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為什麼佛陀似乎答非所問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8/05/24 01:00PM

 

2008/05/20 Tue., raining, outdoor 20°C 佛陀為什麼似乎答非所問

 

「非有不是沒有,是似乎沒有。」這是南懷瑾在《楞伽大義今釋》中說的,絕四句、離百非,「所謂四句:就是一(一體)異(不一體)、俱(共同存在)不俱(不共同存在)、有(有實在的)無(沒有實在的)、非有(好像是沒有)非無(好像不是沒有)以及常(永恆的存在)無常(沒有永恆的存在),這些就是互相對立的四句。」(p. 206)所以「非無」就是「好像不是沒有」,加了好像更貼切。

 

睡前另拿出《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一翻開上次 bookmark 處,好極了:「如此一心專注,不摻雜庸俗之語,一次性地唸誦一百零八遍百字明,則往昔所造的一切罪業及失戒必定全部得以清淨,這是上師金剛薩埵親口允諾的。」(pp. 223-224)是嘛,不早講,我每次都拆成三次唸完。

 

若水〈從佛陀到耶穌〉,她講到「聖靈近似佛教所謂的菩提自性」,又說「由『我』到『心』,再由『心』到『神』,一步一步地將人類意識推向神性的領悟」,姑且不論到「神」這一步,但由我到心,寧瑪也是先修唯識,悟到萬法唯心,再體證心也是空性,所以不能怪人家用「自性」這個佛教詞彙。剛好讀到佛陀解釋「自性的定義」:

我說的性和自性,乃是為了辨明生死緣起的,為了糾正一般認為死後什麼都沒有,什麼都完了的斷見,為了指示我的弟子們,確知種種業力能產生生死緣起的生命,所以我才勉強假定一個性或自性的名辭,以概括產生生死的功能和作用。(《楞伽大義今釋pp. 185-186

所以是假定而說的嘛,就好像唯識為了讓功德或業力有個地方儲存假立了一個阿賴耶倉庫一樣,但《辨法法性論 ─ 世親釋論》裡意思也說可以跳過這個假定,不一定非要像玩大富翁抽到一張「由此過」不可。下面還有更細的說明:

無生作非性,有性攝生死。觀察如幻等,於相不妄想。

(這是說:自性本來無生,說是自性,也只是強為之名,因此不可執著以為有一實性。說是有一自性,是為了概括業力生死流轉的功能。如果觀察到一切皆如幻化,便對生死和自性涅槃等,了了常知原是無相的,自然就不會再產生任何的妄想了。)(《楞伽大義今釋p. 186

還有一個概念很有趣,我剛好看到兩本(篇)都寫到「置答」。「置答」即不答,南懷璟這裡在解釋為什麼佛陀似乎答非所問,佛陀說:「我有時對於這一類問題,為什麼『置答』呢?因為對某一般人們,沒有聽聞理解的慧力,為了使他們遠離深奧難知的恐怖心理,……,又為了阻止外道的邪見理論,所以可以『置答』不說。」(《楞伽大義今釋p. 191原來這是秋竹仁波切在開示講課時,不一定每問必答的原因,我還以為他存心忽略那些師兄姊咧。另一篇也提到「置答」:

我們注意這一段佛的答話。剛才淨諸業障菩薩問佛說:本性清淨,因何染汙?眾生本來是佛,為什麼變成眾生呢?注意!佛在這堥癡S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佛在楞嚴經的回答是:「覺明為咎」,無明從那堥茠滿H覺明所生。這個答案好像沒有答一樣。那麼,佛在圓覺經總該好好回答這個問題了吧!嘿!誰知他老人家卻輕輕帶過,不作正面答覆。

這種不作正面答覆叫作置答,也是佛的一種教育法。置答並不是答不出來,答出來的話,你們永遠去搞思想去了,不會修證佛法。他要眾生大家個個成佛,只要你自己親自證到了佛的境界,答案自然就出來了。(《圓覺經略說》第九章淨諸業障菩薩,p. 349

「佛以四種記論為眾生說法,『置答』是阻止無記論的一種方法」(無記是佛教名辭,不善不惡,有聽沒有懂,心不在焉、右耳進左耳出,發呆都是無記)。我經常對你們說:這是用在善根還未成熟的人,假以時日,等到他們善根成熟後,才為 他們說法,所以有時才會『置答』。」(《楞伽大義今釋pp. 191-192)你看,所以我「置答」某些人也是有理可循,等他發出真心地問對問題,答對自心,我們再來討論。

 

2008/07/12 Sat., sunny, indoor 29.1°C

 

我們摘一下「佛陀拒絕為回答的十四個問題」。

問:我聽說有一些問題佛陀拒絕回答,大概是因為生活經驗中無法證明的問題。但是為什麼轉世的觀念在佛法裡扮演這麼重要的角色?

