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心不忘失,明記為性」;能感知的是本體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7/05/20 05:39PM

 

2007/05/20 Sun., cloudy, indoor 24.4°C 「心不忘失,明記為性」

 

五蘊是色受想行識,色講過了,受有樂受、苦受、不樂不苦受,「受是領納進來,不是思想」:

 中國字很奇妙,思、想、念三個心理境界各有其範圍。「思」是比較細緻的,「想」我們馬上就會講到,而「念」則屬於後面要講的行蘊了。這婸﹛A「想」具有很大的力量,能夠抓住東西或境界。所以說,信宗教的人,誠心祈禱,往往會有好的結果,那是因為想的增勝力、加強力的作用。再好比說,修密宗的人都要觀想,就是利用想的力量,如果在講話做事時,你也能清晰的觀想到觀音、文殊菩薩像的話,在密宗中就叫觀想成就了,那已經很難了,已經是相當高的功夫了。 (南懷瑾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下集)p. 55

「行蘊包括了受、想兩蘊以外所有與心相應和不相應的狀態」(p. 60),行蘊不是想出來的,妄想卻是自己冒出來的;根據南懷瑾解釋,思與想不同,思屬於行蘊,因為思能導致我們的行為:

那個反思的作用構成了一種力量,意識的業力,再加上我們心意識的攀緣作用,我們的反思與反省就會隨時呈現於心中。好比說你做一件不好的事,或者你想追求某個女孩子,「剪不斷,理不亂」,你隨時都會想到她,她隨時都在你心中,就像磁石隨時能吸鐵一樣。這個思的力量很大,能導致我們善的行為、惡的行為、和不善不惡的行為。注意,想是比較粗的,我們平常都在妄想之中,思則是比較細的,會在「想」的後面自動起作用。 p. 64

 

行蘊堛滿u觸」這一部分,包括很多,像我們的身體就充滿了觸的作用,冷暖滑澀都是我們觸的感受。其實,我們的眼睛看見東西,耳朵聽到聲音,這堶掖ㄕ傍痕漣@用。嚴格來講,我們的生命時時刻刻都與外面的物質與物理世界進行交感和交流,通過意識的作用產生痛苦和快樂。我們將這些心理、生理狀態領受吸納進來,就會產生一種力量和業力,這叫作觸。(p. 61

 

所謂「念」,就是習慣性的會放在心上,是一種習慣性的力量。好比說,你特別喜歡某種東西,或者你想念你的情人,你會念念不忘,就是這個道理。(p. 55

什麼是念呢?我們前面講過想、觸、思,因為想,或者思,或者觸等等,在你心中引起一個影像,你永遠丟不開,永遠不能忘記,「心不忘失,明記為性」,這就是念。相思病就是一個例子。(p. 66

所以夢中深刻的觸感,是與「外物」進行交感和交流,其肇因於行慣性的「思」、「念」力——對情人的念念不忘,永遠丟不開,永遠不能忘記,「心不忘失,明記為性」。

 


 2007/05/21 06:30PM

 

2007/05/21 Mon., sunny, indoor 26.0°C 夢世界依賴我們對它的經驗而存在

 

剛才翻開新買的《專注力:禪修10階釋放心智潛能》,後半中高階分別談的清明夢跟夢瑜伽,還蠻意外的,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何要買這本,博客來網路書店介紹的也很含糊。跳看目錄裡「清晰夢——日間的練習」,看到最近出體夢中提到的康德了:

我們唯一能直接感受到的實相,是由心智中出現的東西及五種官感所組成的。一個由我們定義為實體現象所組成之獨立存在的宇宙是否真的存在,如今似乎大有疑問。這些看法也和哲學家康德的想法大致若合符節,但這裡所隱含的意思,並不是在人類心智外並沒有宇宙獨立存在著(不管是實體或非實體的宇宙),而是如康德所言,一旦我們試著要感知它或想到它,我們是以自身的人類官感及認知能力來做標準,而這些都無法以獨立於我們探詢的模式來接觸實相。

從伽利略的時代開始,科學家就試著要探索獨立於人類經驗之外的客觀實相的本質,而佛教徒尋求對於他們稱為「界」(loka)的了解,這個界相當於現象學這所稱的生活世界或生活環境,也就是經驗的世界。就像夢一樣,清醒時刻所體驗到的世界,並非獨立於我們對它的經驗而存在。

B. Alan Wallace, The Attention Revolution: unlocking the power of the focused mind, 專注力:禪修10階釋放心智潛能p. 160

英文書寫使用了許多否定的否定,直接來說就是:清醒及作夢世界,皆依賴我們對它的經驗而存在。

 


 2007/05/21 06:36PM

 

2007/05/22 Tue., sunny/raining, indoor 27.4°C 能感知的是本體

 

