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周記:巫士唐望的性觀點——迷戀激情與「明晰蠕蟲」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2005/11/30 Wed., 迷戀激情與「明晰蠕蟲」

 

前天看報,讀到李連杰十年之約娶利智「李連杰對於另一半,他願意付出生命,他和現任太太利智非常恩愛,是因為他們的一個約定:當年兩人相約如果在認識十年後,還有激情,就結婚生小孩。後來他們實現了這個約定,成為夫妻。」(奇摩新聞) 關於迷戀激情,昨天剛好讀到榮格 (Carl G. Jung) 寫的這一段:「超越愛的自然尺度的激情,其終極目的在於合而為一的奧秘,這便是為什麼我們會感覺到,當我們充滿激情地墬入情網時,與別人合而為一,會成為人生中唯一值得追求的目標。」《人及其象徵》p. 242.

 

「正如一對不再分開的戀人,只消一個吻便足以將他們結合在一起。」《印加能量療法》p. 128. 針對激情這件事,這裡存在一個生理條件的不平等,因為根據唐望巫士知識,男女性交,男性會留下一個明晰蠕蟲在女性體內,且只有禁慾七年,才可完全去除。 

「男人在女人身體中留下了特別的能量線條。它們像是明亮的蠕蟲,在子宮堬劓吽A吸取能量。那些能量的線條透過性交而產生,從女性身體中竊取能量,讓那些留下它們的男人受益。起先,我也不相信,」克萊拉承認,「但是我學會了『看見』能量的流向。因為我自己可以在女人身體中看見蟲狀的纖維。例如你就有幾條,全都很活躍。」

克萊拉解釋說,在理想上,這個過程確保女人以能量來餵養她的男人,透過他留在她體內的纖維,於是這個男人就會在精神上神秘地依附於她。他就會一再回到同一個女人身邊,來維持他的能量供給。這樣一來,克萊拉說,大自然就確保男人與女人建立較持久的關係,儘管男人追求立即的性快感。

「如果有了身孕,那些留在女人子宮中的能量纖維也與後代的能量相融合,」克萊拉解釋,「這也許就是家族血緣的基礎,因為來自父親的能量與胎兒的能量融合,使父親能感覺到孩子是他的。對於女人而言,這些生命的事實是無法從母親那堭o知的。」

「女人能去除這些線條嗎?」我問,越來越覺得克萊拉說的有些可信。

「女人帶著這些明晰蠕蟲七年之久,」克萊拉說,「之後它們會消逝掉。但是邪惡的地方是,當七年時間快到時,整團的蠕蟲,從第一個男人到最後一個男人,都會同時開始激動起來,驅使女人去性交。然後所有的蠕蟲全都復活起來,變得更強壯,再度吸食女人的明晰能量七年之久。這真是永遠不會結束的循環。」

「如果女人禁欲呢?」我問,「蟲會不會死掉?」

「會的,如果她能禁慾七年。但是對於今日的女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她去做修女。」

 

Taisha Abelar, Sorcerers' Crossing, 《巫士的穿越》

2006/03/21 Tue.,「性的感覺伴隨許多夢中投射」

 

做夢的能量源自性能量。這股能量不是拿來做愛就是拿來做夢,但並非做愛用掉就不能做夢,前提是做愛的能量能夠反饋自身,也就是「進入很深的性」(奧修語,即真正的)。關於性與「意識投射 (帶有意識的如夢狀態唐望做夢,包含清明夢與出體夢) 的關係,高靈賽斯和珍•羅伯茲是這麼說的:

賽斯:「一段性質強烈而深沉地增強了的性活動時期會有幫助。可是,一段沒有性活動的時期也有幫助,這是由於心靈和性的釋放沒被許可而累積起來的。

「當達成了投射,在身體內有一種腎上腺素的改變,以及甲狀腺的高度活動,分泌出一股性荷爾蒙,也被用在投射上。」

 

珍:「我另一個學生蘇和我自己,都覺知到創造性的、靈異的和性的能量都只不過是同一力量的種種不同面向。有時候我們可以在性方面積聚這能量,然後換過去,將這能量由一種形式轉換到另一種。這種性的感覺伴隨著許多夢中投射。它們之所以會出現,很容易引起建立在社會禁忌而非其他任何因素上的詮釋──並且很容易引起應當是「性的幻覺」,卻往往沒被認出來。

 

Jane Roberts, Seth, Dreams & Projection of Consciousness, 《夢與意識投射》pp. 358, 360, 370.