答:前世與來生的法教之所以重要,是因為縱使我們看不到前世與來生,我們心識的連續並沒有被切斷。藉著心識的延續,來生的外貌逐漸成形,我們才會因為前世業行的累積體驗到苦樂。了解了一生接著一生是一個不間斷的連續體之後,我們就可以為來生過得更好預做準備。

佛陀拒絕回答十四個會產生困擾的問題。通常,提問者會問一些挑戰他智慧和教法的問題。也就是說,想要辯駁他或是擊敗他。例如,有人問:「自我是永恆的還是無常的?」佛陀沒有給答案,為什麼?如果佛陀率直地回答,他會說自我根本都不存在了,因此沒有恆常或無常的問題。如果用這樣的方式回答,無異是說:「你這是個蠢問題。」提問者一定會很生氣。你提到的十四個問題本質上是這樣。因為答案對提問者沒有幫助,佛陀才沒有回答。(創古仁波切《成佛的藍圖p. 206

所以當有人問秋竹仁波切「什麼是空性?」秋竹仁波切沒有回答;S 的師姊問大寶法王「什麼是空性?」他回說:「妳以後就知道了。」也是等於沒有回答。

 


2008/05/21 Wed., cloudy, indoor 26.5°C  人不可能同時看見兩個世界    

 

繼續摘點《楞伽大義今釋》:

宇宙間的萬法,無非都是藏識的顯現,雖有暫時偶然的萬象存在,只是如夢似幻地顯現,畢竟無有實體。

……真諦的實際,析明萬象的存在都由於緣起而空無自性,以遠離生滅的妄心妄想,而證得解脫的道果。(《楞伽大義今釋p. 156

這些天看到兒子的級任導師彙整小朋友對於大陸川震的感言,轉寄什麼精彩畫面。稍稍看到他老師引用其中有些人民還要闖入一片殘骸的災區,因為「要回去看爹娘一眼」,他老師附和地說「爬也要爬回去」。如果這個世界都是聚合點聚合出來的幻相,一切只是如夢的顯現,看似有情有義的愚痴人們不僅增加災區工作人員的負擔,另一點看,我們這些局外人不斷地用這些影片剪輯來灌輸自己這是真實存在的慘況實相。我為什麼要去看那些想當然知道很慘的畫面,來增加我對這世界是扎扎實實的幻覺?

 

一個巫士對自己的小孩必須能收回情感的依賴與聯繫,何況是對這世界?如此使觀點更加超然,無論遇到任何情況,天崩地裂、殘絕人寰,也不能動搖好不容易建立與保持的見於半分。哀傷同理心是一定的,但是需要節制,而不是每看一幕隨之流淚,對於這世界的幻相本質依然無濟於事。「奇蹟課程」接下來兩課算是不錯的:

第一百三十課

人不可能同時看見兩個世界

第一百三十一課

尋求真理的人,絕不會徒勞無功

第一百三十二課

我要把世界由我所認定的樣子中釋放出來

Great! 到這裡我們又開始有共識了。「人不可能同時看見兩個世界」,跟達賴喇嘛說「尚未完全開悟的眾生也會瞥見勝義、世俗二諦,但是他們無法雙照」是一樣的講法,J 兄這裡說「沒有人會看到他心靈不重視的世界」;「世界就是靠著你所相信的一切分裂、分別及種種分歧形成的,其實它們並不存在」;「你不可能同時看見兩個豪無交集的世界。只要尋找一個,另一個就消失了。你只能在真實虛假之間作一選擇。」(《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230

 

辨法法性論 ─ 世親釋論》不好摘,我跳著摘點跟上面《楞伽大義今釋》、《奇蹟課程》相應的部分:

由凡夫成佛,是由生滅而離生滅,由緣起而至離緣起。然則此二者之間,究竟如何過渡?此亦非說轉依不可。此如《成唯識論》云——「由轉煩惱得大涅槃,轉所知障證無上覺,成立唯識意,為有情證得如斯二轉依果。」(pp. 51-52 

其實所謂轉依,對道上行人而言,無非心境(心理狀態)之改變而已。立(阿賴耶識)種子說,則可說明其轉變之機理,然而即使不知機理,只須修道,心境依然轉變,故不立種子亦未嘗不可說轉依道。法相(一切事物現象)精義,不再說明心境生滅轉換的機理,而在於令行人於蘊處界中能次第直觀蘊處界實相。(《辨法法性論 ─ 世親釋論p. 56

辨法法性論 ─ 世親釋論》不用世俗、勝義諦,改以法及法性表示,所以對照到 J 的「真實的另一個世界」,便是「離諸差別(分別),即離一切相對法」所顯現的諸相(p. 108)。

 

J 兄說:「看一看你視以為真的荒謬世界,同時也回顧一下與這世界前呼後應,又被你視為真實的種種想法,然後,將它們一齊拋諸腦後。」(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p. 233-234)換來《辨法法性論 ─ 世親釋論》這裡說:「一切相對法中,以能取所取、能詮所詮為根本。有自我執著,然後始有主客對立,由是一切法自顯現。若離一切相對法,……離凡夫心識境界,以離二取,故非習慣於執名取義之心識所能議,是名不可思議。」(pp. 108-109

 


2008/05/22 Thur., cloudy, outdoor 26°C  J 兄牌「照明三昧」 

 