U 說看《尋覓孿生的靈性伴侶》時感觸不已,他寫道:「從書上描述的客觀條件與我的主觀感覺,她真是像我的雙生靈魂。她和我太像,而且就像書上說的,我是陽中帶陰,而她是陰中帶陽,如果真的能在一起,鐵定是絕配!」《專注力》上說:「文字在第一次重讀時,會改變的機率是百分之七十五,而第二次重讀時,會改變的機率則是百分之九十五。」(p. 162)說真的,我跟他看的是同一本書嗎?肯定 U 跟我專注的重點不一樣。我怎麼沒留神陰陽互補的問題。

 

我對作夢是有點天生的傾向,但這五年完全是被迫的「靈魂的出路」(註一)詹杜固仁波切在〈趁我還行〉(上)中講到夢中能感知的是本體也就是微細心識(註二)

依據佛陀的教義,在輪迴中有三種不同的境界,這三界是:色界、無色界和欲界,我們就住在欲界中。在欲界堙A地球只是存在其中的一粒小小微塵,因此,不要自我膨脹、狂妄自大地以為我們就是唯一的生命:「宇宙中還有別的生命嗎?」當然有足夠多的生命,還有不明飛行物,什麼都有!佛陀沒說會有綠色的小人坐著太空船來到地球,但他說過,我們只不過是輪迴中芸芸眾生的一種生命形式而已,因此地球只是一粒極小的微塵;如果地球是一粒微塵,想想我們自己,我不知道-沒有比這更小的詞了!

我們在欲界這個極小的微塵當中生存,粗心識由細心識生起,任何情況下,粗心識都會融入細心識。證據,一個非常簡單的證實細心識存在的證據是:當你睡著的時候,你作夢了,在夢中,你能夠看到、聽到、嘗到、摸到某樣東西,並且還會有意識地感到恐懼,可這些沒有一樣是存在的。在夢堙A你用什麼在感受?你用什麼在觸摸?你用什麼在品嘗?你用什麼在聆聽?你用什麼在觀看?你的眼睛閉著,你的耳朵也閉著。可是,就在這些都關閉起來的時候,你仍然在夢中,感到有時比生活中更真實的東西。你用什麼在看?你用什麼在聽?你用什麼在感知?那個本體,或者說那個感知的人就是你的細心識,聽到、嘗到、摸到和感覺到,那就是你的心識,很簡單,那個光亮、那種心識你是可以體驗到的。

據說,當你打噴嚏的時候,心臟會突然停止跳動,當你達到性高潮的一刹那,會出現一道清晰的白光,或者清晰的光亮 。那不是外在的事物,那是你的細心識,還有就是在死時,會有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這三種情況下,你的細心識將會顯現出來。在你死時,細心識不會成為外界能夠看到的某種東西,它在你的內心,你將看到一束清晰、純淨、散漫的白光。

幾個清明夢及出體夢是曾出現過白光,但打噴嚏、性高潮還沒有機會「起作用」(詹杜固仁波切說不是「看到」是「起作用」)。講到夢中會面帶來訊息的意義,詹杜固仁波切在〈趁我還行〉(下)中說明一切還是端賴動機:

當你的肉身消失的時候,你立刻就能到那堨h 因為是心識在行進,而不是身體。因此,有些事例是千真萬確的,有的人去世了,因為他恨我們,或者愛我們,就會出現在我們的夢中,甚至在那段時期真正顯現在我們面前。從我們死去的親屬或者愛人那堭o到的啟示,他們告訴我們的事情,也許準確,也許不準確,因為他們是以什麼為動機呢?我們不確定。


註一「靈魂的出路」內容參閱:

石曉蔚閱讀周記2005/07/03:浮於塵世,回到夢時(石曉蔚,《心靈探索周記》pp. 78-79)

「不管透過什麼方式,靈魂都會找出路,如果眼前出現無法容忍的限制,它就會以超越感官的力量破繭而出。」(《尋覓孿生的靈性伴侶》p.125)醒於夢境是第一步,然後是醒於塵世,就能體悟我們並非只依賴形體或這個世界而存在。

微細心識subtle mind)內容參閱:

石曉蔚閱讀周記2005/06/19:夢實相與隱含秩序層(石曉蔚,《心靈探索周記》pp. 58-59)

達賴說「我們之內都有微細(subtle) 的粒子,即便是虛空之中也有」,在特殊睡夢狀態而離開身體時,「微細自我」及「微細心識」便會顯現.(《心與夢的解析》p. 121)。唐望亦言明,做夢即利用做夢注意力── 一種特殊的意識──將夢轉變成進入其他世界的真實通道(《戰士旅行者》p. 203 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跟“其他世界”相比,不過是前者「顯明」 (explicate) 而後者「隱藏」 (implicate) 罷了。


  2007/05/23 05:48PM

 

