本來對我聽到的是第一首「堅心」還是第二首「願望之歌」搞不太清楚,核對錄音時我清唱聽到的旋律,確是第二首無誤。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