J 兄說:「天堂是你唯一的選擇,足以代替你所營造的怪異世界及其種種行徑。祂從未造出兩種心靈,一個形成天堂的幸福結局,一個形成與天堂完全相反的悲袞人間。」(p. 233)但這個天堂並非什麼其他地方,他說:「為什麼還在等待天堂?今天它就在這裡。時間是一個大幻覺,使人以為天堂以遠逝或遙在未來。」(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232)這樣聽起來,有點像下面這個「如來神力和正修菩薩道的關係」:

佛說:「如來以兩種神力,才使一切大菩薩們的疑問得到真解。是哪兩種神力呢?第一:是使眾人入於三昧正受的住持之力,而顯現各種形像、言語等神力。」

(就好像舍利佛承佛威力問觀自在菩薩,而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行持,講了一堆於焉有了《心經》的內容,這個經算佛所說,因為兩位得其加持之故。)

「第二:是如來法身手摩其頂,使其得自悟的徧(遍)身法樂,得到灌頂的住持之力。」(《楞伽大義今釋p. 166

所以 J 兄說天堂就在這裡,肯定是得到他的神力加持之故,才能「入於菩薩境界的大乘照明三昧」(《楞伽大義今釋p. 167)。怪不得說「照」見五蘊皆空,感覺好像是要戴登山頭燈,才能隨之看見,原來是「照明三昧」,有沒有燈具規範借看一下?哪個廠牌型號的?「如來牌」還是「J 兄牌」?

 


2008/05/23 Fri., cloudy/raining, indoor 27.6°C  假久了就會變真的 

 

秋竹仁波切說修行沒有辦法有進步主要是業障太重,而消業障的徵兆包括:身體越來越好、越來越有精神,需要的睡眠越來越少。前兩項我是看不出來,應該是有啦,後一項可能更是沒有,我越來越需要睡眠。但我今天聽出來一個重點是,秋竹仁波切說學佛學得好,要看看自己貪瞋痴有沒有減少,不然就是沒有進步。他講的瞋,不僅是生氣還包括討厭,唉呀,好像我討厭的感覺還是很多,不耐煩這不耐煩那, 秋竹仁波切說佛設計出來的戒律都在人類的容許值內,沒聽說有人守戒守到發瘋的,因此有討厭的感覺要壓抑,另外人有樣功能,就是所有都可以養成習慣,壓抑久了,假久了也會有變真的一天。

 

秋竹仁波切說,跟了他二三十年的弟子,四加行那四樣不精進修行,就像他身上的寄生蟲,他早不知成佛多久了,寄生蟲還是個蟲。我聽見有弟子說法本上不懂怎麼辦?而且還每一句都不懂。怎麼說呢?書上說是因為業障重,使得自己無法瞭解佛法,秋竹仁波切沒有說要全懂才開始修,唸熟了就會慢慢懂,加持力就是在這樣精進修行當中慢慢溶進來的嗯?這我在哪看到的?多唸幾遍,持續不斷地唸,懂的部分就會越來越多。

 

來看看奇蹟課程第 132 課:「我要把世界由我所認定的樣子中釋放出來。」下面這句很適合送給基督教基本教義派這種人:

瘋狂的人認為自己所見到的世界千真萬確,堅信不移。你若質疑他想法所衍生的後果,也絲毫動搖不了他。唯有去質疑那後果的起因,他才有重獲自由的希望。

世界本身什麼也沒有。必須靠你的心賦予它意義。而你在其中所看到的,乃是按照你的願望而呈現出來的,如此你才看得到且視以為真。

沒有一個世界不是你冀求來的,而你終極解脫之道正在其中。只要你改變自心所要看的,整個世界必會跟著改觀。

凡準備好學習世界並不存在,而且願意當下接受這一課程的人,就會獲得治癒。(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235

上面這幾段 J 兄說的話有沒有很佛法空性見?沒時間寫佛法書了。說到上次貝諾法王跳金剛舞腳不著地,示現奇蹟耶穌就是一直示現治療的神蹟才招攬這麼多信徒,然而藏密的大成就者則不輕易顯露神通。E 還問我哪天會不會顯示奇蹟,「我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我會相信啊!」「可我不相信你會相信啊。」宋七力、義雲高用神通力來掌控信徒,不是什麼正派的人。

 


 2002/05/27 09:33AM

 

2008/05/26 Mon., cloudy/raining, indoor 27.3°C  李叔同解《心經》 

第一百三十三課

我不再重視豪無價值之物

J 兄說:「你對生命的要求並不高,反而低得可憐。當你的心靈陷於身體的掛慮、購買的物品,以及世界所重視的名位上,你其實是自尋煩惱,並非追尋幸福。」(p. 239)教養小孩當然是一種迷思,出發點是為了符合社會所定的規範,所勉力從事的行為。早就說教養無用論,我今天長成這樣,(主要)絕非父母的功勞。J 兄還說:「現在,我們來談談衡量的標準。你若對自己的選擇懷有罪咎,就表示你已讓小我的目標橫梗於真正的選擇之間了。」(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240)祂說的標準其實是「一個無法永存的東西就是豪無價值的」、「暫時的東西沒有任何價值」,當然這是因為要說服行者選擇修道之途而視世間法所推崇之物如敝屣,並非要陷入什麼常邊與永恆論。