2007/05/24 Thur., sunny, indoor 28.8°C 「全心全意」,無時或忘

 

Y 色膽包天居然夢過我,我說:「我已經借給他人『觀想』了,你還是觀想高橋、鈞甯、Fs 美少女就可以了。」《專注力》一書主要在教導「奢摩他」(shamartha)禪修法也就是的注意力或專注力,「在奢摩他修行中,能夠『全心全意』是件重要的事。」

只要我們的心念還在亢奮及遲緩之間不自主地振盪,從某種注意力的失衡狀態擺盪到另外一種,或許永遠無法發現人類意識的深層部分。(p. 22

注意力對於人格及道德行為也有深刻的影響。詹姆斯(William James)覺得,能夠自在地、一再地把遊走的注意力集中的能力,正是判斷力、人格,以及意志力的根源。(p. 20

這裡所說的「全心全意」跟一些當代禪修導師所談的有點不同。舉例來說,內觀的導師通常會把全心全意解釋為一種覺知:不論所出現的心念為何,隨時都能注意,且不加以批判。但以奢摩他的角度來看,「全心全意」所指的是不間斷地注意某個熟悉的對象,無時或忘,也無雜念。(p. 35

B. Alan Wallace, The Attention Revolution: unlocking the power of the focused mind, 專注力:禪修10 階釋放心智潛能

 


  2007/05/26 06:10PM

 

2007/05/26 Sat, cloudy, indoor 28.9°C 意願是關鍵,unbending intent

 

詹杜固仁波切的〈蛇雞豬〉有上中下三部,上兩部是 04/28-04/29 看的,然後 05/13 接著看〈因果與戒律(上)〉,講到 John Riley Perks 所寫《The Mahasiddha and His Idiot Servant》這本書的內容。昨今兩天看完〈趁我還行〉上下,晚餐時補回〈蛇雞豬(下)〉,還是講這本書(其實是第一次正式介紹),而我接得剛剛好,因為手邊正好有了這本書的影本詹杜固仁波切佛法中心贈送)

 

蛇雞豬(下)〉都在講大成就者mahasiddha邱陽•創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註一)(他喜歡自稱「木坡」Mukpo)跟他的白癡侍從idiot servant的故事。創巴仁波切(創立香巴拉傳承)在美國科羅拉多洲創立第一間佛教大學那洛巴學院,肯恩威爾伯跟此學院交誼深厚,太太崔雅乳癌死後,肯恩的女友就是那洛巴學院的學生。創巴仁波切一次跟女弟子的一夜情,使藏傳佛教大學者米龐轉世(註二)。

這本書是我頭一回給任何人,在這個國家公開講關於活在我們之中真正的大成就者的不可思議、意義深遠的修行,真正大成就者的行為、方式,對我們來說是觸目驚心的,因為我們有著被震撼的因緣。我們有著感到驚愕、感覺是與非的惡業,我們有被震撼的因緣這一事實,證明我們有惡業;假若你沒有惡業,你就不會被驚嚇,不會歡喜,也不會悲傷,你不會有這些心理狀態。所以這些大成就者的行為、方式,跟我們有著很大的不同,他們的行事方法不一樣,因為他們並非和我們來自相同的動機和背景,他們可以做出和我們完全一樣的行為,但結果不一樣。你知道為什麼嗎?目的是關鍵,目的(intent)。

 

現在,外邊有這麼些人,各種各樣的人,因此,就有各種各樣的喇嘛和各種各樣佛法的形式。喇嘛或者高僧大德需要以不同的方法示現,來適合這些人的層次。你看到高僧大德的行為在那個層次,不是因為他們執著而是要成為那些人中的一員,去轉變他們的心念。當 Mukpo 自己滾下樓梯最終到了醫院,這給人們帶來了啟迪;當你自己滾下樓梯就得承受醫療費用。這有很大的不同。當他同時與兩個女人做愛的時候,他在給旁觀的人和這兩個女人播下覺悟的種子,因為他沒有執著;但是,如果你同時與兩個女人做愛,你會到三界中去,Mukpo 卻不會。

 

我講的是-並非行為造就惡業,而是意圖;並非意圖造就惡業,而是意圖生成的習性。因此,假如你同五百個女人睡覺,而且你是 Mukpo,那五百個女人很可能最終會升到金剛瑜伽母的天堂,相關的人也一樣。如果你不是Mukpo,就會降級,和那五百個女人一起,不是全部。

 

