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跡

 

最初的經緯

在北極海以北

以零乘以零的數字

開始疊砌

那弧線

劃過不規則悸動的地輿

且分割腳印為

兩個半圓

 

如此古跡

在時序上確是

三倍嗟歎的距離

以風雨的間歇折磨出

一些    式微的古典

如此古跡

是易於觸及

    難以裝殮的

 

不必揣想

其時序及方位必如揉皺的一頁詩牋

為你    薄薄的存在

軟弱而畏葸而卑微的

青苔如

畢竟是被亙古的沈默

逼寫成的

 

為背叛老年後的空瞳

一排殘垣摔出

骰子的    圖案

管它三朵或五朵

墜地的過程不過為

開拓一片陰影

且撞爛一枚落日

為一地的踱蹀

 

或許有你的履痕攙在其中

足趾輕涉似你揚眉的溫婉

而我來得真遲

祇能翹望秋收後的空莖

以及遭期待車輿

轔轢而瓦崩的

一撮    黃土

 

1985/06/08

 

澎湖老屋,1986, photo by SW Shih

 


Notes: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

 

現代詩作攝影與詩閱讀系列閱讀摘記閱讀周記閱讀札記新的札記做夢者班做夢論壇電子信箱訪客留言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