 

看完《李叔同解經》,個人觀點覺得是只比日本人稍好一些而已。弘一大師李叔同所代表的是大乘顯教的解法,一開頭說糾正僅謂《心經》為空者,也指出《心經》的「心」字是「精要」的意思,這兩點無論顯密都有共識。

般若法門具有「空」與「不空」二義:「以無所得故」以前之經文,皆從般若之「空」一方面說。依此空義,於常人所所執著之妄見,打破消滅一掃而空,使破壞至於徹底。「菩提薩埵」以下,是從般若「不空」方面說,復依此不空義,而熾然上求佛法,下化眾生,以完成其圓滿之建設。(《李叔同解經p. 17

第一句「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觀自在菩薩即觀世音菩薩,行當動詞「功行」,深指菩薩級所入的「法空般若」,係相對於小乘人所入的「人空般若」,入後面沒有受格,我猜應該是入於禪定的意思。在《心經內義與究竟義》也說過這種行持是可以如常活動的禪定,也就是一邊正常生活一邊安住禪定。所以無垢友版《心經》「行深般若波羅蜜多行」,多了後面一個「行」講的就是「一邊正常觀看、講話」的意思,至於旁邊那位「入甚深觀照之法異門三摩地」的薄伽梵佛陀,就沒辦法說話了,所以經文最後才講到佛陀出定:「爾時世尊從彼起定」,說善哉、善哉然後要大家隨喜等等。

 

但李叔同這裡解的還是很怪,「『照見五蘊皆空』意為:因修習了般若法門,功夫深久(「深」),生出了妙智妙慧(「般若波羅蜜多」),於黑暗中(?)也有光明照耀(「照」?),因而(有光的關係)能夠洞見(「見」一切諸法均為不實在,均為虛假。)」(《李叔同解經p. 49)我是不反對「見」解成「洞見」,但照見是用頭燈照來看噢?所以怪不得畫菩薩時頭後面都一圈光暈。「照見」如前篇已說,要翻成「觀察照見」,談錫永說照即是見,玄奘略本少翻了一個「觀」,且比「止觀」定義廣,可能依觀修者有等級差別吧,是故他後面說諸菩薩依三解脫門,住於空觀、無相觀、無願觀。這些是什麼觀,恐怕我們無法領略,因為秋竹仁波切反問我「五蘊皆空『看』得到?那也很厲害了。」所以上面應該不是生出什麼妙智妙慧,而是觀自在菩薩像練氣功的,譬如深吸一口氣後轉進一種「強化意識」狀態,行「深XX」,要這樣講才對。

 


2008/05/27 Tue., cloudy/raining, indoor 27.1°C 《心經》原典或許本來就不存在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第六章出現一位 Jonathan Silk,這位 Silk 先生「經過對十四種不同版本或抄本之《西藏文大藏經》中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作過仔細比較後說:『即使像《心經》這樣有名,而且看起來已經得到充分研究的印度、西藏佛典,其文本亦還看遠遠沒有得到最後的確定。』」(p. 274

《西藏文大藏經》中不僅收錄了兩種有明顯差異的譯本,而且同一種譯本於不同的版本或抄本中,其文字的差別亦幾乎出現於每句之中。這種情況同樣亦出現於看漢譯《大藏經》所錄諸種《心經》的譯本中。今天,任何於這些不同的譯本之間辨別好壞、作優勝劣汰的取捨,或去偽存真,以恢復其原典之本來面目的嘗試都是不明智的,亦註定要失敗,因為人們力圖恢復的那個原典(Urtext)或許本來就不存在,或者說本來就不只一種。(《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275

這裡建議的辦法是將各種版本歧異處列出,不必急於判斷誰對誰錯。前篇將施護錯講成慈護,「於中國佛經翻譯史上,有不少譯師盛名之下,其實難符,製造出了不少質量極差的佛經漢譯本。不客氣地說,施護就是這類譯師的典型代表之一。」(p. 288)倒底有多「不盡人意之處實在是昭然若揭」,隨便列幾條:

【施護譯】:時觀自在菩薩在佛會中,而此菩薩摩訶已能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觀見五蘊自性皆空。

【新譯】(第二藏譯本):復於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觀察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行,照見五蘊體性皆空。

 

【施護譯】: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若能誦是般若波羅蜜多明句,是即修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新譯】(第二藏譯本):舍利子,菩薩摩訶薩,應如是修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p. 293, 301

我的意思是,不用再看更多版本了,光一個照見五蘊皆空,是修學後得妙智妙慧導致頭頂發光然後「探照燈一照洞」悉五蘊皆空,還是行持一種名為深入等級的般若波羅蜜多禪定後,可以「觀察得悉」五蘊皆空,兩種都擺不平了,哪還能管到「不盡人意」的施護說什麼「已能修行」甚深XX,奇怪了,明明舍利子是幫我們這些善男子善女人問的啊,舍利子問觀自在菩薩:「復當云何修學?」觀自在菩薩說:「應如是觀……」所以《心經》講的是五道修行的階段重點,否則菩薩他有頭燈我又沒有,我哪能「照」見啊?!

