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關於「左邊」與「分身」(能量體)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6/06/10 Sat., raining/cloudy, indoor 24.1°C

 

作了一首歌正確說來應該只有半首,一半是柴可夫斯基的 November──我發現建立在名家的基礎上十分容易發揮,只要在我還聽不熟的狀況下,自行衍生,其實與全曲也不盡相同。我正在研究左手伴奏。我不喜歡練固定曲式,遲早會忘的事又何必練,我喜歡自己搞創作,彈我自己的歌,至於「左邊」 (左手伴奏),我可以模仿、學習,怎樣都好。當然「左邊」在巫士領域指的是相對於肉體以及理性思考的範疇,也就是能量體與直觀特異行動。

 

唐望的信使艾密力圖說體的左右兩邊兩邊有兩種不同的能量循環。許多人訓練肉體的規則應用到能量體上面,彷彿能量體 是由肌肉所構成的。艾密力圖強調,分身也就是能量體是無法以肉體的訓練來鍛鍊的。

「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的方法,是去分離這兩者,」艾密力圖解釋,「只有當它們是徹底分離時,意識才能從一者流向另一者。這就是巫士所做的。這樣他們才可以擺脫儀式,咒語,與複雜呼吸技巧等等企圖把肉體與分身 (能量體) 融合為一的鬼話。」

「但是克萊拉教我的那些呼吸與巫術途徑呢?它們也是鬼話嗎?」

「不。她所教你的只會幫助你分離你的肉體與分身 (能量體) 。因此它們是有用的。」

他說我們人類所犯的最大錯誤,也許是去相信我們的健康與安寧是在肉體的範圍中,事實上,對我們生命的控制是在分身 (能量體) 的領域。這個誤解源自於我們的肉體控制了我們的意識,通常我們的意識是集中在分身 (能量體) 右邊循環的能量,結果造成我們的理性思考以及處理觀念的能力。有時候在意外中或者經過訓練,意識能夠轉移到在分身 (能量體) 左邊循環的能量。

「當意識轉移到分身 (能量體) 的左邊時,分身就會出來融合,」他繼續說,「一個人就能夠表現不可思議的行動。這沒什麼奇怪的,因為分身 (能量體) 是我們的能量泉源。肉體只是儲存 (意識) 能量的容器而已。」

Taisha Abelar, Sorcerers' Crossing, 《巫士的穿越》網路簡體版

「分身就會出來融合」的意思是指,一但分身主控時可以使固體的肉體溶解,只剩下柔軟而空靈的 (能量) 部份。說溶解其實也不正確,而是唐望所解釋「我們所執著的意識發生改變,我們開始明白根本就沒有什麼固體。」所以,唐望說分身 (能量體) 是同時在身體堶惜]在身體外面,「為了能控制,它在身體外面自由飄浮的那部份必須與身體內部的能量相連結。外部的力量是由一種堅定不移的專注所召喚維持,而內部的能量是經過身體某些神秘的關卡流露出來。當兩部份結合時,就能產生力量,達成不可思議的事蹟。」看來唐望所解釋的肉體不只是克萊拉所說「肉體容納心靈與自我」,如果分身 (能量體) 是我們基本能量的容器及能量的泉源,肉體也是內部的 (心靈) 能量的容器。

 

這就解決了我的疑慮。我老是不明白,以巫士們高級做夢或抽象飛行的方式,也就是轉換意識到達無限的領域,那時到底肉體是擱在地上還是怎樣?如果打算遠行豈不是要雇人看著自己的肉體,免得遭受意外?原來屆時肉體早就一併非固體化,怪不得書中老講著巫士門徒一趟回來身體還沒成為固體或著要泡進水裡使之凝固之類的話。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