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周記:堅定不移的意願與奇蹟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唐望說「要讓魔術發生,我們只需要除去心中的懷疑。一旦沒有懷疑,一切都有可能。」《寂靜的知識》p. 145

他還說「是我們思考的堅持,使它們變得難以解釋,如果我們不去思考它」p. 148 ,像巫術一樣難以解釋的事件其實就十分清楚簡單。

唐望常使卡斯塔尼達進入強化意識也就是改變知覺狀態,以便施予深層潛意識的教誨,其實「只是用來吸引注意力、消除心中懷疑的技巧」 p. 145

而非故意將此課程的記憶儲存在平常意識搆不到的能量體上。

 

在談到「意願」之前, 先來講個“天方夜譚”——那種你認為永遠不會發生在現實生活裡的事。

南宋末年間,南安太守杜寶的女兒杜麗娘,一日與侍女春香偷往後花園遊玩。後麗娘因困倦在園中小睡,在夢中遇一書生求愛,共赴巫山。

此後,麗娘日夜思念夢中人,以致寢食難安,逐而生病消瘦起來,最後更加病死。她死前遺願要葬於梅樹下,而所畫的自畫像藏在太湖石下;

在枉死城堙A判官得知麗娘與柳夢梅日後有姻緣之份,於是放她出城。書生柳夢梅偶然拾得麗娘的自畫像,心生愛慕之情。

麗娘魂魄與他幽會,並教他把此事告知守花園的石道姑,便有機會重生。經過與石道姑一番秘議後,柳夢梅依言打開棺木,麗娘復生,二人成婚。

 

摘自【劇本】http://home.kimo.com.tw/p_pavilion/play.htm

清朝女作家程瓊的《才子牡丹亭》「不必是心學、也不必是性靈;她,就叫杜麗娘;所有古往今來,憑著深情一念,勇往直前的一切有形與無形」

2005.11.02 聯副)。此故事源自明朝劇作家湯顯祖(1550-1616)的《牡丹亭•還魂記》,他在〈題詞〉裡直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死而復生」肯定是項奇蹟。唐望說法是一旦聚合點移動了,便進入一個「奇蹟是家常便飯的領域」

巫士即能夠「創造出適合力量干預的情況」《寂靜的知識》p. 147.——是「力量」造成奇蹟,巫士則是「力量」的媒介。

 

麥可•泰波 (Michael Talbot) 暗示說神蹟或奇蹟「是由人的深層心力和精神動力所造成」,而不斷然單單歸作神力《全像宇宙》pp. 183-184

「如果一個人或一群人心理集中在某些意義上,當這些意義與物質系統引導力共同和諧工作時,就有可能啟發產生精神動力。

    精神動力實際上是意識和物質世界交換訊息的結果,而這種交換應該說是精神與物質『共鳴』。   

    心力可以用精神動力跳越傳統所認為的自然定律,甚至可以用我們無法想像的能力來『改變』、『重造』這個物質世界。

    心智可以與隱含秩序層——其產生宇宙全像——交談,然後隨其所願產生了現實世界。」

 

Michael Talbot,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全像宇宙 2 》第五章〈滿袋的奇蹟〉pp. 186, 189, 196, 222.

這個隱含秩序層就是唐望口中的「力量」。唐望所稱「宇宙至高的力量——意願,是造成事物改變以及維持不變的力量」」《寂靜的知識》p. 38

葛羅夫 (Stanislav Grof) 亦認為「意識在某些特殊狀態下,可以直接介入隱含秩序層,由改變隱含秩序層而改變現實世界中的現象」《全像宇宙》p. 196

“某些特殊狀態”的意識,就是「強化意識」,「強化意識是意願的入口,而意願的知識是開放給任何人的」《寂靜的知識》p. 111

因此每一個人都有這種潛能,如同唐望所陳「我們不需要任何人來教我們巫術」,力量隱藏在我們本身之中,

而他不過是能夠釋放這些力量《寂靜的知識》pp. 18-19

 

再回到“天方夜譚”來。生死至情讓「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無疑是意願的力量;而能於生死兩界間傳遞的訊息,則來自「超感能量」,