 


2008/05/31 Sat., raining, indoor 26.3°C  四法證空性,《心經》首四句解讀版本 

 

這本《入楞伽經梵本新譯》真的就是白話文譯文而已,完全沒有作者譯者的衍生論述說明,這樣看還真蠻無聊的。不過看到一個譯註:

nirabhasa,唐譯「無影」,魏譯「寂靜」。字根 abhasa,指「無而為有」之境界,故唐譯為「影」。若直譯,即指離心識觀感(無影像),故譯為「離識境」,俾合本經主旨。(《入楞伽經梵本新譯p. 31

「離心識觀感之無影像」,恰好說明我出體在無形無相界持咒的情況,因為我一直不同意佛友說的「能量不足以持續照亮」,那就奇怪了,Joyce Chuck 都比我強啊,「能量足以持續照亮」,所以出體全程「有影」,就只有我大多數時間「無影」,你說是吧?至於那期間,有些書說是屬於睡眠禪定,禪定也可以「行持」啊——照樣活龍一條而非死魚一尾,但是不確定這樣叫「離心識」,不然我也太強了,呵呵。不過重點在於內在寂靜——停止內在對話,這確實是我專心持咒時的狀況就是了,別無他想,但絕不是死魚,有寂沒有滅。

 

另外也看到「天龍八部」,還真跟我想的不一樣,金庸是這樣寫的嗎?我沒看這麼快,偷翻到的譯註:

上來即天龍八部。天(Deva),為諸天有情;龍(Naga),通指水族為龍部;夜叉(Yaksa),意為勇健;阿修羅(Asura),意為非天;迦樓羅(Garuda),即金翅鳥;緊那羅(Kinnara),為歌神;摩睺羅迦(Mahoraga),大蟒神;乾闥婆(Gandharva)即尋香神,與緊那羅同為帝釋司樂之神。(《入楞伽經梵本新譯p. 226

塞,我喜歡這些神人,比凡人有趣多了,凡人滿腦子性交,歌又唱不好,連歌神都來了!《格薩爾王傳奇》裡說龍女比凡人女子美麗多了,格薩爾王的媽媽梅朵娜澤是龍女出身(「梅朵娜澤:原為龍王的三公主,由於龍族之女美貌勝過人間女子,而龍王的財富、珍寶非人間可比,又具神變大力,因此,為了讓格薩爾在人間具足兩好的因緣與大勢力,蓮師選中了她乘為格薩爾母清,嫁給格薩爾的父親森倫王後,又被稱為郭姆。」)。

我們能將《心經》正宗分與成佛的資糧、加行、修道、究竟五位相配合。《心經》一開始所說的四法證空性: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是指證空性的前二位階——資糧位、加行位。

空性與八不——諸法皆空而無相——等等,指出在見道位悟入空性的方法。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等等,解釋修道位入空性之法。

下一段的「舍利子!是故菩提薩埵以無所得故,依般若波羅蜜」解釋住於金剛喻定的法雲地菩薩如何禪觀空性。(達賴喇嘛談心經p. 141 

今晚秋竹仁波切在台北全德中心「《心經》傳講(三)」,只講前四句,我們用一個小時來複習一下

米龐大師的「證空性四法」解讀:

有一種詮釋傳統,可能源自寧瑪派的大師米帕(米龐、米胖、米滂),習慣以「證空性四法」來解讀《心經》。根據這種方法,

第一句的「色即是空」,指的是萬法本空,藉以破除有邊常見(誤認為萬法實有的邪見)。

第二句的「空即是色」,是指空性是緣生的,藉以破除無邊斷滅見(誤認萬法不存在的邪見)。

第三句的「空不異色」,是指色、空雙運,或指空性與緣起的相應,同時破除有、無二邊。

第四句的「色不異空」,則指色法與空性並非難以兩立,而是一體不二

因此,這四個觀點能超越世間一切戲論。(《達賴喇嘛談心經p. 128

 

吉祥獅子(師利星哈,秋竹仁波切前世)的解讀:

吉祥獅子釋「觀察」云——「其空性非如於他法中觀一法為無有。」如是遠離因果。

「色即是空」,吉祥獅子說為「謂色之體性即是空性。」

「空即是色」,吉祥獅子說為「謂空性不遣對境,不遣本覺顯現為色。」

色不異空」,吉祥獅子言:「謂輪迴涅槃一切法,離空性及無所顯現。」

空不異色」,吉祥獅子言:「謂無可遮遣之空性功德,色法顯現實不能離彼。」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p. 129-132

 

禪宗南懷璟大師的解讀:

色不異空(凡夫境界),萬事紛紜。這就是空,何以故?你把握不住啊!
空不異色(聲聞境界)不要守空,或抓住清淨。
空即是色(緣覺境界)。
空即是色(菩薩境界)。

般若之體――相空,是諸法空相――空一切外相,把空也要空掉。一切相空了以後,般若之體自然現前。這個空相,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啊。相空了,就是不染汙,不執著,六根還是六根,六塵還是六塵。一般人誤以為見空相就是究竟,見了空相以後,還要入世,隨緣度人,得體以後還要起用,所謂出世入世毫無掛礙,生死,涅槃,成佛與否都無掛礙,無修無證,不被生死所縛。自然無掛礙,無掛礙即無恐怖。