你的行為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意圖,Mukpo 就是如此。他並非從我們的現實起作用,他以無我執的心念起作用,這已經非常不一樣了,因而他的行為與眾不同。他在七十年代開辦的佛教中心,在科羅拉多州 Border 市的 NaropaInstitute.comNaropa 學院,已經成為一所世界公認的大學。Mukpo 同每一個人發生性關係的地方,已經成為一所世界公認的大學,教授心理學、插花、佛教理論,已經得到整個美國的認可;香巴拉出版公司致力於出版他的著作;他在全世界有數百名弟子;即使已經去世,他的開示仍在流傳。我有九冊他的著作,目前正在通讀,這個傢伙成天做的就是喝清酒,同各種奇怪的人做愛,男女都,有,打徒弟,把狗燒死,改名換姓,每天都要問一下「你今天叫什麼?」、「你叫 Sipsie 哦,今天我是 Mukpo 將軍。」為什麼?因為有效果,至今他做過的一切,仍然在給別人帶來驚人的效果。看看自己,我們坐著、禪修、祈禱、存錢、撫養孩子,我們很好,但沒有效果,我們不去影響和幫助任何人,我們好什麼呢?那就是為何意圖比行為更重要的原因。但是,在我們這一層次上,意圖和行為兩樣都必須關照好。

 

那就是這個傢伙他已有過很多,很多化身。你知道 Mukpo 是怎樣開悟的嗎? Mukpo 或者邱揚創巴仁波切並非藉由讀誦經典而開悟,他的開悟源自之前第一次化身,他忠實于喇嘛,自始至終依止上師,喇嘛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他主要就是做飯、洗衣、做清潔,照顧喇嘛的生活,除此之外什麼也沒做。但他是帶著全然的意識(但是他帶著徹底的醒覺)和絕對的忠誠在做。在那一世,他獲得了大成就。

 

修習佛法是殊勝的,Mukpo 的那些舉動,是高僧大德在必要的時候採取的,如果沒有必要,他們就不會那樣做。這並非取決於他們,而是取決於他們要去改變的人。一個高僧大德的舉動、言談和行為完全取決於他要幫助的人。我給你們舉個例子,月亮永遠掛在天上,月亮在湖面的顯映則取決於湖水本身,它是否柔和平靜、清澈透亮、深淺合宜,假如水面有障礙,月亮便不能映現出來,但你仍能看到湖面。月亮就好比佛性,在湖面的倒影好比是佛性的顯現,看到這種情形,那些水面的障礙,就好像是我們見到佛性顯現時所遇到的業障一樣。因此,從 Mukpo 的行動來看,我們不能說他已證悟,但從他的結果來看,我們可以這麼說。

 

誰認為這本書引人入勝、動人心弦?我認為如此,你們從書堭o到了什麼教訓?我們不能立刻就看到那些利益;這些方式,有時甚至連學生都不能察覺到;當你對某個事物有著先入為主的觀念,你就什麼都不能接受,因為你覺得這件事就必須是這樣的,它不得不這樣。這個人必須這樣,當你抱有這種觀念,一種很強的認為事情應該怎樣的觀念,可事情往往可能那樣,也可能不那樣,所以你錯了。為什麼?因為沒有別的資訊能夠到你這兒來。

 

概括了整本書, 「精進」正是我想聽到的詞,堅持不懈,不要放棄,不要抱有先入為主的想法:這個應該是這樣或者那樣,只要深入去做就行了,不要放棄,堅定不移。我來總結一下,告訴你們,最令我感動的是在最後——哦,不是最讓我感動,是讓我感動的,在 218 頁:當 John Riley 問尊貴的丘揚•創巴仁波切 ,「『這些獎勵和任命是事實還是幻想?』我問道,他回答:『兩者都是。』」我好感動。

"Are these awards and appointments fact or fiction? I asked.

"Both," he answered.

關於大師跟女人做愛是在播下覺悟的種子,我要講個笑話。我曾讀到一本書,講到印度靈性大師克里希那穆提,他有個私生女成年後指控他讓她母親懷孕後仍不理不睬,克里希那穆提辯稱:「(做愛那時)我是無我的啊,我是無我的啊!」我一直沒摘錄這個大八卦,不然剛剛上網輸入關鍵字就可以搜尋到我自己寫的出處了(我都是這樣幹的,在 Google 輸入:「關鍵字   site:www.iali.com.tw)。啊哈,原來是克里希那穆提在私生女母親身上播下覺悟的種子、附送往生極樂世界的機票,這點的確「不能立刻就看到那些利益」、「甚至不能察覺到」。

 

Chuck 寫給我說:「最近畢業忙完,我幾乎有時間就是在看詹杜固仁波切的)開示影片。真的受益良多,裡面提到拜佛像的意義,對我來說真的是解答很多,還有咒語融入氣裡一起背誦的高級禪修,真的覺得需要一個上師在旁邊指導,不過現在還是可以乖乖的做自己的前行。」Y 則說:「今天我和 F 說,跟著石老師,有一天我應該會進入藏傳佛教的領域,反正我都在走妳走過的路。現在時間是還未到啦,不過我很相信藏傳佛教是非常嚴謹地把所有靈界的種種解釋完全。」其實我只有推薦 Chuck Sean 詹杜固仁波切的網站,我也會視人而定,J  尚未擺脫基督教限制性概念,Y 還在玩新時代靈魂年齡那一套,我又不是佛法推銷員。