「可以在生者與生者、生者與亡者之間彼此來回傳遞,地方場所或無生命的物體中也蘊含超感能量,這種能量會產生有意識的訊息」《飛進第六感》pp. 39-40

蓋瑞•史瓦茲 (Gary E. Schwartz) 博士說:「愛可以說是一種強烈的吸引能力,造就了人類緊密的關係——不僅在世間,還包括人世與靈界之間。

吸引力的概念,物理學談到異性相吸,化學提及兩元素結合產生化學變化,讓物理生命成為可能。」

「我們摯愛的往生者及其『資訊能量系統』,很可能依然伴隨在側,能量是個關鍵,而首要的能量或許就是愛。

   當我們談到愛反映出一種吸引力量時,是不是有些人在自己與摯愛對象之間,確實經驗到某種能量關係?

   人類能量系統研究室的實驗指出,愛可以被視為生物電磁的能量,其真實性和牛頓的萬有引力相同。

   把愛當做是一種看不見的引力來探究,會發現它超越了大部分的界限和屏障——包括摯愛對象的分離。」

 

Gary E. Schwartz, Ph.D., The Afterlife Experiments: Breakthrough Scientific Evidence of Life After Death,《靈魂實驗》pp. 396, 400-401. 

杜麗娘夢中與柳夢梅「共享存有對存有的契合」,而在契合的片刻中因著對彼此的深刻確認而感動,

「這種連結是如此稀少而顯著,一但出現時絕不會弄錯」。契合的深度親密激起一種渴望,即完全與所愛的人合而為一,

以這種方式產生有意識的愛,「最後會延伸到讓兩個相愛的人超越自己,並與整體生命有更大的連結」《超越自我之道》pp. 352, 353, 355. 

 

——你喜歡這種“天方夜譚”嗎?

 

2005/11/10 00:56AM

 

 

Weekly: unbending intent and miracle
2005/01/17-01/23  indoor 15-17°C     
 

 

  A warrior could not possibly leave anything to chance.

  He actually affects the outcome of events by the force of

  his awareness and his unbending intent.


  Carlos Castaneda, The Wheel of Time, Quotations from The Second Ring of Power, p. 162.

.......................................................................................................................................................................................................................................................................................................

 

「每當我們告訴自己,世界仍是老樣子時,我們就更新了它,以生命點燃了它,我們以內在對話支撐了它。

   不只如此,我們同時以內在對話(internal dialogue)選擇了我們的道路。」

   我們一再重複同樣的選擇,直到死亡,因為我們一再重複同樣的內在對話,直到死亡。」

 

Carlos Castaneda, A Separate Reality: Further Conversations With Don Juan, 《解離的真實》p. 232.

1/18 在「閱讀摘記」寫著:

「『彌補』與『承諾』皆有償清的一天。超過的都只是『思想』──我們無須遭“無止盡的思想與欲念”所羈絆。」

內在對話著:「該停筆了。除了做或不做、是或不是,還有沒有其他選擇?」──我在尋找選擇的自由還是在兜圈子?

「當一個人裹足不前,不想繼續走下去的時候,很少是因為缺乏知識。

   而絕大部分是因為在他需要勇氣時,他卻在尋找安穩;而在正確的道路沒有其他選擇時,他卻要尋找自由。

   這樣子下去,他只是在兜圈子。」

 

Ein Kursbuch Von Bert Hellinger, Ordnungen Der Liebe, 海寧格《愛的序位》pp. 2-3.

唐望從未提及「愛」或使用「愛」這個字眼,他跟卡斯塔尼達說:「你一生都沉溺在愛之中,我想讓你喘口氣。」(《做夢的藝術》p. 122)

唐望認為「人類從來沒有學習去愛,我們只學會感覺能立即帶來滿足的情緒,只與個人『我』有關的」(女門徒訪談)

這使「愛」成為只是空洞、無生命的字眼,因為沒有人能去實踐。

 

有回卡斯塔尼達唯一一次向唐望求助,希望重新得回他深愛的小男孩朋友來安慰他。

「你錯了。一個戰士絕不會去尋求安慰的。」他以不容置疑的語氣說。

 

他說,一個戰士不會把任何事留給機會的,他會實際運用意識與堅定不移的意願 (unbending intent) 力量來影響事件的結果。

如果我有堅定不移的意願來幫助和保護那孩子,我會採取措施確保他與我在一起;

但是事實上,我的愛只是言語,一個空虛的人無用的發作。然後他告訴我關於空虛與完整的道理,但我不願意聽,我只感到失落。

我確信他所謂的空虛是指失去了無可取代的人。

 

「你愛了他,你祝福了他,現在你必須忘記他。」他說。但是我做不到。

 

Carlos Castaneda, The Second Ring of Power, 《巫士的傳承》pp. 144-145.