 

Weekly: Don Juan's point of view about sex


2005/04/11-04/24  indoor 21-27-25°C   

 

卡斯塔尼達的老師巫士唐望 (Don Juan) 不只一次強調,性能量不是拿來做愛就是拿來做夢 (dreaming,指意識清醒的作夢狀態)

Nagual (指唐望) 告訴我及小姊妹們 (指唐望其他女門徒) ,在我們月事來時,做夢就成了力量。在那時候,我會比較瘋狂,比較大膽。」

唐望另一女門徒拉葛達說《巫士的傳承》p. 188.

 

"It was Don Juan's idea that the best energy that we have is our sexual energy. It's the only energy that we really have."

(Florinda Donner's Interview, Dimensions, February 1992.)

唐望告誡卡斯塔尼達:「性能量是極為重要的事物,必須加以控制,謹慎使用。 你認為我所謂的控制是道德上的約束;

事實上那是為了能量的儲存及加強。」《內在的火焰》p. 83. 卡斯塔尼達另一個巫術老師哲那羅則接著說明:

例如, Nagual 胡里安 (唐望及唐哲那羅的老師) 對於性從未有任何困難,因為他有大量的能量。

但他只瞧了我一眼,便斷定我的傢伙只是用來小便的。」

哲那羅說他自己跟卡斯塔尼達都是「無聊的性」的產物——意指父母在創造自己時都過於厭倦與疲勞。

「老 Nagual (唐望) 建議我們大多數人禁慾,不是為了道德的理由,而是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能量。

 他讓我們看清楚我們大多數都是在厭倦的婚姻關係中受孕的。

 他說如果母親在受孕的那一剎那沒有達到高潮,結果就會是他所謂的『無聊的受孕』。這種情況的小孩沒有能量。

 老 Nagual 建議在這種情況下受孕的人要禁慾。」

 

Celibacy is recommended, the old nagual told us, for the majority of us. Not for moral reasons, but because we don't have enough energy.

He made us see how the majority of us have been conceived in the midst of marital boredom.

As a pragmatic sorcerer, the old nagual maintained that conception is something of final importance.

He said that if the mother wasn’t able to have an orgasm at the moment of conception,

the result was something he called "a bored conception". There is no energy under such conditions.

The old nagual recommended celibacy for those who have been conceived under such circumstances.

 

女門徒訪談 (Interview with Carol Tiggs, Taisha Abelar, and Florinda Donner-Grau, Mas Alla Magazine, Apr. 1997)

「意識從受孕時便開始成長」《內在的火焰》p. 83.,「在創造出新意識的性結合時,

父母的意識狀態對於孩子日後的能量狀態有決定性的影響。」《關於性的最高觀點》(唐望觀點) p. 161. 

塔夏莎•阿貝拉不是無聊的性產物,所以擁有足夠的能量,她是在父母不尋常的情況下受孕的。

「奈莉達透露,我父母在南非生活時,我父親曾經入獄過。後來,我父親逃獄去見他的妻子,與她共度最後的時刻。

他確信他會被抓住槍斃。奈莉達繼續說,『在那生死離別的熱情中,你母親懷了你。

當時你父親的強烈恐懼與對生命的熱愛傳到了你身上。結果,你生來焦躁不安,頑強不馴,熱愛自由。』」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ers' Crossing, 《巫士的穿越》

PS. 做夢者奈莉達屬唐望巫士團體,其成員均為看見者,任何資料或資訊對看見者其而言均已存在於宇宙之中。 

同樣身為「無聊的性的產物」的女巫士拉葛達說「小姊妹們要比我更有力量。她們的身體很嚴密,她們從不在意性愛;