 

Google 搜尋我自己:唐望說:「一個戰士不會把任何事留給機會的,他會實際運用意識與堅定不移的意願unbending intent)力量來影響事件的結果。」他還說「如果我們有堅定不移的意願,任何事都是可能的。」(Anything was possible if one wants it with unbending intent.)(《巫士的傳承pp. 144-145, 41)按唐望說法,如果我有堅定不移的意願,我會「採取措施」確保我要的結果:只要深入去做就行了,不要放棄,堅定不移。

 


 2007/05/27 06:26PM

2007/05/27 Sun, sunny, indoor 28.4°C

 

為了避免再犯慣性上的錯誤,並改善一心多用的習氣,請依《專注力》一書鍛鍊唐望所謂的第一(tonal)、第二(nagual)注意力(註三)。要徹底淨化心智,需要三方面的訓練,也就是道德、專注力及禪修中靈光一現的頓悟。想要在禪修時或得洞察力,仍需要高度平衡的專注力來支持。p. 24

三個技巧

要完成前面四個階段,我所推薦的是「專注於呼吸法」(mindfulness of breathing)。專注於呼吸的意思,是將你的意識安放在和呼吸相關的感覺上,只要你心念遊走了,就再次把注意力放回這些感覺上。

從第五階段開始,我所推薦的方法稱為「安放心智於其自然狀態」。在此,你將自己的注意力引導到所有在心中出現的東西——想法、影像以及情緒。這個方法是從大圓滿法教當中擷取出來的。

而在第八階段之後,我們將進行更精微的修行,也就是維持對於覺知本身的覺知。這項修行主要並非為了「開發」注意力的穩定度及活力,而是要「發現」意識本身內有的靜止與光明(luminosity)之特性。(p. 26

作者 B. Alan Wallace 博士強調集中注意力的練習是屬於「非一心多用的」,所要學習的是將意識之流引導到特定之處而不至支離破碎(p. 67)。書中在第五階段到第九階段之間安排的輔助性練習,即包括清明夢以及夢瑜伽,用來交強日間與晚上的警覺度,這也是我去年買的但還沒看的南開諾布(Namkhai Norbu)仁波切寫的《 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 An Essential Tibetan Text on the Practice of Contemplation》的重點。據稱「當禪修者到第九階段以後,他便已準備好要做大突破了,包括神經系統的劇烈轉變以及意識的根本變化。他的心智擁有驚人的能力,而他的身體擁有前所未有的柔軟度以及飄浮的能力」(p. 30)。什麼是注意力?

「注意力」這個詞,跟「注意」這個動作相關,也有「照顧」和「看護」的意思。當你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某人身上時,你等於把自己給了他了。這是你最親密的禮物,讓這個人進入你的心及心思之中。(p. 71

我不打算描述各階段練習的細節,我根本認為最好去買一本放手邊。譬如我現在才知道有四種禪修姿勢:行走、站立、坐著、平躺。散漫或容易睡著的人適合靜坐;容易興奮的人,「躺下來對於釋放身心的緊張及躁動不安特別有幫助,採取平躺的姿勢也可讓你的心得以平靜下來」(p. 44)。依此,我適合「平躺」修行——是不是很棒?而且專注於呼吸法可以幫助入睡(p. 44)。

 


一: 邱陽•創巴(Chogyam Trungpa(或譯丘揚•創巴)

創巴仁波切 有好幾本書在網路上被廣泛地談論著、引用著,(《突破修道上的唯物》、《自由的迷思》等);在網路之外,他引人爭議的一生也被人們議論紛紛。「仁波切對於飲酒與女人的熱愛是眾所皆知的,在仁波切的金剛攝政歐瑟天津因愛滋病併發症去世所引起的悲劇性情境,使得仁波切的聲譽從此帶著爭議性,甚至到了死後仍是毀譽參半。」(p. 263)大膽的西方記者還會追著他問一些緋聞,在他死後 20 年的今天,爭議性減弱了,法教的流傳卻增強了,正因為他性格中的真實性。他對於人一直在想卻又害怕談論的事不僅都嘗試過還毫無保留地向西方記者陳述,「這也是為何大家私底下都會讀他的書,只是有人不肯承認」。網路資料

薩姜.米龐(Sakyong Mipham)

薩姜.米龐仁波切是知名藏傳佛教大師邱陽.創巴仁波切之子。貝諾法王認證他為大學者米龐仁波切的轉世。薩姜.米龐仁波切是香巴拉傳承的最高領袖。薩姜.米龐仁波切所著的《心的導引》,榮膺全美暢銷書籍排行版,他更被《行星》Planet 雜誌舉為全 球三十位高瞻遠矚者之一。(網路資料