空並不是沒有東西,明心見性,確有其事,所以經說「真實不虛」。(〈南懷璟的《心經》注解〉)

 

顯宗《李叔同解經》,行痴注:

「色」存在於「空」裡,而「空」也存在於「色」裡邊。所以說「色不異空,空不異色」,這空和色本是一體,沒有兩樣。「空」與「色」,在表面上看是兩個,但實際上本來是一個。往杯子裡倒水,水立刻佔據了杯中的「空」,水一倒掉,杯子立即「空了」。那麼當水存在於杯中的時候,還有沒有「空」呢?當然有。「空」不過是合於水了,也就是合於「色」了。反之,因為有「空」的存在,杯中才能有水的體現。「空」正是「色」存在的根本。「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意思是:空與色本來就是不分為二的。(《李叔同解經p. 25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順序倒底是如何?或者無所謂次序,因為大家講的除了南懷璟都差不多。空色的「即是」關係,講的是色乃至受想行識,根本就是體性,體性為空;色空的「不異」關係,講的是「不二」,不能離。《李叔同解經》因為這本書編輯的緣故,我分不出來哪些是李叔同的本文、哪些是註,好像李叔同說的不對、行痴比較對。達賴喇嘛說薩迦派的道果法也有相似的證空性四法:

一色安立為空;

二空依於緣起;

三空、色不二;

四此不二超越一切世間的言語戲論。(《達賴喇嘛談心經》)

由此次序可以看出「不異」說的是「不二」,不二算是很高階了好嗎?但李叔同說:

即前云「五蘊皆空」之真理,以「五蘊」與「空」對觀,顯明空義。

能知「色不異空」,無聲色貨利可貪,無五欲塵勞可戀,即出凡夫境界

能知「空不異色」,不入二乘涅槃,而化度眾生,即出二乘境界。如是乃菩薩之行也

故應於「不異」與「即是」二義詳研,不得僅觀「空」一邊,乃善學般若者也。

不異——粗淺色與空互較不異。仍是二事。

即是——深密色與空相即。空依色,色依空,非空外色,非色外空。乃是一事。(《李叔同解經p. 24

看來李叔同跟南懷璟是一掛的。仔細看南懷璟也只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解讀《心經》,所抱持的態度是由深再入淺,是說菩薩還是要行醫濟世大概,不可以一走了之。

 


 2008/06/10 06:30PM

 

2008/06/04 Tue., cloudy, indoor 26.0°C 《大成就者之歌》:密勒日巴與岡波巴  

 

今天看了一點《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前面提到淨觀,譯注說:「證量高深的行者在深入三摩地後,由於高度禪定和虔誠信心的力量,可以見到超越凡俗所見的存在體,例如菩薩或上師、本尊等。」(p. 31)話說西藏在赤松德贊王時代,邀請的以印度為主的 108 位「班智達」(即「博學多聞的學者」)來藏,並由領受教法的大譯師翻成藏文。當時第一位被邀到西藏的就是寂護大師,欲建桑耶寺,但由龍眾為首聯合「天龍八部」想盡辦法阻撓該寺的興建,所以後來才請來具又大神通的蓮花生大士入藏,降伏所有邪惡的力量,同時協助佛法在西藏確立的還包括無垢友尊者(「據說他已證得殊勝的『無死金剛虹身』,出離於生死。」)(p. 35)。

 

西藏說書傳統以「兩種方式描述一個人的出身:家族系譜圖與靈修傳承」(p. 39),那麼這位祖古烏金仁波切的傳承是屬於早期噶舉教派分支之一的「巴戎」靈修傳承。噶舉派的教法由在天界的金剛總持傳給帝洛巴與那洛巴,再傳給馬爾巴和密勒日巴,接下來的岡波巴就是巴戎傳承的始祖。(「巴」是哪裡的人的意思。)岡波巴預見密勒日巴前禪修已達三摩地(samadhi)境界,密勒日巴一見到他便囑咐他:「坐下來練習拙火(tummo)吧!」「拙火即指內熱瑜伽。經過短期修持之後,岡波巴展現了氣入中脈之後,精進的深刻徵兆。」(p. 41

 

一段寫到「當岡波巴證得(噶舉派)大手印(Mahamudra),亦即心的覺醒狀態的精微體悟時」,密勒日巴給他看自己結痂成繭幾乎見骨的臀,並說:

「聽我說,修練大手印的時候,千萬別讓自己忙於身和語的善行,因為你可能會因此失去離於造作的覺醒狀態。我是藉著端坐在臀部上才獲致了悟,我在方便與解脫,也就是那洛六法(Naropa's Six Doctrines)與大手印這兩條修道上,一直努力不懈。簡單與舒適的修行是不會有所成就的!