潛獵者索莉達問卡斯塔尼達是否了解唐望所說的,「如果我們有堅定不移的意願,任何事都是可能的。」

('Anything was possible if one wants it with unbending intent.' ,《巫士的傳承》p. 41)

什麼又是 unbending intent ?它跟“執迷不悟”有何差別?

"In order to hook yourself to 'intent'...See, 'intent' is out there, it's this force- Don Juan was not interested in religion-

 but, in a weird way maybe it is exactly what we call God, the supreme being, the one force, the spirit.

 You see, each culture knows what it is. And the thing is, Don Juan, again, said you don't beg for it.

 You ask, and in order to ask for it, you need energy.

 Because not only do you need energy to hook yourself onto it, but you want to stay hooked."

 

Being-in-Dreaming/Florinda Donner in Conversation with Alexander Blair-Ewart, Dimensions, February 1992.

卡斯塔尼達從唐望身上學會了「回報人的精神」(paying back to the spirit of man)

「我不需要你回報我,」唐望說,「但是如果你仍想要回報,就把你的回報存入人的精神裡。」《巫士的傳承》p. 146.

一年來所寫所寄的也只不過是存入「人類精神帳戶」。

 

如果有 unbending intent ,任何事都是可能的。除了Yes or No 兩種選擇,

還有第三種選擇──正確的道路:「回歸到中心,專心等候,正如迎風揚帆的人一般」《愛的序位》p. 3let the event unfold itself.

"We don't want the focus on the 'I'. We want to be a witness.

 Because everything in our society is filtered through the 'I', through the 'me',

 we are incapable of recounting an event without making us the main protagonist (主角), always.

 You see, Don Juan was interested to let the event unfold itself, and then it becomes infinitely richer, because then it opens up.

 And even in the world, as an exercise, just become a witness; don't be the protagonist. It's amazing what opens up."

 

Being-in-Dreaming /Florinda Donner in Conversation with Alexander Blair-Ewart, Dimensions, February 1992.

  2005/01/22 02:26pm

 

Let your bending in the archer's hand be for gladness;

For even as He loves the arrow that flies, so He loves also the bow that is stable. 

愉悅地屈服在祂的手中吧;

因為正如祂愛那飛馳的箭,同樣祂也愛這強固的弓。

 

Kahlil Gibran, The Prophet, 《先知》p. 56-57.

 


【相關閱讀】

1. Carlos Castaneda, A Separate Reality: Further Conversations with Don Juan,解離的真實──與巫士唐望的對話

2. Carlos Castaneda, The Second Ring of Power,巫士的傳承─唐望故事

3. Carlos Castaneda, The Power of Silence,寂靜的知識─唐望故事》

4. Carlos Castaneda, 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戰士旅行者:巫士唐望的最終指引

5. Concha Labarta, Interview with Florinda Donner-Grau, Taisha Abelar and Carol Tiggs, Mas Alla Magazine, Apr., 1997, Spain

6. Being-in-Dreaming. Florinda Donner in Conversation with Alexander Blair-Ewart, Dimensions, Feb., 1992.

7. Ein Kursbuch Von Bert Hellinger, Ordnungen Der Liebe, 海寧格《愛的序位

8. Kahlil Gibran, The Prophet, 紀伯侖《先知

9. Michael Talbot,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全像宇宙投影三部曲:【第二部】心志與肉體

10. Jeffrey Wands & Tom hilbin, The Psychic in You – Understand and Harness Your Natural Psychic Power, 飛進第六感一位靈媒的親身經歷》

11. Gary E. Schwartz & William L. Simon, The Afterlife Experiments: Breakthrough Scientific Evidence of Life After Death,靈魂實驗

12. Roger Walsh & Frances Vaughan ed., Paths Beyond Ego: The Transpersonal Vision,超越自我之道:超個人心理學的大趨勢》


【讀者回應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