註三:第二注意力

唐望的確是日常世界與那看不見的世界之間的媒介,他不稱那世界為超自然,而稱之為第二注意力(second attention),他身為老師的角色是使這種系統能被我掌握。我在先前的書中描述過他的方法,以及他要我練習的巫術技巧,其中最重要的被他稱為「做夢的藝術」。(卡羅斯卡斯塔尼達,《做夢的藝術》p. 11)


  2007/05/06 06:29PM

 

2007/05/29 Tue, sunny/raining, indoor 28.8°C 無所住,不須要住」;長青哲學

 

南懷瑾說「整個金剛經就是在教我們如何住,也就是無所住,不須要住」(p. 55)。什麼是「住」?

「住」這個字,與「止」、與「定」是不一樣的,而且很不一樣。

先說這個「止」。止可以說是心理的修持,把思想、知覺、感覺停止,用力把它止在一處。等於我們拿一顆釘子,把它釘在一個地方,就是止的境界。

所謂「定」,等於小孩玩轉陀螺,最後不轉了,它站在那裡不動了,者只是個定的比方。

這個「住」呢,跟「止」、「定」又不一樣。住是很安詳的擺在那裡。這些不是依照佛學的道理來說,只是依照中文止、定、住的文字意義來配合佛學的道理加以說明。(《金剛經說甚麼p. 53

Sean 雖然夢記得少,但他的心得真實不虛,他說:「記夢也帶給我一些附加的作用,譬如:記憶力變好了,因為 每一則夢需花五分鐘到一天不等努力回想,又需避免自行摻雜過多的聯想,久而久之,記憶力好像變得不錯喔!」記憶力變好只是記夢的邊際效應,南懷瑾說到開悟成道(悟道)的人,智慧的開展十分驚人:「據我所知,有幾位大和尚並沒有讀過書,也沒上過一天學,一個字也不認識,悟道以後,詩好、文好、樣樣都好,那真是不可想像。」(p. 7)他舉了一個滿清年代剃頭師傅的例子,悟道後無所不知,「一般讀書人去考他:楊和尚,我有句話忘掉了,你看是出在哪本書裡?他說:這在第幾頁那一本書嘛!」(p, 7

 

正如同《巫士的穿越》奈莉達告訴塔夏莎•阿貝拉一些只有她父母才知道的事(註一);《戰士旅行者》唐望「看見」卡斯塔尼達幼年的私密遭遇;《Being-in-Dreaming》老佛琳達告訴小佛琳達研究所論文哪裡寫得不好,應該寫些什麼,並建議她於做夢 reorganize 論文的次序。除了「書到今生讀已遲」,悟道的人能夠通達自己的前世資料庫,更有甚者,眾生古往今來一切事都於隱藏秩序層以能量狀態存在,當然能夠信手拈來,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所以我認為唐望所代表的拖爾特克巫士傳承認知系統,somehow 能夠與其他所謂長青哲學(perennial philosophy)(基督教、佛教、道教等)相互印證: 

大存有鏈/肯恩威爾伯

「長青哲學」(perennial philosophy,「長青」一字頗為精確,因為這種哲學在各種文化和各時代中都顯現出本質上相似的諸多特徵這種世界觀不僅成為了世界上從基督教、佛教到道教幾大智慧傳統的核心,對那些最偉大的哲學家、科學家和心理學家來說也是如此。因此,廣泛流的正是這種長青哲學,它要麼是人類歷史上已有的最最巨大的知識性錯誤,要麼是迄今為止對於實唯一最準確的反映。

長青哲學的中心問題是關於「存在之巨鏈」(台灣譯作「大存有鏈」)的概念。這個概念本身相當簡單。實在,在長青哲學看來,並不是單向度的;它也並非鐵板一塊。實際上,實具有很多不同但卻是連續的層次,從最低的、最鬆散的、最不具有意識的到最高的、最精微的、最具意識的。在存在的連續統一體或者一系列意識的一端,我們西方人稱之為「物質」或者無感覺或無意識,在另一端是「精神」、「上帝」或者「超意識」(正如我們下面要瞭解到的,這也被稱為在整個序列中無處不在的觀點)。有時候,這一巨鏈被認為有三個主要層次:物質、心智和神性。另有人則用五分法:物質、機體、心智、靈魂和精神。另一些瑜學派甚至細分出好幾打各具特色但仍保持連續的層次。在目前的情形下,從機體、心智、靈魂到精神的序列對我們來說就足夠了。

長青哲學的中心觀點是男人和女人都能沿著由低到高的層次生長發展(或進化)成為大精神本身,由此實現和上帝的「終極同一」——完美無缺的存在是所有生長與經過進化過程所渴望的。但要注意此巨鏈確實是一個「等級系列」(Hierarchy)。但是,在長青哲學——從整體論的立場來看,等級一詞只意味著一系列事件的順次排列。