「摒棄此生的世俗目標,堅忍不拔地修持,有一天,你會視這位年邁的父親為佛陀的化身,這是當你真正了悟大手印之時,內心將生起的領悟,這也是我最後的教授。」(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p. 41-42

這就是秋竹仁波切說的「是把你老子看成佛的時候」,就可以開班授徒——「得以執持佛法的寶傘」(p. 42),寶傘就是「幢」, 某師兄法名「幢」,或者將來可以「執佛傘」——開佛法分店——的意思。祖古烏金仁波切說明何謂「弟子」,他說:「在我家鄉,『弟子』意指某個人放棄一切,全心全意投注於即身、即世證悟成佛的修持。僅僅只是領受幾個灌頂,或偶爾接受簡短教授的人,並不一定會被視為弟子。」(p. 43)所以他說,「弟子」這個字眼是不能輕易使用的。所以我也不夠格稱為秋竹仁波切的弟子,不過是短期學生而已。

即使在夜晚睡夢中,修行人也將世俗成就與社會認同視若無睹,這些都不過是魔鬼想要誘惑人們遠離了悟佛果的把戲罷了。由於將世俗的追求視同追逐海市蜃樓般徒勞無益,所以他們遠離塵世,直至獲得堅定的悟境為止。當獲致無瑕而堅定的證悟之後,他們之中的大師就會透過設立道場來修持與傳布佛陀教法,以渡化眾生。

以密勒日巴為榜樣的修行人前仆後繼;他們待在人煙稀少的山谷或荒僻的巖穴中,放棄了徒勞無益的世俗活動,因而有時間喚醒心靈,臻至真實的了悟。(《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 45


2008/06/07 Sat., cloudy, raining, indoor 28.0°C 大成就者之歌》:十四世噶瑪巴    

 

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講到噶瑪噶舉派的教主大寶法王,歷代大寶法王都以神通見長,任內可以認證一千個以上的轉世活佛(稱為祖古),因此現在依然可以看到那些轉世仁波切們的簡介都是經達賴喇嘛、大寶法王等認證,不然以秋竹仁波切為寧瑪派傳承的轉世大活佛,為什麼需要動用到其他派系的法王認證? 秋竹仁波切的文宣:「因前世為傳承法王,為求慎重故,經敦珠法王、大寶法王、格魯派法王(按:不是達賴喇嘛)、頂果法王、貝諾法王共同認證」。講講十四世大寶法王的故事。

 

十四世噶瑪巴依慣例由前世圓寂前寫下將於何處轉生的預言信而尋獲。這位十四世大寶法王不僅是可以取掘嚴伏藏與心意伏藏的伏藏師,也展現許多神蹟。「噶瑪巴解釋說,雖然具有了無窒礙的神通力,但他也不是一直能夠完全掌握。」前面說過認證祖古是他的專業之一,因此他經常為急著找圓寂上師的弟子指示可能的轉生地點。有些時候他以神通力也是無法看見任何東西,他形容這種情況是「遮蔽在一團迷霧中」,原因是這位過世「喇嘛的追隨者之間有爭鬥或不合的情形,他下一世的下落就會模糊不清,籠罩在一片霧氣當中」。(p. 113)噶瑪巴解釋:「認證祖古最糟的障礙,就是上師與弟子間不合。在這種狀況下,沒有解決辦法,下一世祖古的投生情況救無法預見。」(p. 114

 

我要說的故事是十五世的認證紛爭。十四世尚健在時就將預言自己下一個轉世的預言信交給一位親信蔣巴保管,一年後他才圓寂,但蔣巴隨後出遊講學。拉薩政府前來找到一封先前的預言信,不料信尾加註了一句話:「這裡說的因緣已經消失了。」但苦尋不到另一封預言信,高層只好宣布沒有另一封,並由十三世達賴喇嘛發表正式聲明說已指定一位拉薩閣員的兒子為噶瑪巴轉世,這時蔣巴火速趕回時已來不及了,這件事事態嚴重,因為「如果噶瑪巴不是正確的人選,那麼未來就很難有機會正確認證噶舉傳承的轉世祖古」。(p. 121)但中央政府的官員回覆不能更改,經過不斷的請願書信遭拒進行一年整後,那位閣員小孩玩耍時從屋頂摔落重傷不治,這時就名正言順可以提交原先預言信的人選,但拉薩政府又要求必須有兩名以上人選的傳統做法,於是這些喇嘛們商議出一個妙招,一個人選以父親子嗣來寫、另一則以母親兒子來寫,結果正宗第十五世噶瑪巴的轉世祖古終於在楚布寺陞座。本書作者祖古烏金寫道:「每當思及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恰多傑時,我心中就充滿了驚奇!他所具有的神通力竟然是如此無遠弗屆!」(p. 122

 

十四世噶瑪巴的故事還有一段插曲,原則上噶瑪巴通常是出家人,但依慣例身為伏藏師,為了「揭開伏藏寶箱」,必須迎納佛母——就是娶妻:

