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在乎成為一種不實的形式

 

等到天下黃雨,下紅雪,等到所有的希望都已破滅,

等到所有的等待都已停止。我將歸來。

 

貓不在乎成為一種不實的形式

而我在乎

你的如夢似幻、無無息

既不能以 0-1 的位元存取

亦無法以 pixels 的向度展現

色聲香味觸各境杳然成空

等待之際,我該上哪去斷、離

你等諸假相?

 

循著煙可以發現火

依著見可以信解

真實以

一種不實的形式

遍滿三界

 

我也不在乎成為一種不實的形式

反正不實的終歸未曾在乎

我煙燻淚眼的始終未見、未覺

等待之鏡花水月

到天下黃雨、下紅雪

誰將復歸何處?

煙不是火

不實的不是你

雲在天空消散……

 

2007/02/01 09:41PM

 

2007/01/22 05:42PM, photo by SW Shih


Notes:

1. 2006/01/08 06:18AM Abstract dream. 有幾段話進到我之前的連結,連結到看門的都是貓,貓不在乎牠成為一種不實的形式。

2. 郝明義〈一個黑戶佛教徒的自白〉(2006/12/05 聯合報):

電影《戰火浮生錄》裡,一個上了戰場的人,給他妻子的家書中引用了一個詩人的話:

如果你肯等待,我將歸來,但你必須全心全意地等待。

等到天下黃雨,下紅雪,

等到所有的希望都已破滅,

等到所有的等待都已停止。

我將歸來。

3. 頂果欽哲法王在《唵嘛呢唄美吽:證悟者的心要寶藏當中說道:

我們知道有煙代表有火,但煙不是火,不過循著煙我們可以發現火。同樣地,空性見和對空性的真正體悟是不同的,瞭解這點非常重要;但追隨這個見,並逐漸熟悉它,我們將離於任何概念或理論,而達到對空性的真實了悟。

4. 三界:「指欲界、色界、無色界,都是凡夫生死往來的境界,修行者以超脫三界為目的。」(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空,大自在的微笑》)

三界輪迴堛漫狾傅蒗菕A無論是顯現在自身,或顯現在他人身上,都是自心的顯現。而對一個迷惑的心而言,所有的顯相都是「迷惑的顯相」,或者我們亦可稱它為「錯誤的顯相」。


詩文解析

2007/02/10 Sat., cloudy, indoor 20.4°C

 

有讀者問到我這首詩的玄機。我的詩幾乎都是情詩,如同有情眾生一詞,講的「有情」也正是能夠經驗苦樂的生命。基於此,整飭自身的過程,跟任何一位求道者一樣,修法與神佛都是「所緣」,某種程度可比擬為溺者遇上浮木。雖然我們明知在究竟的絕對層面,並沒有一個「我」在這裡受苦,也沒有因果業障需要去除,一切本然清淨圓滿,一切都是那顆蒙眛的心演化的幻境。

貓不在乎成為一種不實的形式

而我在乎

你的如夢似幻、無影無息

其既不能以 0-1 的位元存取

亦無法以 pixels 的向度展現

色聲香味觸各境都杳然成空

等待之際,我該上哪去斷、離

你等諸多假相?

第一段詩文談到斷煩惱、離欲,最淺的層面即是放開對「擁有」的執著與「享用」的貪求,通常針對的是現實的情境。桑傑年巴仁波切在〈虔心悲切遙呼上師祈請文〉中說到「非真如幻之法欺自心」,意即我們的自心都會對外在的色聲香味觸等等生起貪著,可以說被這些如幻的法欺騙了。但我所謂的愛人向來都是「空」的,我既不「擁有」他也無法「享用」他,只能應用六塵中「法」的轉化之道,即《唵嘛呢唄美吽:證悟者的心要寶藏》所言:「文殊菩薩說道:『若有執著,即非正見。』寂天菩薩也說:『一切如虛空――這是我必須證得的。』」

循著煙可以發現火

依著見可以信解

真實以

一種不實的形式

遍滿三界

第二段說的是「一切如虛空」——即不實的形式。如果「我」不存在,大成就者、諸法、眾神存在嗎?佛所示現的的壇城淨土存在嗎?但凡人必須要有「所緣」才能達到究竟,所以需要各種修法的途徑,必須援藉一切「不實的」,才能到達「真實的」。攀岩者需要吊索,修行者需要法門,愛人需要另一個愛人,最終才能信服並親證此點,即吊索、法門、愛人皆是虛空不實的。也就是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在《空,大自在的微笑》中所說「三界並不是由『造物者』所創,也不是『無緣無故』而形成,一切都是『唯心所現』」。

我也不在乎成為一種不實的形式

反正不實的終歸未曾在乎

我煙燻淚眼的始終未見、未覺

等待之鏡花水月

一直等到天下黃雨、下紅雪

誰將復歸何處?

煙不是火

不實的不是你

雲在天空消散……

接受自己這個「我」不存在,比接受愛人那個「我」不存在來得容易,假設愛人那個「我」是我的「所緣」,甚至是我的修行「法門」(藉以學習佈施、持戒、安忍、精進),若一開頭就導到說它(愛人/法)不存在,如此我永遠也無法抵達任何地方(究竟)。所以安全作法還是我應當先安於是不實的,不要急著否認「我」,急著推翻「所緣」,因為在存在層次上也有相對與絕對的境界。在相對層次上,貓兒戲耍、嬰孩長大、人們為著凡俗瑣事親愛冤仇一生,都有其意義與美感,不然也不 會如夢幻般「存在」了。

 

大圓滿法認為人的心體本質是清淨的,若能安住一境,即身成佛,時間與等待也是虛妄的。當然我的修法與等待(成果),並非僅僅要獲得那個在相對層次上的東西——如同一個久別愛人的歸返,自始至終我都沒有忘記我的目標,與「所緣」的用意,我不僅僅在等待一個愛人的身體回到我的身體的身邊,若經歷漫長煎熬的修行過程終能達到我的「真實」身分 ,於此同時,我同樣也要求親見愛人的本來面目。以下摘錄頂果欽哲法王《唵嘛呢唄美吽:證悟者的心要寶藏》的一段話作為結語:

心的究竟本性是本然明覺,念頭從中散發,就像光從太陽輻照出一般。一旦了悟這個心的本性時,妄念會消失,如同雲在虛空消散。

屆時會得見什麼?誰知道呢,真到那時再說吧。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

設計作品發表文章照明著作照明課程城市夜遊現代詩作攝影與詩閱讀摘記閱讀周記閱讀札記訪客留言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