Path Beyond Ego: The Transpersonal Vision,超越自我之道:超個人心理學的大趨勢 pp. 318-320,此處摘用簡體譯稿


  2007/05/30 06:16PM

 

2007/05/30 Wed, cloudy/raining, indoor 27.9°C 天主教玫瑰經

 

昨天洽新案要照明設計的廟主要是宋江陣文物館(道教),今天去的科技公司,接洽辦公室設計的小姐說:「兩位老闆都是基督徒,我也是。」我抓起脖子上的十字架項鍊(因為穿黑色太素)晃晃,深表認同。佛教、道教、基督教都屬長青哲學,大家也就不要這麼見為外了。

 

我唸天主教玫瑰經八個月,時有神秘感應。但我似乎沒跟誰說過此事,閱讀周記、札記都跳過了。這麼說吧,出體唸咒直接感應不計其數,但日常持咒尚無所感,更甭提打冥想或觀想了。天主教玫瑰經出體沒試過,但日常感應頻率十分高,時機不太挑的,可以說是與專注力無關。隨便抄幾篇:

2003/01/09 Mystery.

晚上 09:20 左右誦 Rosary,禱告時感到暈眩,但不很長,幾秒鐘而已。菲傭 Josie 說是我同時點三根蠟燭,並說是分別代表 The FatherThe SonThe Holly Spirit

 

2003/01/12 Mystery.

下午三點誦 Gospel-Meditated Rosary,當要 offer my prayer 心中默想時,暈眩感又起。我感謝神作用在我身上,讓我跟我的大我重新連結。暈眩感持續許久。後來問過教堂的 Sister Cathy 說那是一份 Gift——恩寵,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如此感受;而那也是一種 reminder,提醒我們神的存在,要更愛祂!

 

2003/01/24 Mystery.

09:15PM 開始誦 Rosary。由於昨夜沒睡好,下午又出差遠地,雙眼有點疲倦,索性閉起眼唸,然後開始唸誦經文。到第二圈時,竟然暈眩起來,本來還繼續唸,但實在太暈,便停了下來,感受強大的磁場,失聲哭泣起來。許久之後,「How should I do?」我問 Josie,她握住我的手,繼續唸下去,感覺她唸時的語調很不一樣(她後來說那聲音不是她的)。當我因暈眩停下來時,Josie 明白了,就低頭禱告:「Jusus Christ......」,後來要求指引。當她手觸及我時,她亦感受到 Holly Spirit 的力量傳導至她身上。唸完 Rosary 09:45,比平日多了 10 分鐘。兩人同時雙臂都起雞皮疙瘩。

 

2003/01/28 Mystery. 7th

09:15PM 開始獨自誦 Rosary。唸到第二輪尾,暈眩,但很快便平復。

 

2003/02/14 Mystery. 8th

晚上 09:40PM 開始唸 Rosary。唸前三顆(唸珠)時便感覺 Holly Spirit 在身上,第二遍時開始暈眩,是順時針方向的,便順著它流動。小聲告訴 Josie:「I feel dizzy, you continue.」一直暈眩,我又流淚了,因為暈了十多分鐘一直到第五輪末才停止暈眩。

我可能沒時間繼續「神蹟」下去。Anyway,「聖靈的國度」後來並沒有加派物質世界的接引人來,或者將我的 X-File 類似轉台,轉讓給佛法研究中心。所以說,我對兩教根本沒有分別心啊!不過,可能也是轉檔「英轉梵」的緣故,我當年的請求至今都沒有應允。《奇蹟課程》說到:

千萬不要忘了,是你為自己所獲得之物設定價值的,你所付出的代價就是它的身價。你若相信自己能以很低的價錢獲得貴重的東西,這表示你相信自己與上主尚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上主的天律一向是公道的,並且徹底一致。你藉給予而領受。但是領受只是接收,而非獲取。你不可能沒有,可是你卻可能不知道自己擁有。心甘情願地施予,才能認出自己擁有;懷此願心,你才能認清自己擁有的一切。於是,你所付出的,成就了你為自己擁有之物所定的價值,也就是你賦予它的身價。這也顯示出你想要它的程度。(p. 153

阿門。

 


2007/05/31 Thur, sunny, indoor 28.4°C 話說再來人

 

做夢者班成員對於想加入的十五歲港女,顯赫的前世德川家族背景野史無啥反應,才初中畢業,知識尚未開展,只能列位旁聽席,什麼叫旁聽?我猜是班內郵件都 CC 給他一份的意思(但我有些內容需滿十八歲才能閱讀,這有點困難)。南懷瑾也說年紀輕輕學什麼佛呢?先把做人的道裡學會再說。