註:伏藏師為了「揭開伏藏寶箱」,必須迎納佛母,因為佛母修持(consort practice)與了悟有著深切的關係。伏藏法基本上是被隱藏在伏藏師心間「無法摧毀的境地」,當伏藏師在過去世接受蓮花生大士本人傳承時,(按:因為後世的伏藏師就是蓮師當時二十五位弟子,秋竹仁波切就是其中之一的勝菩提,高健倫曾形容師父在翻譯法本時感覺像是直接在空行母的協助下取藏,所以才說「空行口氣未散」。)被封緘在他生命之流中,無法磨滅,現在需要不尋常的瑜伽(雙修)修持才能讓它浮現,不這麼做的話,常會引發空行母的憤怒,因為這代表伏藏師忽視了往昔為利益眾生所立下的誓言。〔英文口述記錄者艾瑞克•貝瑪•昆桑說明〕(《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p. 122-123

所以後來噶瑪巴接納某位空行母示現人身的年輕女子,並且可以延壽三年。這位女子被稱為康卓•千嫫(Khandro Chenmo),意思是「偉大的空行母」。這位康卓非常漂亮,也成為一位令人讚嘆的修行人。後來她晚年時「離開人世,前往肉眼無法看見的世界」。祖古•烏金見過她,他說:「她是個非常特殊的生命體,一位真正的空行母;她的一生幾乎都在閉關修持儀軌、持誦咒語,達到極其深刻的體驗與了悟層次。這絕非道聽塗說,我可以為此事做見證。」(p. 115

 


2008/06/10 Tue., cloudy, outdoor 34-27°C《大成就者之歌》:伏藏法  

 

我們今天來談談伏藏師的特殊文字視像。現在所有的伏藏都是蓮師當時埋的,「他有二十五位主要弟子,每位弟子後來都轉世為伏藏師,將蓮花生大士為利益後代眾生所埋藏的教法發掘出來」。(《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 64)秋竹仁波切就是這當時二十五位弟子之一,這是我覺得他的介紹文宣較少寫到前世師利星哈的緣故(我只看過一次),因為師利星哈將大圓滿法傳授給蓮師,不如稱前世為蓮師弟子會比較謙虛並利於現代弘法。

 

祖古烏金的根本上師(按:為弟子指出心性的那位上師稱為根本上師)桑天•嘉錯說:

如果你將發掘出來的伏藏法與其他經論做比較,就可以發現它們獨特的優點,原因就在於它們源自蓮師本身。那些散文超乎尋常的優美!在伏藏法中,每個字都有一層更高深的涵意可以理解。我們可以從幾位伏藏師所發掘的伏藏中看到辭語相似的教授,因為它們全都是從空行母(dakinis,密續的女性本尊)的象徵文字翻譯過來。(《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p. 64-65

註:空行母文字(dakini script)是一種編成密碼的神奇的文字,將蓮花生大士的教法記錄在卷軸上,並藏在岩石中、湖中或盒子裡。〔英文口入記錄者艾瑞克貝瑪昆桑說明〕

祖古•烏金仁波切說:「這些過去世曾為蓮花生大士弟子,後來發掘出寶藏的伏藏師,都得到蓮師的加持,領受了那些伏藏法的灌頂與口傳;每位伏藏師都領受了完整的傳承,且具有正統權威性,遠比現在大多以膚淺的方式,只有加持表象的灌頂更為殊勝。」(pp. 64-65)他根本上師還說:

伏藏法意涵的層次浩瀚無垠。偉大的伏藏師從孩提時代開始,就迥異於其他孩子,他們可以清楚淨觀到本尊;伏藏師並不像我們這些必須循序漸進學習與修道的一般人,了悟自會從他們內心傾流而出。普通人是無法即刻了悟的!(《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 66

以下註釋:

巖伏藏(earth treasure),由伏藏師發掘出來;

重掘伏藏(rediscovered treasure),第二次被發掘出來的過往寶藏;(因為有些時候伏藏師雖然取藏出來,但發覺因緣未成熟會再埋回去。)

心意伏藏(mind treasure),由上師心意間發掘出來;

清淨靈視(pure vision),自清淨的體驗中領受;

憶伏藏(recollection),來自前世的回憶。

〔英文口入記錄者艾瑞克貝瑪昆桑說明〕(《大成就者之歌:法源篇p. 67

以上四五種再加上口傳(Kahma)、口耳傳承(hearing lineage)即構成七種傳統傳承方式,所以可見伏藏所具之重要性。為什麼要三年三個月的閉關,這裡烏金仁波切說:「我的祖父從未接受正式的教育,但被稱為真正的班智達,意思是『偉大的學者』。這樣的轉變發生於進行持續了三年又四十二天嚴格的傳統閉關傳統。在這段閉關期間,借用他自己的說法:『對密續、口傳、口訣的真實意涵有了一點領悟。』他所指的,是深奧的三內密,即瑪哈、阿努與阿底瑜伽(Maha, Anu, and Ati Yoga)。」(p. 69)另一本我昨天領的新書即是《蔣貢康楚閉關手冊》,封面小標:「這是一本為進入密集三年禪修訓練課程的人所寫的指南,由這扇窗口,我們得以了解在閉關中心這個心靈家園內,蘊藏著何等豐富的功德資糧和禪修能量。」

 


註一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