我在意性愛,而那使我衰弱。」《老鷹的贈予》p. 54. 拉葛達也指出卡斯塔尼達的在意性愛使他難以運用他的知識。 

「為什麼禁欲這麼重要?」我問。

「難道克萊拉沒有告訴你,男人留在女人體內的明晰蠕蟲嗎?」唐望說,

「若是沒有徹底的生命回顧,會有很不好的後果。性行為只會火上加油。」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ers' Crossing, p. 131. 《巫士的穿越》

「性能量是通往空靈能量體的第一步」除了「受孕狀態決定個人能量狀態」外,透過性行為男人在女人身體留下的能量線條,

使女性自動成為男性的“能量來源”這表示還未及儲存就有一股耗費女人的能量在流失。

「由於我們無法看見能量的流動,我們會不必要地重複著與能量流動有關的行為模式與情感詮釋。

 的確,男人的能量線條能給予女人目標,使她們完成她們的生理命運:餵養她們的男人與後代。

 進化是與繁衍同樣強烈的衝動;而在這堙A進化是要女人覺醒,瞭解她們在繁衍生殖的過程中,在能量上所擔任的角色。」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ers' Crossing, 《巫士的穿越》

巫士認為必須禁慾七年,才能使過往性行為留下的若干能量補給線(明晰蠕蟲)整團消逝掉。

「但是對於今日的女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她去做修女」 巫士有更好的方法,那就是「生命回顧」(recapturation)

(編按:有關「生命回顧」的方法請參閱譯者魯宓網站:生命回顧的說明)

「在生命回顧的開始,我們必須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過去的性生活上。

 那堿O我們大量能量被困住的地方,因此我們必須先釋放那些回憶!」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ers' Crossing,《巫士的穿越》

 

  2005/03/22 07:42am

 
You shall be free indeed when yours days are not without a care nor your nights without a want and a grief,
But rather when these things girdle your life and yet you rise above them naked and unbound.

 

你會真正的自由,並不是當你的日子不再有一絲掛慮,你的夜晚不再有匱乏和悲痛時,

卻是當這些事箍緊了你,你仍能升脫出來,赤裸而自在。

 

Kahlil Gibran, The Prophet, 《先知》p. 127

 


【相關閱讀】

1. Carlos Castaneda, The Eagle's Gift,老鷹的贈予唐望故事》已絕版

2. Carlos Castaneda, The Fire from Within,內在的火焰─唐望故事

3. Carlos Castaneda, The Art of Dreaming,做夢的藝術已絕版

4. Taisha Abelar , Sorcerers' Crossing,巫士的穿越台灣未出版使用網路簡體版

5. Florinda Donner's Interview, Dimensions, February 1992.

6. Concha Labarta, Interview with Florinda Donner-Grau, Taisha Abelar and Carol Tiggs, Mas Alla Magazine, Apr., 1997, Spain

7. 魯宓,〈唐望觀點〉,關於性的最高觀點人,如何透過性提昇到最高境界

8. Kahlil Gibran, The Prophet, 紀伯侖《先知

9. Carl G. Jung, Man and His Symbols,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的總結

10. Alberto Villoldo, Ph.D., Shaman, Healer, Sage: How to Heal Yourself and Others with the Energy Medicine of the Americas,

   《印加能量療法:一位人類學家的巫士學習之旅

11. . Jane Roberts, Seth, Dreams & Projection of Consciousness夢與意識投射》(賽斯書)


【讀者回應

 

2006/03/22 07:24pm, 主編: 

想一想周記的最後壓軸一篇:「巫士唐望的性觀點」,我恐怕是不會寫前言了。

因為對此我的心得不多,就算有也很難開誠佈公地討論。所以只能當做補充教材。

還有不要“亂性”——特別是女性,這可不是貞操不貞操的事,事關成為能量的奴隸。

..................................................................................................................................................................................................................................................................................................

2006/03/22 11:32pm, 讀者 S

好精采

不過做有關性
生命回顧我想應該比較單純
性能量應該要很謹慎使用


這篇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只能深深警惕自己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