年輕的同學要特別注意啊!最近我發現年輕的同學特別喜歡學佛修道,我都有點擔心,我常常跟年輕的同學們談,你年紀輕輕,學這個幹嘛?我這個話你不要難過,這有兩重意義。首先世界上什麼都容易學,唯有學佛是最難最難的事;第二重意義啊,人生畫虎不成反類犬,學佛學不成,我不曉得你變成什麼!所以希望先把做人的道理完成,再來搞這個學佛的事。但是既然要學佛了,千萬要注意「不住於相」四個字;一住相,什麼都學不成了。(《金剛經說甚麼p. 93

金剛經說甚麼》講到「耶穌的道,佛的道,穆罕默德的道,孔子的道,老子的道,哪個才是道?真理只有一個。所以一般講盲眾摸象,各執一端,都是個人主觀的認識,以為這個是道,那個不是道。所以真正的佛法能包涵一切,真正到達了佛境界是包容萬象,也否定了萬象,也建立了萬象。」(p. 142)我不打算摘論、「非法非非法」的問題,今天閱讀的內容「話說再來人」、「不來行嗎」跟「三界的天人」,十分有趣:

四果的證果,是我們學佛的重點。 

 

話說再來人

修到預流果(初果羅漢)的人,死後不到這個地球上來了,而是昇天去了。天上的生命結束了再來做人,這一種人稱為再來人。他們是來世受報的,因為有些帳沒有還,要來還帳,七還人間,生了死,死了生。社會上很多都是再來人,再來人間,就是還債,自己也不知道。假如自己能夠知道,就已經不是初果羅漢了,一下就超過去了。

 

不來行嗎

到了二果斯陀含,是一還果了,思惑的根根拔出來一點,死後再來一次人間,把所有債務清了,可以到另外清淨的地方去,也只能算是暫時請假,還非究竟。

三果阿那含叫做不還果,不回到人間來了,直接從天上證四果入涅槃。要修到四果羅漢的果位,才算是在這個世間成就。

阿羅漢是譯音,阿是無的意思,阿羅漢就是無生,永遠沒有煩惱,沒有魔障,此心永遠清淨、光明。這四個羅漢果位,包括了三界的天人。 

 

三界的天人

初果、二果羅漢死後不久,就暫時昇天去了,昇的不是色界天,而是欲界天。這一層天的中心並沒有離開日月系統;所謂欲界是指生命由男女情愛結合而延續的。因為有愛有欲,所以稱欲界。初果羅漢死後往生,因為他只斷了一部分的情,而且這個情是壓下去的,欲的根未盡,所以仍在欲界天。

有些人的表現,可以看出來是天人中的人,他的情緒跟一般人不一樣,他一無所好,對人世間的一切很淡泊,但對於山水花鳥還留情,所以還是欲界,只是他已經昇華多了。

到了三果,才能昇到色界天。欲界天還在這個銀河系統,色界天已經超出銀河系統了。再上層是無色界天,那就難爬了,大阿羅漢可以到。嚴格講起來,釋迦牟尼佛也是大阿羅漢,不過,他這個大阿羅漢大到叫如來了,所以到達大阿羅漢的境界很難很難。(pp. 160-163

看來想不再來還真是困難,我這生修成了頂多也是再來人,今生不算,還要還人間。

 


註一: 塔夏莎•阿貝拉的入胎背景

石曉蔚閱讀周記 2005/04/24:巫士唐望的性觀點——迷戀激情與「明晰蠕蟲」

奈莉達告訴我一些只有我父母才知道的事。她透露,我父母在受孕懷我之前,當他們還是在南非生活時,我父親曾經入獄過,他從未透露原因。我總是幻想他不是進監獄,而是被關在一個政治改造營。奈莉達說我父親在獄堭洃F一個守衛的生命。後來,當我父親逃獄時,在緊要關頭那個守衛幫助他,轉身對他的逃亡視而不見。

「有人緊追在後,」奈莉達繼續說,「他去見他的妻子,與她共度最後的時刻。他確信他會被抓住槍斃。在那生死離別的熱情中,你母親懷了你。當時你父親的強烈恐懼與對生命的熱愛傳到了你身上。結果,你生來焦躁不安,頑強不馴,熱愛自由。」

我幾乎聽不見她的話。我是如此震驚,我的耳朵嗡嗡作響,膝蓋軟弱。我必須靠著一棵樹,才不至於跌倒。我還來不及開口,她就繼續說下去。

「你母親會如此不快樂,在私底下厭惡你父親,是因為他把她繼承來的財產都花在他所犯的錯誤上,不管那可能是什麼。錢花光了,他們不得不離開南非,在你出生之前。」

「你怎麼會知道我父母的事,甚至連我都不知道?」我問。

奈莉達微笑。(塔夏莎•阿貝拉,《巫士的穿越》簡體譯稿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